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十里人间 > 第55章

第55章

作者:老草吃嫩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十里人间最新章节!


  藏经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它是藏于大地母神造像内部的经文,作用就是启灵。
  而盖尔人类,通常管这部藏经叫做神文经。
  巫们说,那是大地之母故乡的文字。
  可科学家却说,那应该是超越盖尔文明的另外一种伟大的文明。
  而它出现的时间,大概在内陆海与环海相连的时期, 属于第一人类文明时代。
  而科学家们管这个时期, 叫做神族文明时代, 而生存在那个时代的人类,被统称为神族。
  神族是超越盖尔人类, 拥有神秘力量的种族,却不知道他们的文明遭受到了什么侵害,总而言之他们神秘的消失了……
  可是,科学家们坚信, 解开大地之母的秘密,就一定能彻底的解决魔魇。
  当然, 磐能形成的原因也是他们想解开的谜团, 虽都闭口不谈,私下里却又都在昂长的时间线里,做着同样的事情。
  毕竟,一切文明都需要能源来推动。
  尤其是现代,谁掌握了磐能的命脉, 谁就拥有在整个盖尔大陆上的绝对话语权。
  从江鸽子的角度来说, 他们这样想确实没有错, 然而这也没什么用处。
  就是告诉他们游戏世界的存在,他们也无法触摸到它。
  就像那些魔魇。
  它们早就在了,只是你们看不到而已。
  并且,魔魇现象并不是连接两个世界就能解决的了的。
  当那些碎片上的一切动物,植物,当遭遇到外物影响,它会永无休止的不断出现。
  它是无尽的。
  而人类的世界,力量是总有限度的。
  至于当初人类可以跟转职引导师沟通这件事……江鸽子想一定是有什么机缘促使这个小意外的发生。
  可这小意外到底是什么呢?
  他决定,等到时间富裕的时候,一定要去转职引导师出现之地看一看。
  并且,他需要稳稳当当的想好方式方法,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把所有的谜团都解开。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解开两个世界的疙瘩,而是面前的地面上的这些OOXX?
  连燕子正拿着树杈,一边认真的划拉,一边跟江鸽子解释到:“您看,这就是女神藏经,也就是天上神文,您知道么?”他抬起脸对江鸽子笑了一下说到:“将来……那里也是我们魂归之地……不过,如果您不愿意去的话,我可以留下来陪着您的,随您飘到哪儿去。”
  说完,他面色一红的继续在地上画了更多的圈圈叉叉!
  江鸽子努力辨认那些图形,等他想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之后,他本来想爆笑,然而又硬生生忍住了。
  怎么办,好想笑。
  连燕子很认真的在那里排列着字符,一边排列一边说:“这样的字符,其实在盖尔很多地方有出现,在上上上一代,巫系内部还有过一位研究神文的阿家兄,他花费了一生的心血,才解开几段神文,您看,就是这段……”
  他给地面的文字做了个结尾之后,漂亮潇洒的丢出了枯树枝。
  江鸽子下巴不断的在充气,不断的又憋回去。
  他强忍着来自内心世界的腹诽,僵着脸,努力平静的问:“这些……写的是什么?”
  说完,他使劲揉着肚子,扶着身边的树,身体一阵颤抖。
  怎么办?不能活了,实在太好笑了!
  在他的青少年时代,他总是一本一本的往家买霓虹动漫,有的动漫故事铺开,会随着他的青少年一直演到他人到中年。
  而那样长的动漫故事,往往杜撰在架空世界里,为了体现真实,作者会杜撰个异世界文字出来的。
  而这种没啥卵用的装逼的形式,就影响到了后来的网游制作,为了体现真实感,游戏美工也常做这事,都要装模作样整点文字出来,刻在游戏的四面八方。
  想当年,他跟一个工会的朋友还讥讽过,说,这是我见过最不走心的一届游戏美工了,你说他得有多饥渴,才整出这一堆OOXX!
