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61章

作者:林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最新章节!


  燕清池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邀请多少是有些怀疑的,不怪他多想,阮文轩和宋立关系好他是知道的,那么他都和宋立正面冲突过了,没道理身为宋立好友的阮文轩对这件事毫不在意,甚至还邀请他一起吃夜宵。不过,燕清池想,不过就是一起吃个饭,能有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还能怕了阮文轩不成?
  于是,他笑了笑,“那走吧。”
  阮文轩也笑了,“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四人一齐走了进去。
  几个人照着菜单点了些炒菜和烤串,要了两打啤酒,边说话边喝着。这里的服务员很懂事,上完菜,就直接离开了房间,还顺手帮他们把门关上了。
  燕清池坐在戴鸿卓旁边,对面是阮文轩,他一边吃着菜一边玩着手机。
  四个人几筷子下去,菜就少了大半。阮文轩吃了点烤串,举起了酒杯,和大家碰了一杯。
  燕清池就喝了一杯。
  杯子刚放下,阮文轩就一边给他倒酒一边道,“清池很厉害啊,来了两期就已经蝉联mvp了,简直就是为这个节目而生的,敬你。”
  燕清池只好和他碰了一下,又喝了一杯。
  可刚喝完,阮文轩就又道:“来,这杯敬你的两个奖品,都还不错。”
  燕清池抬眸看他倒完酒,淡定的碰了杯,喝了下去。
  “这杯呢,就要敬你虽然年纪小但是聪明,知道抱孙寻的大腿。”
  话说到这儿,已经有些不好听了。
  燕清池放下手机,笑着和他碰了一杯,喝了下去,等着他说下一个理由。
  果然,阮文轩又为他倒了一杯,接着道,“这杯要敬你背后有人,空降节目组。”
  燕清池碰了碰他的杯子,继续喝。
  戴鸿卓简直不明白自己怎么能倒霉成这样,之前无意被宋立拉着趟了一次浑水,现在竟然又被拉进了阮文轩和燕清池的浑水中。
  “我吃饱了,我先走了。”戴鸿卓站起身,说了句话就想离开。
  结果被阮文轩叫住了,“别啊,鸿卓,你先坐下。”
  “阮文轩,我对你们之间的事情没兴趣,你想和燕清池喝酒,你们俩喝,我先走了。”
  “戴鸿卓,我记得我下部戏的女二是韩颖吧。”
  戴鸿卓一句艹都到了嘴边,又给咽了下去,——韩颖是他女朋友,一直不红,阮文轩这个戏的女二号还是当时他主动给牵的线搭的桥,没想到,现在竟然变成了阮文轩威胁他的手段。
  他无奈的坐了回去,也不说话,抱臂坐着。
  燕清池觉得有些可笑,“你何必呢,你不就是想灌我酒么,他在不在,有什么区别,还不如让别人回房睡觉呢。”
  阮文轩笑,“你这么聪明,可就不好玩了。”
  “想玩还不简单。”燕清池弯腰拿了十瓶酒,依次开了盖,给自己面前放了五瓶,然后推给了阮文轩五瓶,“拿杯子喝多没意思,来,我陪你,我们直接吹瓶。”
  他说完,自己先直接喝了一瓶。
  戴鸿卓看着他停都不带停顿的直接喝了一瓶,眼睛都直了。
  燕清池笑了笑,“到你了。”
  阮文轩也拿起酒瓶,直接吹了一瓶。
  燕清池紧接着就喝了第二瓶。
  阮文轩再次跟上。
  一直到五瓶吹完,两个人都还是清醒的模样。
  燕清池给他鼓了鼓掌,“不错,难怪敢灌人。”
  他说着,就又开了五瓶。
  阮文轩的神色变了。
  他看着燕清池喝完一瓶,挑衅的看着自己,也只能又喝了一瓶。
  燕清池很快又喝了一瓶。
  阮文轩伸手去拿,却是感觉到自己已经有点上头了。他酒量不错,只是这种吹瓶实在太猛,他一连六瓶,已经是极限了。
  燕清池看着他身形开始有些不稳,嘴角微微向上抬了抬。
  阮文轩拿起了酒瓶,却是喝了一半后,喉咙作呕,直接吐了出来。
  戴鸿卓和李萌都惊呆了。
  燕清池看着他脸已经变红,开始有呕吐反应,看了眼戴鸿卓和李萌,“你们先走。”
  戴鸿卓看他,“你……”
  “放心,不会有什么事,还是你想留在这里看戏?”
