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1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两个人陪着棋棋玩了会儿拼图,见棋棋有些困了,帮他洗漱完,哄着他睡着了,这才开始喝酒。
  他们坐在主卧的椅子上,中间是一个小茶几。燕清池觉得光喝酒有些没意思,提议玩个什么,江默宸想了想,在抽屉里找了副扑克,玩了起来。
  燕清池一边和他玩着扑克,一边喝着酒,一边说着话。
  江默宸本来话不多,只是后来喝多了,也陆陆续续的开始感慨了起来。
  玩到最后,两个人都没再理扑克,而是靠着椅子说着话,吐槽着自己的内心的不愉快。
  江默宸很不懂,“你说我是不是鬼迷心窍了,不然怎么会这么憋屈的喜欢一个人?”
  燕清池知道他说的是小白莲,想了想,也只能回复道,“大概是吧。”
  江默宸沉默了会儿,突然转头问他,“你喜欢过谁吗?”
  “没有。”燕清池惯性否认,就听江默宸哼道,“你不地道啊,你明明才刚和男朋友分手。”
  燕清池心说那才不是我男朋友。
  不过这事说起来就要扯到自己的穿越,所以,他敷衍的笑了笑,“都分手了,早都不喜欢了。”
  江默宸也是真的有些醉了,没再揪着他不放,“嗯嗯”的点头道,“对,早都不喜欢了。”
  燕清池转头看他,就见他面色中笼了些迷茫的朦胧,喃喃着,“我早都不喜欢了。”
  “那你记着你说过的话啊。”
  “当然记得,”他转头看向燕清池,“我还记得我们今天领证了呢。”
  他说完,突然站起身,直接走到燕清池身前,一把抱起他,“走,我们该洞房了。”
  燕清池本来想挣扎着下来,一听这话,简直愣了,“你说什么?”
  江默宸转身走了几步,把他扔在了床上,开始解自己的衬衫扣子,“还能说什么,婚都结了,自然该履行夫妻义务了。”
  谁要和你履行夫妻义务啊!!!燕清池简直一口血吐出来,他在床上滚了一圈,下了床,江默宸见他要溜,长腿一迈,一把抓住了他,“怎么,敢结婚不敢开车啊。”
  “你都醉了,还想酒驾?”燕清池朝下看了看,不是说酒后乱性都是胡说吗。
  江默宸看到了他的目光,竟然难得的和他心灵相通,“你可以试试啊,看看我到底醉了几分,能不能酒驾。”
  “司机一滴酒,亲人两行泪。”燕清池试图劝他。
  江默宸一脸温柔,“放心,你的亲人绝不会两行泪,撑死也就是你自己两行泪。”
  燕清池挣扎着表示,“你看,你还和我学过画画。”
  江默宸哼了一声,“那也算?”
  “当然算啊!虽然不正式,但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不能这么对待你的爸爸。”
  “这话等一会儿我们开往城市的边缘的时候,你再提醒我吧,爸爸。”
  燕清池简直无奈,“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啊。”
  江默宸拉着他往后一拽,牢牢把人压在了身下,“你不也不听嘛。”
  他说完,就开始解燕清池的衣服扣子。
  燕清池一把按住他的手,“最后一个问题,你能接受我们一人一次吗?”
  江默宸凑近他,嘴唇几乎贴近他的唇,他说,“宝贝,我可以接受我一夜多来几次。”
  燕清池明白了,他松开手,往两边一摊,摆出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来吧,速战速决。”
  江默宸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有些醉了,竟然还觉得这样的燕清池有些可爱,他拍了拍燕清池的脸,“那可有些困难。”
  事实证明,江默宸说的话还是很具有参考性的。等到从秋名山上下来,重回城市中心,燕清池趴在床上,感受着身体的乏力,深深觉得江默宸果然不愧是书里的主角,自带器大活好的主角光环。
  江默宸开了灯,就见被子斜斜的搭在他的腰间,嫩白的肌肤上错落着很明显的吻痕,像雪地上的花瓣。燕清池被灯光照的眯了眯眼,黑色的头发汗湿的贴在了脸上,很是漂亮艳丽。
  他自己把人折腾成了这样,这会儿车战结束,良心发现,不由放缓了语气,温声问道,“要我抱你去冲一下吗?”
  燕清池一脸见了鬼的看着他,他坐起身,却突然想到什么回头看向江默宸,“所以你是结束战斗了是吧?”
  “难道你还想继续?”江默宸笑道。
  燕清池盯着他,突然一个上前,一把推到了他,“也不是不可以。”
  江默宸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还真的打算实践之前自己说的话,只觉得心里一阵无语,当场就把人从身上压到了身下,“我本来还以为你累了,看来还是很有精力的嘛,还能再来一次。”
  燕清池心说那是自然,这点夜间活动,能耗费多少体力,尤其是他还是躺着,只不过他到底还是第一次,多少还是有些觉得奇怪。故此只好伸手扶了扶江默宸的腰,笑眯眯道,“哪里哪里,还是休息吧,你也辛苦了。”
  江默宸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辛苦,你要是愿意,再辛苦也值。”
  “这我怎么舍得。”燕清池配合道,“还是休息吧,天也不早了,也该睡了。”
  他说着,自己往旁边移了移,慢慢移下了床。
  江默宸见他扶着腰往卫生间走去,有些不放心,“你真的不要我帮忙?”
  燕清池一回头就见他正准备下来,连忙摆了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知道,自己来。”
  江默宸闻言,顿了一下,他挑了挑眉,“哟,看来是老司机啊,很熟练啊。”之前还骗自己没喜欢过人!骗子!
  燕清池听着他阴阳怪气,无奈道,“我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啊,你自己发现自己喜欢男生没去看看相关的书,后面没看过那种咳咳的小黄书。”
  “只是看看?”
  “都说了我虽然长得好看但是不骗人,不要把人都想的和你一样龌龊好吗。”
  “我怎么就龌龊了,我也只是看看好吗?”
  这下轮到燕清池不信了,“你?只看看?不实践?”
  “我洁身自好。”
  “我看你是眼高于顶吧。”
  江默宸抄起抱枕就往他身上砸去。
  燕清池闪身躲过,哈哈大笑,“还恼羞成怒。”他看着江默宸又有要发作的趋势,连忙向卫生间走去,在对方的咬牙切齿中迅速关了门。
  燕清池开了淋浴,迅速冲了冲,又忍着羞耻把体内的东西给弄了出来。他拿着浴巾擦了擦头发,又拿吹风机吹了一会儿,差不多半干的时候,才走了出去。
  “换床单了?”他刚上床,就发现床上的床单似是被人换过了。
  江默宸“嗯”了声,把床头的药递了出去,有些不好意思道:“给你。”
  燕清池接过,放在了自己的床头,拉过被子,钻了进去。
  “我给你是让你放那儿观赏的吗?”江默宸觉得自己为数不多的耐性,迟早得被自己身边的人耗费掉。
  “我刚检查了,没有受伤,所以没必要用。”
  “真的?”
  “千真万确。”
  江默宸听他这么说,也就没再坚持了,关了灯,躺了下去。
  黑色的夜里,两人之间,一时有些沉默。
  燕清池这会儿也有些困了,说了句“晚安”,一转身,背对着他,睡着了。
  只剩下江默宸一个人在黑夜里睁着眼睛,许久,才缓缓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