  今日当这些OOXX重现在江鸽子面前,笑果自然是加倍的。
  我就是神族本神了,我他妈都不认识这写字儿啊!
  不,OOXX还是知道的!
  呵呵!
  连燕子自然不知道江鸽子怎么想,并且他为什么要笑他也很好奇。
  不过,当他听到江鸽子问他这些文字的意思,这位智力超群的好学生,就站在那儿开始指着那些圈圈叉叉,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读了起来。
  “您看,虽然它们长的都差不离,事实上,还是有轻微的区别的,您看这个三角,它微微向上,这个是个人字儿!
  这几句说的大概意思是,天下之势,以人理为主,人生而有智?谁传智道乎,万物之主,吾大智全能之母也……”
  随着连燕子大长篇一般的之乎者也的背出来,江鸽子看看地下,又眨巴着眼睛,他努力平静,憋笑憋的几乎要要把眼球子喷出来了。
  连燕子背诵的声音很好听,被朗朗清风送出很远很远,并且远处的山峦还有回声……
  不,这一切都不重要。
  这就是一堆字符啊!
  它们没有那么多伟大的意义啊!
  一直到连燕子背诵完他所谓的“神文”,江鸽子才咽了口水,磕磕巴巴,有些吞咽艰难的问他道:“我说,呵~你背的这些~呵~是真的假的?”
  连燕子一脸肯定的回答:“当然是真的了!这是前辈阿家兄一辈子的心血啊!那位可是一位伟大的智者呢!并且这也是被全世界传颂的伟大篇章!
  ……您不知道,我在金宫的时候,常有长老叹息说,如果不是那位阿家兄因钻研神文,耗费了太多精神,三十多岁回归母神的怀抱了,他若能多活几年,说不定吾母的谜团就完全解开了……哎!真是可惜了。”
  可惜个屁!
  那位造假造的大概自己都编不下去了吧!
  他是内疚死的吧,要么就是畏罪自杀!
  江鸽子无语的在心里腹诽。
  腹诽完,他低着头看着地面的这些OX想,要按照连燕子的说法,这些字符是具有神秘力量的。
  就是说,游戏里的那些东西,它们穿越时空隧道来到盖尔,当一切具现,它们被世界认同存在了的!
  就像自己一样。
  世界承认江鸽子这个人存在的。
  想到这里,江鸽子看看天空,又看看大地,他忽就对这里生出一种被完全包容的亲昵感。
  所以,那些本来在游戏里的存在,被盖尔认定存在,并且它的法则也被盖尔法则包容,并衍生出了新的法则?
  世界的力量,真是太可怕了。
  假设一下,它害怕一个完整的游戏世界破坏盖尔的平衡,所以它就故意将它切割成了碎片。
  假设到这里,江鸽子的心又从感激的亲昵,到头冒冷汗的开始畏惧。
  连燕子不知道江鸽子心里在想什么,他看他脸色不好,才刚想走过去关心一下。
  那边山口却一路小跑着来了宗室局的办事员。
  “大人,古巫大人说,一会就要打开地门,希望您能够过去看一下……”
  他一边说,一边用眼睛悄悄瞄江鸽子。又故作不在意的看了一下地面上的字体。
  连燕子点点头,他回头看向江鸽子。
  江鸽子是见过超度亡灵仪式的,如今什么都知道,若让他跟一个游戏角色不断的跪拜,他是做不到的。
  想到这里,他就对连燕子说:“你去吧,我想我要先回老三巷了……”
  说完他主动过去拥抱了连燕子,在他耳边悄悄说到:“明儿你回去,就对你的大长老说,你梦到大地母神了,她拿着的那根棍子,其实是一根法杖,那柄法杖头上还镶嵌了七色的宝石……别的你也就不要多说了。”
  连燕子顿时面露惊容,他也反手抱住江鸽子的腰,在他耳边悄悄问:“您……怎么知道的?”
  怎么跟他解释呢?
