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十里人间 > 第114章

第114章

作者:老草吃嫩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十里人间最新章节!


  “不出去?”
  江鸽子有些不明白俞东池的话, 他看着升降梯里的人, 想了片刻便明白了, 这位毕竟不是那位,他没有穿梭能力才固定了空间跳点, 然而如魔魇般,他也不能离跳点允许的范围太远。
  所以,他的能力及破坏力并没有那位大。解除危险压, 江鸽子心情便莫名的轻松起来,对俞东池的态度也莫名的就宽厚起来。
  俞东池扶着升降梯壁板,眼神空洞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从接到那些情报开始,他的人性便彻底的被摧毁掉了。
  母亲在利用他,其实王姐也在利用他吧!
  这可真悲哀啊, 他曾一直被故意遗忘的过去, 与王姐的亲密抚养关系, 与母亲的关系, 还有曾认为无懈可击的信念,都全部垮掉了。
  他是真的想这颗星球毁掉的,是的!最好全部都消失, 连一粒渣都别剩下, 才能出了他灵魂里的那口郁气。
  他终于明白母亲对自己的态度了,自己大概, 就是母亲的痔疮吧, 呵~藏于龌龊, 却连在肉上。
  从表面上来说, 王姐是因为自己而停下铡刀的,王姐也是因为自己的出卖而沦陷的。
  母亲被堵在金宫一月,绝粮绝水,最后尿液都喝了……她跪在女儿面前乞求原谅……自己也一起哀求着,他甚至哀求王姐,可以代替母亲去死。
  那是自己与母亲拉过勾的小秘密啊。
  允许自己活到现在,还真是要感谢女皇陛下的大恩大德了。
  这丑恶的世界为什么不爆炸呢?它为什么不能化为粉尘,让一切龌龊都随风而逝呢?
  可,还有鸽子啊!
  一切消失了,鸽子也会消失吧!
  俞东池无奈的摇头,抬头用一种不带情感的飘渺语调对江鸽子道:“鸽子,您能代表我去中州,帮我给王姐办一场体面的葬礼么?”
  江鸽子抬眼看着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倒是答应的极痛快,他利落的点头道:“好!只是要体面到什么程度呢?你知道的,我至多见过老三巷的葬礼,他们就喊我去坐坐席……”
  吃就可以了。
  江鸽子有些为难的耸耸肩,然而,为了第三张地图,他也应该去中州看看,他对那个地方到底是有着足够的好奇心的。
  那是帝国首都,九州核心,就像伟大祖国的核心是一样的吧?
  俞东池略微思考一下道:“火葬吧,然后海葬!”
  “哦。”
  “……谢谢。”
  “嗨!份内事,我好歹拿你薪水了么。”
  江鸽子很少见到这样的俞东池,恩?怎么形容呢,他带着一股子毁天灭地的丧气儿。
  俞东池紧绷的身体总算放松下来,他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因空间跳点是他新研究出来的技能,所以对其掌控的深度还不够,他到底是不敢离开中心跳点太久太远的。
  缓缓的呼出一口气,俞东池努力语调平和的说道:“到时候,还有几场以北燕名义发起的外交酒会,希望您也去坐镇一下。”
  没有学过一点礼仪的江鸽子一愣,他抬眼看着俞东池问到:“你确定?你们那些罗里吧嗦的规矩我不是不懂的,可你也甭教我,我也不想学,反正你让我去,我就去,到时候出了丑你可别怪我哈!”
  俞东池闻言一愣,接着紧绷的身体就缓缓放松下来,他的嘴角慢慢向上勾起,几乎能预想到,向来我行我素的小鸽子,会以怎么样的一种老三巷地痞无赖的风格,笔直的切入那个阶级。
  那时候一定很好笑吧,可惜自己没法看到了。
  他笑了起来,用皇帝的身份像江鸽子保证到:“随您!”
  江鸽子有些不懂这个随您的尺度。
  “随我?”
  “恩,随便您!您想怎样就怎样,想上天我给您搭梯子,想入地,我就帮您挖坑儿!”
  江鸽子有些难以置信的将身体向后倾斜,他眉梢微挑,心情挺好的试探到:“真的假的?要是你家老母亲为难我呢?”
