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44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燕清池有些惊讶,下了床走了出去,打开了房门,就见江默宸正站在门外。
  他让了让,江默宸走了进来。
  “你还真过来了?”燕清池嫌弃道。
  江默宸听着,心里颇不是滋味,“你这嫌弃真的是要溢出来了。”
  “这么明显吗?我下次控制一下。”
  江默宸叹了口气,“燕清池,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燕清池向后靠在了墙上,“你说。”
  “关于今天我去见元明煦的事情,我没有和你说清楚,甚至说了个蹩脚的谎话骗了你,我道歉,这是我的不对。可是后面元明煦发微博@我,和买营销号上热搜这一系列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我今天没上微博,所以我没有看到,等我发现并且让经纪人撤掉热搜,让营销号删除微博时,已经有一些晚了。我不是有意要让你不舒服的,如果是我默许或者联合他炒作,我就会在他@我后转发评论他,而不是让他一个人在那里唱独角戏。”
  燕清池笑了笑,“就这些?”
  “你知道我和元明煦以前的事情了吧?”
  燕清池点头,“知道了。”
  “我不管别人给你怎么说的,但是有一点我要告诉你,我和他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逾矩的举动,也没有确立过什么关系,我有暗示过他,不过他没有回应,我们之间,一直是以朋友相处。”
  燕清池“嗯”了一声,表示知道。
  “元明煦之前并不红,所以捆绑着我上过几次热搜,还发过通稿,我那个时候是同意的,这才导致后面两个团队都习以为常,他的团队习惯捆绑我,我的团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今天的热搜,才会在我发现后才撤。不过日后不会了,除了你之外,我不会再和别人有双人热搜。”
  “好。”
  “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江默宸问他。
  燕清池看着他,“为什么那天不说实话?”
  “因为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元明煦和我之间的事,也不想在那种时候提起这个事,所以就想着反正我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默默见完,默默了结。没想到,他却给昭告天下了。”
  燕清池笑了下,“如果他没有买这个热搜,你是不是一直都不会告诉我?”
  “对。”江默宸坦诚,“因为没有必要,我和他的这次见面,只是把话说清楚,告诉他以后不要主动来找我。这并不会对我或者我们俩有什么影响,我不想为此而和你产生什么不快。”
  燕清池想了想,“能理解。”他说,“可是我不喜欢别人骗我,生活情趣中偶尔骗一骗,那是情趣,这种事上欺瞒,那就是欺骗了。江默宸,我不是一个喜欢约束别人的人,也不喜欢斤斤计较,所以即使那天,你和我说了你和元明煦的事情,说你要去见他,我也不会拦你。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江默宸看着他,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告诉燕清池他之所以没有说实话,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不知道,他是希望燕清池在知道后拦他还是不拦他。甚至直到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所以,也不敢问他。
  “谢谢。”江默宸说,“不过不会有下次了,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日后,我们俩不会再有任何牵扯了,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
  “这么绝?”燕清池问他。
  “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不管你信不信,我对目前的婚姻状态很满意,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过多的这种不必要的误会。”
  燕清池倒是没想到他这么说,轻笑了下,“好。”
  “谢谢。”
  “不用客气。”燕清池笑道。
  江默宸咳了一声,“我说谢谢。”
  “我知道了,我说……”燕清池话说到一半,突然反应了过来,他扬眸瞧着他,不确定的问他,“你是在说谢谢?”
  江默宸“嗯”了声。
  燕清池突然就笑了,他看着一脸不自在的江默宸,只觉得下午累积的不愉快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
  “你是在哄我吗?”他问。
  江默宸没有说话。
  燕清池不满,“问你话呢,你现在应该说什么?”
  江默宸看他,原本因为道歉而严肃的神情终于在这会儿慢慢松懈,他的眼里不觉带着几分笑意,无奈的语气中夹着些宠溺纵容,他说,“是是是,对对对,亲爱的你说的对。”
  燕清池一下就高兴了起来,微微弯起的眉眼十分生动。江默宸来找他解释的时候,他觉得欣慰;江默宸告诉他不会有以后的时候,他觉得孺子可教;可现在,他觉得很开心,不是因为他在哄自己,而是因为他其实一直有把他们之间的事情放在心上。
  江默宸见他终于笑了,悬了一晚上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他看着燕清池脸上的笑,只觉得这样就很好。
  他们两个,这样就很好。
  “那我们这一章,就算翻过?”
  燕清池点头。
  “手伸出来。”
  燕清池不明所以的伸出手,就见江默宸在口袋掏了掏,然后拿出一把糖,放在了自己的手心。——是他之前吃过的那种,贺宇在剧里用来哄喜欢的人的糖。
  燕清池抬眼看他。
  江默宸温声道:“请你吃糖。”
  等又过了几天,学校和小区的室外戏拍的差不多后,剧组终于转移到室内进行拍摄。最开始开拍的就是孟落家的场景,燕清池在清闲了这么久后,也终于忙碌起来了。
  两个人拍的第一场戏,就是最后那场孟落与贺宇对话的戏,柳萌改了剧本,将本来孟落被贺宇逮捕这个情节改成了孟落服毒自杀。她觉得这样更符合孟落的人设。
  燕清池对此没什么异议,倒是江默宸在听完后不自觉看了他一眼。
  “你刚刚那眼是什么意思?”燕清池等柳萌走后问他。
  江默宸看着他,觉得他还真的是运气很好,“你知道国人有一个情结是是什么情结吗?”