  戴鸿卓才不愿意,直接站了起来,说了句,“谢谢。”就离开了。
  李萌也立马跟着离开了。
  燕清池看着他俩走了,锁了门,走到了阮文轩身边,阮文轩正在吐,他自从第一口吐出来,就开始不断的反胃,想要呕吐。
  燕清池居高临下的问他,“还喝吗?”
  阮文轩抬头看他,冷笑了一声。
  “是宋立让你来的?”
  阮文轩冷哼,迷迷糊糊含糊不清的说着,“他?有他的一点原因吧……不过……不过……我也看你不顺眼。”
  “我记得我没有得罪你。”
  阮文轩已经有些醉了,“可你得罪了他不是吗?”
  “所以,你来替他出头。”
  阮文轩张嘴,满满的酒气,他说,“燕清池……你……你要懂规矩,你太不懂规矩了。”
  “你知道规矩是怎么来的吗?”燕清池蹲下看他,“规矩是有能力的人制定的,没有能力的人,才只能遵守规矩。”
  阮文轩低头笑着。
  燕清池看他,“而你,没有让我守规矩的资格。”
  阮文轩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已经醉得有些没意识了。
  燕清池掏出他的手机,拽过他的手按了指纹解锁,找到了宋立的微信,他发了个语音通话,宋立接了,燕清池确定了他还醒着,就挂了语音,打字道:到楼下餐厅上次吃饭的包间来。
  他干完这些事,把阮文轩的手机给他塞回了兜里。
  阮文轩已经不吐了,正坐在地上喃喃低语,燕清池听了听,才发现他是在骂人。
  “一个两个的……唔,什么玩意……要不是占了队长的身份……哪能轮得到他们俩红。”
  燕清池想了想,觉得这话应该是说孙寻和陈轩朗。
  他瞬间来了兴致,掏出手机对准阮文轩开始录视频,阮文轩低着头,骂骂咧咧,“陈轩朗个垃圾……农村出来的,大专文凭,哈哈哈……个土包子……还接什么音乐王子的角色,他会弹钢琴吗?他小时候见过钢琴吗?选他的导演怕是瞎子吧。”
  “还有孙寻……要不是运气好……演了江默宸那个电影……谁他妈知道他谁啊……江默宸的跟屁虫……垃圾……还他妈装老好人。”
  “还有网上那些粉丝,”他突然抬头,指着手机骂道,“一个个都他妈瞎子吗?昧着良心说孙寻帅,他要是帅,能过了那么多年才红吗?最烦这些粉丝了,每天撕来撕去,骂来骂去,还有些长成那样了,还来接我的机,是他吗存心恶心我吗?唔……”他说着,就抱着垃圾桶吐了起来。
  燕清池忍不住心道:这得是觉得多恶心啊。
  阮文轩摇头晃脑的骂着,正骂着,燕清池听到了敲门声,他有些依依不舍的结束了视频录制,起身走到门前,开了门。
  宋立见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他看着燕清池,还没反应过来,燕清池已经把人拉进了房,关了门。
  “你要做什么?”宋立怒道。
  燕清池扬了扬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阮文轩,“他喝醉了,你们俩不是关系好吗,你负责把他带回去。”
  宋立这才注意到还在吐的阮文轩。
  他看着面前的燕清池,莫名有些害怕。
  燕清池笑了笑,“怎么,怕我?”
