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2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李新然完全没有想到燕清池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他总是很听话的,他说让他往东他就往东,他说让他往西,他就往西,怎么这一次,竟然没有按照他说的回自己父母的家,反而来了这里?
  他张开嘴想解释道,“宝贝,你听我说。”
  燕清池看着他一张嘴,嘴里刚刚泼进去的水就流了出来,十分滑稽,不由带了些嘲讽与轻蔑。
  “行了,还解释什么,快滚吧。”
  他本来来之前是想暴打李新然狗头,可真见到了人,却又觉得算了,这么一个人渣,动手都觉得脏了自己的手。
  燕清池说完,让出了身后的门,“滚吧,带着你的小三,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李新然连忙抽身,硬生生的将发动机抽了出来,燕清池猝不及防的就这么看到了别人的宝贝,一时只觉得有些辣眼,他嫌弃的移开了眼神,心里吐槽着,这也不怎么样啊,看起来还不如自己的。不对,他很快意识到,是不如之前的自己的,至于现在这个身体嘛,燕清池有些愁,决定等教训完渣男,就去瞅瞅自己的,毕竟,事关他的终生啊!
  李新然连爬带扑的下了床,伸手就想去抱燕清池,结果人还没靠近,就直接被燕清池一脚踹回了床上。
  “宝贝,你听我解释。”他挣扎着坐了起来。
  他身后的小三裹着床单,瑟瑟发抖。
  燕清池双手插兜,冷漠道:“别解释了,身子都光着呢,还解释什么?非要让我把床单抖到你的面前,问问你‘这是什么?是你不小心把牛奶撒上去了吗?’才开心是吧?”
  “不是的,我就是一时鬼迷了心窍,我不是存心的。”
  “哦,知道了,滚吧。”
  “宝贝,我……”
  “你他妈有完没完啊!”燕清池暴躁,“我好好的和你说没用是吧,非要和我叽叽歪歪没完没了是吗?再不走信不信劳资就要打的你想走也走不了!”
  李新然还能不了解他了,他只觉得燕清池就是突然发现自己出轨,所以气上心头,才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但本质上,燕清池还是爱他的,肯定不舍得真的打自己。他之所以这么说,无非就是过过嘴瘾,自己只要使点苦肉计,燕清池就会心疼,这事也就能这么过去。
  于是李新然一脸柔情道,“宝贝你打吧,是我做错了事,只要能让你消气,你就是打死我都行。”
  燕清池看着他一脸虚假的温柔,有些无语,这算什么?情圣?
  李新然见他不动,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站起来看着他,“你动手吧,我忍得住,只要你不生气,我怎么样都行。”
  燕清池: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上赶着找打的人。
  “打吧,宝贝!”李新然眼一闭,一脸的被自己感动的表情。
  燕清池真的是被他给惊到了,“那我动手了?”
  “动手吧,打是亲骂是爱,我知道宝贝你打我也是因为爱我。”
  燕清池嘲讽一笑,“那你可真看错你的宝贝了,他打你,单纯是因为你是个渣。”
  燕清池说完,一脚踹了过去,压上去就是一顿暴打。
  直打的李新然猝不及防,晕头转向中想着,这不应该,他设想的剧本不是这样的啊!他的宝贝怎么真的朝他动手了!而且还这么凶!
  燕清池打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起了身,甩了甩手,“妈的,好久没打过人了,突然这么来一次,还有点手疼。”
  他抬眼看去,就见李新然睁着不敢置信的双眼,顶着脸上的青肿,似是被吓到了一般,呆呆的,震惊的看着他。燕清池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李新然本身长得也是人模狗样,算是帅气,可是这会儿,却怎么看怎么滑稽。燕清池甩着手,暗道自己也没一个劲儿朝脸上打啊,怎么李新然都鼻青脸肿了起来,难道是仅有的那几下下手太重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转头看了眼还在瑟瑟发抖的小三,打开衣柜拿了两件渣男的衣服扔了过去,冷声道:“穿上,然后带着他滚,你能做到吧?”
  小三立马点头如捣蒜,他刚刚见识了燕清池暴打李新然狗头的行径,只觉得李新然这王八蛋说什么自己家的那位和个兔子一样软绵绵的全是胡说八道,这他妈是兔子吗?食人兔啊!超级赛亚兔啊!专和奥特曼打架的哥斯拉兔啊!
  他颤抖着穿好衣服,又给李新然穿衣服,李新然这个时候才终于回过神来,怒火冲天,气上新来,指着燕清池骂道,“你他妈竟然敢打我,燕清池你个王八蛋竟然敢打我,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他挣扎着爬起来,就想打燕清池,结果人刚靠近就被燕清池第三次踹了出去。
  小三不忍看的转头,心道傻逼,这都第三次了,还不长教训!
  燕清池缓缓迈步走到李新然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不仅敢打你,我还敢接着打你,一直不停的打你!”
  他笑了笑,看着李新然一脸怒气,温柔道,“这人嘛,哪有不生病的,可谁还能真生一辈子的病,总有好的那么一天。以前是我眼瞎,看上了你这么个垃圾,虽然你是个垃圾让人恶心,但是谁让我瞎呢,所以我吃亏,我活该,我认了。但是从今天起,咱俩桥归桥路归路,你要是愿意好聚好散,那自然最好,你我都清净,你要是不愿意,那也无所谓,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我这人脾气不好,下手没个轻重,哪天把你打废了,你也别介意,我会给你请护工的。”
  “燕清池你个王八蛋,你自己假清高,不让人碰,我知道你他妈阳痿,你不是男人,你……啊!”
  燕清池一脚踩了上去,正中关键部位,他神情淡漠,仿佛脚底下只是一块石头,“和你说了我脾气不好,以为我逗你啊。”
  他看着李新然一脸的痛苦,慢慢收了脚,看向床上被吓傻的小三,“愣着干嘛,带他走啊,怎么着,你也想试试?”
  小三拼命摇头,下了床,拽着李新然就要离开,李新然踉跄的站了起来,瞪着他,燕清池扬眉,“还来?”
  小三拉着李新然就往出撤,边撤边劝,“走吧走吧。”
  李新然心有不甘,但是又被他那一脚给吓到了,顺着小三的力道,离开了。
  燕清池见人走了,本来也想离开,可是转念一想,李新然手里有钥匙,万一再回来怎么办?
  他只好上网搜了个附近的开锁公司,让人上门换了个锁,顺道又叫了个家政阿姨,让把房间打扫一下。
  燕清池趁着这功夫把印象中李新然的东西装了箱,打包扔进了楼道的垃圾桶。
  做完了这些,他才拿了新的钥匙,出门回了家。
  在燕清池的记忆里原主一家都很少出场,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原主作为男配在蹦跶,至于其他人则在作者开头的一笔后,再无出场。因此,他一时还有些猜不准原主父母与妹妹到底是什么性格。
  他开了门,换了鞋,就见原主的妹妹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开着,可是沙发上的人明显没有在看它,只是兀自叹着气。
  “怎么了?”燕清池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问道。
  燕清溪抬起头,看着他,“江家刚刚来人了,见了妈妈,说了我们两家之前定的娃娃亲的事。”
  燕清池一下就明白了,刚刚江默宸来了,说了自己性向的事情。
  “然后呢?”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