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十里人间 > 第126章

第126章

作者:老草吃嫩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十里人间最新章节!


  这个国家的帝王有些忧愁的看着他的皇子,问江鸽子:“那是什么?”
  江鸽子大言不惭:“龙蛋, 我们不能毁了孩子的童年!”
  论一个私生活放荡不羁的母亲会养育出什么样子的娃儿?
  负负得正!
  李拓晚婚晚育, 个性古板僵硬。
  负负得正!
  皇子京天真纯然,像个小傻子,他举起胖手里一颗雀卵样儿的玉石对他的父皇说:“父亲!您看那!我有一个龙蛋!”说完, 他咽了一口吐沫, 哀求到:“我, 孤可以亲自养育它么?”
  皇帝更加愁苦了, 他看着那颗“龙蛋”, 还有“龙蛋”表皮十分敷衍的刀刻龙形简笔画,再看看江鸽子。
  江鸽子做了好事一般的摸摸小胖子脑袋,表情矜持而骄傲。
  大概是害怕这人再用奇怪的方式,往未来皇室继承人的脑袋里塞更多的古怪东西, 皇帝招来宫人,逃命一般的抱走了皇子京。
  江鸽子很遗憾的看着小胖子离开, 事实上,他还有两个相当不错的有关于龙的故事讲给小胖子呢。
  哪吒闹海什么的……孵蛋哪有抽龙筋有意思?人必须有革命精神不是么?
  站在一边看笑话的连燕子看周围人慢慢离去,他这才温和的问皇帝道:“前面如何?”
  此刻的皇帝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架子, 他盘腿坐在地,皇袍金丝银线精绣而成的龙懒洋洋的铺在他周身, 他形态就像个浪迹天涯, 卖颓废博关注的民谣歌手,好半天他才说:“祖宗留下的东西自然是好的,只是, 从朕手里流失出去,大概子孙后代都不能原谅朕了吧……”
  连燕子本想说,人都死了,管他妈别人怎么说你。
  然而就在此刻,好死不死的一个小内官双手奉着一个银信盒小跑了过来。
  李拓接过一看,却是一叠他现在最最畏惧的账单。
  这些东西有老厚的一叠,一张张翻过去,最小的一张是两万贯面额的,女皇上星期在北岸购置的一颗巨大的蓝钻。
  她去参观宝石矿,就顺手买了一些据说是矿口价格,人家半卖半送给她的宝石。
  便是拿肉躯去迎接子弹,新皇也不爱看到这玩意儿。
  表情默然的将账单翻了一遍后,李拓将盒子原样盖起来,如丢垃圾一般的丢到小宫人怀里道:“以后再有这样的东西,请寄到前皇帝陛下手里,这毕竟是她的账单。
  请秘书处发明文告诉她老人家,经济危机已经重创皇室信誉,我这一代,甚至下一代皇帝的紧要任务就是恢复皇室声誉,以不辱荣光为己任,并为之奋斗终身……至于钱,我没钱,宗室没钱,内库没钱,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并且……即便有,就请她老人家健康长寿,好好活着才能等到好时候了。”
  小宫人一脸勃然的离开。
  皇帝陛下继续坐在原地卖颓废。
  看他卖丧,连燕子就拍他的肩膀安慰到:“比起这个,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
  李拓闻言揶揄冷笑:“嘿,朕这一生还配有好消息?”
  江鸽子终于靠着自己穿了好礼袍,他走过来李拓说:“还真是个好消息,恭喜你了,今儿起~金宫再也不会有孩子意外死亡了,当然,淘气自己作进水里淹死的不算。”
  李拓闻言,表情立刻呆滞,他想不通这件事,就问:“你说什么?”
  连燕子点点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无论如何,从您登基开始,金宫就摆脱了恶名,再也不会有孩童死亡这件事,也从其它地方证明您德高望重,堪配此位。”
  李拓登基从政治意义上来说,比李爱任何一个兄弟登基都好,毕竟他们兄弟俩的关系还算不错的。
  李拓傻乎乎的坐着,觉着这件事简直是不可思议?就这样解决了?
