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十里人间 > 第20章

第20章

作者:老草吃嫩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十里人间最新章节!


  遇到江鸽子这一晚, 俞东池发了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睡的十分不安生。
  早上起床的时候, 他纳闷的看着屋顶, 竟觉不可思议。
  江鸽子并不知道有人为自己发了一晚上梦。
  就是知道了,像是俞东池这样的人,他也会说一句:“仁兄想太多!”
  伟大的地球电视剧告诉我们,与这样的人谈恋爱,会最少撕心裂肺四十集, 痛苦的素材够拍三季电视剧的。
  并且, 为了卷更多的钱,那些电视剧总爱开放式结局。
  多可怕!
  他的人生, 凭什么去填别人的坑?
  他最近忙的要死要活,没一天安生的。
  从送了五姑奶奶那天开始, 老三巷子的搬迁便开始了。
  比起年轻人的雀跃,老人与孩子才是依依不舍的。因此这街边树下,总是聚拢着眼泪汪汪的各种念旧团体,或说过去, 或约了聚会的日子,甚至还有死乞白赖,哭喊着要连世亲的。
  以前也没有见他们这样亲厚过啊。
  上周末, 一些老街坊又集体来了家里与江鸽子商议,说, 这样没啥交代的离开, 总是心里不舒服, 就问问杆子爷,是不是三巷子集体筹款,在戏台那边摆两天流水席,郑重的吃一顿散伙饭,才算是个好结局。
  吃就吃呗,江鸽子点了头,那些爱揽事儿的老头儿也算是找到了心灵寄托,便开始算总账,找厨子,开始挨家挨户的收起散伙的伙食费来。
  这一说要钱呢!曾是钢铁一般的街坊情,便又开始出现裂缝。
  吃可以,出钱就不可以。
  不出钱,就不给吃。
  凭什么啊?
  不给我吃,大家都别吃!
  对!这世上总有奇怪的人,能给你掰出奇怪的道理来。
  比如,五岁的收多钱儿?几岁算成年?是不是要请个戏班儿?
  等等之类……
  以前做主的黄伯伯躲了,几个老头儿委委屈屈的揽了麻烦事儿,他们处理不了,就见天杆子爷议事堂里讹着,求着江鸽子做主。
  送走心累的连燕子,江鸽子也很是惦记了几天,这不,前天他接到了连燕子的来信。
  有厚厚的一封,十几页信纸,写满了一大堆数据。那些数据江鸽子无论如何也看不懂,就只能丢到一边儿。
  随着信,他还接到一个奇大的包裹,那里面从正装到寝衣到贴身的衣物是一应俱全,最莫名其妙的是,连燕子还寄回来一份勘探公司的股份转赠书?
  江鸽子不太明白这份股份转赠书到底转赠给了自己什么,他签好字,按照要求又塞了几大包牛肉干子,又给连燕子寄了回去。
  这天大晌午,江鸽子见家里争吵不休,便麻利的躲到了巷子口,他半躺半坐在戏台的二层青石头上看热闹。
  戏台下,邓长农守着一个巨大的啤酒桶,还有一塑料盆煮花生在贩卖。
  已经不会说话的林苑春,怀里抱着一个很重的铁琵琶在认真弹奏着。
  一旦有音儿错了,躺在一边的薛班主,拿着盲杖,对着他脑袋就是一棍儿。
  林苑春缩脖儿都不敢,就硬生生的忍耐着,薛班主只要说他错,他就一点没脾气的从头再来一次,周而复始,十个指头上都是血,他却也没喊疼。
  站在一边的何明川,邓长农一脸羡慕的忙活着,虽然他们的十个指头上缠满了胶布,满脑袋都被薛班主敲的都是包,然而出于对钱的奢望,他们现在愿意做任何辛苦的事情。
  学艺算什么?
