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十里人间 > 第79章

第79章

作者:老草吃嫩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十里人间最新章节!


  自江鸽子登艇, 叶芝三十又整整飞行了十天。
  这段昂长的旅程,终于给了江鸽子一个属于盖尔的初级世界观。
  那就是, 这颗破球子,还真他妈的大啊!
  就连九州都这么的大, 那么外面的世界该有多么大呢?
  江鸽子想起连燕子的那个关于宝藏的梦想。
  他就问他:“你现在,还想去环海探险么?”
  坐在训练场双杠上的连燕子一愣,他扭脸看向江鸽子, 笑着点头说:“当然!那是我毕生的梦想!也是您的梦想不是么?不过……现在的我, 怕是还不配拥有这样的梦想了呢。”
  “恩?你对我有什么误会吧?那是你的梦想!”
  连燕子双手撑着身下的双杠, 眼睛看着对面清晨的云海说:“鸽子,其实我们对天空的了解远远大于海洋, 越往下走, 我就发现我对它缺乏畏惧之心!我……学的还不够啊!”
  江鸽子也安静的看着前方,后来,他伸手拍拍连燕子的肩膀说:“慢慢来,咱现在不缺那几个钱儿了!现在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也不是……恩~那么爱钱的。”
  连燕子轻笑出声, 心情特别的好。
  然后他们就坐在一起, 迎接朝阳!
  这是清晨五点半的时间,这两人一起坐在他们新申请的全封闭式训练场,默默的等待着属于中州与他们自己的士兵们。
  对了, 还有那些仅有的杆子们。
  是的, 仅有的!
  剩下的!
  其它的杆子, 因为在中州看不到前程, 他们都随着关山阿黎离开了。
  他们现在算九州燕国人。
  比不得江鸽子愿意守着一块毫无收益的十里人间,靠贩卖牛肉干度日。
  别的杆子有自己的传承,有自己要坚守的尊严,他们对于完全掌控一块土地,还是有执念,有怨恨的。
  毕竟,籍道当年御赐的土地,说不给就不给了。
  最后连杆子的身份,皇室宗室,最后国家竟也不承认了?
  难道先祖的战功是假的么?
  按照燕的合同,他们虽不能像关山阿黎那般可以得到五百公里的永久土地。
  然而等合同完成,他们也可以最少得到五十公里到一百公里的土地报酬。
  这就很可观了!
  哪怕下半生就只是老农呢,最起码,杆子也得有一块插棍的土吧!
  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就走了,并不畏惧什么流言蜚语。
  其实对民众而言,九州是个整体。
  杆子们去燕也好,在中州也好,行为真的算不上叛国。
  并且,杆子距离他们真实的生活,又实在是太远了。
  杆子们就这样背叛了女皇。
  可女皇就没有为难么?看看如今的九州,凡举可以生存人类的地方,它们都是有主土地。
  女皇不能剥夺任何人的土地,可她也舍不得从自己的腰包里拿出土地,去补贴一群没用杆子爷。
  就连亲儿子都不成,何况八竿子都打不到的这些杆子。
  不说女皇,单只说民众。
  谁又愿意在国家法律的约束之下,再给自己加一套杆子的规矩呢?
  外面那些杆子的生存环境,从本质上,就与江鸽子以及关山阿黎不同。
  江鸽子是靠着个人魅力,获得了街坊们的敬重,得到真诚的奉养。
  他们倒想给属民巨大的实惠。
  可是钱儿呢?就凭着街下年尾的那几贯供养金么?
  其实,打关山阿黎离开,杆子已经从内部分裂开来,一批属于燕,一批属于江鸽子,至于剩下的那些散户,他们且算作保守派吧!
