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24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江默宸正在和新剧导演通话,见他回来,就结束了话题,挂了电话,问道,“棋棋睡了?”
  “嗯,还让我早点叫他,生怕明天起晚了。”
  江默宸微笑,“他要是喜欢,以后有时间可以带他常去。”
  燕清池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睡衣,转头看向江默宸,“你?有时间?常去?”他轻笑了一下,“你这种大忙人哪可能有那么多时间,说起来,你这几天怎么有时间待在家里?不拍戏吗?”
  “前一段时间刚刚杀青,所以这一段时间用来补一些广告代言和杂志的拍摄,下个月新戏才会开机。你那边呢,和星悦解约了吗?”
  “等李江回来走一下手续,把违约金一付就完事了。”
  “需要多少钱,你的违约金南橙这边帮你承担。”
  燕清池想了想,反正自己以后也是给南橙打工,由南橙付也不算占便宜,他伸手比了个数字,江默宸笑了下,“就这么一点?”
  他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燕清池,颇为沉痛道:“你可真不值钱。”
  燕清池呵呵,“俗话说鱼找鱼,虾找虾,这么不值钱的我,可不就找了个这么不值钱的你。”
  “你可真是睁着眼睛还能说瞎话。”
  燕清池微笑,“彼此彼此。”
  江默宸有些无奈,“放心吧,很快你就会很值钱了,到时候,估计星悦就该难过了。”
  “那就借你吉言了。”燕清池边说边走进了浴室。
  等到燕清池出来的时候,就见江默宸正就着床前灯在看书。
  “你怎么还不睡啊?”他掀开被子上了床。“在看什么?”
  江默宸给他看了看封面,是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
  “看到这个名字,我就想起了高中被读书笔记支配的恐惧。”
  “还是挺有趣的,看起来也很爽。”
  “那你继续看吧,我先睡了。”燕清池说着,就想躺下睡觉,却被江默宸阻止了。
  江默宸将手上的书放到了旁边的床头柜上,转头看向他,“聊聊。”
  燕清池靠着床头,“聊什么?”
  江默宸也向后靠去。
  昏黄的光晕下,江默宸想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道:“我们家起名,是有字辈的,所以我姐姐叫星宸,我叫默宸,我们这一辈,是宸字辈,只是我们俩把这个字放在了后面罢了。棋棋这一辈刚好轮到之字,所以我给他起名叫江之棋。这个名字,其实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美好的含义,它其实就只是单纯的刚好轮到了‘之’,如果轮到的是若,棋棋或许就要叫江若棋了。”
  “不过,”江默宸看向他,“我很喜欢你给棋棋的解释,你赋予了这个名字一个新的解释,而这个解释,我很喜欢。”
  燕清池有些惊讶,他那个时候虽然感受到了江默宸在门口,也知道他应该听到了,可是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因此和自己夜聊。
  “我也就是随口说说,为的是让棋棋相信我们是喜欢他的,让他可以相信我们,可以向我们展露一些他藏在心里的情绪。”
  江默宸点头,“我知道,只是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很谢谢你。”
  “不用客气,毕竟,棋棋也是我的孩子。”
  “这是当然。我想说的,其实就是这个,现在说完了,睡吧。”
  燕清池闻言,倒是没忍住笑了一下,他还以为江默宸大晚上这么正式的和自己说聊聊是准备说什么正事,没想到就只是对自己道谢。燕清池觉得他未免有些太过正经,却又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江默宸和他道歉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认真正经。
  燕清池想到这里,不知为何,竟觉得这样正经的道歉和道谢的江默宸有些可爱。
  “好吧,看在你这么认真的给我说谢谢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什么?”
  “你有没有亲过棋棋?”
  江默宸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他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你下次可以亲亲他,棋棋嘴上不说,但其实对这样的亲昵很喜欢。你亲他,他会很高兴。小朋友嘛,差不多都这样,你小时候你爸爸亲你你不也会觉得很开心嘛。”
  江默宸在他说前半句的话时候还在微微点头,等到了后半句,却是冷哼了一声,“我爸才不会亲我呢。”
  “啊?”
  “父爱如山啊,你见过哪一个山主动亲吻游客。”他带着些无奈,平静道:“我爸,就是最典型的那种中国式父亲,就算是喜欢你,也不会主动表现出来,永远一副严肃正经的样子,亲我?梦里比较现实吧。”
  燕清池歪头看着他,“所以你现在和我吐槽这些,是在抱怨,想我亲你吗?”
  江默宸瞬间恼羞成怒,“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不是说到了这个话题,我就是顺嘴一提罢了。”真是发神经了,江默宸心想,怎么突然就和他说起这个了,自己真是疯了才和他说起这些事!
  “你现在是恼羞成怒吗,其实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要是想要我亲你,我……”
  “闭嘴吧你。”江默宸粗声粗气的打断他,然后一转头关了灯,“睡觉。”
  燕清池看着他突如其来的一系列动作,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江默宸,你现在这个样子,还真的有点可爱。”
  江默宸开了灯,“你再不睡,信不信我让你今晚都睡不了。”
  “说的好像我不睡,你就能睡一样。”
  江默宸被他气得咬牙切齿,一掀被子,直接把人推倒在床,准备让他亲身体会一下话多的下场。
  结果他刚把人推倒,就见燕清池抬头,很柔软的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江默宸一时有些愣住。
  燕清池笑了笑,“这是晚安吻,睡吧。”
  “你这会儿了还想睡?晚了!”
  “别这样嘛,”燕清池给他指了指床头柜上的闹钟,“明天还要和棋棋去游乐场呢,再不睡,明天真该没精神了。”
  “现在知道睡了?刚刚是谁一直胡闹不肯睡?”
  “是我,是我。”燕清池从善如流,“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次吧。”燕清池一脸无辜。
  江默宸简直要被他这强装无辜的演技辣得眼睛疼,他瞪了燕清池一眼,没说话,翻身在燕清池旁边睡下了。
  燕清池伸手关了灯,“晚安。”
  “晚安。”江默宸说完,闭上了眼睛。
  然而没过多久,他又有些烦躁的睁开了眼睛,摸了摸刚刚燕清池亲过的地方,只觉得那个地方像有什么似的,隐隐有些灼热,他伸手擦了擦,却越擦越记忆清晰的回忆起燕清池突然亲自己时的样子,他恨恨的放下了手,暗道这个作精,临睡前还要作妖,都说了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就这么想借机亲自己吗!不能好好的睡觉吗!
  江默宸咬了咬牙,强迫自己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