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十里人间 > 第102章

第102章

作者:老草吃嫩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十里人间最新章节!


  一张正面印着老戏台, 反面印着女儿国王城一角,价值一百文的入城通票塞进了自动检票机。
  随着滴一声脆响,一位女性带着机械的声音平板的叙述到:“您好!欢迎您到常辉郡!本通票涵盖卫生税,绿化费, 个人意外保险费,城中免费饮水及六个小时的古城浏览费……”
  江鸽子混在人群, 有些哭笑不得, 他站在那儿听机器唠叨了近三分钟, 直到听完游客须知, 随着最后一声祝您旅途愉快, 对面的人行闸门才咔哒一声打开。
  他又随着自由行的一群游客,呼啦一下的向城里涌去。
  天气炎热, 身边人山人海,八月中旬江鸽子历经千辛万苦, 总算是回家了。
  下艇之后他在飞艇站免费看了一场本地歌舞表演。
  欢迎秀还是那个味道。
  有足足两百多个佩银装扮, 身上少说也挂了八八六十四个银铃铛的俊俏姑娘,带着精巧华美的银步摇, 在一群帅气潇洒小伙子的手鼓伴奏下踏歌起舞。
  嘿!那真是扑面而来的一股子浓郁异样情怀, 外加声势浩大, 锣鼓喧天,鞭炮?这个倒是没有的。
  游客很高兴, 大多还跟着进去玩了一圈儿, 然而看完表演之后没多久, 江鸽子也傻了!
  他不能好好回家了!
  他拿不出本地内城居民的身份证明, 就只能买门票回家。
  咋办,掏钱呗!
  虽他只买了最便宜的低档票,可那也是一百文的自由行入城费。
  什么时候?常辉郡也这样体面值钱了?
  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段老太太,她举着胖乎乎的手指说:“鸽子!知道么?油条涨了三文钱儿……”
  那一刹,江鸽子心里真是各种滋味齐齐涌上心头,他想大概许?老太太再也不会为油条涨价这样的事儿发愁了吧。
  他通票里有个款项就是,打扰原住居民费。只要是本城居民,按人头算是家家月底都能分到钱儿的。
  不知道是谁加上的这一条?如果不劳动,不努力就能拿到钱儿,老三巷还是老三巷么?
  为后代着想,这个款项必须废除!
  江鸽子是一个人回老三巷的,不管是连燕子也好,戚刃也好,幼芽小队还有侍卫团,包括他的厨师长都有属于自己的事儿要处理一下。
  尤其是连燕子,他是自由了,没人敢管他。
  可是追随他的小巫们却牵扯过大,需要他亲自带着去金宫,处理完琐碎再把小巫们都带出来。
  一位巫要养活一个家庭,哼!这事儿不好说,反正就是个大工程。
  下了飞艇,人家周松淳是有人接的,人不入城,被车接了去一幕山庄。
  虽他一再邀请江鸽子,可江鸽子却归心似箭,很任性的扛个包就回老三巷了。
  这都到家了,住旁人家算什么事儿!
  88年年尾离开,89年八月中旬到家,其中年份跨越两年,时间整九个月的功夫,这常辉郡便翻天覆地,完全变了个样子。
  江鸽子站在接待大厅,整个人都傻了。
  这地方,可真大真气派啊!
  接待大厅的整体构造,就是地下王城一座宫室的复原,支柱,穹顶,墙壁,这些统统都是从地下王城复原到地面来的。
  是完全由本地石材,一比一雕刻雕琢而成,真是十足十的有气魄!
  并且扩大了最少十倍的接待大厅,到处都是常辉郡的大幅宣传照片。
  老三巷带银步摇的姑娘,坐在老院门口聊天的街坊,堆成小山的老三巷点心,大包子,面塑……瓶装的源头水,地下王城,梨花馆,南城酒吧一条街,添了三分碧绿色的常青山,常青山上古朴精致的高贵山庄,会馆,马场……元宝河源头的清池,最可怕的是,还有他的树儿子?
