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十里人间 > 第75章

第75章

作者:老草吃嫩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十里人间最新章节!


  黑暗当中的女儿国王城隧道。
  崖壁上的渗水, 滴滴答答的从岩石的缝隙里向外渗漏着。
  滴答!滴答!滴答!
  那是一种,犹如玉锤打在钵上的轻灵水滴声。
  江鸽子跟在周松淳身边, 一边走,一边看,然而,他到底没有找到流水的痕迹,耳边就只有滴滴答答的那种声响, 不断悦耳的从远而近。
  江鸽子忽停下脚步,原地蹦跶了几下。
  又一伸手,他在岩石上轻轻敲打起来。
  周松淳握着一支亮度足够的提灯,笑眯眯的回头看着一路敲打的江鸽子,最后他笑着说:“别敲了,这里岩石质量不一,有青岩, 滑石, 还有天然大理石,您听到的声音是从咱们右上方的一个小水洼里传来的,那地方跟咱们相隔最少一百多米!是一种稀少,且有趣的一种石头, 他们说,这种石头叫回音石,石质具有声波折射的效应, 大自然鬼斧神工, 有时候, 无意的雕琢,比人工的更加精彩,您说是么?”
  江鸽子点点头,心里顿时对回音石有了向往,于是他说:“回头给我整几块,我要在我新屋子的院子里,做个小景观。”
  周松淳看看他,点头说好。
  也许别人不可以,然而江鸽子喜欢,不管是他,还是殿下,就是搬来一座山送他,也是高兴的。
  他们私下里,管这种行为叫做博美人一乐!
  只可惜,江鸽子这个美人,他是不容易被讨好的,他也很少乐!甚至,因为他十足的阳刚性,一不小心,就能被他碰个头破血流。
  他带着江鸽子从元宝河的源头,乘坐山中新修的悬梯,进入了山腹。
  再次夸奖一下盖尔的工程效率,它总是悄无声息随便就能发展出一个巨大的工程。
  如这部悬梯,它的内部竟然也是仿石质的,造了古代招待小客的院亭设计,鼓凳圆桌,简单舒服,很有格调。
  客来了,请入凉亭,清茶淡水,畅谈一二,若谈性俱佳,就请您移步,可以往家中坐坐。
  江鸽子知道地下有个城池,然而他却没想到,这里竟然这样大,还这样的具有规模。
  曾经的女儿国,在几千年前,靠着最笨拙的原始工具,将她们最后的城池,挖在了地下四百三十五米的地方。
  从悬梯下来,周松淳推开身边的一个一个盒子,将自己的身份牌放进去,一边放一边说:“殿下也给您开放了权限,在以后的修复工作中,您也可以常下来看看,提一些意见,若是……咱们有幸,可以从北燕回来,殿下说他~想写一部歌剧。”
  说完,他一伸手推开了一个磐能闸……
  随着灯光层层亮起……江鸽子站在高处,瞳孔猛的睁大,耳边竟响起雄壮的奏乐,就算是见多识广,他也惊呆了。
  前世,直至离开地球,秦始皇陵的一部分依旧是未解之谜!他查阅过有关资料。资料上说,秦始皇陵区,总面积有56平方公里……
  56平方公里啊,对于一个在都市只要拥有几十平方米蜗居的小市民来说,那是不可想象的大。
  现在,江鸽子站立在平切的崖壁上,他也俯瞰到了一个大文明。
  这里的一切,也绝对不逊于始皇帝的56平方公里。
  是的,这下面已经不能以一个简单的城池来形容了!它就是一个伟大的文明!
  一个由女性主导,女性建设,女性为主体而衍生出来的一个完全女子为尊的文明。
  元宝河的河水顺着崖壁边上,人工雕琢的水渠,缓缓的绕流着。
  古老文明的穹顶,层层叠叠的悬雕上,是鸾鸟与金凤,张扬着巨大的翅膀,绕着日月悬空翱翔。
  天空下,十八根巨大的石柱上,金龙挥爪,盘缠而上,昂举腾跃。
  一切都是理直气壮的凤上龙下!