  这都多少代,多少年了,缠绕在金宫上空的噩梦就这样结束了?
  他简直难以置信的盯着江鸽子与连燕子,喃喃的问:“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啊?”
  虽然他现在手里掌握的力量不足以给他提供更多的线索,然而他对北燕力量一直可以放心的基本原因在于,连燕子的触角在国外,而且他只爱钱。
  而这位新崛起的杆子,他的触角始终跟魔魇连接,除却魔魇相关事宜,他对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
  至于他的小弟弟,他比自己还倒霉呢。
  李拓对任何人都具有一定的防御性,唯独对北燕力量,他是无比安心。
  光是这个国家的国民数量,军队数量就令他无比满意。
  并且他的参谋团几次会议,都对李爱的个性,做事的风格有着权威的分析。
  一个具有艺术家思维的皇帝,是无害的。
  最起码,比起其它国来说,北燕是最能合作国家,然而又不能合作的国家,恩,北燕甚至连座体面的皇宫都没有,土地也没有彻底开发。
  等这个新的国家发展起来,怕是真要等猴年马月了。
  李拓脑子里快速的分析,他死死盯着脚下那个深不可测的通道,看看江鸽子,好半天儿他才试探般的说:“您……需要我给您颁个勋章么?”
  别的,他还真的给不起了。
  江鸽子都被他这句话给逗乐了,他爽利的拒绝到:“算了!”
  你都这么穷了,你的金宫都有一半是我的了,我就不在从穷人身上剥皮了。
  说完,他好似又发现自己的腰带有些别扭,就继续低着头与之作斗争。
  一边摆弄,他一边问:“他们告我,您的正式登基大典在五月?”
  “对,五月一日。”
  “呵~谁给你选日期,老钦天监的那些老古董么?”
  这个日子,也就怪不得你辛苦了,劳动节啊。
  “他们说您吸烟?”皇帝对江鸽子的话置若罔闻,却问起了吸烟的事情。
  江鸽子点点头。
  “给我一支,谢谢。”
  江鸽子从袖子里取出一盒香烟,连同打火机一起丢给他。
  皇帝熟稔的点燃,吸了一口之后,长长的吐了个向前的烟雾。
  吐完,他把香烟与打火机都塞进了自己的袖子。
  江鸽子看的嘴角直抽。
  皇帝说:“比起我的登基大典,如今局势微妙,受经济危机影响,皇室保全下来的企业要想正常运转起来,我们还需要三十七亿贷款才能勉强支撑下去,靠着大家封邑那些农业抽成,哈!宗室元老补助金,破产亲戚的安慰金……哈!我儿子的家庭教师工资我都拖欠了三个月了,哈~!”
  这位皇帝倒是没什么架子的,他跟连燕子,江鸽子交流的时候,也没有用朕这个古怪字眼。
  从语言上来看,他用的是平等交流方式,这就很难得了。
  江鸽子也理解这位倒霉皇帝在哈什么,可这又关他与连燕子什么事儿呢,他姓江,连燕子的产业甚至大部分不在九州,哦,他们当中还是有个姓李的的。
  皇帝还在哭穷,他自己嘟囔抱怨了十几分钟,大概还想找个倒霉鬼做伴,就扭脸问连燕子:“我很想知道,巫大人是准备如何处理家中繁琐事务?他们告诉我,那些人堵了你好些天儿了。”
  连燕子闻言失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今天就特别想笑。
  “我跟我的侍从官商议了一下,准备在中州投资一个再就业培训中心。”
  “培训中心?”
