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9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解决了卫岚这个插曲,燕清池跟着江默宸一路到了二楼,这里比一楼安静了些,看起来也更有格调一些。
  江默宸在一扇门前停下,推门走了进去。
  燕清池跟着他走了进去,才发现这个包厢空间还挺大。
  这是一个类似套间的结构,正厅是KTV设计,旁边有一节台阶,台阶上则是一个室内的游戏场所,有桌球桌游等项目。
  见到他们俩进来,原本还正在唱歌的人停了下来,场面瞬间有些安静,燕清池听到那人拿着话筒说道,“江默宸,不介绍一下。”
  江默宸和燕清池顺势在沙发上坐下,“我结婚对象,燕清池。”
  然后他又看向沙发上的四人,挨个介绍道:“廖思博,于希和,任绪,孙寻。”
  燕清池点了点头,这四个人他大致了解,毕竟身为江默宸的朋友,原书里有过一些介绍。廖思博、于希和、任绪这三个人是江默宸的发小,和江默宸从学生时代就认识,虽然在后面江默宸进入娱乐圈后聚少离多,但是感情还是不错。这里面,廖思博可以说原书着墨最多,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对小白莲也隐约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只是碍于江默宸和自己多年的情谊,所以一直没有正视自己的内心,但这并不妨碍他为小白莲打call,替小白莲鸣不平。
  至于孙寻,他和前三者不同,他是江默宸圈里的朋友,两个人在合作了一部戏后相见恨晚,成为挚友。后来江默宸带着他见了自己的发小,孙寻健谈又风趣,很快就融入了江默宸的朋友圈,与他们一起聚了起来。
  于希和在他们来之前正在和任绪玩骰子喝酒,这会儿听江默宸介绍了燕清池,就很自然的说道,“江默宸你不够意思啊,说好一起单身的,你结果自己先偷偷脱单不说,还这么晚才带嫂子出来给我们认识,必须罚一杯。”
  “对,罚酒。”任绪起哄道。
  江默宸顺势喝了一杯,“之前倒是想让你们见,你们一个个忙的能抽出时间吗!”
  “你要说是见你结婚对象,就是再忙也能抽出时间啊。”
  “哟,敢情昨晚才刚下飞机的不是你啊,任总。”
  “闭嘴吧你,就你话多。”任绪恼羞成怒,他在几个人中年纪最小,心也最野,本来想着自己家哥哥姐姐顶着,自己能再玩几年,结果老爷子二话不说甩了一个半死不活的公司给他,说自己要在一年内见到成效,吓得任绪瞬间萎靡,天天为年底老爷子的考核愁断腿。
  音乐还开着,江默宸问燕清池要唱歌吗?于希和顺手把桌上的麦递了过去。
  燕清池摇了摇头,把麦递给了江默宸,“你唱吧。”
  “不好意思?”江默宸小声问他。
  燕清池想了想,终究不想暴露自己是个音痴的事实,于是只好微微一笑,“还没听过你唱歌呢。”
  他这话刚说完,就听到了一声嗤笑,鼻息擦过麦,放大了笑意里的轻蔑,燕清池抬头,就见廖思博拿着麦,靠在沙发上,轻笑道,“不好意思啊,一时没忍住,这话实在太土了。”
  江默宸一下冷了脸。
  燕清池看着他,“哦”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廖思博大概是不满意他这云淡风轻的一声“哦”,于是故意道,“觉得我说的不对?”
  “廖思博你闭嘴。”江默宸冷声道。
  “哟,我这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护上了?”
  江默宸无语,“你发什么神经?”
  “我这怎么就是发神经了,江默宸,你就这么招呼都不打的结婚了,还当我们是朋友吗?还当我是你兄弟吗?”
  “所以呢?”江默宸问他,“难道我结婚前还得挨个给你们打个电话,问一下,我这个年纪了能不能结婚,该不该结婚?”
  “谁说你不能结婚了,只是你就这么随便找个人结婚,对你,对元明煦,甚至对他,公平吗?”