  “什么?”燕清池问他。
  “死亡情节。”江默宸道:“但凡在人设上有闪光点的人,只要最后加上死亡这个结局,大家就会对这个人产生滤镜,升华他的好,屏蔽他的恶。柳萌对这个角色,应该是还蛮喜欢的,不然也不会宁愿他高傲的自杀,也不要他进监狱尝试失败。”
  燕清池想了想,问他,“可你觉得孟落是那种一次失败就会被打倒的人吗?”
  江默宸挑眉,“说说你的想法。”
  “柳萌之前就和我说过她想改剧本,想把孟落的结尾改一下,我们俩就此商讨过。在柳萌的人设里,孟落聪明,沉默,善于忍耐,却又孤傲冷漠,他觉得孟落是一个骨子里很冷的人,对很多事情都看不上,所以他不可能接受自己去监狱那样的地方,那对他而言,是一种失败。可是我不这么认为,”燕清池认真道,“柳萌注重的是他傲,可是我更认为他这样聪明的人,一定知道如何最大程度的保全自己,逆风翻盘。即使被逮捕,进监狱,他也一定有办法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出来,重新主宰这个世界。他那么善于伪装和忍耐,前半辈子都忍耐过来了,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向这个世界妥协。”
  “你和柳萌说了吗?”
  “说了,但是柳萌说这不是他想要的孟落,他希望孟落是一朵昙花,电光火石中只开一次,让人惊艳,而后衰败。这样,才能让他的人设魅力最大化,观众才会震撼从而记住他,去讨论他。”
  江默宸轻笑,“你知道为什么你们俩会在这方面有分歧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这很正常。”
  “不止是这样。”江默宸道,“你是单纯的站在孟落的角度,揣摩这个人设,看到你以为的孟落。可是柳萌是一个成熟的编剧,所以她习惯性从电影的角度,观众的角度,甚至冲奖以及票房的角度去考虑。孟落当然可以如你所说的被逮捕,可是对比起他当着贺宇的面自杀的震撼,逮捕就显得太平淡了,失去了一个让人震惊却又遗憾的冲击点。柳萌埋了这么大一个反转,一定会希望这个情节能够利益最大化,所以他放弃了孟落被逮捕,选择了让他最后一击,成为一个输家的同时,也是一个赢家。”
  燕清池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种说法,不觉道:“那她还挺煞费苦心的。”
  “要么怎么是拿过奖的编剧呢。”
  “你也很厉害,好像什么都知道。”
  “所以我也拿奖了。”
  “还真不害臊。”燕清池鄙视的看他。
  江默宸微微一笑,“这是实话。”
  燕清池说道这儿,倒是想起来了,“我前两天看微博,你是不是有片子今年送审国外的电影节?”
  “是有一部。”
  “这次能拿奖吗?”
  “你以为拿奖和吃饭一样,顿顿都可以啊。”江默宸叹了口气,“我金桂奖入围过四次,第一次是出道的时候,合作了一个前辈,前辈演技很好,教了我很多,所以我很幸运的入围了最佳男配,并且拿了奖。之后两次作为男主入围金桂奖,却都没有拿奖,直到去年,才拿了这个影帝。这一次国外的电影节,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那就只能祝你好运了。”
  江默宸笑了笑,“不说我了,说说你吧,我让管枚给你联系了一个综艺,等这个戏结束了,估计你就要去录制了。”
  “综艺?”
  “对,你放心,孙寻在里面是常驻,我和他打过招呼,他会照顾你的。”
  燕清池回忆了一下这个名字,是那天江默宸带自己去见的四个朋友之一。书里写过一两笔,科班出身,演技不错,早年人气一般,后来因为和江默宸一起合作了一部电影,电影票房大爆,他的人设又很出彩,所以直接飞升,成为一线演员,自己也因为这次合作和江默宸成了好朋友。燕清池记得书里说过他是性格比较温柔的人,这就好。
  “什么类型的综艺?”他问。
  江默宸弯了弯唇角,“特别适合你,竞技比赛游戏型。”
  燕清池一下就想到他那天说的——可以让管枚给你接个综艺,“你还来真的啊。”
  “综艺是吸粉的一个快速通道,同时性价比也非常高,既不占用你拍戏的时间,还可以赚钱,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你可真是一个十足的资本家,每个毛孔都渗透着金钱的腐朽!”
  “这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江默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放心,我的资产,有你一半。”
  燕清池闻言,立马点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再说一遍。”
  江默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