  给他们钱,就是给人跪着擦皮鞋他们都是愿意的。
  这眼见着,曾经热血的音乐青年,就成了老三巷的铁公鸡组合,不,铁公鸡已然不能概括他们爱钱的精神。
  应该喊他们糖公鸡。
  一毛不拔,他们还成天惦记粘点啥回来。
  老何太太坐在远处的巷子口,一边做鞋,一边远远的陪伴着孙子。
  她脸上也没一点儿心疼,竟是满面喜色露着,每当林苑春挨揍,她就摇头乐一下。
  邓长农手里提着一个大茶壶,走到薛班主面前,给他水杯加满水,还好脾气的大声说了句:“给您添满了……您老注意点子,给您刚蓄满,这水可烫!”
  薛班主哼了一声:“我知道!那么大声儿干嘛?我手没瞎!我不会摸么?你以为我是你?”
  邓长农摸着脑袋笑笑,转身又去忙活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愿意把薛爷爷当天神一样崇拜了呢?
  大概是从薛爷爷唱曲儿那天起吧!
  自己风吹日嗮一整月,还不如薛爷爷随意开嗓唱一曲拿到的钱儿多那会吧。
  以前咋就没发现呢?世上真有这般来钱快的路子。
  以前家里逼着学手艺的时候,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呢?
  邓长农不是一次在后悔,他是时时刻刻都在后悔。
  江鸽子乐呵呵的看着。
  等到他乱七八糟的事儿忙完了,回头一看,他们三个就已经像孝子贤孙一般的就开始围着老瞎子转悠了。
  薛班主这人,江鸽子是十分稀罕的。
  而且,他算是江鸽子之外,老三巷排名第三的奇人。
  艺术点的吹嘘,老三巷子三大BOOS线,黄伯伯算初级的,江鸽子是终极的,而薛班主更像个隐藏线的任务BOOS。
  一二般人不认真观察,是发现不了他的。
  这老头甭看无家可归,那是人家愿意无家可归!人家就愿意住在戏台下面。
  人有钱任性,有钱到黄伯伯在恒泽当做顾问那会子都不如他生活滋润。
  甭看他大太阳底下随便一卧就是一天,可人家四季常穿的料子,那是双宫茧丝的提花缎子,这玩意儿少说两贯一尺,还不计手工钱儿。
  往日,人家伙食也好,老三巷传统上台面的馆子,只要有什么好食材了,都要先打发伙计来问问他,进了一些好食材,您老吃么?
  待到菜肴送来。
  他也是大戏台下面,随便坦荡的席地一盘坐,自怀里取出一个小布包儿,从内取出一个银质的羹匙,还有一双包银的象牙筷子 ,每道菜,人就随便只吃几口,就不再动嘴儿了。
  就这,老字号的厨子还会隔上几天来小心翼翼的问他一句,您老觉着,那天那条鱼,做的可还入口?
  不入口?
  那您老给点意见,我好改进。
  薛班主吃饭从不给钱,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付的饭费。
  人家那小日子,可是比江鸽子这个杆子爷滋润多了。
  何况,他无儿无女,也就无欲则刚。
  脾气不好,他听不惯就骂,不愿意搭理你,你还真的没法计较,人家是真瞎。
  在这老巷子,除了连燕子还能获得他一二分尊重,至于旁人,那是谁来都不成。
  这老东西眼高又矫情。
  他懒洋洋的过着自己的日子,也从来不担心自己会不会老无所依。
  他才不会没有依靠呢!
  真的。
  一年四季,总有各式各样的四五十岁以上,打扮的精精致致的老太太,老头儿来老三巷子捧场,二十贯点他一曲清唱,还得看这老头儿高兴不高兴。
  遇到换节气了,那些老听众还会来给他送衣裳,薛班主从内到外的衣裳,都是这些人给预备的。
  薛班主那嗓子亮堂,他是什么角儿的曲儿都会串,并且他只要开嗓儿,不必借助扩音器这样的工具,就能很轻易的从巷子头送到巷子尾。
  江鸽子听过几次,认为天籁不过如此。
  薛班主开嗓是贵了些,老街坊也听不起,所以大多时候,大家听的是这老爷子睡醒了之后,随意弹的那把铁琵琶。
  琵琶曲也是好听的,他心情好了,全巷子就青山绿水,柔情万分。
  然而大部分时间,这老头总能勾的别人雷鸣电闪,心中激愤难当。
  艺术么……总就是这般有趣儿的。
  搞不明白,这老头儿为什么总是那般愤怒!
