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十里人间 > 第98章

第98章

作者:老草吃嫩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十里人间最新章节!


  连燕子徘徊在江鸽子的城堡车门口,心理上有些不舒服, 因为鸽子交代完事情之后, 他把俞东池那家伙喊到房间, 单独会见已经整整两个小时。
  他们没有去银杏林的藤屋, 而是回到了私密性更加好的城堡车内。
  按照往常的惯例, 这个待遇应该是他的。
  但是现在这个福利, 被那个该死的无声无息的抢走了?
  “先生, 您是不是要来点热茶?”
  戚刃小心翼翼的与面色不善的连燕子交流。
  连燕子却看看腕表之后拒绝了,他说:“不!他们进去多久了?”
  戚刃看看他的腕表,再看看连燕子那张故作平静的脸, 他什么都没有说, 也不想再回答这个问题了。
  即便他是一个末流的小侍从, 也是有侍从官的尊严的。
  连燕子嘴巴微张, 拍拍自己的脑子抱歉到:“哦!哦!抱歉,我刚问过,是啊……问过了~那么好吧!请给我一杯茶……”
  戚刃点点头,脸上表情无奈的离开了。
  而连燕子却心神不宁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心情又进入了无限的计算当中去。
  他敏感的察觉到, 鸽子一定遇到了相当困难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大到一贯笃定淡然的他都解决不了了。
  所以,他在一身泥泞,跟穆先生他们交流的时候, 才会魂不守舍, 一直在打量俞东池……不, 有时候他也会将目光放置在那些皇储身上。
  别问他怎么发现的,反正敏感的他就是察觉到了。
  脑内数据线索不足以给连燕子提供答案,他就难免有些思维错乱,慌张的就像个孩子一样,想趴在门上偷听,又因为从小的教养而强行按耐住了这个念头。
  江鸽子房间内,俞东池的福利其实也没有连燕子想象的那么好,他的情况甚至可以用糟糕来形容了。
  此刻,他坐在房间的地毯上,脸上迅速变幻七扭八歪的表情代表着,他被迫在接受着一些他并不想要的记忆。
  而江鸽子,他正靠着窗户神色不明的看着窗外。
  那位,在消失之前,委托给江鸽子一个东西,一颗不足巴掌大的水晶球。
  他说是盖尔的本源力量,希望江鸽子给他找个继承人。
  而两个小时前,江鸽子把俞东池喊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主动将这玩意丢到俞东池怀里。
  俞东池还挺高兴的,他接住那颗巴掌大的水晶球,笑着的问他:“这是什么?”
  礼物么?
  江鸽子艰难的脱去自己手上满是泥巴的半指手套,一边拽一边回答:“那是……你祖先留下来的遗产,他指定我作为转交人,我想了半天……恩~我就跟你熟,就便宜你了。”
  他说完,脱衣进浴室洗漱。
  俞东池仔细想着江鸽子这句话,说老实话,他想了半天也没明白,鸽子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过,追求这么久了,鸽子还是第一次送他东西,他还是很高兴的。
  他看着那颗里面尽是白雾的水晶球,先是好奇的晃动它,接着发现……他的身体开始失控,无法说话,也无法求救了……
  一切都超出他的想象……他双目撑的都要暴突出去,还举着那颗水晶球,缓缓的,缓缓的将它放到自己双眼之间。
  那一幕真的是很可怕的。
  因为俞东池的神识一下子脱离了躯体,他在高空看到自己举着那颗球,亲手将它从眉心……塞进了大脑。
  塞进了大脑!!!!!
  耳边忽然有人轻笑了一声:“呵~他果然选择了你!就~跟我来吧……”
  俞东池闻声看去,却看到了自己……
  等到江鸽子从浴室里出来,俞东池已经坐在地毯上,进入深度冥想当中。
  看着这张表情痛苦的脸,江鸽子来到窗边,打开抽屉取出香烟,推开窗户慢慢吸了起来……
  俞东池,他不知道是害了他,还是成就了他……
  可是,不交给俞东池,要交给谁呢?
  李耀么?
  或者李琼司那种人?
  两个小时之后,俞东池终于有了动静,他先是微微发出一声叹息,接着缓慢的像是初生的婴孩一般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开始仔细打量起它来。
  等到脑内的神经与手部神经链接通畅,
  他开始细细抚摸自己的头颅,接着脖子,躯体……最后他慢慢的找到了身体的每个部位,试图舒展开已经麻木的腿……
  大腿血液不畅,针扎一样的感觉徐徐传来,他低哼了一声,声音里透露出一种奇异的愉悦。
  江鸽子抿了烟头,看看面前积满了烟屁股的烟灰缸,难得说软话的问了一句:“你……还好么?”
