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9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棋棋的目光在他们俩之间来回转了两圈,然后放下笔,软软糯糯的说,“还不画画吗?”
  燕清池和江默宸一时有些尴尬,瞬间收敛了玩闹的心性,正经了起来。
  燕清池拿起笔,在纸上画了一笔。
  棋棋有样学样的画完,转头去看江默宸,江默宸无语望天,觉得是自己的,大概真的躲不过。他破罐破摔的拿起笔,按照燕清池画的,画了一笔。
  棋棋见他画完了,就又去看燕清池。
  燕清池迅速的画了下一笔,棋棋迅速跟上,然后再去看江默宸,去看他画好了没有。
  江默宸觉得这画画的几分钟,简直漫长的好似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小学课堂,他看着手里的绘画本,却总是画不出书上的图案,每一次画好后,都和幼儿简笔画一样。
  这是江默宸少有的不愿意回想的苦闷时光。他是在想不通,自己从小到大琴棋书样样精通,怎么几偏偏死在了画这一项,他不愿意轻易放弃,自己偷偷的练了许多次,却总是练不好,似乎天生就没有点亮绘画这项技能,怎么努力,都只能做一个低等手残。
  江默宸在心里无声叹了口气,暗道,果然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只不过,他在心里暗哂了一声,燕清池可真是个人才,这才第二次见面,就摸清了自己的短板,很好,他倒要看看他能装聪明装到什么时候,可千万别犯蠢犯到他手里,到时候他一定让燕清池好好的坐在这件屋子里给他好好画画,画他个三天三夜,三更半夜,让他画画不能停歇。
  三个人各怀心情的画着画,江默宸趁着中途有电话进来,连忙带着自己的画纸离开了,然后再也没有进过棋棋的屋子,直到棋棋画完画,才姗姗出现,一副你们竟然画完了的惊讶。
  燕清池没有拆穿他,在结束了画画教学后,又在江默宸家里吃了一顿饭,这才准备离开。江默宸起身打算送他,燕清池把自己带来了礼物递给了棋棋。
  他拿出了一个魔方,问棋棋,“知道这是什么吗?”
  棋棋点头,“魔方。”
  “会玩吗?”
  棋棋还是点头。
  “那你先玩,等下次我来了,看看你玩的好不好。”
  棋棋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他张了张嘴,似是想问什么,却又没有出声,慢慢闭住了嘴巴,只是点了点头。
  燕清池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棋棋没有反抗,安静的弯着眼睛看着他,像温柔的小月亮。
  “那我明天再来看你?”燕清池温柔的问道。
  棋棋乖巧的点头,眼里全是细碎的软柔。
  燕清池觉得他有些像橱窗里的洋娃娃,模样好看,又生了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眼睛一弯,就自带着柔情与温暖,让人忍不住心生喜欢。可偏偏却又小心翼翼的,以稚嫩的武装保护着自己,谨慎而克制的看向外面的世界。
  他挥手和棋棋说了再见,跟着江默宸离开了。
  江默宸很绅士的将燕清池送回了家,车停稳后,他转头看向燕清池,问道,“玩的很开心?”
  “是挺开心的。”燕清池如实道。
  江默宸冷哼。
  燕清池转头看他,“怎么,你不开心吗?”
  “你觉得呢?”
  燕清池没想到他温柔的外表下竟这么斤斤计较,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他撞了撞江默宸的胳膊,“你都计较一天了,不累吗?”
  江默宸转头瞪他,“闭嘴。”
  燕清池比了个OK的手势,“让我们跳过这个话题,换个话题。”
  江默宸想了想,终于严肃了表情,认真道:“你觉得棋棋怎么样?”
  “很可爱,很乖,很懂事。”
  “喜欢他吗?”江默宸继续问。
  “喜欢啊。”
  这个回答在江默宸预料之中。
  “你明天想去看他?”
  “对,不行吗?”燕清池问他。
  江默宸看着他,“既然你已经和他说好了,那么就去吧,下次的时候,先和我说一声。”
  他是孩子的爸爸,这种要求,燕清池自然无法拒绝:“好。”
  两个人聊完了孩子,又就结婚的事情聊了几句,江默宸很冷静的说道,“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残忍,但是我还是想提前说清楚,你我结婚,不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而是你情我愿的各取所需,”他看着燕清池,“你之所以愿意答应我,不管是为了那5000万也好,还是为了其他也罢,我能给的,只要不过分,我愿意给你。所以,我如果不能给,那么,你最好也不要妄想。”
  他的话语有些冰冷,偏偏语调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和缓,“我不会轻易的喜欢上什么人,所以婚后,我可能,不,是应该,我应该也不会有多么喜欢你,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能尽到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也会尽可能配合你的想法和要求。只是,我希望你能记住我今晚说的话,不要在婚后为了所谓的爱不爱而纠缠,那样,只会让自己显得难看罢了。”
  燕清池没想到他会这么冷漠的说出这番话,他看着江默宸,只能看到他眼里的平静与冷漠。燕清池觉得果然每个人都是一个多面体,五分钟前,江默宸还在和他斤斤计较,比棋棋还要孩子气,现在就已经能冷静的和自己谈着条件,为自己的以后铺路。
  不过这于他而言也并不是什么问题,他笑了下,明媚亮眼,“我知道了,放心吧,只要你不喜欢我,我是不会去喜欢你的。”
  江默宸轻笑了笑,似是对他这句“只要你不喜欢我”感到可笑,他道:“那你可以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