  有外地不懂的,听了老头儿的琵琶,也会将钱打发到薛班主面前的地上,薛班主也从未弯过一次腰。
  他又不是要饭的!
  所以,他不弯腰去拿,老街坊也不会拿。
  这就便宜了老三巷倒垃圾的傻连翘。
  连翘是个女人,不……女孩儿?
  虽然她四十多岁了,却也可以把她当成更小的宝宝,因为她的智力一辈子都不可能超越五岁。
  就像每个人的童年记忆,都有个傻子一般,老三巷这两代人童年记忆里的傻子,就是连翘。
  连翘她妈活着那会,在常辉郡立药局上班,是正儿八经的中医配药先生。
  连翘出生那年,她家也是正正经经的摆了酒的。
  可谁能想到这孩子是个傻子呢。
  那会子,常听连翘他奶奶抱怨媳妇,说是都怪媳妇忙,反锁了孩子在家,害的孩子啥也没学会,反应越来越慢,后来就变成了傻子。
  老太太胡说八道起来,这人间就不用找什么理由反驳她们了,说多少也没用。
  再后来,那对夫妇分了契,连翘妈再也没结契,就守着连翘活。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天太阳老爷还没有升起的时候,那对母女就悄悄的走在老巷子里,扫街,收垃圾。
  连翘她妈从来不帮忙,就默默的跟着闺女,有时候看她做不好了,还会打她,不停的叫她重复做,不断的做,一直到会了。
  最后,连翘就成了这老三巷正式的清洁工,她有工作单位,还是有社会保险那种。
  再,然后……连翘妈在一个清晨,就安然离世。
  连翘就成了老三巷集体的孩子。
  有时候,江鸽子戏台下发懒,遇到人多的时候,偶尔有人就给他指着一个背影说,杆子爷,您看,那就是连翘他爹,那是狼心狗肺,无情无义的一个人。
  江鸽子听了,也就是抬头看看。
  他能怎么?
  他又不代表人间正义。
  薛班主弹琵琶,他面前地面能铺好几层零碎钞票。
  待人群散去,圆胖圆胖的连翘,就胳肢窝下夹着扫帚,还拿着个簸箕的从角落忽然冲出来,然后,她就假模假样儿,做出十分认真的态度,在哪儿清扫……
  一切地面上的东西,都是连翘的。
  今儿也是这样的一天。
  薛班主大早上来了一曲心碎万分的铁琵琶曲儿,大部分老街坊走了,他就每天清心碎街坊好几次。
  阳光的温度照的人心情好,江鸽子看连翘扫了一堆零票子,就逗她。
  “连翘!”
  正在整理钞票的连翘,闻言就傻乎乎的抬头看他,还十分热情的喊了一句:“爷爷好!!”
  这个爷爷好,给糖吃,给钱花,还护着她。
  她是能分辨谁好谁坏的。
  在连翘眼里,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是爷爷,女人都是奶奶,甭管你年纪多大。
  而她的这种称呼方式,是她妈妈教的。
  江鸽子一乐,假作十分痛苦的样儿对连翘说:“连翘,连翘,我饿死了,咋办?”
  啊?咋办?
  连翘这下作了难。
  怎么办呢?
  她困惑的向周围看,就有老街坊就逗她。
  “连翘,你给你鸽子爷爷买袋花生吃吧!你看他都要饿死了。”
  做梦吧!
  给别人钱?别说门,窗户都没有!
