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十里人间 > 第89章

第89章

作者:老草吃嫩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十里人间最新章节!


  细密的蚊虫群嗡嗡的从远处动物腐尸上飞下, 几颗长相奇异的藤蔓与花朵从地下猛的钻出, 大口吞咽……
  一群鬣狗颤抖的蜷缩在草堆,一动都不敢动的趴伏着。
  队伍前行百天, 气温42°, 污染情况随着推进越发明显。
  所有人都知道, 距离那个地方……越来越近了。
  而江鸽子,又在这段时间,于河道附近, 收取了六块荆棘平原的碎片。
  荒野, 草高, 人稀, 荒凉。
  戚刃在野地上,摆开一套小厨具, 正在用银质打了花纹的器具,为江鸽子煮常辉野茶, 捎带还烤了几块焦糖圈圈佐茶。
  江鸽子叼着一根香烟, 要吸不吸的站在大脚驱动车上, 举目远眺。
  身边是一条雨后形成的水坑, 是来自中州的环境专家穆贤哲先生, 正带着自己的科研小队,认真的收取水样,植物样本及土壤样本。
  毛尖先生带着幼芽小组成员, 背着花盆, 在四周巡逻, 偶尔他们会从草堆里惊出野猪全家,就哈哈笑着看着那一家大小没命狂奔。
  而远处……是如影随形的甲咼人,他们并不敢过来,就小心翼翼的被迫跟随,恩……现在他们是江鸽子从几个甲咼人部落里,强行绑架出来的“人质”了。
  从社会地位上来说,这些甲咼人算是各部落的头人。那次射杀坐骑事件之后,江鸽子带着自己的幼芽小组以不损伤性命的办法,与他们多有交手。
  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如今骨血里新出来的一股子生性,很是喜欢用粗鲁的方式解决问题。
  那些天,仿佛一辈子的架都被他打干净了,每天早上,用过早餐,他就呼啦啦的带着一群小苗儿开着大脚车出去,四处寻找着甲咼人的部落。
  不管有无冲突,先打一顿再说。
  他倒是想怀柔,问题是那些甲咼人也是能沟通的?
  江鸽子拒绝了探险队参谋团建议的方法,什么逐渐接触慢慢引导。
  那是对摄像机说的话吧!
  还引导?先打服了再说吧,这也是……为甲咼人好。
  随着脚下这块土地被分食,即便是保有了甲咼人的土地及生存权利,一群只懂得初级物竞天择办法的甲咼人,他们的后果都不会好。
  没看,作为少数族群的高克人,他们现在都没挣扎出来呢。难道最早的时候,高克人没有祖居之地么?
  双方几次交手,江鸽子带着幼芽小组,以完全碾压的办法,将可怜的甲咼人揍了个狼狈不堪。
  其实,这已经是不公平的战争了。
  最起先,那些甲咼人还是打了鸡血一般的主动出击,他们想占据上风,最好把这些外来者撵出去……然而随着江鸽子他们拿着现代武器,一阵子弹,手雷,催眠弹的一通乱砸。
  说来悲哀,这场战斗打的十分悲伤,赢的心情不好,江鸽子尤其不好。
  而……输了的更是感觉被世界完全抛弃,天崩地裂了。
  每次战斗结束,江鸽子都要把战俘拖到别人看不到的角落一顿狠揍,再把人放回去。
  再然后,甲咼人不来了,江鸽子却不干了,每天不分白天黑夜的乱折腾,害的他级都刷不成了。
  凭什么啊?所以他带着幼芽小组,每天冲到人家部落里,抓住部落头人一顿狠揍。
  揍来揍去的,甲咼人到底是被他打服了,又感觉到这位伟大的战神其实也没啥恶意,就是冲进来,找大个子的一顿殴打。
  那段时间,甲咼部落里的大个子,听到发动机的声音就会索索发抖。
  每天来揍人这可吃不消呢!
  就这样,相当戏剧化的事情就发生了。
  在一个气温还算适宜的清晨,甲咼人送来了大批的健壮健康,在他们看来相当漂亮的女性甲咼人,作为供品奉献给江鸽子。
  这群愚蠢的原始人啊!
