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20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十分有逼数的燕清池正面PK十分自信的廖思博。
  廖思博抱臂站在他的对面,“你先来。”
  燕清池想了想,“也行。”
  然后,他开了球。
  任绪碰了碰江默宸,“唉,你这对象还挺有趣啊,刚刚故意亲你那一下,廖思博都快气炸了。”
  他看着江默宸,“说起来,他怎么反应这么大,卧槽,廖思博该不会暗恋你吧?”
  江默宸无语看了他一眼,“你从小到大,语文没及过格吧?”
  “胡扯,我没及格的明明是英语。”
  “差不多,反正是和阅读理解相关的。”
  “那是因为我记不住单词,所以才看不懂。”
  “所以记不住单词很光荣吗?”
  任绪正打算反驳,就听见廖思博笑道,“哟,看你刚刚的样子还以为很厉害,也不过如此嘛。”
  任绪转头看去,就见桌球场边已经换了人,轮到廖思博了。
  “唉,你放心,等一会儿廖思博玩完,我就立马带他离开,这玩意儿今天太不是个东西了,简直欠打。”
  “那就打了再让他走吧。”
  任绪想了想,“也行,只要不打脸就行,不然他妈看见了又该哭了。”
  江默宸冷笑,“那不行,今天我只打脸。”
  任绪拍了拍他的肩膀,“希望你对象不要生气。”
  江默宸听了他这话,转头去看燕清池,就见他正盯着廖思博的动作。燕清池生气了吗?他仔细的回想着,却有些看不出来,他看起来和往日似乎没什么不同,依旧是一副淡然温和的样子,没有愤懑也没有怒火,只有刚刚突如其来的蜻蜓点水的一下,像火星溅到皮肤一般带着灼人的炽热。
  江默宸有些看不懂他的情绪,就像看不懂此刻的燕清池在想什么。
  燕清池其实想的很简单,因为他觉得自己手感还不错,差不多,应该要赢了。
  廖思博一连击中了多个球,才洋洋自得的下了场,带着些轻蔑的说道,“等一会儿输了,可别哭哦。”
  燕清池笑了笑,转头道,“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你。
  “哼,还说大话。”
  燕清池没有理他,拿了球杆,走到了台边。他压低身子,摆好了姿势,微微眯了眯眼,然后,将母球打了出去。
  在燕清池的记忆里,自己玩桌球已经是很早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他还没把这项运动叫做桌球,而是跟着父亲一起叫他台球,那个时候,他玩的就是这种美式台球。后来的时候,为了追求新潮,他和朋友们一起玩起了斯诺克。
  因为家族的原因,所以很多游戏,燕清池都必须玩的很好——他当然需要玩的很好,因为他可是他父亲的儿子,他的父亲远不是一般人,而他有幸被这样的人收养,自然会给自己定很多目标。他希望自己足够的优秀,优秀到哪怕他的父亲已经洗白上岸,成了最普通的养鸟遛狗的大叔,他也能成为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护卫住弟弟,守护好家族新的企业。
  燕清池想到这里,不禁感叹道,还好还有个弟弟,不然自己这么莫名其妙的穿越,父母可怎么承受。
  他这么想着,颇有些怀念往昔的打进最后一个球。
  然后转头看向已经呆在一旁的众人,微微偏了偏头,很自然的说道,“我赢了。”
  他的唇角挂着微笑,说话的语气云淡风轻,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只是在场的其他人却显然没有他这么淡然。
  廖思博走了过来,看看他又看看桌面,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燕清池问他,“要再来一局吗?”
  “来。”廖思博喊道。
  “我先你先?”
  “我先。”
  这次廖思博没再让他,有些发抖的拿着自己的球杆,看着桌上重新码好的球。
  任绪转头看向江默宸,“你对象还有这么一手,厉害啊。”
  江默宸面容有些严峻,他说,“我不知道。”
  他确实不知道,他看的燕清池的资料上没有写,之前接触的时候也没和燕清池玩过这个,虽然刚刚比赛前燕清池说过让他放心,可是他知道廖思博的实力,只以为燕清池是为了宽慰他,没想到,他的放心竟然只是实话实说——他的实力,远在廖思博之上。
  廖思博一连进了几个球,才因为失误下场,看着燕清池开始打球。
  燕清池看了眼他,不急不缓的走到自己选定的位置,然后压低身子,开始进攻。
  他的身姿十分好看,瞄准时的侧脸静谧的仿若一幅画,他的手指很修长,江默宸看着这双手拿过画笔,现在则看到他握着球杆。
  燕清池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微微朝他的方向抬了抬眼皮,眉眼飞扬,魅惑撩人,他笑了笑,带着些温柔,有些勾人,又美好如画。
  然后,燕清池收回了眼神,专心击球。
  廖思博看着他一路高歌猛进,淡定自若又成竹在胸,他的神智随着一声声的撞击声,慢慢绷断。直到最后,燕清池收了球杆,再次说出那句自然的仿佛理所应当的我赢了,才终于恢复了些清明,怔怔的看着他。
  燕清池立在球桌的另一边,问他,“还比吗?”
  廖思博没有说话。
  “如果不比的话,就向我道歉吧。”
  廖思博一惊,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他看着燕清池,就见燕清池神情冷漠,语言中却带着不容忽视的严肃,“下贱、恶心,这种侮辱性词汇,不管何时都不应该当着当事人的面说出。嘴长在你身上,你不喜欢我,想要骂我,这很正常,这也无所谓,毕竟谁没个爱憎呢,可是打人不打脸,你不该当着我的面这么说,你这么说不仅是侮辱我,也是侮辱江默宸。你们两个是朋友,所以你和他的之间的事情,由你们自己解决,可是我这边,你需要给我道歉,因为我不喜欢,我也没理由接受你这样的辱骂。”
  廖思博愣住了,直直的看着他。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燕清池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么一番话,就像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会赢廖思博一样。
  “道歉。”江默宸在一片沉默中率先出了声,打破了这份凝重。
  他走到了廖思博面前,注视着他,语气认真,“我不管你今天是因为什么原因,一直这么针对他。可是燕清池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也没有开口说过你什么不是,你没理由这么骂他。如果是因为我的原因,你今天闹得已经够了,廖思博,如果你不向他道歉,那么日后,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再联系了。”
  廖思博震惊的看向他,“你要为了他和我绝交。”
  “成年人了,说绝交未免孩子气,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和他现在是夫妻,是法律承认的合法伴侣,你当众侮辱他就是侮辱我,你今天打我的脸打的还不够吗?”
  廖思博张了张嘴,似乎想说话,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行了,大家都是兄弟,怎么越说越严重起来了。”于希和走过来劝道,“思博,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你无理在先,道歉不算过分,怎么说也是默宸的媳妇,你自己觉得你那些话说的合适吗?”
  “就是,你就道个歉吧,嫂子又不算外人,不算丢脸。”任绪补充道。
  廖思博看了看他们,又看向一脸严肃的江默宸,最后才把脸转向看起来颇为淡定的燕清池。
  他撇了撇头,而后粗声道:“对不起。”
  “还有呢?”
  “我不该那么说你。”
  燕清池点了点头,“好,”他说,“看在你是江默宸朋友的份上,我原谅你。”
  廖思博看着他,咬着牙,突然转身,掉头就向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