  那一刹,江鸽子的眼睛仿若又看到了龙爪凹下的古战场,那些女战将,女将魂,即便是死去千年万载,她们的意志也一直在战斗着。
  大概,只有那样的人,才配住在这样巍峨的宫室内吧!
  周松淳打量着江鸽子的眼神,然后他带着一丝小骄傲的说:“这就是女王的宫室,很震撼!对么?”
  江鸽子嘴唇微张,好半天才喃喃的说:“对,非常~伟大!”
  “我也觉得是!”
  周松淳带着江鸽子上了边缘,新修好的露天上下悬台,按动开关带着他往下走。
  他说:“您不知道,第一次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我都哭了!那时候,我满脑袋都是,伟大,苍凉,无尽,空旷……这些奇怪的词汇,一直到现在都在我脑袋里盘旋着。”
  说到这里,他对江鸽子说:“那时候,我也想当一个艺术人,我想赞颂,却苦无方式,所以每次到达这里我都羞愧无比。”
  江鸽子的嘴角微微牵起一抹笑容说:“其实我也想哭,却又想起一句话。”
  “恩?”
  “人类不死,生在文明!”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还是你厉害!人类永远不死,他们创造的文明永存!这句话……我会写个申请,要把它……刻在以后的入口展馆里,哦,我会付你红利的,从门票里!我承包了售票处。”
  “……”
  “您怎么不走了?”
  周松淳惊讶的看着江鸽子,看他停在悬台梯内左顾右盼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江鸽子却说:“不用……消毒么?毕竟我们身上的细菌,会毁坏文物吧?”
  听到江鸽子这样说,周松淳一愣,然后眼神闪过几缕温和道:“您啊……就不必了,其实,最后的女儿国……它的主人从未在这里住过一天,这里没有任何生活用品,没有任何人类生存过的迹象,它就是空城,宫是空宫,甚至这下面九层居民区也是空的,我想……”
  周松淳看着穹顶说:“我想……她们最后都战死在龙爪凹了……王在哪儿,将在哪儿!最后,她的臣民也陪伴着她!哦,您卖给殿下的那套家具,大概就是女儿国最后的生活用具了,不过,有一点我们有些困惑,却总是找不到正确的答案。”
  两滴冷汗从江鸽子的额角慢慢坠落,他语气生涩的说:“什……什么?”
  周松淳说:“那套家具啊!您忘了?那张云榻有点小了,您知道的,女儿国人身材高大健硕!这里很多用具是就着现有的材料雕琢的,随随便便一张石床,都有三米长。当然……后来我们想,也许唯女王爱的却是敌对方的一个男子,她说南国啊!可不就是敌对方么!其实有些事儿不能深想,你想想,唯女王为自己深爱的男子打造了奢华的家具,然而,他们却是天然的仇敌……这里没有主人,而你家里的那套家具,也从未等到过主人……这可真悲伤!”
  江鸽子尴尬的冷汗滑进了脖颈!他干巴巴的呵呵着。
  走在这里,内心惶恐又抱歉。
  他们一起向前走,周松淳却声音低沉,充满情感的吟起诗来: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支,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您知道么,那些考古学家,每次到这里,都会含着眼泪,念诵这首相思……他们大多都会哭,殿下……这才有了,为唯女王写一部歌剧的想法,您知道么,这是我们的殿下,写的第一部 文艺作品呢。”
  江鸽子现在更想死了。
  他想,他以后再也不敢因贪财而胡说八道了!这是报应吧?他怕要带着这种内疚到死了?
  龙柱边,手工雕琢的宫室,一间一间,错落有致的排列在万鸟苍穹之下。
  从宫室的门楣石雕匾上能看出,那些宫室的作用,有王的餐厅,王的工作室,王的会议室,自然也有王的后宫……
  总而言之,金宫该有的配置,女儿国国王这里都会有。
  在宫室正中,一条有十米宽的青石九凤浮雕路,笔直的向着东而去。
  而他们就怀着莫名的情绪,一步一步的走在九凤路上,脑中一路思想,一路崇敬,最后便到达了王的悬宫。
  是的,曾经王的寝宫就雕琢在东边的崖壁上。
  它上下分九层,一层一种纹路,团聚着曾有的辉煌,一层一种的向上翱翔托举着~燕,鹭,鹰,鸾,雀,彩凤,金凤……
  也许古代雕琢技术,比起现代工艺大多粗糙,然而它们在这里,却代表了王,就有了足够气魄。
  看到这里,江鸽子不由得又想起一个字,曌!日月凌空,普照大地,万鸟腾飞,凤翔九天!