  俞东池抿嘴笑到:“不用理她!什么都随便您……哦,连先生也在中州,我已经委托他为我王姐摆祭台主持葬礼了,您去随意溜达下就好,不必在意谁,也不必为谁屈就!我知道您担心什么,其实九州皇室成员成千上万,一个……疯了的王女,这并不能引起任何人的关注,有可能……也就是宗室局的一些人在那儿了。”
  甚至有可能宗教局的人都不会在那儿。他的母亲总是会把自己放置在没有瑕疵的道德制高点,有可能会唱一出大戏吧,只是自己不在,鸽子大概会各种不合作吧。
  他向来都是管你是谁,老子理你个鬼!
  俞东池说完这话,在脑子里还略略幻想了一下,顿时就觉着自己有的一切东西,都是那么的丑恶,在鸽子面前顿觉形秽。
  江鸽子看他这个样子,倒是真同情了。地球宫廷剧也没瞎编乱造,皇子活成猪狗的种花历史到处都是,此间发生此种剧情,也是合理的。
  嗨!其实这家人活的还真不如家门口的老段家呢。
  他痛快的点点头说:“好,那我就去了。”
  听到他这样说,俞东池总算心安,这世上跟自己打交道的人,甭管什么血缘,什么交情,是人人皆有目的的,大概许自己也就剩下这一个跟自己没所求的近人了。
  他伸开手臂,对江鸽子贱兮兮的求抱到:“来!鸽子,给哥哥抱一下,抱一下我就回去了。”
  艹!这家伙什么时候脱壳成了这样儿的不要脸了?
  江鸽子眉毛苦恼的一拧,从唇角角角送出一个字儿:“滚!”
  然而,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却哈哈大笑忽从升降梯里蹦了出来,猛的抱住了江鸽子,他两根手臂力道大的几乎要把他勒死一般。
  江鸽子略挣扎了几下后发现,身边这人竟缓慢的,从实体一点一点的蜕变为虚影。
  于是他停止挣扎,一动不动的任他抱着。
  反正过会他想抱也抱不成了,再说,人家刚死了亲人,那……那就给他抱抱吧。
  俞东池侧脸闻了一下江鸽子脖子当中的味道,他呼吸的力量很深,力道深到几乎要把江鸽子的灵魂都带走的样子。
  “在坚持几天……”他沉闷的说到:“再坚持几天,一切都会过去的,把她的葬礼安排在新年节那天,送王姐走的时候,劳烦您焚化一些国家新闻报给她吧。”
  “报?”
  “恩,前一天的,国家新闻报纸……”
  俞东池的话没有说完,就悄然消散了。
  江鸽子一动不动的站在哪儿,想半天才想明白一件事儿,于是他低声叹息了一句道:“好好的一个国家,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他的声音在沉闷的厅堂内,发散了很远。
  两天之后。
  周松淳大早便拿着一份发自未央宫的明文到达老三巷。
  “殿下,陛下指名您代表北燕皇室,去出席冕大人的葬礼,啊!真是太令人惊讶了,我还以为冕大人早就死了呢……”
  周松淳说到这里,回头对尾随来的庄九德先生道:“是这样的吧,先生?”
  天气渐冷,九德先生一边脱去笨重的外袍一边点头道:“啊,就是这样啊,真是吓人一跳,老朽也以为冕大人去世已久,谁知道……”
  竟然才死啊。
  这两人一起相跟着进了议事堂,翻出自己的杯子,自己给自己倒了茶水,又一起坐在了廊下。
  一左一右的坐在了江鸽子身边。
  铜盆火木炭,小铁壶沸腾冒泡儿,几个不大不小的红薯围在炭火边儿慢熟着,水琴窟的禅意流水声在缓慢的滴答。
  江鸽子接过周松淳的明文,做出毫不知情的样子,正式看了一遍后,才抬脸看向两张我有八卦,您赶紧问的面孔道:“这位……冕女士?”
  不是说皇室子女们,怎么明文里都称呼为冕女士?
  她连个姓氏都没有么?
  这张指名通知也就三百来字,大概的意思就是请江鸽子到中州,代表北燕皇室去参加冕女士的葬礼。
  一封明文,从头至尾,冕女士的名字出现五次,皆没有姓氏。
  周松淳说话的欲望很强,然而庄九德先生的表达欲望更高些,所以他先开口道:“这位冕大人,是自有李氏王朝起,第一位被皇室宗室一起厌弃,并剥夺了姓氏的大狂人。”
  狂人?
