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8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安静的屋内,小圆桌旁围坐着三个人,棋棋坐在了最中间,拿着彩色铅笔画着画。
  江默宸看着他的动作,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如果时间倒回二十分钟前,他一定会在燕清池说完那句“你要一起来画吗”的时候,干脆利落的拒绝,他可以给棋棋说自己还有事情,可以答应棋棋自己下次陪他画画。但绝对不是现在,在燕清池的面前,和棋棋坐在一张桌子前,准备画画。
  江默宸看着自己面前的彩色铅笔,只觉得心里一阵后悔,他抬头去看燕清池,狠狠瞪了对方一眼,深觉今天让燕清池登堂入室,实在是一个错误决定。这个作精!
  时间切回二十分钟前,江默宸刚进屋,棋棋开始画画。他画的很认真,甚至在画完后,还拿水彩笔给小狗上了色,等一切弄好了,才坐直身子,看看江默宸,又看看燕清池。
  他年纪小,画出来的画难免稚嫩,是标准的小孩儿画法,燕清池却在看过后,就着他的画,在他的小狗旁按着他的画法加了一只小狗。
  棋棋弯着眼睛看他画,等他画好后,很自然的把画移给了江默宸,等着他也画一只。
  于是,就出现了上述江默宸郁闷又后悔的心理。
  江默宸看着突然到了自己的面前的画,只恨自己一失足进了屋,成千古恨。他本以为只是燕清池教棋棋画画,这才想着看看他们相处顺道也可以陪陪棋棋,可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也需要画画!
  他想了想,再次看向罪魁祸首,“你不是要教他画画吗?就是这么教的?”
  燕罪魁撑着一只手,淡定道,“画画不就是图个乐趣,先玩呗,等到棋棋玩高兴了,我再教他。”
  “你可以现在教他。”江默宸特意在“现在”这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燕清池抬了抬眼皮,微微打量了他一下,又想到他刚刚在自己低头时一直恨恨的瞪着自己,当下有了猜测,他收了撑着的手臂,慢条斯理道:“也行,不过我到底是客人,你是棋棋的爸爸,那么,不如我们就一起教棋棋吧?”
  燕清池说完,没等他拒绝,从桌上抽出了一张白纸,微笑着递了过去,“你先随便画画,我和棋棋了解一下你的画风,然后我们再分工教学。”
  江默宸看着他脸上的笑,简直被他这一系列的骚操作给惊呆了,……这是故意的吧!这绝对是故意的吧!这个作精!
  他对着燕清池手上的纸,一时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能冷声道:“你先画。”
  燕清池也不忸怩,拿了根彩铅,就开始在白纸上画了起来,棋棋见他画的飞快,凑过去看着,不一会儿,就见纸上出现了一只看起来眼睛似乎弯弯的正在笑的小狗。
  燕清池问他,“可爱吗?”
  棋棋点头,他伸手摸了摸画上的小狗,软软道:“可爱。”
  江默宸冷眼瞧着,就见燕清池的画风有些类似漫画,不过大概是为了迎合棋棋的喜好,他刻意画的更卡通了些。
  他正看着,就见燕清池抬起头来,一下撞进了他眼里,四目相接,江默宸肯定他从燕清池的目光里看到了戏谑与得意。江默宸默默咬牙,就听见燕清池笑道,“我画完了,江少,该你画了。”
  棋棋听了这话,转头看向江默宸,眼里有着很明显的期待。
  江默宸看着他眼里的期待,颇有些不知如何进退,难道要让他对着棋棋说:不好意思啊棋棋,爸爸不会画画吗?江默宸觉得自己说不出口,这实在太可怕了,哪怕过了二十多年,他也缺乏直面这个事实的勇气……
  燕清池看着他一脸为难,就猜到自己的猜想估计是真的,想不到江默宸这种小说男主竟然也有不擅长的地方,还竟然是画画。他一下子觉得面前的人似乎鲜活了起来,再也不是自己之前看文时单薄的文字符号。
  他验证了自己的想法,也不想为难江默宸,就开口道:“算了,像江少这种豪门骄子大概年少时学的都是素描这种正统绘画,画出来和我和棋棋的画风也不一样,还是我来教吧。”
  江默宸不由松了口气,“那可真是辛苦燕老师了。”
  燕清池笑眯眯地,“不客气。”
  江默宸:……呵。
  棋棋听着他们俩的对话,听到了燕清池说还是他来教,就抬起头,看着燕清池。
  他重新拿了一张纸,指着燕清池之前自己单独画的狗,看着他,也不说话。
  “是要我教你画这个吗?”燕清池诱导着开口。
  棋棋点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可是却还是不说话。
  燕清池看着他眼里的向往,感受着他的沉默,一时有些心疼。
  这世上固然有很多人生性沉默,不爱说话,可是棋棋却应该不是天性如此,他对很多事情都有着孩子心性的好奇与喜欢,也愿意并欣然接受新事物,他虽然很多时候不说话,可是却睁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的看着你。燕清池联系了一下自身,心道棋棋的问题应该还是出在心理上,他大约是被人提醒过,或者是自己为了保护自己,所以安静听话,不多说也不多做。
  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改变的,不过他也不着急,如果他们婚姻顺利,他还有半辈子要和这个孩子生活在一起,总是能让他不再畏惧,像寻常人家的小孩一样,说说闹闹的。
  燕清池拿起笔,在纸上画了一笔,他看了眼棋棋,棋棋很聪明的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拿起笔,模仿着画了一笔。然后,燕清池就见棋棋很自然的转头看向江默宸。
  江默宸看到棋棋转头看向自己,一时顿住了。他不自觉的看向燕清池,就见燕清池也有些惊讶。江默宸恨恨的再次瞪了燕清池一眼,暗道,他果然就不该让燕清池今天来看棋棋,这下好了,不仅让自己画画,还要让自己学画画!
  江默宸简直恨不得立刻、马上站起来离开这间屋子,或者越过棋棋,暴打燕清池的狗头,让他再秀,让他再作!
  燕清池看着他瞪着自己,无声的替自己辩解:冤枉啊,我又没让你学。
  “还不是你刚刚非让我画。”江默宸无声反驳。
  燕清池觉得自己真心无辜:我明明刚刚还帮你解围了好不好?不然,你这会儿就要给棋棋展示你的画技了。
  江默宸冷笑着看他: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谁?
  燕清池一下睁大了眼睛,下一秒,他一脸哀伤混合着无辜夹杂着委屈甚至还带了些痛心疾首的脉脉的看着他。
  江默宸不忍观赏的转过头去,太辣了,这画面太可怕了他不敢看。
  燕清池见他转了头,忍俊不禁,他刚刚唇角勾起一个弧度,就见棋棋正看着他。燕清池正想问他怎么了,就见棋棋又转头去看江默宸,江默宸也只好低下头去看他,问道,“怎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