  此地,就是具有这样的伟岸气魄的地方。
  周松淳按动另外的悬梯,跟江鸽子一起向上走。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他说:“一会见到殿下,您能什么都不问么?”
  江鸽子扭脸看向他,周松淳满眼哀伤,江鸽子现在知道俞东池的京军营地没有人了。
  全被他遣散了。
  他点点头,本来也就没打算深问。
  悬梯终于来到最上一层,这是一处具有种植功能,雕琢了小池凉亭的地方,周松淳走到崖壁前,使劲推动壁上的机关。
  随着一块巨大的,雕刻了鸾鸟的悬石上下缓缓分开,本来还挺悲伤的江鸽子,胸腔一鼓,他就发出了一声哧笑!
  没办法不笑啊!从他家搬走的那套云石六件套桌椅,百鸟朝凤大梳妆台,还有那张相思云榻……都被俞东池搬在了这里。
  甚至他自己还在这里安装了各种现代化的工具,像是打印机,电视机……甚至还有自动烹茶器。
  他把自己当成啥了?女王么?
  住在这里也不瘆的慌?
  而俞东池,他现在正披着锦被睡在那张云榻上,而云榻边,几个空了的酒瓶随意立倒着,看样子,这家伙真是喝了不少呢!
  不怎么透气的宫室积存了太多的酒臭,石门一开,江鸽子就闻到了扑鼻的臭气,他倒退一步,对着里面喊了一声:“喂!老俞……”
  锦被里的人扭动了一下,然后……发出了巨大的呼噜声。
  妈的!这货竟然在装睡么?
  江鸽子无奈的笑了起来,他对着里面声音更大的说:“俞东池你别装了!我知道醒着!”
  周松淳无奈的摇摇头,弯腰拿起工具,开始做起杂务来。
  然后,那呼噜声终于尴尬的停止了,好半天……俞东池总算挣扎着坐起,抬脸向外看去。
  而他这一看,江鸽子却心里一抓。
  只是短短十天的功夫,俞东池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他面目苍白,两腮凹陷,下巴上满是青茬,憔悴而狼狈。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冲江鸽子笑笑,江鸽子却发现,这人,他变了。
  以前俞东池温和的表皮下,储蓄着的是足够的傲气,而现在的俞东池,他依旧是温和的,却明净了,他就若一块打磨过的玉料,温润而内敛,将他的一切钢性,都深深的埋藏了起来。
  这就是远离人群,自我封闭的成果么?
  莫名的,江鸽子心就有些酸涩,他也用从未有过的柔和语气说:“老俞……十天未见,咱们这,也算是小团圆了!”
  他看看屋里,又看看露台上的,只有水没有荷花的小池子继续说到:“你这地方找的好,你出来,我陪你喝上几杯!”
  俞东池低着的头缓缓抬起,他说,好!
  就这样,这两人拿着酒壶,坐在有几千年历史,王的寝宫露台上,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起了自在的酒。
  江鸽子说,你们给我发的制服太多了,我觉着我一辈子不用做新衣裳了,上百套,靴子就有无双,还配了防臭鞋垫儿……
  俞东池说,他现在最向往一个叫若瀛的男人,如果可以,他想活成他。
  江鸽子就问,若瀛是谁?
  俞东池说,那是……大地女神座下最没用的神仙了,若瀛生在瀛山,无父无母,却快乐自在,他没有钱财,只有一块破木板,后来他创造了音乐。
  他喜欢唱歌,就唱了!他没有家,就沐在月光下唱!没有听众就给自然唱,后来美少年变成老翁,若瀛就随便死在一处山秀水美的地方,就是现在的若瀛郡。
  后来那些人提起大地女神座下的神仙们,说起若瀛,就说,哈!那真是个没用的神仙……可是,我喜欢他,羡慕他!
