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21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众人有些惊讶,却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这是当众被燕清池下了面子,连羞带怒,待不住了。
  于希和见此,不由去看江默宸,就见江默宸皱着眉。
  江默宸看着廖思博的背影,心里的怒气不断上升,他想追出去和廖思博解决今晚的事情,却又顾虑着燕清池到底和其他人不认识,自己这么一走,他出去的这段时间,燕清池不知道会不会尴尬。
  “默宸。”孙寻叫了他一声,抬眼瞅了瞅门口,似是在询问他的态度。
  “让他走。”江默宸冷声道,“如果他一直学不会尊重和好好说话,以后也不用来了。”
  他向来脾气温和,又对大多数事情带着几分事不关己的冷漠,这会儿因为燕清池说出这么冷硬的话,于希和和任绪不由默默交换了一个眼神,暗道,看来这婚虽然结的仓促,但是不仅具有法律效益,还有感情效益,最起码江默宸自己,是愿意护着的。
  “好了好了,”任绪开口打圆场,“惹人烦的家伙已经走了,咱们就别为他生气了,嫂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我们吧,来来来,我们一起喝一杯,就当是替他给嫂子赔罪,嫂子你也别生气了。”
  “就是,好端端的夜晚没道理为了个别人扫了心情。”于希和边说边给孙寻使了个眼色,孙寻很快去拿了酒杯过来。
  燕清池向来不是拿不出手的性格,笑了笑,接了他们的酒,和他们一起喝了一杯。
  这件事情算是就此揭过。
  等到大家玩的差不多了,江默宸和燕清池也就打算离开了,他们俩都喝了酒,不能开车。江默宸又是公众人物,因此索性直接叫了自己的助理过来。
  安静的车厢内,燕清池靠着窗坐着,在夜色中稍稍开了开窗,看着窗外吹着风。
  江默宸就安静的看着他。
  到达目的地后,助理和江默宸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燕清池有些困,伸手推开车门,准备下车,却突然听到江默宸说道,“对不起。”
  燕清池回头看他,就见江默宸一脸认真,“今天的事,廖思博是我的朋友,却当众给你难堪,对不起。”
  燕清池没想到他会这么认真的和自己道歉,他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在自己打脸廖思博并且让他道了歉后就过去了,可没想到江默宸却还在意着。
  这件事情和江默宸有关吗?当然有,那是他的朋友,却直接对自己恶言相向,他没有约束好自己的朋友,他当然有错。可是,也只有有错罢了。嘴长在廖思博身上,即使他曾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的给江默宸保证过绝对会和自己发生冲突,谁又能保证他不会突然变卦,公然辱骂呢?
  归根到底,廖思博的意难平也只是因为自己不是元明煦,和江默宸无关,和自己也无关,今天换成任何一个不是元明煦的人出现在江默宸身边,都会有这种结果。所以,也没必要去斤斤计较。
  燕清池不是很喜欢在这些方面计较的人,对他而言,谁对不起他,他只需要教训回去就好了,他有解决事情的能力,所以无需为这种已经解决的事情继续浪费时间精力。
  他笑了笑,“所以,你刚刚一直盯着我看,就是因为这个?”
  “当然不是。”江默宸习惯性反驳。
  他看着燕清池,不知道对方干嘛突然问这个,又想起自己刚刚确实盯着他看了许久,一时有些羞恼,却又碍于自己现在关心的事情,只能继续认真道,“今天的事情,我和廖思博都有责任,不会有下次了,我向你保证。”
  “好。”燕清池语调干脆。
  江默宸有些疑惑,“你不生气?”
  “生气当然是生气的,只是我也教训了他了,他也给我道歉了,一来一回,事情就算是了结了。”
  “你心态倒挺好。”
  “不然呢?”燕清池看他,“难道要一直生气,质问你你朋友是怎么回事吗?你希望我这样吗?”
  “我希望你真的是不生气了,而不是因为顾虑我,所以敷衍我。”
  燕清池不知为何,竟从这句话中听出而来一丝温柔。
  他想了想,问道:“所以,你是真的不想让我生气,想让我开心一点是吗?”
  “嗯。”
  “那不如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彻底把这件事忘记,等下次再见你朋友,我就当第一次见到他们。”
  “什么事?”
  “明天陪我和棋棋去游乐场吧。”燕清池语调欢快道。
  江默宸愣了一下,许久,竟是笑了一声,“就这个?”
  “就这个。”
  江默宸看着他,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想笑。他本以为燕清池会提一个和他自己或者和钱有关的要求,没想到竟然是陪棋棋去游乐场。他想了想,自己似乎真的从来没有带棋棋去过公园、游乐场之类的地方。
  他收养棋棋的时间不长,自己的工作又忙,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张姨和父母在带。他只是在偶尔回家后,陪他看看电视,说说话,甚至因为棋棋不爱说话,很多时候,他也只是看看他,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就离开了。
  可现在,燕清池,却提出带他去游乐场。
  江默宸有些惭愧,却又不知为何有些开心。
  他转头去看燕清池,燕清池也正在看着他。安静的车厢里,他静静的坐着,在不甚明亮的灯光下,宛若极具韵味的画卷,蒙着一层朦胧,神秘诱人。
  “你对棋棋倒是上心。”他浅声道。
  “棋棋还小,只是小孩子,我们做爸爸的,自然要上心一点。”
  “你说的对。”他道,“所以我答应你。”
  “那我就替棋棋谢谢你了。”燕清池笑了笑,“等明天,我再告诉棋棋这个消息。不对,这样,我们岂不是要后天才能去?”
  江默宸闻言,微微笑了下,没有说话。
  “那就后天吧,这样,明天告诉棋棋,棋棋也能多开心一天。”
  “你呢,你也多开心一天吗?”江默宸转头问他。
  燕清池本想说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哪会为这种事情开心,结果看着他温柔询问的眼神,却是又将这句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嗯,我也多开心一天。”他弯了弯眼睛,果不其然,看到江默宸脸上带了些笑意。
  “走吧。”江默宸推开了车门,“时间有些晚了,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