  俞东池低着头,好半天他才伸出手拨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用一种特别寒凉,没有人类情感,江鸽子曾经听过的一种熟悉的语调说到:“不好!”
  这声音充满威压,威严的令人喘不上气来。
  调子像古装剧王台上的王者,像个没有情感的孤家寡人,却绝不像那个柔软,敏感而又多情的俞东池。
  江鸽子本来准备迈出去的脚,顿时僵住了,他有些迟疑的问到:“你是?”
  俞东池扶着身后的墙壁,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眼神陌生的看着江鸽子,仔细观察半天之后,才用困惑的语调问:“你~是谁?让我……想想,时间太久了,我的记忆……有些老化……你是?”
  江鸽子神色冷厉,立刻想起了一种他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于是又问:“你……是?”
  俞东池用手掐了一下不听话的大腿,身体剧痛,可他的表情却莫名的带着一丝痛快,他不断调整着脸部的肌肉,最后终于找到了笑的方式,于是先拉起脸颊的肌肉,然后一步一步将表情扩散,努力操控着肌肉说到:“我是……是啊……我是谁呢?时间太久,我~想想到底有多少年了?”
  他半蹲着僵持在那里,脑袋看着天花板,开始思考……好半天也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
  最后他刻板笑看着江鸽子,语气依旧没有调整好,带着僵硬的语调问:“可以提醒……不!提示一下吗?时间实在太久了,我有点……搞不清楚我在那里了?我们~认识?”
  江鸽子嘴唇颤抖了一下,慢慢伸出脚,走到俞东池面前,他拉起他的胳膊,将他半拥在自己怀里。
  这人浑身的肌肉都在发着抖,是冷么?
  他将他扶到了自己床上,还好心的给他盖被子,并倒了一杯水。
  然而,这杯水还没有递到俞东池的面前,那人却躺在床上咯咯的笑了起来。
  “嘿嘿!吓~吓到了,还是做了坏事,内疚了……你~在担心我!”
  江鸽子把一杯水泼到了他的脸上,回手把杯子丢进了垃圾桶说:“滚!”
  俞东池躺着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越来越大,像个疯子一般。
  江鸽子笔直的站立着,心里腹诽这家伙就像他的祖先一样,都是~神经病!
  俞东池笑了一会,他伸出手抹了一把脸,用以前绝对不会有的语气,带着笑意指责到:“拜托,只是骗了您一次,您就受不了了,可是您把我拽入深坑,随意改变我的命运……知道~我在那边流浪了多久么?”
  江鸽子看着他的脸,冷淡的表情终于微变,他犹豫了一下,语气带了一丝丝他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抱歉语调说到:“我……我很抱歉。”
  俞东池安静了下来,发了好一会呆他才无奈的苦笑起来:“呵~您抱歉做什么呢?您不过是被强行拉进来的……外星人?”
  说到这里,他好奇的扭脸去打量江鸽子,就像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一样,他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观察了很久,最后终于叹息了一声说到:“他的眼光没错,地球生命果然是好看的,尤其是您现在这个样子,这次,您又加了多少点在智慧上……”
  江鸽子没有说话,却拉过椅子,慢慢的坐在上面,反复的打量俞东池。
  静默许久之后,他问:“你看到了。”
  俞东池用鼻子哼了一声道:“恩,看到了!还有……您……你以前的样子也看到了。”
  不但看到了,他还去了,他就像个地球人一样在这个人曾经的命运当中,活了很多年。
  他带着学习的任务去了很多界面,参与了很多命运……不过,江鸽子之前的命运,是最被他在意过的,并且参与的最深的一段命运线。
  他终于想明白,这人为什么一直拒绝自己了。
  他压根就没有融入新的生命,也拒绝新的命运。
  所以,他总是徘徊在外。
  江鸽子打开烟盒的手停顿了下来,又缓缓取出一支香烟点燃,喷出一口烟之后问他:“然后呢?”
  俞东池托着身下的床铺,一脸水的坐起来,靠在床头,用一种懒洋洋的语调说到:“喂!我说~你可欠我个大人情。”
  江鸽子一愣,漆黑的眼仁看向俞东池。
  俞东池却拉起他的被子,擦了一下自己满是水的面颊后说:“我去了地球,还……去了你家……”
  燃烧的烟头终于掉在了地上,江鸽子几步上前,一把揪住俞东池的衣领,手部有些颤抖着厉声问到:“你说什么?!”
  俞东池一伸手,轻轻握住他的手说:“那家伙残忍的要命!你知道么,我去了你家……却是以你亲哥哥的身份……嘿嘿!你说残忍不残忍?”