  十里绿荫遮盖下的老三巷,老戏台,状元牌坊……还有最令他羞涩又尴尬的唯女王大床……
  这些元素被精致的组合起来,终集成一个完整的九州艺术之都,常辉郡!
  拒绝了入口处的各色环保游览车,站在水泥浇铸成圆木式样的楼梯上,江鸽子抬脸四处打量着,恩!家倒是那个家没错了,只是这一切的一切都那么新鲜而陌生。
  新鲜是,这边的景观他喜欢又欣慰。
  陌生是,在入口揽客的导游是外地的,开游览车的司机是外地的,来往的游客自然也是外地的……如今竟还有金发绿眼儿的其他大陆人,咱这地儿?名声已经这样大了么?
  接待大厅外,是开阔的广场,广场上有鲜花,有喷泉,绕边儿的地方,还有各种文艺味道浓厚的艺术表演在举行着。
  是的!艺术!艺术!艺术!
  只一眼看去,就到处都是艺术……动态的艺术,静态的艺术,民间的艺术,世界的艺术……
  最经典的是,江鸽子看到了个奇异的东西,在广场一侧绿地边缘,水晶玻璃罩子下,那个巨大的木头雕刻作品,是他的《夕阳下的老三巷》。
  他先是小羞涩了一下,然而再一扭头,却看到自己在禁区刚雕刻好的那副《一念之间》,也已经被精致的水晶玻璃罩着,摆在了《夕阳下的老三巷》对面?
  他的两个作品前,有无数游客正摆着各种姿势在照相。甚至还有一些学生样子的人,正围着他的作品,手里拿着纸张在那儿写写画画,这是在做临摹?
  《夕阳下的老三巷》也好,《一念之间》也好,这不是他私人的财产么?
  老三巷这个他是托给黄伯伯管着?可一念呢?
  再说了,九州艺术家那么多,能代表常辉郡的东西也有很多,为什么偏偏是他的作品摆在了这儿?
  他祖宗个蹄儿的,没鬼才怪了!就像是故意摆在这儿给他看的一样!
  江鸽子不由得心情便不好起来。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以为把自己的作品摆在城市地标的位置,自己就能与他们达成某种谅解了?
  真是太搞笑了!这一路上的无形隔离,无所不在的监视,一个舱室能找出十多个监听器,都处处昭示了他与九州那群王八蛋!
  再不可能和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平相处了!
  这群人脸皮之厚,已经超越江鸽子的两球世界观,他们怎么能够做了那么多恶心事儿之后,翻身就能当这些事儿没发生呢?
  就凭自己这两个破木雕?
  可他又想,以后这常辉郡会成为“一郡两国”的地儿,等到了那时候……嘿!那群人可真是白费功夫了!
  再或者,等他们都添进了黑窟窿,就总得套点现吧?说不得,三常郡还真的就全部归了那条死鱼也说不定。
  至于本地民意,江鸽子却一点儿都不担心,一个外姓王管理了多少代的地方,被九州抛弃过的三常郡,这里的人对国家的依赖性很低的。
  俞东池怎么了?没有俞东池,能有现在的好日子?
  想到这里,江鸽子的心情就又轻快起来,颇有一种我啥都知道,还不能与人分享的微妙满足感。
  从周松淳告诉他,丹娘的过路费又恢复了原价开始,江鸽子就知道那家伙的网套是越弹越大了……
  江鸽子绕着广场四处溜达了一圈儿,他的好心情便几度增高……他所熟悉的常辉郡,已经古老而又精致起来,如地球华夏的那些古城,那些艺术之都,这儿一点都不逊色,甚至还要超越几分。
  他终于跟俞东池,将这座古城集大成了。
  这是九州艺术之都啊!真是~想想都带劲儿!
