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十里人间 > 第59章

第59章

作者:老草吃嫩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十里人间最新章节!


  “距离第一届常辉艺术大会,还有十四天!!”
  血淋淋鲜红的大字儿, 又被黄伯伯挂到了老戏台的墙上。
  这些日子, 他对一日一提醒这件事,那是做的越来越过瘾了。
  并且, 他这大字儿为了确定震慑力,也是一日比一日艳红, 宽大起来。
  随着距离艺术大会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紧了, 然后老街坊们可以拿出来的手艺作品,那也是越来越多了。
  像是黄伯伯写的大字儿, 画的山水画儿,也已经早早就装裱好了,每天以晾干的名义,假模假样的挂出来, 请全街坊来品评。
  可是, 这要咋品?品个烂桃儿还差不多!
  老街坊文化水平普遍不高, 品大肉锅倒是很有功力,若说这个毛笔字儿,又大又黑这样的话儿, 说的人倒也不少的。
  当然, 总而言之街坊都是说好的,黄伯伯自然是心里得意, 嘴上谦虚, 只是写提醒横幅的气魄就越来越旺盛, 常常也能达到力透纸背的程度, 那狂妄,放荡不羁的功力那是越来越上涨了。
  除了黄伯伯,江鸽子也给老街的老太太们提了很多建议。
  像是以往新年尾,家家户户祭祀祖先。要按照老规矩,过去都要宰牛,宰羊,宰猪,还要整个的烤熟了祭祀。
  那不是民间没钱么,后来大家就拿面捏了替代。
  如今江鸽子给整个面捏,起了个名字叫面塑,他请老太太们凑个热闹,也做几个又大又漂亮的面塑作品去撑撑场子,那万一就获了奖呢?
  别的不说,就是拿个鼓励奖,据说也给三百贯的奖钱儿呢。
  后来,老太太就问江鸽子,那到底用面捏个啥啊。
  江鸽子就一脸深沉看着常青山没说话。
  然后老太太们说,哦!知道了!就捏个山神庙吧。
  直至今天,江鸽子也没看到那座面捏的庙。
  不过帮忙的老街坊都说了,那真是气派又漂亮的。
  你们高兴就好。
  还有段四嫂子,她已经做了二十几种家居拼花作品了。
  有各色门帘子,窗帘子,床上铺的盖的不说,她还用角料,填充了好多靠垫儿。
  都用了半辈子旧布了,头回拿新布去做拼花,最起先段四嫂子被新布折磨的灵感全无,拿剪子的手都是抖的。
  不但她手抖,甚至段四哥都是手抖的。
  后来手抖多了,也就麻木了,紧赶慢赶的,这两人的作品也是存了一大堆儿,每天就借着晾干的名义,也摆在黄伯伯的作品旁边,请街坊来瞅瞅可还过得去。
  这个拼花跟烫葫芦么,老街坊们还是明白的,因此七嘴八舌的把段四两口子打击的气焰全无,就恨不得时光倒流重新做了。
  对了,还有那些绣花的,也都去养老院请了五姑奶奶回来做绣花教练。
  还有用竹片编竹篓的,花篮的,街里的老银匠也拿出家里的银块儿化了,准备敲几套好首饰出来。
  甚至来老街卖软麻花的大婶,她都叨咕着,要不要做了最漂亮的软麻花,也参个赛啥的?
  然后就有老三巷的街坊扇着鼻翅儿,很是看不上的说了句,你又不是我们老三巷的,凭个人去参赛的,那可是一种作业……哦,作品要交二十贯场地费的,还有管理费用也要五贯钱儿的,你有么?
  自然……是没有的。
  这也架不住人大婶每天来看热闹,捎带卖软麻花儿。
  这个大概许就是烂虾米拱臭泥,因为这些所谓的艺术作品,老三巷竟也有了自己的鄙视链子了。
  按照他们的排位,这第一位属于动态艺术类,还就是以得到薛班主传承的三个孩子为主。
  那人家是打小的童子功,如今眼瞅着一个个的都见出息了。
  不论是他们的铁琵琶,还是他们唱的常辉大调子,那都是祖传的宝贝,这必须是稳赢,拿金奖都不含糊的好东西。
  这可是在咱常辉地头上,不给赢,老少爷们也不放过裁判去。
  到了现在,他们也不知道,艺术大赛没有裁判,人家那个叫评委。
  这第二类,自然是黄伯伯手里的那些,看上去就很上等的,看不明白的玩意儿。
  一团儿一团的云山雾罩,雾蒙蒙的往年间家里如果有的,往当铺里一放,也总能换上三五贯钱儿给家里应急。
  能换钱儿的,那必然就是好玩意儿了。
  至于第三类,那得是人家五姑奶奶指点出来的那些绣艺,这个人家也有传承。
  老街上开绣庄子出身,人家可是旺铺门脸,走了几十年上等买卖了。
  那必然可以!