  告诉他,你怕是一辈子做不成巫了,因为百里香只给单一加点的游戏玩家转职。
  而你学了镖师技能,点数加到哪儿我都不知道。
  所以你就只能跟我一样,要找到百里香她哥百里长,才能转职成为兼修者。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母神手里拿着的不是棍子?
  那是因为,新手村门口有两位转职引导者,现在他们都不见了,而碎片断口切面处,如今那里腾空放着两个法杖头儿。
  江鸽子伸手拍拍他的后背,然后放开了双手。
  连燕子也不舍的放开他。
  江鸽子笑着对他说:“走吧,以后时候长着呢,这不是见到了么,我挺好的,你也保重你自己。”
  他倒是不担心转职的问题,其实转不转的,初级技能已经够用了。
  并且百里香已经出现了,百里长还会远么?
  只看机缘什么时候来了。
  连燕子依依不舍的说了一声恩,然后死死盯着江鸽子,那眼神就像要把他吞进去带走一般。
  而江鸽子看着连燕子,他漆黑深邃的眼仁里,就若有无数宇宙黑洞一般,危险而神秘的几乎也要把他吸进去一般。
  好像有什么不对了!
  江鸽子打断心里忽然出现的尴尬,他低声说:“你怕是一辈子都梦不到那位母神了……如果你还想在金宫的大殿打地铺,我是没意见的。”
  连燕子闻言赶紧摇头说:“不!不不,我当然是要听您的,除了您,我是肯定不会听别人的……我回去就这么说!”
  哪怕这只是鸽子的玩笑。
  江鸽子笑了一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说:“走吧!”
  就这样,连燕子随着那位办事员向着祭台方向往回走,当他们走到拐口,连燕子忽然回身看着江鸽子大喊到:“鸽子!等我不用打地铺了!我就回来过假期!啊!”
  他想着,赶紧从哪个鬼地方逃离,然后就能回来见鸽子,就能再过老三巷的舒坦日子了。
  至于古巫的责任什么的,那都是九霄云外的事情,他从头至尾都没有太在意过。
  江鸽子满口都是嫌弃的说:“赶紧走吧,你回来干嘛?家里施工呢!我自己都住在地下室,你回来干嘛?”
  几只雀鸟从天空飞过,连燕子理直气壮的说:“当然是回来给咱们修房子啊!家里修屋子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能没有我呢?我自己的屋子当然要按照我的意思收拾!对了!我牛肉干吃完了,冬天的衣服也都寄回来了,您看看箱子,帮我预备一下,我想我回来大概要冬日中旬才可以了,那时候可冷!”
  江鸽子越听越生气,他刚要张嘴骂人说,老子又不是你娘!那是我的家,凭啥要按照你的意思收拾?
  然而,没等他骂出口,连燕子已经灵活的转身跑了。
  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江鸽子看着他的背影,好半天才失笑的摇摇头,嘟囔了一句:“这家伙,简直惯坏了!”