  关山阿黎也早就上了飞艇,大概是见到旧主会尴尬,他就始终没露面,而那些杆子们也跟江鸽子从无表面交集,只私下亲厚。
  杆子有自己的联络方式,就如这飞艇上经常从角落里冒出来的一支小藤蔓。
  常常看到,它们会卷着一张军票,去军人服务社,给主人购买一条特供香烟。
  而这段时间,这艇上的人们,也从最初的惊愕到现在慢慢习惯,他们都知道了……
  杆子们其实压根不是宣传当中,跟地痞街霸画了等号的社会败类。
  他们血脉来自有功军人,如今只是被某些力量,故意遮盖扭曲了。
  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宗室血脉以及皇室血脉具有异人力,在这飞艇上,还有一群杆子,他们一样具有非凡的能力!甚至,他们可以灵活的操控植物生命,直面魔魇……
  如果巫系算是打开禁区的钥匙,那么这些杆子,便是这飞艇上所有军人的最后一条生路。
  毕竟东岸的录像,他们已经看了无数次了。
  杆子们的生活,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在叶芝三十上铺开,极其自然的就被承认了。
  至于他们当中,能力最强的江杆子?
  他心无责任,一直很闲。
  除了每天傍晚,被迫听俞东池叨逼叨之外,他的生活还是很如意的。
  偶尔逗逗燕子的小徒弟啊,给自己的秘书找找麻烦啊,讥讽讥讽燕吃相比较难看呀……到处操控藤蔓,听个墙角吃个瓜啦……
  他小日子从来不错!一直到,某天他在下仓的某训练场,看到关山阿黎就像一条疯狗一般,正在拼命的训练那些杆子……
  他这才想起,根据合同,他需要带着中州剩下的最后杆子血脉,完整的进入禁区,安全的护卫那些科研人员,解决水源污染。
  最后……他需要与各国部队配合,将北燕无人区,划分出新的魔魇禁区,将失去的土地,再次利用起来,这才是任务的全部。
  所以,作为一个肩膀有三颗麒麟的副都督,他还是做点人事吧!
  他已经是开始领取人家补助的军人了。
  虽比不得人家林冲做过八十万禁军的教头?咳!甭说八十万了,八百都没有!
  就只可怜巴巴的,不足二十名具有杆子血脉,却没有杆子的小秧苗。
  关山阿黎恨极中州皇室,只要有杆子的,他是一根都没给中州留下。
  某巨人精明起来的时候,还是相当彪悍的。
  江鸽子就非常欣赏这一点。
  在他看来,一直屈从畏惧,早晚会没了自己……
  所以他于内心,给关山阿黎点了无数个赞。
  清晨六点整。
  训练室的门被缓缓推开。
  俞东池腰杆笔直,制服帅气,他健步如飞的带着中州所有的军人进入训练区。
  这位总算脱离母体的皇子,终于有了他作为一个掌握权柄者的正确行事态度了。
  江鸽子说训练。
  他就带着所有的军人,厨子都算在内的一起来训练。
  进入训练场,这些军人一边绕着训练场跑,一别斜眼看着场地中间,由藤蔓及铁网,还有橡胶轮胎搭建起来的,从未见过的各种奇怪设施。
  那位!吃饱了没事干的,这是又要做什么呢?
  江鸽子斜眼看着军人队尾,一对小古巫穿着轻便的运动服,也在跌跌撞撞的跟着。
  哧!俩小短腿儿,竟没有一步跑在节奏上。
  他笑着问连燕子:“他们?不是巫么?”