  毕竟是能换钱儿的营生么!
  至于最末流么,就是段四哥他家整的这些玩意儿了。
  烫葫芦不就是五文钱儿的东西么,他还艺术?
  还有他媳妇儿的那个拼布,老街下谁家小媳妇不会拼布啊?至多就是没有段四太太的手艺精致呗。
  至于老太太们玩的捏面,那就只当哄老太太玩儿了。
  有关他们杆子爷儿……恩,老少爷们已经把喝彩!鼓掌!
  也早早的就在腹内预备好了。
  转明儿,咱杆子爷儿就是弄出一坨屎,大家也商议好了,要说香!
  还得是世间第一香!
  可问题是,眼瞅着这艺术大会就要来了,还有十四天了,咱杆子爷儿那坨屎呢?
  您老到底是拉,还是不拉啊?
  就算不拉,您好歹放个屁也好啊?
  成天就看您跑出去说是找素材,找灵感?
  可您这蔬菜,到底是洒了种子没有啊?
  心里是这样想着,也是这样焦急着,可是老街的街坊们,到底是谁也没敢催。
  随便咱们杆子爷儿吧,还小呢,才十八,过了年节才十九,爱还还不够呢!
  我们杆子爷儿,懂事儿着呢!那是谁也不忍心指摘的。
  距离十四天这天一大早,江鸽子又是早早的离开了老三巷。
  大概到中午那会子,等着开饭的老街坊都抱着家里的饭锅,早早的过来排位置。
  以前排位置,那是家长里短,一切谣言都是从老戏台的肉锅前面来的。
  如今不一样了,在吃饭之前,那老街坊们自然是也要艺术一下了。
  他们都纷纷抱着锅,要上老戏台的舞台上,绕着临时的小展区看一下老街坊的作品,老少爷们也是要齐齐的熏陶一下艺术感的。
  有关熏陶这话,是杆子爷说的。
  这话听上去,那真是十分高尚,就像上等贵人嘴里说的那话。
  自从杆子爷说了,它就开始流行了。
  如今街里打招呼,是这样的。
  “呦!黄三奶奶,哪儿去?”
  “啊,她王四太太呀,这不是没事儿么,我去老戏台那边熏陶熏陶去!您呢?”
  “哎呦,我这不是刚熏陶回来么!如今我这个人啊,都跟从前不是一个人了!是越来越艺术了……”
  您要来段民族动态艺术咋的?
  听听,一个个都觉着自己是个贵人了。
  这一个个的办家家酒上瘾,玩贵人角色扮演游戏,那真是玩的不亦乐乎。
  今儿老戏台前热闹,因为又多了一种展品。
  就是齐齐拿可爱的木头雕刻架子,撑起来的一些摄影作品。
  那些作品,有的是一片天空,有的是一大堆人脚,有吃了一半的蛋糕,母亲漂亮的卡子,还有……真的就只有一坨狗屎。
  然后段老太太就指着这些摄影相片,问那边还在做装裱的魏装潢了。
  魏装潢么,他家其实祖传是做装裱的,现在因为老三巷搬迁,他家现在改做装潢了。
  “我说魏三儿,这……都是啥啊,我咋熏陶不懂呢?”
  魏三也是一脸困惑的看着那些摄影作品说:“老段奶奶,我也是不懂,这个,是咱杆子爷让制的,说是这是咱小贵人五岁开始的作品,这几幅就叫五岁的世界,您说,一坨狗屎也是世界?”
  老段奶奶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那张狗屎,看了好半天之后,她才一副懂了的表情点点头说:“恩!这个啊,你要这么熏陶!人我大孙子说了,艺术就是他画个圆圈,你要说你看到了方框,你都熏陶了这么些日子了?你还不明白么?你看着这是狗屎,这……这其实就是……兴许是个大骨头呢,就,大概许就是说,这……这人吧,跟狗没两样!甭管吃了啥玩意儿,早晚也得变成一坨屎!对吧!”
  老太太越说越得劲,她最后眼神发亮的指着那坨狗屎解释了一番。
  众围观街坊,越想,也越是这个理儿。
  最后还有人啧啧几声说到:“可不就是,要不然人家是个小贵人呢!你瞧,五岁就懂得的道理,咱活了几十岁了,咱也没明白!这人啊,吃什么,穿什么,那是大地母神安排好的,谁也不能越线,最后都是屎,对吧?”
