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5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燕清池不喜欢客套,闻言,也就没有故作退让,直接打开菜单选了几个自己喜欢的菜,按了铃叫服务员进来。
  服务员记下了两个人挑选的菜肴,就安静的出去了。
  室内一时有些沉默。
  江默宸看着面前的人,体贴的开口,“你昨晚说,你同意我之前提出的,代替你妹妹,履行我们两家之前定的婚约。”
  “是。”
  江默宸微微颔首,“你有什么条件吗?”
  “有。”燕清池稍微向前倾了一点,沉声道:“我希望你能在婚前,先借我5000万,这笔钱我会给你写个借据,一年后,按照银行的利息,连本带利还你。”
  这是江默宸没有想到的,他猜想过种种燕清池可能提出的条件,却没有想到会是借钱,并且在谈话的开端就这么直接的说出来,这未免有些过于市侩与世俗,不过他本身对燕清池的评价就不高,故此,也只是心里暗哂一声,没有拒绝。只是5000万而已,不值得他计较。
  “可以。”他应道。
  燕清池对此也没有太大反应,他对江默宸还算有些了解,知道他善于以温柔来掩盖自己的冷漠,书里原主没有答应江默宸结婚,江默宸都愿意由着他作死,对他不甚过分的要求,全部买单。而自己则答应了他,只是5000万,他理应不会为难自己。
  “谢谢。”他诚恳道。
  “不必客气,毕竟,我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江默宸说完,甚至还冲他笑了一下。
  燕清池看着他这个笑,只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远没有这个笑容温柔客气,他礼尚往来的回以一笑,“是啊,还真是令人期待。”
  “你对婚期有要求吗?如果没有的话,日子就由我来决定。”
  “可以,不过大概会是什么时候呢?”
  “近期吧,”江默宸看着他,“夜长梦多,免生变故。”
  还真是迫不及待啊,燕清池暗忖,要不是他知道江默宸结婚的原因,估计都要以为他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了。他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江默宸见他同意,继续道:“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我们即使现在结婚,也只能是领个证,不能公开,也不能举行婚礼。不过你不用担心,等日后时机成熟,我会给你补办婚礼,并公开你的身份,可以吗?”
  他这话虽是句疑问句,却带着些久居上位的高高在上的口气。
  燕清池向后靠了靠,觉得他明明什么都自己已经定了,却还要故作客气的问自己可以不可以,有些没有必要。反正都是个形式而已,并不重要,他们的婚姻,只不过是为了结婚而结婚罢了,什么日子,有没有婚礼,公不公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婚后两个人的相处,是哪怕彼此没有爱情也因为这一纸婚书而产生的责任与牵绊,这才是重要的。
  不过江默宸愿意询问,他也不愿意扫了他的兴,所以依旧是温和的点着头,“可以,”他说,“我自己是十八线查无此人的状态,可你不一样,你人气正旺,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这个时候公开结婚,确实不太明智。”
  “你理解就好。”
  燕清池歪了下头,“我当然理解,毕竟,我可是很善解人意的。”他说完,还微微眨了下眼。
  江默宸猝不及防收了他一个wink,只觉得会心一击,心下有些无语,善解人意?江默宸在心里嘲讽,这四个字,你怕不是就只和‘人’沾个边吧。
  他默默跳过了这句话,询问起燕清池新的结婚事项。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饭菜也在这个时候,被服务员端上了桌。
  这家私房菜味道还算不错,两个人吃的也算满意,吃饭间,江默宸突然道,“对了,既然要结婚了,有一件我需要告诉你。”他停了手里的筷子。
  燕清池也随之停了下来,就听他温声道,“我之前收养了一个孩子,是个男孩,今年五岁,等我们结婚了,会和我们一起住,可以吗?”
  燕清池闻言,稍稍有些惊讶,他看书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江默宸竟然还有一个养子,他想了想,确实是印象中没有看到什么关于小孩的描写。
  可能是因为那本书走的是小白莲的视角,所以在小白莲没有接触到江默宸的孩子前,那个孩子就没有在书里出场吧。他如是想。
  “可以。”他应道,“反正我们结婚,也不会有孩子,能收养一个孩子当然是再好不过的。”
  燕清池甚至觉得,如果日后条件允许,他可以再收养一两个,他自己曾经在孤儿院待过,所以比谁都更清楚,孤儿院的孩子有多么想走出那个院子,有多么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家。
  “我能看看那个孩子的照片吗?”他问。
  江默宸拿出手机,找了张照片点开,将手机递给他。
  燕清池接过,照片上是一个很俊秀的男孩子,皮肤很白,黑色的头发软软的垂在额前,他抿着嘴,一双黑白分明的猫眼睁得大大的,有些拘谨的看着镜头,右手则不自觉的抓着衣摆。燕清池看着照片,暗道,看起来这个孩子和江默宸并不是很亲近,不然也不会在面对镜头时如此不自然。
  他把手机递还回去,轻声道,“挺可爱的。”
  “他叫棋棋,今年五岁,很乖很安静,你应该会喜欢。”
  燕清池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江默宸就没再说话了,只道,“吃饭吧。”
  吃完饭,江默宸开车送了燕清池回家,临下车前,燕清池问他,“棋棋知道你要结婚了吗?”
  “他还不知道,我这两天会告诉他的,你放心,他很乖,不会有什么排斥的情绪,更不会为难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既然我们要结婚了,你觉不觉得我应该去见见他?”燕清池斟酌道,“也不能让他在结婚当天才第一次见到我这个未来的……”他顿了一下,想了想棋棋对自己的称呼,最后还是说道,“爸爸吧?”
  江默宸之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今被燕清池点出,觉得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你觉得呢?”
  “我觉得还是提前见见吧,也可以培养一下我和孩子的感情。”
  江默宸闻言,轻笑道,“那要是他不喜欢你呢?”
  燕清池看他,“你不是说,他很乖,不会有什么排斥的情绪,更不会为难我吗?”
  江默宸没想到他会拿自己的话来回击自己,暗道,也不是那么蠢嘛,他看着燕清池一脸自信,眼睛明亮的仿若玻璃柜内的钻石,故意道,“不排斥,不为难,不代表喜欢。”
  燕清池却是低头一笑,似是十分胜券在握,“那你可以拭目以待。”
  江默宸见他这么有信心,也不禁有些好奇他们俩见面的样子。他虽然收养了棋棋,可是大约是因为相处的时间不够,棋棋对自己并不是十分亲近,他确实十分乖巧懂事,却也过于乖巧懂事,如果可以,江默宸希望他能像普通的孩子对待父亲那样,该哭哭,该闹闹,而不是带着些拘谨,小心翼翼,安安静静。
  他看着燕清池,觉得他和棋棋在他们结婚前先接触一下也好,这样,如果他能和棋棋相处的不错,自然是好,而如果他和棋棋相处的不好,那么,自己可能就要重新考虑这桩婚事了。
  “你最近有时间吗?”
  “有,我暂时还没有接戏,所以这一阵儿应该都有时间。”
  “那很好,后天我来接你,带你去见见棋棋。”
  “好。”
  “后天见。”江默宸道。
  燕清池闻言,知道今天的见面到此结束,他下了车,冲江默宸笑了笑,“那就后天见了。”
  说完,关了车门,转身离开。
  只留下江默宸一人对于他如此识趣有些惊讶。若不是知道他以前干的那些蠢事,怕是要以为这是个聪明人了,江默宸摇了摇头,看来燕清池比他想象的是要聪明一些,不仅有一副可以伪装自己的皮囊,还有一颗善于伪装自己的心,只是,他嗤笑了一声,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他倒要看看,他能伪装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