  江鸽子品了品这两个字儿,以庶民最大的角度模拟出一个罪名问到:“所以,她造过反?”
  周松淳脸上露出一股子一言难尽的意味,语气悠长的叹息到:“何止!她当年炮打金宫,囚禁要员,还有宗室重要成员,最后真正促成了皇室还政于民之后,她就疯了。”
  人性总是慕强的,甭管这位冕大人当年做的事情,是不是损伤过周松淳这个阶级的利益,说起这位的时候,周松淳的语调还隐隐露着一丝丝羡慕。
  可他这话江鸽子就听不懂了,他挠挠耳朵问到:“我好歹读过几本历史,那上面说,皇室在一七六八年就还政了吧?”
  周松淳闻言不在意的一摆手道:“那不重要!历史就是满足自己,写给后人提前虚荣一下的玩意儿,事实上二十五年前这个国家大部分的权利……”他用手指指天空,一脸神秘的说到:“还是那位说了算呢!”
  江鸽子听他这样说,便惯性思维的赞叹了一句道:“呦,这位冕大人,还是个民族英雄啊。”
  周松淳闻言顿时哭笑不得了:“殿下!您在说什么啊?都说了冕大人就是个狂人,狂人您懂么?狂人简而言之就是个疯子,什么民族英雄啊?就因为她的这次动乱,间接造成国家经济倒退十年不止,她还促成了民间接连生出六十多个党派,如果她不是曾经的王位继承人,她的那些罪行够吊死一千次的了,还民族英雄,民众可不感谢她!”
  听周松淳这样说,庄九德先生就在一边插话到:“大人!您这个论点角度不对,别乱给殿下讲历史,您是贵族出身,老朽可不苟同您的论点。老朽认为冕大人的行为最多是过于理想化了,手段也过于激烈了些,虽然民众大部分不感谢她,然而她的出发点还是没有错误的,毕竟还政是没有错误的,老夫过去加过几个组织,恩,一串儿溜达下来,还是觉着当年她扶持商盟是错的,老朽看来……”
  眼看着老头要长篇大论的说下去,江鸽子便赶紧阻止到:“哎!停!停!我一个半文盲,你们能不能说点我明白的,我现在连这位到底是谁还没有摸清楚呢?甭跟我说那些深入的,我就说她是民族英雄有错么?如果没有还政于民,九州依旧在旧系皇室的世袭统治下发展,是不能健康发展到现在的,对吧?”
  九德先生呵呵笑着道:“民间也有您这样的论点,其实我跟几位社会学家,哲学家也常探讨这个问题,每次也是不欢而散。冕大人当年的想法是好,然而还是太过于理想化了,您要知道各国国情不同,九州自立国起,就一直在王权的统治下逐渐前进……”
  老头儿在地板上画了个图形,遗憾的一摊手道:“这个国家没有经历过战乱,各阶层在王权的操控下一直在稳步发展,民间其实并不如冕大人所说的那样饱受压迫,怨恨统治阶级,并且……咱这个国家的上层,中层的民众,大部分就是从旧系的世家,士人转换过来的,冕大人无视这股力量的存在,所以她的政策一开始就是个错误,还过于激进了,手段也残酷了些……难道贵族就不是民众?曾经的士人就不是民众?中产阶级,豪绅就不是民众?所以她不是民族英雄,民族应该是多阶级构成的。”
  呃,你这老头给人上课上习惯了吧?
  江鸽子砸吧砸吧嘴儿,有些鄙夷的用种花键盘侠的语调杠道:“你就直接说我们这个国家奴才多,奴性重!我们不愿意离开主子就对了呗,还什么民族是多阶级构成的?三常郡的民众就不是民众了?甲咼人就不是民众了?弱势群体自古是哑巴,能说话的,啧!也就是你这些人呗,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呢!”