  后来他们就为若瀛干了一杯。
  江鸽子咽下酒,问俞东池,你是要离世隐居么?
  俞东池说,我向往之。
  江鸽子想了一下说,反正你也隐居了,幕天席地,给你一块破木板你就快乐了,那么?你的钱财我可以帮你花销花销?真的,我一点儿都不嫌弃!
  看着满面认真的江鸽子,俞东池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说了很多话,大多时候,都是自己说自己的。
  不过,心情却是从未有过的好且放松。
  后来江鸽子站了起来,伸出自己的手对俞东池说:“老俞,起来吧,我那些衣服,我都不会穿!那个麒麟头是向里,还是向外?你看,你总是有点用处的,走吧,算我欠你的人情。”
  俞东池靠在花池上,人却没有动。
  江鸽子的手一动不动的伸着,周松淳满面紧张的看着他们。
  最后,江鸽子说:“你看老俞,人生在世,若说惨,听我的名字就知道了,你比不上我!都是无牵无挂的,可是我有个老三巷了,你有个老三常了,如果别人不挂念咱们,咱们……就为一座城池活着吧,好么?跟我走吧!”
  俞东池慢慢的伸出手,江鸽子紧紧地握住了他。
  王的凤嘴,忽然喷出水流,喷溅了他们一身。
  江鸽子出发这天,本不想惊动任何人。
  虽他谁也没有通知,然而出门的时候,他却看到半条街的老人,都守在哪儿等着送他。
  段家,黄家,薛班主,还有从中州获得声望,载誉匆匆回归的邓长农他们三……
  在江鸽子心里被承认的家人,如今一个没少的都来了。
  这是1888年最后一个尾月,天气依旧寒冷,空气里飘着顽强的碎雪。
  江鸽子头戴银穗宽边军帽,军帽正中的帽徽正是银色的四爪蟠龙。
  他身穿黑色银边黑细羊绒卡腰军装大衣,内着黑色银边细呢军服,扎着小牛皮腰带,带下还配了装饰用的银把礼服短剑。
  看上去真是帅气又威风。
  冬日的寒风吹着碎雪乱飞,铮亮的过膝军靴踩在雪面上嘎吱作响。
  他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然而这样陌生的他,却令老街坊们心中又是骄傲,又隐约升起了一些畏惧之意。
  他们的杆子爷,其实就应该属于那套衣服后面的世界吧……虽然心里不想承认,可是,瞧瞧这身衣裳,跟咱们杆子爷这个人是多么相衬啊!
  街坊们都沉默的站在哪儿!有人眼眶已经湿润。
  江鸽子笑了一下,他伸手摘下自己的帽子,露出了自己修剪的十分利落的短碎发。
  他正要开口,说点感动人的话语,身后却冲出一个肥胖的身躯,将他撞了一个趔趄。
  这一撞,分离的愁苦刹那就没有了。
  “等我!等我!!”
  胖球子一路飞奔到老锅灶台前,她先是伸手揭开锅盖,看着满笼屉的大馒头,咽了一口口水后,她又相当自觉的跑到一边的石台下,取出一个特大号的饭碗,用手端着,开始寻找起来。
  那胖球子正是连翘,她倒不是来送江鸽子的,人家就是等开饭的。因为她已经养成,排队会排在地下室一个姓孙的奶奶后面,所以吃饭的时候,即便是来的早了,她也要先找到孙奶奶。
  连翘很快就找到了,站在人群里的孙奶奶,顿时她肥胖的大脸上露出开花馒头一般的笑容,当她端着饭碗疾步路过江鸽子身边的时候,她脚下一停,发现了一张熟悉的脸。
  不管是穿着布衣的杆子爷,还是穿军服的杆子爷,这对连翘是没有区别的。
  所以这个大胖丫头,迅速把自己的大饭碗藏在身后,态度特别认真的对江鸽子说:“爷爷,吃完了!没了!你走吧!”
  可怜的孩子,显见她是没少被江鸽子骗的。
  江鸽子啼笑皆非,他握着小鹿皮手套的手,顺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说:“傻丫头!就认吃!”