  “对,就是那种可以颁发法律承认资质的培训中心,年老的那些我管不了,何况他们的问题太大,也是需要上国会处理的,我一个外国人,怎么能干涉他国内政?至于……年轻的,我还是愿意给他们一些机会的,只要他们愿意学,再就业中心可以免费对他们进行三次培训,教一些外国语,法律,还有艺术的相关资质技能。”
  皇帝看着剩下的烟头,舔了一下下嘴唇后反问:“要是他们不愿意进去学习呢?”
  “不愿意?”
  “恩,您把事情看的太简单了,比起以前坐在家就有钱儿拿的好日子,谁愿意回炉呢?”
  连燕子无所谓的一摊手:“不愿意?难不成我还能绑了他们去学?等到五月,恩,等您的登基大典结束,我就回北燕来了,您知道北燕那个地方,去一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对吧?”
  葫芦口的战巫可不是白领钱儿的。
  远处更鼓敲击,江鸽子看时候不早,就对他们建议到:“天晚了,回去休息吧,哦,今儿早上,我那边的管家说,您的弟弟已经从北燕启程,大概一个半月之后,他就会到达中州,参加您的登基大典,所以……”
  所以,就这样结束吧,他在州最艰难的问题已经彻底解决,今晚他需要进游戏,看一下连接顺畅与否,这么小的碎片,万一无法跟整个游戏大陆连接,那才是大问题呢。
  皇帝陛下有些羡慕的看着那两人的背影。
  鹅卵石拼花路黑漆漆的,因为能源欠费问题,金宫已经不再通宵照明。
  连燕子提着灯笼,小心翼翼的照着他们远去的道路。
  他有些羡慕了,那可是被大地母神庇佑承认,具有处理魔魇问题的传奇人才,最难得的是,这两人简单忠诚,他的那个蠢弟弟也不知道踩了多少狗屎,才交了这样的好运气。
  皇帝陛下举起那颗玉石籽料,在夜色里来回端详半天儿才又呵呵了一声,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他说:“呵,龙蛋啊!”
  一八九一年春季,帝国发生了很多跟庶民无关的事情,然而就是在这一年,被封闭了八百年的庶民所向往的皇室及贵族老爷的生活,忽然就对普罗大众打开了神秘的面纱。
  当然,买不起的还是买不起,可新崛起的一代有钱人,也是不少的。
  人有钱了,就要提高生活质量。
  买个名马,走门子献出金钱买个低等封爵,带块美玉,穿六重礼袍,开名酒,坐在包厢里打瞌睡看戏剧艺术家表演,这就是新的有钱阶级所谓的上流生活。
  九州百分之八十过去只看传承,看血统收纳会员的那些老会所,如今都开始向钱看了,只要有银行出具的资产证明,你就能加入很多听上去着实体面的老会所,成为新的权利圈子一员。
  简而言之,为了生存,贵族老爷们也开始变革,过去在九州只对贵族开放的理发馆,裁缝铺子,专属的奢侈品店,只卖给贵族的一些老品牌,这些东西只要有钱儿,你可以随便买。
  甚至只给宗室局提供服务的宗室后勤服务中心,现在拿着钱也能办年卡,为庶民提供全心全意的上等服务了。
  在要脸或是要饭的选择道路上,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活下去的饭碗。
  就连贵族的佩玉,如今也能在商店里随意买到。
  虽然普通人依旧不能带它们,然而只要你有钱儿,你可以在家里装饰一间敞亮的屋子,摆满那种佩玉,甚至贵族老爷用的手杖,烟斗,镶金的马鞭,贵族太太的旧衣裳,花瓶儿,甚至随身的配饰统统可以挂在家中墙壁上,供来客随意鉴赏评价。
  有时候,里外的世界也就隔着一层窗户纸。
  然而,谁也没想到,拉近贵族与庶民距离的真正东西,却是一部电视连续剧。
  三月末的时候,由九州第一国家电视台投出巨资,拍摄的一部叫做《朱澜山庄》的历史大戏,终于不再照顾皇室以及贵族的颜面,彻底的拉开了新时代的序幕。