  元明煦就是原书的主角,小白莲是也。
  江默宸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他说,“廖思博,你给我闭嘴。”
  廖思博冷笑,他转头看向燕清池,“你也是,你们认识几天,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和一个陌生人结婚,你看上他什么了?脸还是钱?你就这么下贱吗?”
  江默宸刷的站了起来,伸手就准备去揪廖思博的衣领,于希和和任绪连忙抱住他,一边劝一边骂道,“廖思博你他妈酒喝多了发什么疯?还不赶快给嫂子和默宸道歉。”
  廖思博轻蔑的笑了一下,“好,我道歉,我自罚一杯。”
  他说完,自己拿了杯桌上的酒,直接一口气喝完。
  燕清池看着他,没有说话。
  孙寻看着面前这剑拔弩张的局面,拉了拉廖思博,“走吧,我陪你去打桌球,你不是之前一直想让人陪你来一局么。”
  廖思博看了看他,又看了还在气头上的江默宸与看不出喜怒的燕清池。
  “和你打有什么意思,”他看着燕清池,慢慢笑了起来:“嫂子,会打桌球吗?玩一局吧?”
  于希和、任绪、孙寻在同一时间心里满是“哔——”声,于希和、任绪抱住明显要二次暴走的江默宸,生怕廖思博今晚血溅于此。孙寻则无力望天,只希望燕清池能不要被廖思博激怒,中了他的套。
  “怎么?不敢啊?”廖思博挑衅道。
  “你够了啊廖思博,走,我送你回家。”孙寻一把抓住他就准备拉起他带他离开这个包厢。
  廖思博挑衅完了,心情也好了,顺着他的力道站了起来,甚至不忘记临走前最后刺激道:“要是明煦在就好了,还能陪我一起玩一把。”
  燕清池突然就笑了,他看着廖思博,一双桃花眼在闪烁的灯光下,宛若点点星光。
  “不就是桌球吗?”燕清池站了起身,“我陪你打。”
  江默宸转头去看他,燕清池见他看过来,弯着眉眼冲他笑了笑,“放心,我玩过这个。”
  廖思博嗤笑,“就你,”他上下打量着燕清池,“大学刚毕业吧,课间休闲娱乐逃学玩的吧?”
  江默宸觉得自己今天是真的不该叫廖思博出来,“孙寻,你送他回去。”
  “别啊,这不小嫂子都答应了,你在这儿搅什么局?”
  “廖思博,你自己桌球什么水平你不知道,你自己打的什么主意你不知道,你敢说等一会儿燕清池输了你不会开嘲讽?你敢说你就是单纯的想找个人玩一局?你何必呢。”任绪有些不明天他今天到底发的什么疯,开口嘲道。
  “想什么呢?我也只是和他玩一玩,又不赌什么?再说了,我让着他总行了吧。”
  任绪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嘲讽。
  燕清池自始至终都只是看着,这会儿见他们终于说完了,率先向台阶上走去,“走吧。”
  江默宸一把拉住他,“你还真和他玩?”
  “放心,我虽然有一阵儿没玩了,但是手感应该还在。”
  江默宸凑近他,“这可不是画画,廖思博其他项目都一般,就这个最拿手,基本上就没怎么输过。”
  燕清池想了想,“我好像也没怎么输过。”
  “那能一样吗?”江默宸简直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又蠢了起来,明明自从认识后,不都一直装的挺聪明的吗?他是想看燕清池露出自己愚蠢的狐狸尾巴,可是那也不是现在啊!
  燕清池拍了拍他的手,“安啦,相信我。”
  江默宸正准备说话,就听见旁边传来一声冷哼,“恶心。”
  燕清池闻言,转头看向廖思博,就加对方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他冲着廖思博一笑,然后拉过江默宸抓着自己的手,“啵”的亲了一下,复又转头挑衅的看着廖思博。
  廖思博简直被他这一下气得一口气梗在喉间,甩下一句,“不要脸”,就向桌球处走去。
  任绪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燕清池回头看向表情略有些微妙的江默宸,“放心,我都说了我心里十分有逼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