  带着好心情一路溜达着回家,远远的他便看到当初从茅厕里翻出的那三座状元牌坊,如今它们正威风凛凛的立老三巷门口。
  而牌坊两端,却是当初衙门送来的那些宣传邮箱,大概是老三巷如今又入驻了许多艺术家的缘故吧。
  邮箱左右两边儿,各有整整三排不说,长度都少说有两百米那么阔绰。
  他兴奋的小跑过去,可还没两步呢,就听到隔壁导游姑娘带着扩音器,异常骄傲的跟一大群外地游客脆生的介绍到:
  “各位游客请看这里,这三座牌坊就是常辉郡老三巷的入门标志,状元牌坊!传说一千年前……”
  江鸽子当下都惊了,不是五百年前么?
  “一千年前,有城中有乡绅集资在此地挖了一座莲池,建了一所书院,盖了一座文庙,砌了一个魁星塔,据本地郡志记载,书院建成之后五十年,常辉郡先后就出过五位状元,二十多位进士,四十多位举人,秀才更是无数……”
  哈?我咋不知道?我就造了一次假?妈蛋俞东池搞了多少假?
  退票!!
  “……后来便慢慢养成赫赫有名的常辉学派,以及常辉十四巷!我们常辉郡有乡间民谣是这样唱的,常辉美景看玉瓶,莲台座下十四行……随着时光流逝,过去十四条老街的盛景我们是看不到了,不过也算是大家幸运,我们还有原汁原味的千年老三巷,并且我们今天能品尝到,传承千年由源头水酿造而成的池瓮古酒,按照旅游衙门的规定,为了保护资源,每位游客可凭着证购买两瓶……”
  小导游一脸骄傲的介绍着,江鸽子却忽然想起了老何太太靠着这曲儿,她曾经赚了二十贯,介绍人还是自己。
  哎!真想打自己两巴掌,他还是格局太小,给老太太要少了钱儿。
  他笑着摇摇头,又小跑着进去,进老三巷还没几秒,他树儿子就开始抽风了,它把树枝摇的哗啦啦作响,然而却一片叶子都没掉下来。
  那股子来自头顶的各种欢喜,撒娇,喜极而泣的感觉真是……一阵一阵的往他心口撞!
  大白天的父子俩也不好亲热,江鸽子只能在心里安慰,然而没走两步,他便听到老戏台那边,一阵电子音乐冲天响起不说,入耳的却是:
  “……哦!!孟晓静还钱!还钱!!还有我们的最最宝贵的处男!处男!哦,那一夜我们告别了,少年!少年!噢……”
  江鸽子打了个踉跄,用手扶住了身边新砌的青黛白墙。
  他心灵碎裂,瞠目结舌的向前看去,却远远看到老戏台前,何明川他们摆的那个酒摊儿没有了,桌椅板凳都没了!
  现在有的是,一群陌生的青年弹着电子乐器,在他的老戏台上激情演唱着。
  老戏台下,老班主没有了,乘凉的老头老太太也没有了,胖乎乎的连翘也没有了……
  那里有着的,却是足足几百位神采飞扬的青年男女,正表情失衡,撕心裂肺的纷纷举着手指,兴奋的舞着双手玩666。
  江鸽子刹那之间就很后悔,以前他听到老班主唱的美了,就爱这样搞?
  那~那不是一只手拿烟,另外一只手不好拍巴掌么!
  可是这帮玩意儿是咋学会的?
  正思想间,老戏台的表演已经结束了,一位马尾青年,穿着一件文化衫子,一脑门汗珠,边喘着粗气边激动的喊:“大家好么!后面的朋友你们好么!!”
  我艹!这词儿恁熟悉咧?
  台下一阵喧闹,齐齐撕心裂肺的表白,好!!!
  台上的青年很满足,他语气依旧颤抖的说:“今天,是我们天音乐团来三巷民谣诞生的圣地,表演的第二天……”
  扶墙刚站稳的江鸽子顺着墙面便滑坐到了地下。
  艹?圣地?没听错吧?