  说完,他笑容就如往常一般的来到段爷爷,段奶奶的面前,他看看他的老街坊们,语气温和又轻松的说:“那,我~就走了啊!今年年节怕是要麻烦几位哥哥了。”
  段奶奶眼眶通红的,老太太嘴巴打着哆嗦,把手里的一个大包袱放到江鸽子手里说:“杆子爷儿……咱还小呢,你出去也顶不了大梁,遇事儿,您可别傻冲啊!知道么?”
  江鸽子失笑,耐心的解释给她说:“奶奶,您别担心,我这是文职。”
  老太太抹了下眼角,语气有些抱怨的说:“你也没读过几年书,他们找您麻烦干嘛啊……我知道,总归是我们对不住你,一点事儿都扛不住,老连累你为我们奔波……”
  江鸽子与老街坊们一一告别,大家舍不得,他也舍不得。
  这种挺难受的别离一直进行到,从老三巷路口慢慢进来一队军人,为首那位四十多岁,他身材高大,五官菱角分明,皮肤白皙,气质斯文,还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儿,脚下皮靴比江鸽子要短上那么一大截。
  在九州部队,有时候,军靴也是区分上下关系的一种分辨物。
  像是一般的士兵,他们穿的是短靴。
  眼镜儿捧着一个折叠的皮革制品来到江鸽子面前,军靴后跟清脆一碰后,他弯腰恭声说:“长官,您吩咐的东西我们已经给您准备好了。”
  江鸽子接过他手里的皮革,也点点头说:“我东西也收拾好了,叫他们带你们下去拿。”
  “是!”
  这一行共二十位军人,是俞东池特地为江鸽子调拨来的。
  也是他信得过的,最后属于他的京军。
  一部巨大的皇家城堡开动,从常辉到北燕,除司机外,江鸽子现在也是有生活秘书的人了。
  他现在不但有秘书,还有厨师长,厨师助手,还有十二人的职业京军,要配合他完成任务。
  这么多人,外加一辆吃磐能的吞金兽,要是按照以前的合同,那肯定是江鸽子自己付费。
  现在么,他们享用最好的物资,拿双倍薪水,事后还有红利奖赏,这一切都是北燕与俞东池付费。
  至于女皇,好像……她的手绕过俞东池,伸到燕那边了。
  想来好笑,原来她是有绕过俞东池的方式的,大概是怕人说贪财吧。
  看到下属下去,江鸽子蹲在地上打开那张皮革,他缓缓伸出手,从地下一支一支的抓出十六根,一米长的脱皮女贞树木杆子。
  江鸽子将这些木杆子放进皮革内卷好,再用皮搭子一条一条的束紧,最后,他就像背了一包鱼竿一般,将皮包背在身后,慢慢站了起来。
  这一次,是真的要离开了!
  归期未定!
  上午九点整,老三巷街口,各大建筑公司的建筑队都纷纷赶来上班。往日这些建筑工人的言谈举止,难免就有些吵杂。
  可今天,这些人才刚迈步入巷,就看到一队军人,列队两行,人手左右提着一模一样大的黑色皮箱,正在往外走着。
  走在军人最前面的,是一位……相当不好形容的长官?
  昨儿他们还见到这位的照片挂在老三巷口呢?
  不是说是杆子爷?艺术家么?
  怎么今儿就是军人了?
  心里有着疑问,然而他们还是乖觉的左右让开了并不宽敞的通道。
  而就在队伍路过的时候,有个小姑娘发现与妈妈分开了,她就忽哇的一声哭出声,小跑着冲出人群,疾奔几步,一下子就摔在了江鸽子面前。
  江鸽子脚步停顿,才要弯腰去扶,却听到有人喊了一声:“瓜子!!”