  九德先生闻言一愣,很显然,江鸽子这种说法他们听来还是很新鲜的。
  他品品这话,越品就觉着越有滋味,听上去极其过瘾,然而出于学者角度他也冷静的告诫江鸽子到:“殿下出身寒门,命运多有波折后看问题难免偏激,老朽不想与您过度探讨这个问题,虽从字面上来说,国家与国民的利益始终是统一的,而在这个统一的大旗帜之下,还有个残酷的名词叫做,大部分人的利益!规则从来都是为大部分人的利益而服务的,被大部分人认同的规则,就是世界正确规矩,您明白么?”
  江鸽子不想明白这样的事情,还感觉这样的事情十分恶心,所以他斜眼看向周松淳,周松淳看他这样,便知道他不想听这些道理了。
  于是他歪楼道:“殿下勿怪,事实上自我们念书开始,冕大人事件一直就是政治课的争论热点,中州的女皇陛下坦荡,早先也说将这事写入历史,随大家评说,可说来说去,吵了这么些年了,此事依旧没个答案……您可能不知道,咱陛下原有兄弟姐妹九人,冕大人作为长女,曾是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哈,偏就是她反了!家里的长辈倒是说过她的事迹的,据说是当年也是十分风采,相当的威风,所以我们至今也搞不懂她发狂的真正原由,您说,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造反了呢?还屠了那么多人命……”
  周松淳絮絮叨叨的说着,可是江鸽子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恩,别人不知道,掌握了那位卧室私密情报的江鸽子,却一下子就打通了任督二脉。
  妈蛋,他一下子就清楚了。
  老公跟自己老母呼呼了,按照她老母对周松淳那个步步紧逼的样儿,当年损招一定不少,所以人家就随意找了个理由,就反了呗。
  啥还政与民啊,这就是个风流事件引发的笑话。偏偏你等俗人还从政治角度去解答。
  周松淳还在嘀咕着:“……她是羿瑾女皇原契长女,也曾经是帝国王牌军的第一大都督,可奇怪的是,有一天早上起来这位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狂?她先是开枪袭击了自己的结契人,接着投毒害死自己的独子,然后带着部队炮打了金宫,她逼着皇室宗室还政,当天她还就地枪杀了数位女皇近臣……最可惜就是这点,若不是死了这些关键人物,当年中州那位怕是不会还政的……”
  他话还没说完,早就憋不住的九德先生便发出一声赞叹到:“哎呀,那位当年也是风姿卓越的大美人啊,想当年老朽第一个皇家艺术金奖,还是冕大人亲自颁发的,说起来,冕大人的结契人,也是当年帝国有名的美人儿,那时候可没有皇子拓什么事儿……”
  周松淳闻言顿时有些不愿意了,他扭脸就不屑的反驳到:“皇子拓性情平和,看重民生,他比冕大人强百倍不止,再说,什么美人儿?再美能美过国巫大人,能美过我们爷儿,亏你还是搞艺术的,你这审美就问题了……”
  “这话老朽就不敢认同了,当年是当年,那会儿爷儿还没出生呢可是……”
  江鸽子看这边又要抬杠,顿时哭笑不得一拍居席道:“你俩可闭嘴吧!”
  这两人闻言一愣,虽都闭了嘴,然而依旧是一脸的兴奋,随时就是一副要挽起袖子杠精上身的样子。
  江鸽子看他俩安静下来,这才举起明文道:“三个问题!第一,我这次出行是代表北燕还是代表陛下个人?第二,这位帝国狂人的葬礼要办到什么样子的规模?第三,我什么时候出行,到达中州之后是否要有正式的外事活动,我对中州各大派系的态度,还望两位告知一下?嗯?你们地明白?”
  瞧瞧这顿乱,把我们杆子爷都逼出倭语了。
  周松淳与九德先生对视,忽就一起笑了起来。
  九德先生抚掌赞叹到:“这还真是长大了呢,爷儿如今已经学会从政治角度去考虑问题了,陛下知道一定会高兴的,老朽……”
  江鸽子无奈的撇撇嘴儿,他对这个没事儿占自己家院子,常来讨便宜的老头儿早就不满了。
  如此他便忍耐不住吐槽到:“您可甭夸了,你个搞艺术的成天来我家讨便宜的老头儿,你回去捏泥巴不好么?还政治角度……”
  可他这话还没说完,周松淳便在一边插话到:“爷儿,容我提醒您,您如今也是搞艺术的,并且九德先生是正儿八经的政治分析理论主义流派出身,您这次去中州,陛下还指名他做您的第一参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