  朱是一个老姓,朱澜是个山庄,历史上为侯府,此间主人曾带六梁之冠,着赤白二色玉带,入金宫正殿,常上王的餐桌。
  就是这样有着光荣历史的这一户人家,他家也有着奇异历史,并靠着每一代的败家子的不懈努力,把偌大的钟鸣鼎食侯府,糟蹋成了一个山庄,后代只有微薄的爵士贴补钱儿度日,因此也常在圈子里闹出不少笑话。
  而《朱澜山庄》这个故事原作者,就是这个家族后裔,他生前旅居国外,靠着写家族秘史,赚养家的银子度日。
  而像是这种揭露九州贵族老爷生活,明里暗里讥讽皇室的书,是国外读者最喜欢的。
  也是因为这本书,这位作家到死都没敢回老家,他的书也被国内某阶层始终纳入禁书目录。
  如今,这书到是可以卖了,可怜的,还得翻译了回国卖。
  江鸽子倒是很喜欢这个故事的,觉着作者立意有些像《红楼梦》,不过这位姓朱的小说家,用的是另外一种笔法,以黑幽默的手段,讲诉了一个有趣又愚蠢的一代人故事。
  他的曾曾曾祖父及夫人,及情人,及私生子们的故事。
  朱澜山庄的女主人拥有一仓库的过时衣裳,而这些衣裳最老的年份是六百岁。
  为了省钱,朱澜山庄的大老爷,每天带着全家聚会在温暖的厨房里,母鸡就在他们脚下跑来跑去,偶尔心情好了,它还会在夫人的假发里下蛋,心情不好它就会拉一泡溏鸡屎。
  为了酒会茶会的虚荣面子,夫人拔光了花园里孔雀的尾翼,装点了祖母的礼袍,却创造了当年的流行风潮。
  大老爷最喜欢夫人穿琵琶袖的大袄去酒会,一次酒会下来,夫人的琵琶袖里可以顺来家里下半月的口粮,还有大老爷一月的酒水损耗。
  大老爷的情人是厨娘,大老爷长子的情人是厨娘的女儿……
  这部历史大戏虽然搞笑,然而朱澜山庄也处处露着历史的积淀,就连厨房厨娘用的锅铲,它的年份都在六百年以上,那上面还打着家族历代厨娘的徽记。
  常有狮子,老虎这样的东西大清早的从他们家厨房路过,虽然愤恨,因为这是祖宗爱的宠物后裔,大老爷也没有找动物协会来抓走它们。
  这些动物就愉快的在朱姓大老爷家的百亩封邑后山里肆意成长,闲暇就从大老爷家的客厅各种路过,人和动物彻底和谐,相处愉快。
  然而大老爷家就是再穷,他们都没有卖过家族里的东西,哪怕是后山上的那些野猴子。
  俞东池到达中州那天,正值新帝登基的前一个月中,比起九州其它国主,他是最后一个到的。
  要不说,一八九一年是个好日子呢,别的不说,最起码全世界人民都饱了眼福。
  穷则变!
  过去极其神秘,一直保持低调,从不对外人开放的皇帝祭天登基仪式,已经被新帝李拓拆分承包给了全世界。
  这其中包括皇室接待酒店的入住权,电视转播权,街边大牌小牌广告权,金宫所有角落对公众开放出租权,甚至大剧院的皇室包厢,只要你敢掏钱,宗室就敢租。
  对于国民来讲,官方书面登基那是法律意义上的登基,国民真正认同的登基,就应该是祭天登基仪式。
  皇帝,皇后,皇子都在繁忙的四处作秀卖人设,甚至可怜的巫系大长老都被包装成了一个穿白衣的老天使,每天在国民教民面前刷慈祥,大笔笑纳供养金。
  这中州城就算彻底热闹起来了,它热闹到一百个常辉郡都不能与之相比,只要活泛起来,钱真是弯腰就能捡的程度。
  每天有上百万来自全世界的游客提前涌入中州的每个角落,这些人疯狂的涌入了中州的大小剧场,大小卖场,大小博物馆,大小景点……
  而随着这些游客的到来,中州城周边城市的经济,都被硬生生往上拉动了二十倍不止。
  因为皇室效应带来的巨大商机,大总统与国会几次研究,终于主动承包了所有皇帝祭天登基消耗费用,甚至作为国家最重要的窗口,九州国宾游艇场,那里的一切消耗都是国家付钱的。
  至于皇帝本人,曾经的什么政治抱负,什么伟大的野望,什么扩张权利网这样的事情,也很久很久都没有出现在他及宗老们的脑海里了。
  他们现在人生最大的奢望就是,早点还完债务,早点入土超生,人生艰难,不破产万岁!没外债的都是爷爷!