  接着,穿着建筑工地制服的女人,跑出人群,几步来到江鸽子脚前,猛的跪坐在地,一把抱住了自己孩子。
  孩子又惊又怕,哇哇大哭着,她就像普通的妈妈一样,慈爱又温柔的哄着:“瓜子没事儿啊!吓到了!妈妈不是在这里么?”说完,她抬头刚想道歉,当眼睛与江鸽子对撞,两人都惊了一下。
  江鸽子意外的看着面前这人,反应片刻,他就若不熟悉,只是认识那人一般,微微点点头后,他绕开她就走了。
  那只是几秒的眼神交汇,他能从她狼狈的一身旧工服,还有那双抱着孩子的粗糙双手上看出,这个女人的日子过的并不好。甚至,她抱着的孩子,身上穿的保暖衣裳也是质量最不好的那种。
  她们穿的甚至不如连翘。
  然而……那又如何呢?那孩子从八岁开始过的日子,怕是连这个待遇都没有吧!
  那女人傻乎乎的抱着自己的女儿,队伍远了,她都是一动不动的。
  整齐的脚步声消失,她眼里慢慢滑下泪滴,嘴巴微张的唤了一声:“楠楠……我的楠楠……”
  看队伍走远,又有一位女士从路边跑过来,她先是扶起跪坐在地上的这对母女,一边扶一边问:“娟儿,你这是咋了啊?来,小瓜子儿,大姨抱抱,你看把妈妈吓的,以后可不敢乱跑了!摔疼没有?”
  这女人撩起孩子的裤腿看了一眼,见到孩子没事儿,这才安心的带着自己打小长大的好友,一起来到工地一边的工棚下小心翼翼的问:“娟儿?娟儿?你怎么了?”
  邢玉娟此时眼泪已经收了起来,她伸手抹了一把眼睛,笑着说:“没事儿!就是吓了一跳!”
  那女人听到邢玉娟这样说,顿时也是气愤,她拿着安全帽对着工棚猛的一敲道:“这群该死的老兵,吓唬小平民作甚?看把咱小瓜子吓的!”
  小瓜子吓了一跳,又抽泣起来。
  邢玉娟抬手温和的在孩子眼角下抹了一下说:“是个误会,你也看到了,是小瓜子冲撞了人家!”
  那女人恨铁不成钢的空出一只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哎呀,我算是看不下去了!玉娟,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日子!真是……我要是你……我就把眼前的日子过好!你不心疼你,你心疼心疼大瓜子,小瓜子成不成?孩子们爹跟你分契了,你倒好,一文赡养费你也不要,你是不是傻?”
  邢玉娟半抱着,脱下小瓜子的小布鞋,用力在工棚上磕着泥巴,她一边磕一边面目冷硬的说:“总是我对不住他,一直因为家里连累他,这么多年,也是难为他了,再跟人家要赡养费,我没那厚脸皮!”
  那女人一听更气了,她大声说:“好!就算你说的有理!可你见天贴钱跟蒋增益抢项目,你是疯了么!都是两家人了,你看看这段时间,你都因为非法竞争,进了几次衙门了?孩子们跟着你这都过的啥日子?你再看看人家蒋增益啥日子?”
  她放下安全帽,伸手握住邢玉娟的双手说:“娟儿!算姐求你的好不好?咱就去咱厂子那边,把那张汇款单收下,反正也是邢旭卓拖累了你这辈子,你这是何苦?
  那可是五百贯啊!你看看老大家这几个孩子的日子,你再看看你二哥三哥家那几张脸,解气不?有钱什么都好说!我要是你啊,我就接了这钱儿,穿金戴银也好,金羹玉液也好……你信我,这世道,有钱儿啥都好解决!明儿你收拾好自己,咱一起去再找找楠楠,你说你在儿子面前,总也得有个体面的人样子……”
  这女人话还没说完,邢玉娟就面露讥讽,她一伸手弯腰抱起孩子,丢下一句:“我去工地了!”
  说完,她没回头的就走了。
  一边走,邢玉娟一边想,她一切的苦,皆是她的报应!楠楠不认她,父母冤死,除了不能原谅的邢旭卓,蒋增益。
  她也不可以放过自己!她得吃苦!她得受罪!她就不配获得一天的好日子!
  最后,在堕入地狱之前,她要想办法,把该进地狱的人,一个个的全部拖进去,跟她一起臭,一起恶心!
  这才是人间该有的正道理!
  1888年的最后尾月。
  一辆巨大的,打着北燕军部标记的磐能飞艇停泊在常辉郡还未完工的飞艇站前。
  与九州其它国各种各样的飞艇涂色不同,北燕的飞艇喷漆冷硬又难看,黑灰色!