  连燕子手臂一蹭,从双杠上蹦下去。
  等到站稳,他笑着对江鸽子说:“两千年前的巫是参与实战的!既然祖先可以,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说完,他也跟随在队尾,一起奔跑了起来。
  二百米一圈的训练场,俞东池带队匀速奔跑了一个半小时。
  等到他终于停下脚步,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军人,除了连燕子,基本都是面目苍白,呼吸急促的。
  事实上,这里最没用战斗力的厨师长,都是从军中挑选出来,具有作战能力的职业军人。
  不过可惜了,不管这些军人多么努力。
  盖尔这颗星球,从人种基因上,就区分了高低贵贱。
  最先恢复的一批人,是以周松淳为首的秘书科,接着是那两位小古巫,再然后……是毛尖先生那样的杆子秧苗。
  最后才是那些职业军人。
  生来就在本土,有些认知早就根深蒂固!年轻的职业军人们互相搀扶着,脚步不敢停顿的绕着训练场,做放松运动。
  俞东池解开皮带,一边用袖子擦脸上细微的汗珠,一边笑的相当爽朗的问江鸽子。
  “呼……!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出汗了!鸽子,您能告诉我,场地中间这些器械?是什么么?这些,我是认识的……”
  他指指江鸽子身后的单双杠,高低杠,还有吊环。
  又回手指着场地中心的那些,地球军中常出现的各种训练器械,像是空中断桥,绝壁逢生,空中单杠,空中飞度,独木桥,攀岩墙之类的器械赞美道:
  “这些,真是太了不起了!我必须给您我最高的赞美,您是如何想出来的呢?从外形上,我明白它们是做什么的,可是说实话,昨天您对我说,需要一个封闭的训练场的时候,我还觉着您……很抱歉!请您务必接受的我的道歉!还有……”
  他微微向江鸽子施礼,然后笑着说:“我必须得提醒您,你需要申报一系列的专利了!如果可以,我可以和您合作一个训练器械厂!我那儿有最好的技工……可以给您最好的器械材料支持,还有场地……大地母神啊!您是怎么想出来的?真是难以置信,您的大脑构造,看样子是真跟我们有所区别的……”
  江鸽子心里得意,脸上偏还要做出一副,你们这群乡下人,见过什么世面的大户人家嘴脸。
  他是不知道盖尔人怎么训练军人,然而,他却有自出生之后,几十年从无间断,夜夜都有的手撕鬼子类型片的基础打底。
  造出一些拓展训练设备,这很了不起么?
  毛毛雨啦!
  他脖颈越抬越高,俞东池不放过一切赞美江鸽子的机会,甜言蜜语如跃泉喷发!
  正在他不惜余力拉拢江鸽子入伙的当口。
  江鸽子却很快冲破这些虚无缥缈的语言攻势,指着他身后的士兵说:“你训练你的,我练我的!”
  说完,他又看向连燕子问:“你们是不是也有自己的传承训练方式?”
  连燕子点点头说:“是,我在中州的时候,常去金宫博物馆找资料……今晨看到您做的这些器械,我想……有些东西,似乎也能提炼出来,作为巫的作战能力,比如这样!”
  他话音未落,忽然伸出手,对着身边的藤蔓一挥。
  一刹那,那支藤蔓迅速散去生命力,开始在空气里加速腐败腐朽起来。
  当连燕子做完这些,得意洋洋的看向江鸽子,眼神里满是乞求表扬的小表情。
  然而江鸽子却神色大变,对他吼了起来:“你疯了?去糟蹋别的东西不好么?外面那么多大活人呢?这是我孙子!!你在植物人面前杀植物,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心情?!”
  连燕子当下脸上慌张,嘴巴里连连道歉着,一只手夹了一个阿家弟的遁了。
  等江鸽子发红的眼神回转到现场,刚要开口,俞东池赶忙一本正经的说:“我是热爱植物的,热爱一切植物!呃……那么,我也要带着他们训练了,我们需要做一些熟悉新训练器械的训练,咳!还有协作训练……恩……就是这样……”
  他叨逼叨的带队迅速离开。
  心里只觉着可怕,什么叫外面那么多大活人呢?
  大地母神啊,绿叶集的净化力量已经虚弱,祈求您,赐予我新的力量吧!
  等到那两队人马散去,江鸽子这才收起故意的表情,有些严肃的看着面前的毛尖先生,还有自己家新收来的这些小秧苗们。
  这些人现在纳入他的麾下,以后他要养着这些小秧苗了。
  毛尖先生他们一脸骄傲崇拜的看着自己的杆子爷。
  他们最最伟大的引导师……
  然而这没有什么卵用!
  江鸽子见他们骄傲,就迅速按照电视剧经验,开始语言刻薄尖酸的,打击起这些可怜的小秧苗了。
  “看什么看!最没用就是你们了!跑在十四五岁,新出壳的小朋友身后,很骄傲对么?你们应该明白,我的就是我的,我的一切跟你们这帮子拖后腿的废物渣渣!没杆子的小残疾!是毫无关系的!”