  江鸽子表情一僵,抬眼看向满面苦笑的俞东池,他有些不明白的啊了一声。
  而俞东池却苦笑着说:“你知道的,那家伙可以将时间分割,可以把我放在任何一个时间点……我去了……咱家胖老头儿,还有咱老太太都挺好的,那时候我没有记忆,只是以你哥~的身份跟你一起成长的……嘿!我们一起工作,后来……你出了意外……”
  说到这里,他语气停顿了一下,眼睛看向江鸽子时,眼神夹杂了很多新的东西。
  而此时的他,心情又是安慰,又是矛盾。
  他想伸出手摸摸江鸽子,可是看到江鸽子那双狠叨叨的眼神,便讪讪的收回手说:“你没了!家里很伤心……不过……人的承压能力总是很强的,时间久了……多大的伤心也会随着时间淡去,你安心,他们最后都好好的走了……我给打发的,在城关那边买的最好的墓地,得……三十多万呢,我可还了十多年的贷款……呃,地球真是太拥挤了!”
  说到这里,他肩膀微微放松下来,就像个卡奴终于还清卡帐一般轻松下来。
  江鸽子浑身颤抖,像个小傻子一般的看着俞东池,听他用老家特有的语气说起自己家的胖老头儿,他的整个神经都崩溃了。
  眼泪不知不觉的从他眼里掉了出来,他想拉住俞东池问最少一万个问题,然而……看着俞东池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他一个字都问不出来。
  时间慢慢过去,到了最后……俞东池终于从江鸽子的床上爬起,就像个长兄一般的拥抱了江鸽子,还摸了两把江鸽子脑袋顶的呆毛说:
  “没事了,都挺好的!恩……明天,你就回老三巷吧!我的守门人!”
  江鸽子诧异的抬头看向俞东池,并奇怪的问他:“守门人?”
  俞东池的表情顿时微变,半天儿~他才微微呼出一口气,用无奈的语气说到:“所以,我是又被骗了?”
  江鸽子机械的重复着他的话:“骗~了?”
  俞东池伸出手,左右拍打着自己的面颊,致力于将自己的脑袋调整到正常的轨道,他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后才说:“那家伙说跟你有一份协议,说你答应成为我的守门人。”
  江鸽子眨巴下眼睛,好半天才冷笑说:“那个傻X!”
  他骂完,俞东池习惯的又去摸他的呆毛,并苦笑着安慰到:“说什么呢!总是被他骗的我们才是傻X吧!怎么学会骂人了?给老太太听到,又要拿扫帚疙瘩削……”
  说到这里,他呆住了。
  江鸽子也呆住了。
  好半天,江鸽子才磕磕巴巴的问他:“老太太削我?”
  你到底是给谁当了哥?老太太从来不消他,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碰他!
  俞东池听到他这样问,表情忽然诡异起来,他有些神色飘忽的看着屋外,显然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可惜,江鸽子不准备放过他,就一伸手抓住他衣领又要晃悠。
  俞东池哭笑不得,只能抓住他的手说:“别晃!别晃~小二……那啥……”他看着江鸽子的表情,咽了一口口水道:“就是……那啥,那不是先有的我么!然后……然后你是计划外的孩子,那啥,家里因为你交了不少罚款,胖老头的工作也没了,然后……你还特别淘气……你……你懂吧?”
  江鸽子麻木的站了起来,他看看四周,忽然拿起一只空杯子对着俞东池就砸了过去。
  俞东池迅速的接过去。
  又是一只水壶……又是一个托盘……
  妈蛋,老子的独生子女待遇呢?
  鸽子屋里乒乓一顿作响,坐在屋外的连燕子终于忍耐不住了,他猛的推门进屋,迎面就飞来一只枕头。
  凭着连燕子灵巧的身手,他竟没有躲过这个攻击,被一枕头怼的仰面摔倒。
  江鸽子反手摔上房门,躺在地上的连燕子满脸的生无可恋。
  戚刃端着托盘,干巴巴的问:“您……您需要一杯热茶么?”
  江鸽子与俞东池无声的战斗了很久……那之后~江鸽子才发现,凭着他以前的身手俞东池根本不是对手。
  然而现在的俞东池,对付他绰绰有余。
  这是继承了那家伙的本源力量?
  他到底继承了多少?
  俞东池相当忍耐的包容着江鸽子的怒气,一直到江鸽子不再发怒,他才讪讪的说了一句:“鸽子,不是我主动要去的。”
  是你把我送入这个深渊,让我不断的在命运里徘徊……
  江鸽子脸上一僵,木然的坐下。
  所以这是报应?
