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6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张姨忙完了家里的事情,很快就又回来了。江默宸见张姨回来了,盘算着也该带燕清池见见自己的朋友了。
  他们俩这次的结婚十分仓促,没有婚礼,没有公开,就是两家一起吃了顿饭,他和燕清池一起去民政局领了张证,再就没有其他了。
  江默宸看着燕清池坐在地上和棋棋拼着拼图,修长好看的手指干净白皙,他这会儿才难得的良心发现——即使他们还没有举行婚礼,即使燕清池不是女人,不需奢华的礼服、娇艳的捧花、璀璨的钻戒,可他甚至都没有想到给两个人买对对戒。
  而燕清池则什么都没说。
  除了最开始要的那五千万,之后,他什么都没有要过,似乎对这场简单的连形式都没有婚姻毫无意见。江默宸不由再次审视起面前这个男人来,他真的只是因为那五千万吗?没有其他的目的吗?按照之前自己的了解,燕清池怎么也不该是这么一个好脾气的人,还是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他伪装的假象呢?
  江默宸有些想不明白,张姨就在这个档口把饭菜做好了,“吃饭了。”
  燕清池伸手把棋棋拉了起来,带着他去卫生间洗手。
  “这是什么?”他问。
  “水龙头。”棋棋回答。
  “这个呢?”
  “洗手液。”
  “这个呢?”
  “泡沫。”
  “答对了,棋棋真聪明。”
  江默宸听着卫生间内的对话,一时内心有些微妙。
  等到燕清池带着棋棋出来在饭桌前坐好,江默宸路过燕清池的时候,小声提醒道,“棋棋只是不爱说话,又不傻,你说的这些,他早都知道了。”
  燕清池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江影帝,平时没怎么带过孩子吧?”
  江默宸挑眉。
  燕清池站起身,压低声音凑近他,“就是因为不爱说话,所以你才要诱导他说话,并且在说完后鼓励他,让他知道自己说话这个行为是正确的,是被人喜欢的,懂吗?”
  江默宸有些懵,他当然不懂,他在棋棋之前并没有带过其他孩子,即使是棋棋,也因为工作原因,大部分时间都是张姨和他父母在带,这种具有技术性含量的事情,燕清池不说,他是真的意识不到。
  燕清池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懂,“行了,”他拍了拍江默宸的肩膀,“坐下吃饭吧。”
  江默宸坐到了棋棋的另一边,一边吃饭,一边想着刚刚燕清池说的话,然后颇具实践精神的伸出筷子指着面前的菜,“棋棋,这是什么菜?”
  “鸡蛋。”
  “这个呢?”
  “鱼。”
  “这个呢?”
  “茄子。”
  “这个呢?”
  燕清池看着身边父子俩突然开始一问一答的报着蔬菜名,只觉得江默宸还挺会活学活用。
  江默宸问完了一圈,夸道,“棋棋全都认识啊,好厉害。”
  棋棋害羞的笑了笑,低下头默默吃饭。
  江默宸摸了摸他的脑袋,看向另一边的燕清池,燕清池伸手给他无声的鼓了鼓掌,“厉害”。他做了个口型,江默宸心里有些得意,面上却不显,只是默默的给棋棋夹了些菜。
  吃完饭,燕清池提出他要带棋棋回自己家里一趟,江默宸闻言,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吧,正好晚上的时候,带你去见见我的朋友。”
  燕清池有些惊讶,他们从决定结婚到领证,江默宸一直没有提过让他见自己朋友的事情,只带他见了自己的父母姐姐,还都只是匆匆一面。
  江家父母对他很客气,毕竟有小白莲的前科,江家父母看他十分顺眼,两家一起回忆了一下往昔峥嵘岁月稠,说着要是爷爷还健在,见到这样的场景应该也会很高兴,说着说着,还顺道展望了一下未来,觉得燕家现在的低谷都是暂时,只要时机成熟,燕家一定会东山再起,再创辉煌。
  江家姐姐江星宸则比父母要安静文雅的多,如果不是燕清池之前看书的时候知道这个容貌妍丽、举止优雅,看起来十分温柔可人的女人是个不折不扣的铿锵玫瑰,估计真的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千金名媛。
  江星宸——江氏集团现在的掌舵者,和温柔可人的外表不同,江星宸行事十分干练铁血,只有在对上自己家人的时候,才会如外表所示的一般,温柔娴静。
  她远比江家父母和江默宸要忙的多,因此吃完饭,和江默宸简单的说了几句,就直接坐车去了机场。
  燕清池本以为江默宸是不想让他过多参与自己的生活,所以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朋友。可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想多了。
  “好啊。”他欣然道。“那就让棋棋先在我家待着,等见完你的朋友,再接他回来。”
  燕清池说完,就感觉自己牵着的棋棋的手不自觉紧了一下。
  他低头看去,就见棋棋眼里有着稍纵即逝的惊慌。
  他瞬间反应过来,对于棋棋而言,自己的家人还都不太熟,他本身才只有五岁,又一直缺乏安全感,所以听到自己把他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难免产生恐惧。
  江默宸也注意到了棋棋的惊慌,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还是先把他送回来吧,或者,”他想了想,“棋棋和我们一起去。说起来,他们也还没有见过棋棋。”
  “好。”燕清池同意。
  他把棋棋抱了起来,问他,“想去见爸爸的朋友吗?”
  棋棋其实并不太想去,他还是有些怕生,但是他听到了江默宸刚刚说要带他去,所以本能的顺着江默宸之前的话点头。
  只是脸上并没有什么兴奋的表情。
  燕清池见他这样,就知道他大概是并不想去的。他笑了笑,双手架着棋棋让他在空中飞了一圈,棋棋起初没反应过来,没一会儿,就因为好玩笑了出声。
  燕清池复又把他抱回了怀里,“还是不去了吧,”他看着棋棋,眉眼温柔,“你昨天才出去玩过,今天早早休息,等明天还要教你认字呢。”
  棋棋看着他,一双眼睛眨了眨,没有说话。
  江默宸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又不打算让棋棋去了,正想出声,却又想到燕清池比自己更会和棋棋相处一些,就没有说话。
  “棋棋敢不敢一个人呆在家啊?”燕清池问他。
  棋棋想了想,“还有姨姨呢。”
  他说的姨姨是张姨。
  燕清池点头,“对,棋棋陪姨姨一起待在家里。”
  棋棋点头。
  “真乖。”燕清池亲了他的额头一下。
  这不是燕清池第一次亲他,可棋棋却对这种突然而来的亲昵,还是有些惊,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被亲的地方,眨着眼,静静的看着燕清池。
  然后,他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伸手抱住了燕清池的脖子,将自己藏在了他的肩颈。
  燕清池觉得他这个举动很可爱,伸手揉了揉他的后脑勺。
  结果一抬头,就见江默宸正怨念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他问。
  江默宸冷哼一声:那明明是我儿子好吗!江之棋,不是燕之棋好吗!
  江爸爸觉得自己很受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