  可怜的小秧苗们,脸色从骄傲的涨红,迅速一张张转换为青白。
  他们并不是废物,事实上,为了达成新的杆子力量,关山阿黎曾经对他们十分看重!他们本根来自具有皇室背景的军事高等资历学校。
  是经历了血统筛选,经历了最严苛的军事训练营的洗练,最后靠着实力留下来的。
  当然,现在自然也是因为没有激活杆子,而被遗弃了的可怜小秧苗。
  本来心里就很憋屈了,如今被一个比自己小上很多的人骂残疾渣渣,这个人生,也真是十分悲催了。
  有小秧苗年轻气盛,已经气的青筋都从额角冒出来了。
  电视剧万岁!
  果然艺术来自生活!
  地球古法大好!
  激将法全能!
  江鸽子心里得意,下巴微微抬起,用鼻腔哼了一声继续道:“哼!小傻子们,你们记住,人这辈子有很多不能分享的东西,如金钱,如尊严,如骄傲……你们骄傲个什么劲儿?
  关山阿黎那个沙雕离家出走都懒的带你们!你们这群拿军制最低生活费的一群白痴!军票都没有一张!人家是看不起你们?给你们的合同是现金结吧?哼!你们以为派你们来参加这样的计划是抬举你们呢?他们只是不想养你们了,才把你们这群造粪机器,全部塞到我的麾下,真是……一群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炮灰……”
  毛尖先生忽然抬头,他声带撕裂的喊了声:“阁下!!”
  喊完,毛尖先生泪流满面。
  江鸽子被他吓了一跳,他向后蹦了一下,觉着丢脸了,就恼羞成怒的也吼了回去:“干啥!!”
  毛尖先生悲愤异常,他嘴唇颤抖,牙齿都在上下打颤的说到:“我……我们知道,我们什么都知道……可是,您跟他们不一样啊!他们……他们可以随便看不起我们……您跟他们不一样啊……”
  我们是您的小秧苗啊!
  过……过分了?
  江鸽子眨巴下眼睛,回头看看训练场角落,亲自蹲下用肩膀扛起下属,用拿着红酒书籍的那双手,一下一下托举着自己下属肮脏皮靴的皇子殿下……
  所以……电视剧,到底是加工过的艺术么?
  他看着面前,这些年纪也就是二十四五岁的小秧苗们……
  说老实话,如果没有自己在东岸的行为。
  这群人大概会光荣的从皇家军事高校拿最好的资历,证书到手就配发高级军官军衔,拿足够享乐人生的高薪……
  他们本应该是前途无量的!
  想到这里,江鸽子干咳嗽了一声,捏捏鼻子,有些不自在的盘膝坐了下来。
  坐好之后,他对面前的这些小秧苗摆摆手道:“知道羞耻是好事!那么……就坐下吧!”
  小秧苗们互相看看,又满腹悲愤的学着江鸽子的样子盘膝坐下了。
  盖因某人电视剧中毒,他们被打击的神魂飞散,此刻……别说军中血性了,其实连人类的尊严都感觉不到了吧?
  江鸽子看着他们,好半天他才说到:“其实……有杆子,没杆子,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吧!”
  毛尖先生低着的头颅迅速抬起,满眼惊愕的看向江鸽子。
  江鸽子一脸看不起的冷笑道:“杆子就该依附着杆子活么?没那根棍儿,你们还不做男人了?离开关山阿黎那根搅屎棍儿!你们的人生就走上绝路了么?想想开国帝籍道征战期间,我们杆子的先祖,是没有这些能力的……他们靠着真刀真枪,靠着血肉之躯拿了战功!是皇室欠我们的薪水,才有了十里人间的承诺……所以,抬起头,都看着我!我跟你们说,既然最早的杆子能靠着与帝承诺,发育出杆子的技能,你们又差了那一点呢?”
  我靠,小秧苗们,你们是先天的大德鲁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