  人自然是不能收的。
  然而,好不容易表达了拒绝的意思后,那些甲咼人的举动,却迫使江鸽子决定要提前干涉他们的命运了。
  谁也没想到,那些甲咼人在距离车队一里的地方,斩杀了那些供品。
  那就是一群没有反抗能力的女人,最小的……也不过是十来岁的样子。
  原始……有时候代表的,是文明社会无法想象的残忍。
  第二天,他们又送来新的一批……
  丹娘说,甲咼人是世上最粗鲁,最野蛮的民族,他们嗜血无常,为了保存族内的战斗能力,甲咼人的淘汰制度是相当残忍,病弱的抛弃,年老的抛弃,他们的规矩就是这样的,他们如今把江鸽子看作是战神,神厌弃的供品,是不能生存下来的。
  江鸽子并不全信丹娘具有仇恨色彩的论调,把甲咼人封到禁地,阻止他们与外界沟通,阻碍他们发展的战巫就不残忍么?
  他们这些外来的,强行干涉甲咼人生活节奏的现代人不残忍么?
  历史是过去式,不能用同情心及偏见去评价它。
  所以,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江鸽子到底自己想出一个相当粗鲁的办法,他带人冲到甲咼人的部落,将各部落头人抓出来,开始对他们进行粗鲁的基础教育……
  江鸽子相当清楚,包括连燕子在内,他们骨子里都不会认同,甲咼人是属于跟他们同等的智慧人类。
  歧视,从最开始就存在。
  只是大家不承认罢了。
  两千年,甲咼人蜷缩在可怜的土地上自给自足,残忍的内部淘汰机制,为了躲避魔魇,为了可怜巴巴并没多大的狩猎区的居住权,他们每天也在内部争来争去,打来打去的。
  两千年了,没了战巫部落,他们自动分裂,散沙般的甲咼人部落人数总和还不足六万余,并且,这些甲咼人平均寿命并不高。
  最可怜的是,那些甲咼人完全不知道,他们马上要被迫接受一部他们都不懂的法律约束了。
  这些甲咼人拥有着足够的斯巴达克人的凶性,当他们与未来迁居北燕的那些普通人接触,冲突是早晚要发生的。
  江鸽子不相信一切强权之下的“仁义”。
  所以,他就安静的做了一些,在所有人看来都十分“任性”的事情。
  而他的这种任性,竟然被最高指挥默许了。
  “江都督,他们还有一个小时时间,就可以结束所有的工作了。”
  穆先生收起银色的样品箱,捶着有些酸软的后背提醒江鸽子。
  江鸽子对科技工作者有着足够的尊重,并且这批从中州以及国外申请来的科研队成员,尤其讨他欢喜。
  人执着,就真的可爱了。
  护卫他们出来完成取样工作这段时间,江鸽子跟着也是学了不少植物及地质知识的。
  像是磐能矿物学,一门他看来玄妙又神奇的学科。
  当游戏碎片与盖尔地质接触,就能生成奇妙的能源?
  这是个神话世界吧?
  有趣的是,这些可爱人完全用科学的解释,帮着游戏与世界连接相容了。
  他们唠叨了一路,用完整的,江鸽子完全听不懂的科学数据,证明了磐能的生成原因。
  咋办呢?还是不要戳穿了,不然人家白写了。
  听到穆先生喊自己,江鸽子从车上蹦下,一歪嘴正要吐出烟头,立刻就看到科研组成员,全体警觉并不赞同的盯着自己。
  他吸吸鼻子,讪讪的笑笑,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个小铁盒,把烟头放进去……
  这样,那些人才面露微笑,有两位先生还冲他鼓励的拍拍手,把他看做是小孩子一般,弄的他好不尴尬。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脸招呼到:“毛尖!”
  毛尖闻言,举着自己的小花盆笑着跑过来问:“先生?”
  江鸽子看看腕表,又指指远处,比了个一。
  毛尖立刻心领神会,带着两个人,开着大脚驱动车就出去了。
  穆先生还在身后高喊着嘱咐着:“先生们!只能射杀少量的沛梧野牛……最多三只!不要破坏族群平衡……最好一公两母……”
  大脚车滑行了一个踉跄,又向着远处开去。
  穆先生一脸圣光的看着毛尖先生消失,这才扭脸满面欣慰的对江鸽子夸奖到:“您教的很好。”
  江鸽子木然的点头。
  穆先生夸奖完,这才认真的从身边的车上,取下自己的背包,亲手扛着一个小黑板的,向着那群甲咼人走去。
  江鸽子慢吞吞的跟在他身后,好半天他才慢吞吞的问到:“先……生?”
