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48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两个人取了票,检了票,王向海跟在他们身后,戴着帽子和眼镜,选了角度拍了几张照片。等隔了一会儿,他估摸着燕清池和江默宸应该都已经坐下了,顺手买了爆米花和可乐,才拉着自家小少爷一起走进去。
  进了影厅,燕清池才发现这竟然是个情侣厅,——这里的座位不是普通影厅里的那种椅子,而是沙发。并且每张沙发都非常宽大,确保能容下两个人。他转头看向江默宸,饱含深意的笑了一下。
  江默宸连忙开口,“我随便选的,就这个厅最空,一个人都没有,谁知道这是个情侣厅啊!”
  “我应该信吗?”
  “不然呢,难道我还专门为了你选个情侣厅?”
  “我可没这么说。”
  “你的眼神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唉,江先生啊,想太多是病,得治啊。”燕清池说完,自动选了个位子坐好。
  江默宸迈步走了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这句话同样还给你,自作多情是病,得治。”
  燕清池斜眼觑他,“哦?那你坐这里干什么?我要是你,说这话的时候,就先换个座位。”
  “你这个位置是最佳观影区好吗?我只是单纯的想看电影好吗?”江默宸反驳。
  燕清池闻言,点了点头,站起身坐到了旁边的座位上,“那我把最佳观影区留给你,你自己好好坐着,千万不要过来。”
  江默宸:“……”
  燕清池微笑了笑,“好好看电影哦~”
  江默宸:“……”这到底是哪来的作精啊!既生江何生燕,凭什么每一次都是自己被怼的无话可说啊!
  王向海进来的时候,就见自家老板和自己刚刚推测出来的老板娘正分开坐着,两人各霸一张沙发,不同的是老板娘看起来心情很好,老板则冷着一张脸。
  这是怎么了?不会又吵架了吧?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
  王向海觉得自己身为一个普通助理活得简直太累,每天都要揣摩圣意不说,现在还要负责调和夫妻关系,可怜他一个单身狗,自己还没脱单,竟然要操心别人的感情。王向海觉得自己真的太不容易了,简直可以参选年度最佳助理。
  棋棋进了影厅见到江默宸和燕清池分开坐着,有些惊讶,正犹豫着自己要坐哪里,就听到燕清池叫他,于是他拉了拉王向海的手,示意他松开,然后跑到了燕清池跟前。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江默宸喊他,“棋棋,过来。”
  棋棋看了看江默宸,又看向燕清池,困惑了起来,他小声问向燕清池,“爸爸,我们不和父亲一起坐吗?”
  燕清池把他搂在了怀里坐下,“他要好好看电影呢,我们不打扰他。”
  棋棋听他这么说,“哦哦”的点头,不过又问道,“和我们坐在一起就不能看了吗?棋棋很乖的,不打扰父亲的。”
  “可是他不想和我坐一起啊。”燕清池故作惋惜道。
  棋棋惊讶,转头看向江默宸,更加困惑了,“为什么呀?”
  燕清池抱着棋棋,微笑着看向江默宸,问道,“是啊,为什么呢,江先生?”
  江默宸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前二十多年过得太顺风顺水了,所以才遇到了燕清池这么个老天派下凡整治他的作精。他能说什么呢?他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站起身走过去,无奈道:“胡说什么呢,我哪有不想和你一起坐。”
  “哦?那看来是想的喽?”
  江默宸无奈点头。
  燕清池笑道:“不是我自作多情?”
  “夫人说笑了。”
  “那刚刚是谁想太多呢?”
  江默宸咬牙,“江夫人,见好就收。”
  燕清池才不惧他,“你先回答我问题呀。”
  江默宸无语,“是我。”
  燕清池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抱着棋棋往旁边坐了点,给江默宸让出位置,“坐吧,江先生。”
  江默宸瞪了他一眼,燕清池就眉眼弯弯的看着他,江默宸被他看着,不知为何,竟觉得他得意的样子也还有点可爱,慢慢的笑了起来。
  “开心了?”他问。
  “开心了。”燕清池很诚实。
  江默宸叹了口气,“你可真是……”
  “诚实坦率?”
  江默宸一下笑了出来,他看着燕清池,燕清池问他,“不诚实吗?不坦率吗?”