  “我有什么可怕你的。”
  “没有当然最好。”燕清池微笑。
  宋立不想和他多说,走过去扶住阮文轩,将他扶起来,就想带着他离开,可是却被燕清池拦住了。
  燕清池看着他,眉眼飞扬,他的长相本身就带着几分艳丽,看起来有些不好相与,冷眼看你的时候,这种不好相与就变成了一种轻蔑与嘲讽。
  “宋立,我这个人呢,脾气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是一定要让对方后悔的。”他看着宋立,“我们俩之前是在一个经纪公司待过,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互不干扰。如果你一定要在我的桥上晃悠,那么我肯定也要拆了你的阳关道的。”
  燕清池微笑,“我来这个综艺,没有搭理你,就是摆明了我不想和过去纠缠。可是这两天,你先故意碰瓷我,阮文轩又上赶着想要给我下马威,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你也好,阮文轩也罢,要是再有下一次,我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们的。”
  “你想干什么?”宋立盯着他,问道。
  “我给你看一个视频。”燕清池说完,把刚刚自己录制的视频点开,宋立看着视频里面阮文轩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脸色一下就变了。
  “你说,如果我和阮文轩就只呆了这么一会儿,我手上都能有他的视频,你和我在一家公司呆了那么久,我手上,会有什么呢?”
  宋立的脸瞬间白了,他看着燕清池,不敢置信,甚至有些不自觉的发抖。
  “宋立,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在我现在要人气没人气,要作品没作品的条件下,我还能上这个综艺,这只能说明,南橙在捧我。南橙在我身上付出了这么多心血,投资了这么多,现在还一个子儿都没有收回来,如果你把我搅黄了,你觉得南橙会放过你吗?你第一天混这个圈子吗?不知道南橙的实力吗?还是你觉得你身为李老板的宠儿,有资格去和南橙硬碰硬?”
  宋立没有说话,他觉得可怕,他和燕清池做了那么久的同事,只觉得他张扬又蠢,却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他如此可怕。
  “你瞧,你好不容易有了今天,有了上星的综艺,有了更好的资源,你真的想失去这一切重头来过吗?我无所谓,我本身就不红,你也无所谓吗?”
  宋立看着他,说不出话。
  燕清池微笑了笑,“所以说,你安分一点,该是你的还是你的,你过得安宁,我过得开心,不好吗?”
  “好。”宋立咬牙,“但你也最好记得你说过的,我们都安宁一点,你也别想咬我一口。”
  “我要是想咬你,你还能好好在这里站着?放心吧,只要你安分守己,我也不会做出其他事情,毕竟,咬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南橙捧我,不是只希望我能到达你这个咖位的。”
  宋立听到了他的保证,这才稍稍安心了一点。燕清池说得对,南橙能让他以这个综艺作为出道首秀,那么必然是有大野心的,他的目标不是自己这个位置,甚至不是阮文轩,是至少也要到达卫岚那种流量小天王的一线的地位。
  那么,自己这种中游的小明星,只要他不惹事,燕清池理应是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的。
  宋立觉得嫉妒,嫉妒他竟然能得到南橙力捧,可是他又无可奈何,现在的燕清池让他感到恐惧和陌生,即使他嫉妒,他也没有胆量再去挑衅。他不想再和燕清池待在一个屋子,低着头,就准备离开,却听见燕清池说道。
  “劝劝阮文轩,也让他安分一点,不然,他会后悔的。”
  “这个我不能保证。”
  “你最好保证,因为我和阮文轩的事情,是因你而起,阮文轩如果继续作死,我不会放过他,而他要是出事了,你觉得他会放过引发这一切事件的你吗?”
  宋立愣了一下,有些怔的看向燕清池。
  “所以,为了你自己好,你最好劝劝他。”
  燕清池说完,微微笑了笑,转身向包厢的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