  正午,阳光照在水质清澈的老运河水面上,将它装扮的晶莹绚丽,犹如一块上等的绿碧玺宝石一般的动人心扉。
  常辉郡是很美的。
  即便没有任何人来常辉郡,这里未来不会成为艺术之都,它也绝对不会沉闷太久。
  毕竟,人工雕琢的地方,哪有大自然无意塑造出来的美有灵魂,有仙气儿。
  解决了心里的困惑,江鸽子惬意的走在老运河岸边,脸上笑眯眯的四处打量着。
  他不常出门,可也没想到,这里竟然变化这般大。
  尤其是最近,只要几日不出门,这老城就要悄悄换一套美丽的新装,炫下他的眼睛,动下他的心弦。
  江鸽觉着,即便没有吃到山上的免费招待餐,能看这一幕好景也足够灵魂饱了。
  眼前是一条碧绿的江水,而给运河扑上绿装的,却是身后的龙爪凹俊山。还有靠在运河江岸两边,是就地取材,从江岸附近山腹内开凿出来的,有着大量结晶体的白色岩石,随型垒砌而成的二层老民居。
  如今季节正好,不冷不热,天晴还刮有些许凉风。
  而碧绿的藤蔓在白石墙外伸展着自己的身体,当阳光从头顶照射,光线偶尔停在白石上,那些结晶体便于植物的叶间不断的反射阳光。
  这一下子,那一栋栋原本只是渔民居住的朴素老屋,竟如白宝石房子一般的开始闪耀,那是只有宝石经过切割之后,才能发出的折射宝光。
  就像个童话世界一般。
  江鸽子甚至已经看到,乘坐铁质渡轮,不知道从哪儿到来的零散观光客。
  为了迎接他们的到来,那些渔民曾经居住的老屋子,现今就变成了各种商铺,各色小型的旅店儿,饭馆儿。
  还有租用游艇的,拍水边各色照片的,卖各种花环的,主打各种淡水生鲜的小饭馆子,一路走过去不过三五百米的距离,就能有七八家的样子。
  并不知道那些顾客从哪儿来,然而他们出手阔绰,并喜欢住在江岸附近的宝石屋子里。
  江鸽子是知道这些民居住宿的价格的。
  段四哥说,他二哥就住在靠码头的民居里,一个月这边房租已经涨到贯半钱儿了。
  贯半钱儿一千五百个子儿,这数字对常辉的老少爷们,它是个钱儿。
  可对外郡那些,就连普通刚拿资历的小姑娘,小伙子,都能月入七八贯的收入,这住一个月,只要贯半的钱儿,还能日日欣赏最淳美的常辉山水,这又太合适不过了。
  总有一天,这里会人满为患的……就像老华夏的凤凰古城,丽江,大理……江鸽子想,常辉郡保护环境的大规矩,还是得早日写出个章程来。
  他得跟俞东池谈谈!
  毕竟,他被世界承认了,那这里!
  就是故乡了!
  哪怕少赚上几个,最最自然的这些风景,还有身边的这一江清水,也绝对不能被人为的破坏掉。
  等江鸽子遛弯一般走走停停,看看坐坐,等他回到了老三巷,已经是过午一点整。
  此时,附近的工地是安静的,老戏台前面的街坊也不知道躲在了哪儿。
  只有三口大肉锅,依旧是咕嘟嘟的散发着香气。
  江鸽子回到地下室,反锁了门,分出心神进入游戏世界。
  这一次,他没有刷任务,而是一路跑到老秀才家,不请自入,卷了人家一大卷宣纸,还拿了一个墨条之后,沿着新手村的那条旧路一路走到了切口处。
  切口,一切还是老样子。
  一堵无形的光幕墙隔开两个世界,不,三个世界。
  一处现实,一处游戏世界,还有一处二十级的狩猎场,却不知道跌落在盖尔哪片土地上。
  墙的那边是漆黑的,而墙的这边,却露着切割的十分整齐的,十分之一踏台,还有悬空的两根法杖头儿。
  一个法杖头儿上,有七块七色鸡蛋大小的宝石。
  还有一个法杖头上,中心处是由三个有网球大的钻石,镶成了品字形。
  这就是曾经转职引导师站立的地方了。
  江鸽子站在踏台上,将两段法杖头取下。
  他弯腰铺开宣纸,将墨条沾水涂在法杖头背后,接着犹如盖印章一般的就在宣纸上,留下几十个OOXX的字体。
  他想好了,改日就将这张纸寄给连燕子,请他在销量好的报纸上,以研究神文的名义,像全盖尔征集线索。
  凡举有这样神文字体的地方,他以后会挨个去看看。
  就如盖尔人坚信找到神族栖息地,就能解决魔魇一般。
  江鸽子也在心里期盼着,兴许他能将游戏完整的拼接起来。
  而到了那个时候。
  兴许他能找到回家的路呢?