  九州一场盛事,好几百邦交国接到了皇室请柬,每半小时就有一架专机降落在国宾游艇场。
  从迎宾的新纯毛红地毯,礼宾乐队,到各大接待室随意享用的撒了金箔的点心,名酒庄的香槟,这些都是随便吃,随便用的,还是国家财政买单。
  从皇室代表,到国家副总统到外交部要员,他们几乎就是常驻在此,根本走不开。
  说一场祭天登基仪式,皇室宗室老少爷们纷纷盛装上阵出卖形象,也赚了前所未有的金钱。
  当然,他们也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那就是,啊!钱儿还可以这样赚么?
  据说皇帝陛下看了自己财务大臣的收入报表当即晕厥过去,醒来之后说,恨不能一年登基三次。
  这还是他没看到中州的游客拉动经济的税务收入,要是看到,数目够他晕厥最少二十次的,因为那些钱儿似乎跟他是没什么关系的。
  俞东池到那天,江鸽子提前一小时到达国宾飞艇站。
  他生的漂亮,又是王爵,一来便成了镜头里的重点,又因身边跟了一群可怕的蓝袍,而获得了难得的清静。
  因为在追剧,江鸽子一到地方就开始四处找电视。
  一个亲王想看电视,这个要求太容易满足了。
  就这样,他们被引到二楼贵宾厅,江鸽子一个人霸占了一整台电视机。
  连燕子就坐在他身边,递茶剥干果,侍奉的十分尽心尽力。
  甭说皇室经济危机了,就是没经济危机那会,也找不出这么威风的王爷殿下。
  二楼边缘的一群记者们就远远的看到一位带五色珠九缝冠,云肩绣有蟠龙的漂亮家伙,正脱了靴子,盘膝坐在贵宾室,一人端坐着,独霸一台电视机追剧。
  有记者问前辈。
  “那是谁?”
  “恩?哪位?哦,那位啊!北燕的那位呗,如今九州皇室,也就大地主家有些体面了……”
  这位前辈所谓的体面,大概就是江鸽子身上这套礼服,他是新定制的,价值三千多贯。
  至于别人家嘛,甭管是中州的还是其它九州几国皇室,他们目前还处于破产边缘,经济颇为紧张,如电视机里的朱澜山庄女主人一般,穿两百岁衣裳的有的是。
  而在一片哀声当中,曾经最倒霉的北燕派,便奇迹的成为九州最大的大地主家的幸运儿。
  人家没有外债,活一天就是一天的钱儿。
  这就太令人羡慕嫉妒恨了。
  这几天贵客到的实在多,在位国王皇帝也来了不少,因此江鸽子这个小国亲王在国宾飞艇站,也就是属于中上游干部。
  他用的贵宾厅私密性也不是那么好,这一不小心么,就成了旁人眼中的风景了。
  不管那些记者暗搓搓的怎么拍摄,这么想着明日报纸的头条,江鸽子看电视剧倒是看的心情颇好的……
  然后,在雨势最大的时候,北燕第一台皇室私人飞艇,白鸽号,终于降落于中州国宾飞艇站。
  俞东池他总算是扫除了一切障碍,以别国皇帝的身份站在了这片土地之上。
  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隆重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