  俞东池看他一时半会无法接受,最后只能走过去,先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摸着他的脑袋说:“无论如何,最后老头老太太都走的很安详,说~到了那边,好跟你道个歉,说以前对你太严厉了,我说不用了……。”
  眼泪缓缓的从江鸽子眼窝流淌下来,从到了盖尔他就没有这样哭过。
  俞东池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部安慰着,一边安慰一边踩着自己说到:“你觉着委屈?我还委屈呢,你想啊……为了这个破地方,我一次一次的变成细胞,变成别人活在陌生的世界,按照地球的话来说,上辈子我是缺了什么大德,才变成他的后人……你不知道,有一次,我成了其它地方,十五个外星崽子的妈……也不能说妈,啧~整个位面,就地球盖尔生命相似,别的地方不是这样延续的……你说我冤不冤?”
  江鸽子闻言,不知道想起什么,胸腔一鼓他想笑,又硬生生的憋住了。
  他们就这样静默的呆着,一直呆到门口小心翼翼的传来连燕子的敲门声:“鸽鸽……子?”
  俞东池叹息了一下,放开江鸽子道:“地球老话,不经灾祸~不知福分,咱们那……哎!认倒霉吧!”
  他大力的叹息了一声,江鸽子到底没忍住的笑出了声。
  默默擦了一把心里的冷汗,看着祖宗总算有了些笑模样,俞东池松了一口气。
  他声音和软的说到:“那个……守门人的活儿,还做么?小二?哥给你钱儿……”
  江鸽子嘴巴瞥了一下,他看着俞东池,一时间也搞不清,自己到底跟俞东池在他地球的那辈子,感情到底有多好。
  不过,老头儿老太太,老有所养,他这辈子最大的心结便真的没了。
  他现在就是搞不懂,那个守门人到底是干嘛的?
  就问俞东池:“守门人到底什么意思?”
  俞东池闻言,无奈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说到:“那傻X不能控制地球能量,所以你那个游戏界面,只有你能拉人进去,按照他的想法就是培养一股新生力量,抵御游戏碎片对盖尔伤害,所以……”
  他摊摊手,满面的尴尬及难以理解。
  “咱这是缺了什么德了?”
  江鸽子无奈的呼出一口气,轻声道:“谁知道呢!”
  门外又想起连燕子小心翼翼的敲门声,江鸽子看看俞东池,转身走到门口拉开房门。
  连燕子一个踉跄进了门。
  江鸽子看看屋里这两位盖尔人,最后无奈的指指门口道:“都先出去吧,我累了。”
  俞东池笑着点头,他看看乱糟糟的室内,抬脸对门口一脸惊愕表情的戚刃吩咐:“你……那谁,你进来给你家……”
  时间太久,他是真的忘记了很多事儿以及很多人。
  他想不起戚刃是谁,甚至连燕子是谁,他都要仔细在脑袋的旮旯里扫一扫,才能想起这家伙到底是哪个?
  真的,他经历了太多段的生命,学了太多的东西,看了无数的世界。
  比起那些昂长的生命时间线,在盖尔作为俞东池的这一段三十多年的爱恨,真的是太过于渺小了。
  甚至到了现在,他对江鸽子的情感也掺杂了更多的家人的爱,他是不由自主的心疼他。
  鸽子没了的那些年,他没少给他烧纸,每一代的新电脑,手机他都眼巴巴的买了,上市没多久就烧给他。
  戚刃惊讶的看着他们的殿下,管自己叫那个谁?最后他还的很不尊重的用手指在屋子里扒拉了两下,似乎有些生气的吩咐道:“赶紧收拾~收拾!看这里乱的!这一天天的……真是……麻烦死了!”
  江鸽子双手抱在胸前,冲他冷冷的哼了一声。
  俞东池行为极其粗鲁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到:“嗨!我这不是说你,我是……哎,随便吧,我去睡一觉,我也累!你也休息吧……”
  说完他转身出门,一伸手用胳膊挎住连燕子的脖子,强行把他带离这个房间,嘴巴里抱怨道:“几点了?你不睡了……”
  连燕子双手迅速打着术式,可惜毫无效用,于是他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他们一起来到营地院里,俞东池左右看看,最后无奈的骂了一句:“妈蛋!老子睡哪儿?忘了!”
  他低头看看连燕子,问他:“小声点,我屋跟……啊对!请问,我该在那屋就寝……呃,也不对,简而言之……所以,我的房间在哪儿?你知道的对吧?”
  连燕子眼睛睁的很大很大,他上下打量俞东池,最后十分确定的询问他:“你是谁?”
  这绝对不是李爱。
  俞东池眨巴下眼睛,无奈的用手捏捏鼻子,然后他的脸上挂出十分阴险的笑容回答到:“嘿嘿!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