  即便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可是去去那些,以前跟小伙伴常去的地方,再看看老龙城,看看法垫,飞升山,兴许他还能找到上一层世界的碎片呢。
  要知道,那时候,他们四转之后,还能踏剑而行呢……。
  江鸽子正想着未来,耳朵边却忽然传来激烈的敲门声。
  他心神一动,立刻回归现实,下了炕,打开屋门。
  门口,段四哥家的品卿看见他就一脑门汗的急说:“杆子爷,杆子爷!我爸叫我来喊你,他说,龙爪凹那边……挖出一个好大的坑,里面有好几万尸骨呢……”
  江鸽子眨巴下眼睛,回身抓起衣服,立刻随着品卿往外跑。
  一边跑,他一边想,看那些打仗的,也没有上万啊。
  虽然那是高克人跟入侵者的一场攻城战,然而,女儿国才多少人口,按照古代一城的标配,怎么会有好几万的尸骨?
  出了老三巷,打了磐能车,江鸽子跟段品卿一起上了车,向着龙爪凹驶去。
  那一路,还只有十四岁的品卿叽叽喳喳的说着好几万尸骨的事情。
  这孩子,也许还不懂几万人一次死去的哀痛,他把这件事当成了稀罕的新鲜事儿跟江鸽子炫耀。
  “……我爸说,他们开车一铲,那些尸骨就露出来了,有好些都长到了山石里,还发亮呢……”
  “闭嘴!”
  这孩子一惊,看江鸽子脸色不好,便乖觉的闭了嘴,只是不安的不停打量着江鸽子。
  十五分钟车程很快结束,当江鸽子再次来到软木林外。
  这地方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足足有半城常辉人都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都纷纷蜂拥而至。
  前面具是人墙,连一条裂缝都没有。
  后来,不知道谁在那边喊了一句:“都让开,老三巷的杆子爷儿来了。”
  那一刹,犹如摩西分水一般,人群一刀切的就迅速裂开了一条通道。
  江鸽子有些诧异的左右看看,他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有了这样的威望。
  不过,此刻却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既然有几万尸骨,那么地下必然会拥挤出来几万的亡灵。
  虽然那里面有连燕子在,可是……若是随便跑出几只,几千年的死气上身,就是随便一个健康人,那也会大病一场的。
  江鸽子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大声问了一句:“老街区的伯伯可有来的?”
  “有……这儿呢,江杆子,这儿呢!”
  “在了,在了,杆子爷我在呢!”
  很快,有三四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儿从人群跑出。
  江鸽子停下脚步,一句没废话的吩咐:“各位伯伯,那里面是几千年的死气,老少爷们看热闹也不是这样看的,这不是闹着玩儿的,劳烦几位通知下去,都各回各家,今晚家里屋门口最好都把祖宗请出来望门儿,赶紧走!!”
  几个本来是来看热闹的老头儿顿时一惊,相互看看之后,他们回身就走。
  没错儿,几千年不散魂魄的亡灵,那可是成气候了。
  这一群倒霉催的,也不知道扎堆儿来这里看什么死人的热闹。
  这不是找死又是做什么!
  江鸽子一路小跑的来到软木林外的那条路上。
  如今,那条路外已经守了好些军人,还有几个穿着特务制服的年轻人在那戒严着。
  当江鸽子跑过来,那些人看看江鸽子,很快让出了通道。
  甚至都没问他是谁。
  没错儿,不但民间,如今整个常辉,江鸽子名声在外。
  在上层关系里,他是陛下难以割舍,正痴爱求不到的古怪人。
  同时,他也是古巫连大人最最尊敬的救命恩人。
  至于民间,如今常辉郡有句话就是,只要有老三巷子那根杆子插着,这老少爷们,就有壮骨撑腰的当家人。
  就这样,江鸽子轻易的穿过人墙,随便的走入禁区,一路疾奔他又来到了祭台不远处,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禁区光幕。
  而这个光幕上隐约的气息,是江鸽子相当熟悉的,它来自连燕子。
  上万平方米的禁区,笼罩在祭台周围。
  江鸽子对着里面喊了一句:“连燕子!”