  “恩??”
  “为什么只能打野牛?”
  “野牛啊,它们比较好保护吧,跟普通的牛群没有生殖隔离,对了,野猪也可以,你们可以打一些野猪,至于别的,就……先忍耐一下吧,就是允许狩猎,也要等到我们研究完……”
  说到这里,他如孩子一般,两眼放光的看着四周说到:“伟大的玮屏山脉,这是战巫为我们保护的福地啊……”
  江鸽子闻言,却冷笑的看向一边。
  福地?
  有能源的地方,从来就不是福地。
  沿着元平河越来越浓郁的磐磁琻告诉所有人,这块地方它注定不得安生了。
  几条绿色的藤蔓在前面缓缓开路,他们双足立地之地,皆是安全的枝叶铺地,如行绿色的通道。
  江鸽子是有些不明白生殖隔离这样的事情了,不过,看到这样执着单纯的人,他倒也是充满了敬佩之意,所以,走了一段后,他又说:“他们说,先生有个环境问题实验室?”
  “对,就在中州自然博物馆,您想看看么?我们马上要启动沛梧平原相关的一系列研究……”
  “哦……就不看了,不过,我可以为你们提供赞助金,恩……每年大概可以拿出一万贯。”
  他话音刚落,穆先生脚步停顿,他眼里闪过一些异样的色彩,上下打量江鸽子。
  好半天儿,他笑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认真与他解释到:“江都督,我的那些研究,并没有丰厚的专利回报,只是一般的国家项目,您……虽然我是很需要这笔钱的,可是……”
  江鸽子闻言,倒是挺无所谓的笑着说:“没事儿,我有钱,恩……也没想回报什么。”
  穆先生表情顿时羞涩,有些不好意思的与江鸽子协商:“其实,那……那我可以为您申请帝国生态保护贡献奖,那个……那个对名望还是不错的……指挥官好像也有这个奖,其实,也不是没好处!真的,那些老派的贵族靠着这个能避税……您……”
  “哧……不用了!”
  江鸽子闻言失笑,他看向这位认真先生说:“什么奖都不需要,您忘了,我是个艺术家……还是有些名望的,我也享受国家对艺术家的优惠税率政策。”
  “对,对呀!我忘记了!你们要比我们日子好过……抱歉……”
  他们聊着,聊着,就走到了那群甲咼人面前。
  低矮的灌木丛旁边,坐着站着三十来个,充满“野性”气味的甲咼人。
  这些人大热天穿皮袄,耳朵上佩戴着雄鹰羽毛,露着毛胸,身材健壮高大,眼神凶性,露着最原始的对动物的恐吓态度。
  简称,无用的炸毛。
  当江鸽子他们走进,这群本来在低声交谈的甲咼人顿时安静下来,都是满面屈辱并且畏惧的看着江鸽子。
  至于多天来对他们耐心教导的穆先生,甲咼人的眼里是没有他的。
  经历了无数次脸被按在地下摩擦,江鸽子已经成为这群甲咼人,深夜都能被吓醒无数次的噩梦。
  这些甲咼人,曾是部落里最坚定坚强,可以一敌百的强大勇士,后来他们成为部落长。
  现在,他们被人从部落里强行带离,毫无反抗能力的被迁离族群,被迫徒步跟随,每天被屈辱着奴役,接受一些他们都不明白是什么的,那些文字玩意儿……
  甲咼人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图腾,已经发展出了自己的一点基础文字。
  他们有部落祭祀文化,音乐文化,并认为,自己是神鹰的孩子。
  出于对飞翔的向往,因不可及,他们最勇猛的勇士,身上都要佩戴羽毛。
  就是因为这个习惯,江鸽子觉着他们跟印第安人近似……其实,他们遇到了自己,算作他们人生最大的幸运吧,因为自己恰好是唯一可以影响到俞东池这个人的干预者。
  即便有人权保护法。
  穆先生将组合黑板在泥土上扎下,拿起挂在胸前的眼镜带好,拿起白色的讲解笔,认真的对这些野蛮高大的甲咼人,讲解中州文字的古老字根。
  恩,这是一件令人头疼的扫盲工作。
  可是生而为人,总要沟通理解吧。
  办法是江鸽子想的,并得到了整个科研小队的支持。
  从来没有被规矩的约束过的甲咼人自然不服这个瘦鸡,虽然他有两片令人艳羡的眼睛宝石,然而他们也不嫉妒。
  这些甲咼人用原始的方式或躺,或坐的反抗着,反正就是拒绝看那个可怕的小黑板。
  一看就浑身骨头疼。
  这种无谓的反抗,也不过几秒时间,随着江鸽子背手肃然的一声咳嗽,甲咼人顿时机灵的乖乖坐起,按照新的规矩,从低到高的盘腿坐好,还从黑漆漆的皮毛袄子里,掏出皱巴巴的小本子,小铅笔,别扭的抓着,捏着,开始认真学习。
  没错,就得认真。
  不然就得骨头疼。
  板子后面的那个恶魔,他是会……考验的,考验不过关,被强行殴打什么的,也实在是太屈辱了……
  噩梦啊!!!!