  连翘肥胖的身体忽然就蹦起来,她拿起自己的扫地工具,一溜烟儿的没影儿了。
  她身材肥胖,跑动间,你能感觉到大地都在震动。
  江鸽子哈哈大笑,最后乐的都歪倒在戏台的石条子上了。
  薛班主哭笑不得说他:“你何苦逗她,见天来我这里卷钱,都没见她给我一文半文的。”
  江鸽子正要说话,一抬头却看到街那边的角落,有个戴眼镜的男人,正悄悄的躲在角落窥视他。
  最近这人总是这般鬼鬼祟祟的看着自己。
  自己早上打开家门,总是在家门口能看到一些零碎。
  有时是一袋子水果,有时是一些干果,还有一次放了一个信封,里面有二十贯钱。
  这样做有意思么?
  江鸽子只当看不到他,就扭了头对薛班主说:“哎呀,这满大街人脑袋瓜子合起来,都没你算的精明,我说老班主,你这三个小跑腿儿咋样啊?”
  薛班主无所谓的笑笑:“瞧您说的,什么跑腿儿?我稀罕他们跑腿儿?大麻烦还差不多!有本事您弄回去啊?”
  江鸽子满脸的嫌弃:“弄哪儿?我有病我弄回去!”
  “您爱弄哪儿,弄哪儿,供起来我都没意见!”
  “得,我说错了,您老积德,您留着吧!”
  薛班主端起杯子,摸了几下杯面儿,喝完,放下杯子,他这才用略无奈的语调说:“我啊,也不是积德……我十一登台那会,那清弦儿第一鸣,就是那小家伙他爷弹的,那时候他爷才多大,也就十七八岁 的样儿吧……挺好的一个人。”
  外地人江鸽子点点头,这老三巷的情谊,是要传好几代的,怪不得何明川他奶见天看他挨揍,还在那边笑眯眯的乐呵。
  却原来,人家早就认识的。
  江鸽子慢慢坐起,拿起身边的相机对薛班主说:
  “来!老班主,我给您照一张吧。”
  古老的戏台前,薛班主抱着自己的铁琵琶,他神色肃穆,大有全世界都是垃圾,都欠我五文钱的声势。
  而在他不远处,是一脸别扭,手里拿着啤酒杯的邓长农,还有角落悄悄探出脑袋的傻连翘。
  江鸽子觉着这个景儿不错,就把他们都放到了一个镜头下。
  待到照片拍完,江鸽子坐在背阴处取胶卷。
  正忙活着,他面前忽出现一双脚。
  江鸽子慢慢抬脸。
  哦,是他啊!
  蒋增益的脸色窘迫又愧疚。
  他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也不知道应该拿出什么样子的表情,用何种语言与他解释,自己曾是多么的命苦与无奈。
  他清楚自己是有责任的,便没了父亲的气魄以及立场。
  江鸽子倒是没事儿人一样,对他先是笑笑,然后说:“劳烦。”
  蒋增益面色一喜,立刻脊梁低了几分,小心翼翼的问:“哦!你,你说,你说……”
  江鸽子摆摆手:“您让让,挡我光了。”
  蒋增益尴尬的呆住了。
  小半天,他脚步往边上挪动了一下。
  江鸽子低着头,一边摆弄相机一边说:“走远点吧!你尸首太大,影响心情。”
  “楠楠,我是……”
  江鸽子没抬头。
  “我知道你是谁!”
  蒋增益面色一喜:“你,你知道!你还记得……”
  江鸽子依旧没抬头:
  “我什么都记的!什么也知道,一个建筑公司,两个生活区,也不过是几百米的距离,你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呢?”
  江鸽子盖好后盖,抬脸看看他,然后轻笑了一下摇头:“我记的,你又结契了是吧?”
  蒋增益愧疚,又磕磕巴巴的回答说:“恩……对!谁,谁告诉你的?”
  邓长农双手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放下一杯啤酒,还有一碟子盐水花生。
  江鸽子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喝完,他冲邓长农竖起大拇指说:“这家好,比上次那家好入口。”
  邓长农羞涩的笑笑说:“嗯!上家是大米酿制,啤酒还是大麦的好,这个每桶要贵七百钱呢,您……再尝尝这个花生。”
  他眼巴巴的看着江鸽子。
  江鸽子拿起一颗花生掰开,咀嚼了几下果仁点点头说:“都跟你说了,粗盐煮的比较香!”