  顿时,他面前的光幕便溶出一个小门大的地方。
  段品卿都看呆了。
  江鸽子拉起已经呆滞的段品卿,进入禁区。
  一进去,便看到禁地上空,静止一般的离着黑呀呀的亡灵,他满目都是的穿着古装的……古代市民。
  从抱在怀里的幼儿到古稀的老人。
  江鸽子回头看看段品卿,一伸手又将他推了出去。
  十四岁的少年就是个隐形炸弹,一不小心出点事儿,段四嫂子能上吊去。
  等到段品卿反应过来,趴在光幕上声嘶力竭的喊着我要进去什么的。
  然而江鸽子已经看不到了。
  他走了一段儿路之后,便看到了七八辆挖掘车,铲车正七扭八歪的躺的躺,大头朝下的朝下。
  很显然,这里经历过了一场力量不小的风暴。
  开铲车的这几位,江鸽子有几个熟悉的,其中,有个胳膊上吊着绷带的倒霉汉子,喊到江鸽子,便如看到亲娘一般的,他委屈巴巴的喊了一句:“杆子爷,您可来了?”
  这人正是段四哥。
  以前他可是一口一个鸽子的喊。
  这会子怎么喊起杆子爷了。
  江鸽子走上去上下打量他,将他没什么大碍之后,便问他们:“你们要出去么?”
  段四哥连忙摆手:“别,哥几个和钱买的新车可都在这儿呢,这,这出去怎么跟家里交代啊!”
  这是要钱儿不要命了么?
  江鸽子此刻已经顾不上他了,他只是摆手到:“跟我来,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儿?”
  段四哥他们几个立刻紧紧跟着江鸽子往里走。
  一边走一边说:“您不知道,那位古巫大人已经祭祀过了,然后我们才动的工,可是他们开大挖的下去没几下,那个山壁就塌了,那里面……”
  段四哥他们打了个寒颤,然后有个瘦弱的,一脸血迹,看不出来是谁的挖掘车师傅说:“那边半山壁,连同地下,全部是……”
  他这话音还没落,江鸽子已经看到了现场的样子了。
  一边是龙爪凹的祭台,大地母神左边的山壁整个的出现一个切面,而切面是完全由已经玉化的人骨组成。
  并且,这些尸骨还发着莹白,莹白的光。
  那些尸骨里,成人的骨头架子,都宽阔健壮,他们没有规律的那么堆着,就像十八层地狱里面的人骨河一般。
  让人看上去就从寒毛里往外冒冷汗。
  人骨山下。
  一个巨人跪在那里大声哭泣着。
  一边哭,他还一边唱着山歌。
  那是关山阿黎……此刻,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大墓下面,活埋着他高克人的一城祖宗。
  “山落子籽儿被鸟啄去,不知道阿弟你落在哪里,山花瓣子被风吹去,不知道阿妹你葬在那池水里,山树的皮儿被羊啃去,阿爸等不及吃明年的果哩,我阿妈的根儿呦,一支支段在山缝里……跌下山的崽儿呦,没水没土,你可把根儿扎在哪片地里去……”
  巨人泣不成声的哭着,唱着。
  他的歌声并不好听,可是,那歌声竟然那么绝望,那么凄婉,唱的江鸽子心里都酸酸的。
  他绕过关山阿黎,走到戏台面前,看着呆立看天的连燕子问到。
  “燕子?”
  连燕子还没开口,却不想,那边俞东池走了过来对江鸽子说:“鸽子,这里危险,你出去等我们好么?”
  江鸽子利落的摇头拒绝到:“不好!”
  说完,他看向连燕子。
  连燕子苦笑到:“关山阿黎说他祖先说,祖宗被抓走做了奴隶了……那时候的人,也真是太狠了!竟然是都毒死的,然后都抛尸在这里了……这里原是个深潭,大概……潭水跟岩石里有特殊矿物质,又赶上地壳变动,这里就被彻底封闭,然后这些尸体全部矿化,也许是埋人的那些人心有不安,就给立了大墓……谁想到呢,竟然屠了一城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