  一个小时后,毛尖先生拉着三只健硕的野牛回到野地小教室,他用脚从车上踹下两只依旧冒着热血的野牛……
  小课堂顿时秩序混乱起来。
  对于不食用生食的江鸽子他们来说,野牛的鲜血有着浓郁的血腥气,令人恶心。
  然而,对于这些甲咼人来说,那些鲜血却是最美的滋味。
  他们迷信一切血液里带着的神秘力量。
  十几天来,这些被没收利器的甲咼人,早就知道这是战神圈养他们的食物,他们默认这个规则,早上跟随科研队出来之后,又一直没有吃到食物,现在早就饿的扛不住了。
  穆先生喊了几句,眼睛求救的看向江鸽子,然而江鸽子却嘴角微勾的看着身边的草地。
  老先生也是的,就没完没了,正常课堂四十五分钟,他能叨逼叨一个小时……
  差不多得了。
  江鸽子不管,穆先生只能叹息,收起小黑板,满脸同情的看向那些甲咼人,极其无奈的摆摆手。
  任何时候下课都是一种解脱吧,甲咼人兴奋的呐喊,就像打了一场胜仗般的对着天空举拳,还撕心裂肺的喊了几声。
  随着一声咳嗽,他们小心翼翼的看看江鸽子的脸色,更加小心翼翼的收起破本子破铅笔,这才从腰上解下唯一剩下的小铜刀,冲着那两只野牛就奔去了。
  阳光下,他们用人类的嘴巴吸允鲜血,还一脸美妙至极的表情。
  江鸽子站在穆先生旁边,眼神平静,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平原上的落日终于降下,大地洒金。
  密集的苍蝇扑在动物的白骨上,几只鬣狗蜷缩在草丛犹豫的窥视。
  大脚车开的缓慢,戚刃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看着走动缓慢,抬着各种研究器材的可怜甲咼人。
  他终于忍耐不足,好奇的问江鸽子。
  “先生?”
  “恩?”
  “为什么要用甲咼人背那些器材,我们可以更加快速啊?”
  每天的来回行程,最少要浪费四个小时。
  戚刃是个合格的侍从官,然而在江鸽子周围的群体里,他的智力真的就属于最低一层。
  每天早上,江鸽子把跟随船队的那些甲咼人踹醒,强迫他们背上各种器材,还有自己的生活用品,来回跋涉几十里的背着那些沉重玩意儿跟着科研队到处奔走。
  每天活动完,他会发给他们几张票面寒酸的纸钞。
  就连毛尖先生看过一次都刹那间就明白了江鸽子的用意。
  可探险队大部分队员却认为,这位江都督人品恶劣,他在戏弄那些甲咼人,把人家当成玩具。
  如此,江鸽子最近的名声,还真的有些不好了。
  听到戚刃这样问,江鸽子却懒得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扭脸看着远处的落日余晖说到:“那些……甲咼人。”
  “恩?”
  “如果我们不干涉他们的生活,他们大概已经发展到青铜时代了。”
  “什么?”
  “没有什么……”
  雄鹰从落日中穿行,发出自由的愉悦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