  正说的热闹,他们却忽然感觉脚下戏台轻微颤抖。
  然后,他们听到了一阵沉闷的号子声儿。
  “呼咻!呼咻!呼咻……”
  没多久,十多位高克人,用肩膀扛着一根足有二十五六米长,有两米半高的半扇核桃圆木回来了。
  等这些高克人来到老戏台前面,江鸽子小跑着过来,他先是指挥着邓长农他们将老戏台前面的酒桌子全部处理干净了。
  又带着一个高克人,从戏台下面将那些青石条,一根一根的,按照开字形状贴台墙摆好。
  等到那根巨大的半扇核桃木靠着戏台老墙放好之后,老街坊们这才看到,这根木材中心的地带,已经到处都是虫眼儿,还有大面积的朽洞儿。
  可惜了!这么大的一根核桃木料子,竟然是一根废材。
  当最后一个高克人,把一个巨大的木匠工具箱放到地下之后,那些高克人又七手八脚的从外面抱回块巨大的油布,将老戏台前面的空地,遮天蔽日一般的给遮挡了起来。
  最后,他们牵着五只明天要宰杀的大肥羊高高兴兴的就走了。
  从头至尾,老街坊没有一个人上去跟这些高克人搭话。而那些高克人也一样,他们的眼神,也都不会落在老街坊身上。
  江鸽子看着他们的背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最后就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了。
  这一步,也不知道是高克人先迈出一步,还是外面的世界,先主动跟高克人接触一下。
  反正啊,他看难整。
  “我说杆子爷儿,昨儿您拉一车烂木根儿回来,今儿您这……这料子废了呀,您整它做什么?”
  黄伯伯的声音从身后忽然响起。
  可他话音还没落,薛班主又在身后讥讽一般的骂上了:“个老东西你才吃几天的肥肉,咱鸽子愿意干啥,就干啥!你管的到宽!”
  说完,薛班主顺手摸了几下大木头,然后一脸宽容的笑着说:“玩吧,玩吧……长农跟我说,这里没光了?没事儿,回头叫他们给您吊一串儿大灯泡去,要最亮的……电线……就从隔壁工地扯,反正他们也用咱老三巷的井水了。”
  他这话刚说完,街里一位叫马六太太的就插了话:“那!我去叫我家掌柜来,他干半辈子电工了,这玩意儿我家掌柜熟练着呢!”
  就这样,杆子爷儿要玩,就全老三巷子宠着他玩儿。
  江鸽子看着大家四下散去,就捏着鼻子嘿嘿笑。
  他来来回回看着面前这根腐朽了三分之一的核桃木,说实话,旁人看它是废料,可是他却从这根木头上,看到了《清明上河图》!
  哦,不对,是《夕阳下的老三巷》。
  以前,他常听自己亲爷说,文玩的好多玩意儿是不能提前设计的,是看到料材,心里才有设计的,作品那是随着料子的灵气儿走的。
  这也是注定的!
  今儿他一大早去废料厂捡宝贝儿,才刚进去,一眼就看到了这半边核桃木。
  当下他心神一动,一副长长的《老三巷》旧景就出现在他眼前了。
  虽然前段时间,他一直对参赛的五幅作品已有腹稿,可是等到这块料材出现在他眼前,那些腹稿,除了必须的传承作品一副,而其它的四幅就不必出现了。
  要知道,按照国际艺术大赛的规定,十米以上的大幅作品,是可以反复参赛的。
  江鸽子打开地上新买的工具箱。
  随着巨大的六层工具箱打开,整整六层的雕刻电锯便齐刷刷的一层层铺开了。
  他从工具箱最下面一层拣出一副手套带上,摸着这根核桃木,又是喜爱,又是亲昵的他就又摸了一圈儿。
  薛班主也在他身边跟着摸索。
  摸到最后,老人家到底没憋住,就斟酌的问了句:“这么大……杆子爷儿,可来得及?”
  江鸽子拍拍木头,胸有成竹的点头说到:“您老别急,来得及的!”
  “那就好!那就好,那……那你玩吧,也别上火……啊!”
  “我没上火。”
  “那就好,想开点儿,不急!这个,这才第一届,以后年年有会的哈。”
  “恩,我知道呢!”