  “诚实,”江默宸笑道,“也坦率。就是你这见缝插针就要夸自己的行为,实在是令我惊叹。”
  燕清池温柔一笑,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江默宸笑着在他身边坐下。
  而不远处觉得自己十分多余的王向海,正安静的把自己藏在入口处,假装自己不存在。
  等了没一会儿,电影就开始了,王向海将手里的爆米花可乐给江默宸他们放好,就选了一个最远的位置,闭眼,睡觉,躺尸装死。
  燕清池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给棋棋喂着,棋棋看的很投入,时不时还小声和他说两句。不过等到电影到了后半截的时候,棋棋就有些困了,他从下飞机开始,就因为见到了燕清池和江默宸而兴奋,一直没有休息。这会儿影厅环境正好,动画片的插曲又很舒缓,棋棋不知不觉,就靠着燕清池睡着了。
  燕清池看他睡了,怕自己惊醒他,就没再动作,安静的坐着。
  江默宸一回头看到他僵硬的坐着,就想把棋棋揽到自己怀里,结果被燕清池拒绝了,“别了,万一弄醒了,就不好了。”
  江默宸暗道你当人人都和你一样睡觉那么警觉啊,不过他没有说,只是安慰道:“放心,棋棋睡觉很沉,不会那么容易醒,醒了也会很快再睡着的,没事。”
  他说完,将棋棋揽到了自己怀里,顺道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棋棋盖在了身上,燕清池见棋棋真的没醒,就也没说什么。
  本来是陪棋棋来看电影,这下变成了他们两个大人看电影,燕清池对这种少儿动画片没什么兴趣,就问江默宸,“你觉得好看吗?”
  “我都多少年不看动画了。”
  “我倒是有时候会看,不过不是这种类型。这种类型,还真的是有点为难我。”
  江默宸看向他,两个人相对着无奈的笑了一下。
  然而即使再没兴趣,也是得继续坐在影厅,不然万一棋棋醒了,他们就没法和棋棋交代了。
  为了打发时间,燕清池又开始吃爆米花,吃着吃着,还不忘喝一口可乐,倒是有滋有味。江默宸瞧见他一边吃爆米花,一边喝可乐的样子,也伸手去爆米花桶抓了一把。
  两个人就这么一边说着话,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点评着动画片的主角配角,倒也不算无聊。
  王向海买的爆米花是大桶,然而两个人吃起来总是快,江默宸看着电影,手随意的在桶里扒拉着,他感觉快要见底了,刚伸手准备往深些抓,却碰到了燕清池的手。
  江默宸有些惊讶,不自觉转头去看燕清池,燕清池倒是很自然,“还有一点,直接吃完吧。”
  他说着就把手从桶里拿出来,继续吃手上的爆米花。
  江默宸看着他,就见他把爆米花桶朝自己这边推了推,“给,就剩最后一点了。”
  江默宸伸手抓了点。
  燕清池见他没抓完,就又抓了一把,他看着电影,很自然的在吃完后,再次去桶里拿,然后,就又碰到了江默宸的手。
  燕清池见自己的手指已经触底了,琢磨着应该是没了,就算有,也估计只有三五颗,留给江默宸算了。所以他没有停留,准备直接把手拿出了。
  可是他手指刚刚离开桶底,就被人握住了。
  燕清池有些惊讶,转头去看江默宸,就见江默正看着电影,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仿佛突然抓住自己手的人不是他一样。
  他看着江默宸装模作样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甜,便转过头轻轻笑了笑,没有拆穿他。
  江默宸见他转了头不再看自己,才终于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刚刚一定是脑子里突然有根筋搭错了,所以才鬼使神差的握住了燕清池的手。他平复了一下自己刚刚被燕清池发现,转头看他时突然开始剧烈跳动的心,只觉得自己真是做贼心虚。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双手交握着,燕清池中间想换个姿势,结果刚动了一下,就被人握得更紧了,他心想我又不是打算抽走,只是换个姿势,你至于吗?
  可是他到底顾及着江默宸的面子,没有说话,只是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心说小学生啊,还喜欢牵手,初恋啊,这么青涩。
  燕清池想了想,突然就笑了,心说可不是初恋吗,遇到元明煦之前情窦没开,后来觉得自己喜欢元明煦,偏偏元明煦前期只想吊着他,哪给过他恋爱的滋味。都是当父亲的人了,竟然还没好好的谈过一次恋爱,可不还是个小学生,对牵手都有执念。
  燕清池想到这儿,只得由他去了,觉得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高兴就好。他这个时候倒是完全忘记了,自己在穿越前也没有谈过恋爱,也只是个新手上路的小学生罢了。
  等到电影完了,影厅的灯亮起,燕清池咳了一声,江默宸才终于松了手。
  他还是那副认真看电影的模样,仿佛刚刚偷偷牵手的不是他。
  燕清池没有拆穿,只是将手抽了出来,问他,“要叫醒棋棋吗?”
  江默宸也默默将手收了回来,“叫吧。”他说。
  于是燕清池凑过去,小声的唤道,“棋棋,棋棋,该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