  天音?这词儿略熟啊!难道~这个就是当年那三个兔崽子?最喜欢的,九州最火的乐队,天音乐团?
  可他们咋到这里来了呢?
  坐在那儿愣了半天儿,江鸽子终于跟个神经病一般的笑了起来,他一时间只能想到一个词儿,命运!你他妈的!可真它爹的能折腾啊!
  台上的英俊青年还在叨逼叨。
  “一年前,三巷民谣这种新的曲风席卷整个九州大地,并一路流传到了国外去!骄傲之余,不说传统上的铁琵琶曲目继承,只说三巷民谣。
  在没有这种曲风之前,我们这些在中州音乐圈里的人,就一直羡慕人家西大陆有乡土谣,南大陆有乡村谣,北大陆有民颂!可我们呢?音乐不少,但是能代表几代传承的东西却不多。所以我跟脚脚,大手,耳朵第一次听到三巷民谣的时候,哗!你们都不知道那种感觉……
  我们当下就被这种天然真挚,毫无修饰,率真性情的音乐惊呆了,哇!脚脚那时候跟我说,哥!我们等的就是这个!然后我就哭了!”
  台下有人忽然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拇指!!我们也是啊!!”
  顿时台下一片哄笑声。哦?台上这人叫拇指?所以天音乐团的真面目就是一群人体器官?
  台上这位叫拇指的歌者,倒也有些音乐素养的,他说的大概是音乐界对何明川他们新曲风的一种分析吧?
  江鸽子坐在那儿听着,他都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带着的是一种特别慈祥,特别欣慰,特别温柔的一种笑容。
  所以,三个臭崽子如今是出息了?
  台上的叨逼叨在继续着。
  “……三巷民谣发源于古曲铁琵琶,再由古老的民调延伸出了这种极具诗意情怀,浪漫感十足的曲风,我们感谢音乐艺术家何明川,邓长农,林苑春先生,正因为他们对音乐的执着……今日能来三巷民谣圣地为大家表演,是我们的荣幸。
  所以,今天的第二首歌,我们依旧向老师们致敬,并献上一首前辈们的新歌‘爷的老三巷’谢谢大家!”
  一阵喝彩声结束之后。
  那舞台上响起木吉他的悦耳合奏声。
  “老巷泛细雨,奶铃响叮铃,小雨靴着踩臭水洼,我们最喜欢下雨吖……破戏匣子唱木兰花……奶说油条涨价啦,老戏台下的铁琵琶响了半年多,我们的爷儿~啊!你咋还不回家?大家都想你啦……”
  这群倒霉的臭崽子!胡乱写的是什么啊!江鸽子鼻子慢慢泛酸,眼眶就红了起来。
  他慢慢站起来,顺着人群边缘走着,本来想绕着找块高地好好听呢,毕竟两辈子了,谁也没给他写过一首歌啊……
  然而他绕来绕去,好不容易来到旧山墙边上,才攀上青石条儿,当他看到那边一幕场景,顿时惊的他差点又没摔下去。
  那边……太……太不好形容了!
  老戏台下,听歌的聚集在左,要多占一点地儿。
  可右边?怎么形容呢,简而言之就是烧香许愿的站右边,听歌发疯的站左边。
  人家赚钱,演唱,烧香,发疯,谁也没碍着谁。
  他倒是终于看到了两个熟人。
  黄伯伯与薛班主,对了!还有他的树儿子。
  他树儿子的分枝青翠的长在茶亭边上,分枝之前,还有个巨大的铜鼎香炉,那香炉里面插着好几百支正在冒烟的香火。
  有趣的是,香火的烟一点都不外泄,它们冒出来,便被头顶的女贞树叶子吸走,不知道刮到哪边去了?