  “那……那你玩吧,我去看那三个兔崽子,这一天天的,转个弯儿就看不到人影了……”
  随着盲杖突突点地的声儿远了。
  没片刻,黄伯伯又过来了。
  他拍着这根巨大的核桃木,也是走了一圈儿之后问:“杆子爷儿,这根木料您多钱儿弄的?”
  别是上当了吧?咱们杆子爷年纪不大,看上去倒是能扛事儿!那还不是被这帮没脊梁的给逼的!
  往日,孩子可是好多小事儿上,还是不懂的,他待人接物也不灵光,说话不过脑,得罪人都不知道。
  那外面的人精子那么多,可别给杆子爷儿骗了去啊。
  不过,这守着家门口的一亩三分地,要真是骗了……那,那也不当紧,回头跟老街坊说说,再把钱儿给杆子爷儿凑起来就好了。
  江鸽子没抬头的笑着说:“您甭担心了,这是我从艺术材料厂那边的废料处理中心抬回来的,没要钱儿!”
  他说没要钱儿这四个字的时候,声音提的很高。
  这里三圈外三圈的街坊,听到不要钱儿了。
  就纷纷说:
  “不要钱儿啊!那您玩儿吧!”
  “杆子爷儿,要钱也不要紧啊!您随意花用,咱们啊!供得起。”
  “就是,一家一贯也给您能随随便便弄来一两百贯了,您玩吧!”
  “玩吧,玩吧……”
  后来有人喊了一句开饭了。
  喊完,那边大锅就开了盖子,那头都又排着队,领了肉菜,高高兴兴的都抱着锅儿,提着大馍馍的一个个回了临时的家。
  邓长农给江鸽子选了最好的肉菜,又挑了笼屉中间特制的几个有糖心的馒头,上了托盘,还双手捧了过来。
  江鸽子抱着大碗,靠着自己新得的大宝贝儿,一边看着那些街坊的背影,一边在脑袋里组织构图。
  他想起刚来那天早上。
  他从江坝头家里出来,然后……对面的段爷爷正在家门口喂鸟儿。见到他出来了,就问他:“娃儿,你谁呀?”
  后来,江坝头跌跌撞撞的从屋里出来,跟街坊们解释说,以后这就是自己的养子了……
  再然后,他就轻易的,一句废话都没有的被老街包容了,也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成了这老三巷大家的孩子。
  到了现在,他能随意掀任何一家人的锅盖儿,能穿三条街妈妈太太手里的衣裳,鞋子,能被千数老小街坊疼着,喜爱着……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一下。
  那街头百家饭的香味,大雨浇灌老瓦当的滴答声,街头打牛奶的铜铃声儿,铁琵琶声儿,还有老街上漂亮女士,脱去长袜,穿新鞋儿的嫩脚丫儿,更有一路走来,无数大手摸着他的手,耐心亲昵的用手掌,大冬天翻动他穿了几层衣裳的嘱咐声……
  旧的老三巷再也回不去了呢!
  可老街没了,拆了……他也终于找到了一种办法,把老三巷一切的屋子,一切的人,还有那些回不去的时光,用这样的办法,永永远远地给街坊们留了下来。
  其实,这才是艺术存在的意义吧。
  别的不不敢吹,对于一个基础木匠满级,经历上一世无数地球艺术作品的熏陶,还身怀灵窍,开了巨大金手指的他来说,如果这样东西都做不好,那他还真白穿越一回了。
  这天夜里,十几个巨大的灯泡在棚顶亮着。
  江鸽子在茶亭铺开一卷长长的白纸,他削好绘图笔,坐在哪儿,思考了很久之后,才缓慢的开始架构草图……
  然后在天明的时分,薛班主听到了一阵相当折磨人的声儿。
  吱吱……嘎嘎……吱吱吱……嘎嘎嘎嘎……
  老人家坐起来,又躺下去,最后又坐起来,拿起自己的盲杖就是一阵没命的敲墙。
  以往他敲几声,隔壁那三个兔崽子就蹦来了。
  可今儿,凭他都扯着嗓子喊了半天,何明川才跌跌撞撞的进了屋,用吼一般的声音问他:“爷!您老要干啥?我给您提尿盆去?”
  “不用!外面啥事儿啊?!”
  “啥?!”
  薛班主指指外面,又指指耳朵。
  然后何明川过来,对着他耳朵喊了起来:“爷爷,以后您睡不得懒觉了!!咱杆子爷在上面锯木头呢!!”
  薛班主听完,折断一般的跌倒在自己家枕头上,然后谁也没听到他的叨叨。
  他说:“哦!这样啊!!玩吧!玩吧!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