  甚至它的造型也是全无美感,只注重实用性的。它是规规矩矩,上圆下方,就像个劣质的,没有涂抹奶油的蛋糕胚子。
  最可笑的是,这个丑陋的蛋糕胚子,偏又有个美好的名字,它叫叶芝三十。
  这大概是只有盖尔九州人才明白的一个梗了。叶芝是九州神话传说里,接近洛神的一位美人神仙。
  而燕的皇帝陛下,李琼特,他喜欢用美人给自己的战舰,飞艇,游轮等等之类大型的武装器械,起上一个他认为是独特的名儿。
  陛下认为这是一种幽默!可他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他的指挥官们,每次听到这样的名字,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憋屎表情?
  是他给的军费不够么?还是这些俗人不懂幽默?
  在九州,只有燕的皇帝是姓李琼的,有关这个姓氏的由来,是个全世界人民都熟知的,悲催的大老婆与小老婆交锋以后的故事。
  人分二等,由李生琼。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父母的合并姓氏。
  虽然籍道本人都死了几百年了,燕的李琼氏,中二病一如既往的没有治愈。
  他就是要姓李琼!
  天空下着碎雪,叶芝三十的最高平台上,爬满了下等空军,机械的油腻味道,即便是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冷空气里,都遮掩不住。
  那些士兵手里拿着军队内部配发的小瓶二两装白酒,一个个的穿着单薄的衣裳,露着疙疙瘩瘩的壮硕肌肉,正在毫无姿态的对下面的车队评头论足。
  一位士兵指着下面一辆一辆开入舱室的给养车说:“看!又是一辆顶级的皇家城堡!”
  有人就问:“几型?”
  “顶级满配!装载四人飞行器的□□!”
  然后他们一起吹起了口哨,不敢大声,只能小声嘘嘘。
  有士兵叹息了一声后说:“要二百万贯吧!这是第几辆?”
  “第四辆!”
  “哗……楚原来这么有钱么?”
  熟悉内情的士兵讥讽了一声道:“楚昨天就登艇了!你知道个屁!没看到车身上的喷漆么?那是麒麟,京军!”
  “哦!呵~所以又是一队镀金的皇家屁么?真是……就凭这些人么?”
  “谁知道呢?陪着这群人去无人区,想想就绝望!”
  叶芝三十半月前出发,一路绕着九州,四处接着各国送来的所谓精英。
  这群低等士兵,精英是无缘得见的,下仓不是他们可以去的!
  所以这一路,他们倒是把以前从未见过的皇家城堡车型,看了个全换。
  说嫉妒也好,羡慕也好,这些人都是为了燕而来的,他们也就是虚张声势的表达一下心里的不忿而已。
  毕竟,像是全球最好的皇家城堡,燕皇室都拥有的不多。
  然而,随着行程缩短,从中州开始,叶芝三十开始降落不明机场,一些以前只在画报上,电视里,广告里才能得见一面的皇家城堡,如今就像不要钱的一般,短短五天的功夫,下仓内已经停放了有三十多辆了。
  最可气的是,它还是从基础车型,一路攀升到了如今的顶级车型。
  燕的军中配置在九州,属于中档偏上。
  然而在这群下等士兵当中,最高月薪也不过是一月三十贯。
  三十贯距离三百万贯太过遥远。
  一样都是卖命的!凭啥他们就要混顶部机械仓?所以说几句酸话,这个倒也是能够理解的。
  他们喝酒看热闹这样的行为,机舱长就放任了。
  士兵们议论纷纷,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
  有个士兵忽然喊了一声:“禁声!”
  “你疯了!下士?你叫我禁声?”
  说话的士兵很显然是吓到了,他颤抖的拉拉自己的长官,指指下仓入口的位置颤抖的说:“那边……您看那边啊?”
  他的长官骂骂咧咧的踢了他一脚之后,晃动微醺的身体,靠着栏杆举目看去,当下,这位一直说着粗话,吹着牛逼的上官也傻了。
  他嘴巴颤抖,好半天才说:“为什么?古巫?是古巫?难不成死了,就地就要把我们超度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