  靠铜鼎的是俩摊子,右边的摊主是曾活的那么精致的老班主,如今他正守着一个巨大的香烛摊子打瞌睡。
  外地游客正整齐的排着老长的队,走到薛班主面前,就用红绳扎了百钱的纸币投进他面前的箱子里。
  投完钱,游客就自动从桌面拿三支香点燃,插进铜鼎并碎碎念的虔诚鞠躬三次。
  江鸽子耳力好,他能清晰的听到香客在叨咕:“神树爷爷,杆子爷爷保佑我家里财源广进,儿媳早生贵子……”
  &%¥%……做不到!我自己都想财源广进!还有,你那一百钱你要许几个愿?
  礼毕!游客又会从兜里取出一张用红绳扎着的纸币,递给左边的摊主黄伯伯。
  交了钱,黄伯伯便打开红绳把票子点点,并从桌子一边的盒子里,取出一张端正的女贞树叶递给香客,再给人家递一支笔。
  等香客态度虔诚的在树叶上写下心愿,他树儿子便垂下藤蔓,按照人家给钱的数目,把香客的心愿挂起来。
  给的多,许愿的叶子自然挂的越高……
  所以,真是炒了个蛋的!这才几天,这俩老东西就拐的他树儿子做起买卖了?
  江鸽子欲哭无泪的想,怪不得他树儿子甭管多兴奋,摇摆的多抽风,也舍不得掉一片叶子,人家叶子如今都能换钱儿了!
  嘿!比他这个当爹的都混的好呢!这小钱儿赚的轻松。
  还有,炒了个蛋的!老子活的好好的,给老子烧个屁的香啊!
  正纠结着,熟悉的小导游声音再次在他身后响起。
  许是想压过那边舞台的音乐声吧,她气势颇有些撕心裂肺的喊:
  “各位游客!!这就是我们常辉郡的神树女贞了……人们都说,常辉郡山青水美,人杰地灵,人才辈出!不说我们这里的本土艺术家,就说这颗神树,大家知道为什么它是活的么?不对!也不对!那是因为啊,这颗女贞树已经两千岁了!”
  江鸽子瞠目结舌的扭头震惊看去!
  我,我说点啥?你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并且啊,它是世界上年龄最大,也是唯一的一颗变异女贞树,大家知道为什么它是神树么?不对!也不对!那是因为啊,大家都知道女儿国王城吧?对!在地下呢……答案是,为什么我们的神树能把绿荫铺满十里人间,那是因为我们的女贞神树,是由莲池文脉孕育而出,吸取女儿国龙脉而养成,受杆子爷家世代庇护而茁壮……”
  江鸽子一口老血喷出!
  那下面有毒!毒!你好毒~怎么什么都敢说?
  牛继续在天空飞翔着。
  “……九州建国之初,女贞树心有所感,便茁壮成长化为祥瑞,终成九州大陆第一颗活着的神树!后经由地方衙门层层上报,开国帝大喜,为了保护神树,便派了当初他最宠爱的杆子来到常辉郡,成为守卫神树的杆子爷爷,如今老三巷的杆子爷儿已经传承了五十多代了,是全国传承最夯的一支杆子……”
  又一口老血喷出!
  好毒!五十多代?李籍道建国才多少年,我家人咋死的那么频繁呢?十五年就死一个,这也太悲惨了!
  “……到了常辉郡,怎能不拜神树,到了老三巷,怎能不拜杆子爷?老三巷的神树灵验是全世界都知道的……”
  世界不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
  “……您家里有小孩升学,就来吸吸文脉,想求个事业前程就来吸吸龙脉!再挂个愿望!咱们这个拜拜也不是买卖,那边有香烛的摊子,您给钱儿也好,不给也好,神树爷爷宽宏大量肯定不计较!就是图个吉利,图个心安!”
  游客们还没听完就一拥而上,纷纷两眼放光的排队。
  江鸽子默默无语两眼泪的看着。
  他看着那位导游姑娘悄悄走到黄伯伯身后,黄伯伯抬头打量队伍,嘴唇微动一番后,他迅速从袖子里递出一卷钞票,那边笑眯眯的隐秘接过,面无表情的揣进兜里。
  又双叒叕一口老血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