  邓长农大力的点头,点完,他又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放在江鸽子身边,转身离开了。
  江鸽子目送他走远,这才拿起信封打开一看,这里是一叠子崭新的钞票,数一数,有五贯。
  他正数着,身边有人悠悠的来了一句:“你……你应该学个手艺,做个正经营生。”
  江鸽子停了手,斜眼没好气的看着身边这人。
  蒋增益带着些许拘谨以及莫名的正义说到:“这……这毕竟不是个正经事儿……”
  他看着江鸽子手里的钞票。
  江鸽子立刻将钞票取出来,准备再数一次。
  乡下大婶挎着篮子,扯着嗓子路过。
  “软麻花!!软麻花!!豆沙馅的软麻花!!五文一根的玫瑰馅儿的软麻花……”
  待大婶走远,江鸽子这才语气讥讽的说:“我说,这位蒋先生?”
  蒋增益软弱哀求的看着江鸽子。
  江鸽子问他:“结契之后,又有小崽子了吧?”
  蒋增益点点头:“恩,有三个,哦!我是说,三个女孩儿,最小的两岁,最大的九岁。”
  “稀罕么?”
  蒋增益有些不明白的看江鸽子。
  江鸽子咽下一口啤酒,舔舔嘴唇上的酒花:“我是说,你喜欢你的女儿们么?”
  蒋增益犹豫半天,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小半天儿他才一边猜测江鸽子的心情,一边小心翼翼的回答说:“喜……喜欢的,我以前也……也喜欢过你!你……你别怪我,我……我……你叔叔没的时候,才十八岁。”
  他总是犹豫的,总是拿不定主意的。
  然而像是他这种软绵绵,看上去良良善善的人,根骨却也最是无情无义,因为他总有一套为自己开脱的道理。
  江鸽子并不等他说出那些无奈的道理,他挺利索打断说:“以后,只当不认识吧!”
  蒋增益猛的抬头看他。
  江鸽子放下啤酒杯,一边吃花生一边说:“我是当你死了的,你也当我死了吧!好好过你的日子去,去好好养你的小崽子,哦,女儿!你去做你的好儿子,好丈夫,至于咱们……”
  他看看蒋增益,一直将他看到无所遁形低下头才说:“为了怕你多想,坦白跟你说,这一生我都不可能跟你有半点牵扯,所以你也收起你那些无聊举动!好么?”
  蒋增益嘴唇哆嗦,好半天他才无奈的点点头说:“我……我,我……我对不起你,我……”
  江鸽子利落的一摆手,指着来路说:“走吧!别没事儿出来碍眼!想必你也打听过我是谁!不是威胁你,要想保住你这份体面的工作,你就老实儿的,利落的……从我面前消失!以后,也别往我家乱送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听到了么!?”
  蒋增益嘴唇哆嗦,浑身无力,他颤抖的站起来,眼巴巴的看着江鸽子,觉着自己是有千言万语可以解释的。
  可,这孩子,他看上去怎么就这么可怕呢!
  他是他的父亲啊!
  江鸽子面无表情,甚至有些恶心的看着他。
  于是,他又怯懦了。
  只能向着来路,一步一步的远去了。
  他一边走,一边怪自己,我怎么嘴巴这么笨呢?我要不要告诉他,我是去看过他的,却被他外婆撵出来了,我要不要告诉他,我的那些无奈……我家是一条人命的,而且……我是给了抚养费的……
  江鸽子一直看到他消失,这才无趣的伸伸懒腰,慢慢站了起来。
  “软麻花……豆沙馅的软麻花……”
  “大婶!”
  “哎!”
  “来六根麻花儿!”
  片刻,江鸽子蹲在连翘不远处,对着她,把六根麻花儿,全都吃了!
  竟一根都没给连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