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0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只不过有一点,”燕清池看着他,一字一句认真道,“既然决定结婚,那么婚前的很多事情就该就此告一段落。我也好,你也好,不管婚前喜欢过谁,和谁有过纠缠,既然结婚了,那么这些就必须全部翻页。我们两个结婚,关系的不仅是我们两个人,还有江、燕两家以及棋棋,所以一般情况下,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计较,也不会和你离婚。可是,”燕清池严肃道,“如果你在婚内喜欢上了别人,或者和别人有所牵扯,我不管这个人,是你在婚前就认识,还是婚后认识,我都不会再和你待在一个屋子,那个时候,我希望我们可以和平离婚。”
  “你为什么不担心是你喜欢上别人或者旧情复燃呢?”江默宸反问。
  燕清池听到旧情复燃就知道江默宸果然调查过自己,也知道了原主和李新然那段过去,他想了想,问道,“你觉得你足够优秀吗?”
  “当然。”江默宸自信道。
  “那不就是。”燕清池靠在椅背上,云淡风轻的表示:“既然你足够优秀,我又整天面对着你,为什么还会喜欢上别人?”
  江默宸被他这反问问的怔了一下,这句话……怎么有些像是在撩他……
  燕清池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该喜欢上的时候,现在说这么多没用,不该喜欢上的话,你说这些话更是白说。还是记住我说的吧,过去的事情就此结束,日后不要回头,也不要做出对不起对方的事情,就算是为了给棋棋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你我即使没有爱情,也要营造出一副祥和温馨的样子,懂?”
  江默宸伸手把他的手拿了下去,“放心,棋棋是我儿子,我比你对他上心。”
  “那最好。”燕清池说完话,也没再多留,冲他说了声再见,下了车,往自己的小区走去。
  江默宸看着他一步步向远离自己的车,默默皱了皱眉。燕清池的背影很好看,不仅好看,还有一种淡然与潇洒,他静静的看着,不觉想起了刚刚的话,他很难把这样的燕清池和自己从资料中看到的又蠢又作的燕清池相结合,他一时有些疑惑,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他和自己结婚真的就只是为了那五千万吗?
  他又想到了刚刚燕清池那句:我整天面对着你,为什么会喜欢别人。江默宸突然有些烦躁,他该不会,是喜欢自己吧?
  只不过这个念头还没来得及发芽,就又被他按回了土壤里。于他而言,燕清池的喜欢与否都无所谓,那么,既然他不喜欢燕清池,就没有必要自作多情的去揣测别人的心思。
  他收敛了心思,在燕清池走进小区的那刹,调转车头,往回开去。他不需要、也不想在燕清池这里费什么心思,只是搭伙过日子罢了,各取所需,不需要那么多的追求。
  很快,燕清池就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和江默宸领了证。结婚证很红,和他在穿越之前所见的结婚证没什么区别,他看着自己手里的结婚证,长长叹了口气。
  江默宸看他,“怎么,后悔了?”
  “这倒没有,只是感慨一下我短暂而又愉悦的单身生活竟然就这么结束了。你没听过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们……”
  “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江默宸打断他提醒道。
  “那就更可怕了啊,”燕清池看着他,“普通的婚姻也就是一个墓地,我们呢,一片荒坟,看不到尽头!”
  江默宸:……
  “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喝一杯,一起哀叹一下离我们远去的单身幸福?”燕清池问他。
  他们俩这一阵儿也相处了一些日子,对比起刚认识那会儿熟悉了很多,以致于江默宸已经褪去了温柔的表象,露出了自己美好的皮囊下不甚美好的内里。
  果然,江默宸在听到他的邀请后,“呵”了一声,“没时间。”
  燕清池觉得自己有些怀念刚开始遇见的那个江默宸了,好歹还会装出一副温柔的样子,哪像现在,已经毫不忌惮的暴露自己冷漠的本质了。
  他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不可思议的看向驾驶座上的人,“今天可是我们领证的日子啊,你和我说没时间?之前说好的会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会尽量满足我的要求呢?”燕清池摇着头感慨道:“果然长得好看的男人都是会骗人的。”
  江默宸冷眼瞧他,“你说这话的时候,可以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
  “我不一样,”燕清池淡定道:“我从不骗人,你看,我说我答应和你结婚,就结了吧。”他扬了扬自己手里的结婚证。
  江默宸无奈,“去哪里?”
  “你自己要出去浪还问我去哪里?当然是送我回家了。”
  江默宸白了他一眼,开车向家里驶去。
  等到了小区,燕清池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就见江默宸也解了安全带,“怎么,你有东西落家里了?”
  “是啊,酒落家里了。”
  燕清池点了点头,却突然反映了过来,等等,他这难道是……答应陪自己喝酒了?
  他转头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还落了一样?”
  “什么?”
  “我啊!”燕清池指了指自己。
  江默宸被他逗笑了,没有说话,不置可否。
  燕清池知道自己猜对了,下了车,关了车门,给了他一个好看的笑容,“我收回之前的话,我觉得你还是不错的,和我一样,长相和人品成正比。”
  江默宸关了车门,看着他,“不需要,你我完全不一样,”他伸手指了指燕清池,又指了指自己,“两路人,懂?”
  “懂。”燕清池敷衍着应道。
  他觉得江默宸比自己想象的似乎要讲道理一些,也死鸭子嘴硬一些。
  “下一次可以教棋棋画鸭子。”
  “你说什么?”江默宸问他。
  “说棋棋的绘画课呢,怎么,你要一起来上吗?”
  江默宸冷哼了一声,充分用自己的眼神表现了自己的不满。
  燕清池觉得他这样有些有趣,撞了撞他的手臂,“你真的不来吗?一对二小班授课,免费私教,包教包会,不会可以继续上课。”
  江默宸停了脚步。
  “你怎么不走了?”燕清池问他。
  “我怕酒味太大,影响燕老师上课,燕老师要么还是自己一人饮酒醉吧。”
  “别啊,”燕清池去拉他,“一人饮酒醉有什么意思,我喜欢醉把佳人成双对。”
  江默宸冷笑。
  “放心,燕老师今天不上课。”燕清池给他保证道,“你要相信我。”
  江默宸无语望天,默默向前走去。燕清池很快跟上,和他一起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