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 > 第45章 045

第45章 045

作者:半夏凉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最新章节!



  慕景行跑起来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媳妇并不是普通女子, 输的可能是他。——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原本跟自己并排的媳妇儿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然后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估计追也追不上。
  “………”他到家的时候夏妧果然已经在门前等着,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抬了抬下巴,兴冲冲的道,“我赢了!”
  她眼睛亮闪闪的, 期待的看着慕景行。
  慕景行:“………”
  他咳了一声, 把自己身体压在她的身上,转移话题, “真厉害,我都有些累了。”
  至于赌注, 叫也得等到……嗯嗯时候再叫啊。
  夏妧妧本来的重点也不在赌注上, 听他夸她就已经一本满足。此时听他说累了,她一向是心疼自己的男人的,毫不犹豫的就转身, “我背你进去。”
  自己的男人自己疼。
  慕景行嘴角微微一僵,微笑,“不用了,还没有累到这个地步, 你支撑着我一点就行了。”都差点忘了她是直肠子。
  他从背后凑近, 却并没有让她背起来, 只是像一张披风一样盖在她的身后, 下巴压在她的头顶。
  “行。”夏妧被他压着,也没什么被压歪的表示,挺轻松的反手拖着他的腰,带他往前走,“一会儿洗个热水澡吧,热水澡解乏。”
  慕景行把额头抵在她的头上,嗅着她的味道,整个疲惫的大脑都从那些事中解放出来,“妧妧,累不累?”
  她好像一点儿汗都没出。
  “不累啊。”夏妧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
  两个人慢慢的往前晃,慕景行并没有出多少汗,但额头也是有些轻微湿润的,毕竟跑了半个小时,又是极速,他用手摸了摸夏妧,笑出声,“妧妧,等会儿我们一起洗吧。”
  “你身上也沾上汗了。”
  夏妧眼亮了,“鸳鸯浴?!”
  她耿直的问,“你还行吗?还累不累?”
  够不够他们愉快的洗一个鸳鸯浴…
  慕景行被她噎了一下,已经习惯了她的态度,倒也不妨,只是微微顿了顿,“你可以试试。”
  夏妧自动把这话翻译过来,就是没问题的意思,于是兴奋了,想到什么,一拍脑袋,两手一捞,把他直接背了起来,边往家里跑边严肃道,“我跑得快,正好你省省力气。”
  慕景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背了起来,两条大长腿几乎拖在地上,整个人的表情都是:“……”
  门被推开——
  坐在沙发上下棋的两个老人看了过来,脸上的褶子都充满了茫然。
  “………”
  张老爷子就在隔壁。
  这次的行动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一时间,投向慕景行得目光都充满了惊悚,甚至和慕老一辈原本不相往来的现在也开始往慕家跑。嘴里全都是你家景行可真是出息了呀,完全没有看当初慕家日薄西山,便渐渐疏远的姿态。
  是,人家是后代凋零,只有一个慕景行,看着身体也不咋滴,病殃殃的,可挡不住一个慕景行就抵别的家族所有人呢,说句不好听的,换你来你能这样干脆利落拔了赵家?
  以前慕家虽然保住了,可慕景行看着身体不是太好,加上赵家到底还没出手,他们两家没博弈出结果,大家都在观望,不敢随意站队,也没有那么着急,可现在赵家被拔了,慕家那就是一枝独秀,这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老爷子们羡慕得眼都红了。
  张老爷子是跑得最快的一个,他本就和慕家比较和睦,那些原本关系不好的人上门还得等着找个理由,在他这里就不用了,吃完下午饭就溜溜哒哒的过来了。
  他也羡慕,并且付诸了行动,吧嗒吧嗒嘴儿,出了个歪点子,“你家景行都那么大了…老慕,我外孙女儿从国外名牌大学刚回来,要不要让他俩见个面?”
  一个女婿半个儿,四舍五入也就相当于他家的人了。
  慕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摇头,睿智严肃,“已经有了。”
  张老爷子不高兴了,心说哪家下手比他还早,他可是邻居,而且事情出来就往这边走了,“哪家的?!”
  慕老爷子把棋盘上的棋往前推了一步,“张老头,你这思想可不够进步啊。我们这些人家看什么家世,就景行喜欢我老头子就满意了,孩子也是个好孩子。”
  张老头翻了个白眼,“谁思想不进步啊?我又没说让你看家世,那不是我外孙女儿那么好吗…”
  老爷子敲了敲拐杖,“我孙媳妇也好。”
  张老爷子不服气,“我外甥女儿考上了咱清华大学,又聪明又漂亮,还孝顺,是跟我最像的一个孙辈!”
  慕老爷子一双眼睛像鹰一样,上下打量了他的大块头一眼,“你要是不说像你,我还能…”
  他们张家一窝儿都是跟熊一样,特别是他,壮的跟个铁塔一样,他那外孙女要最像他,那……
  张老爷子一瞪眼,那黑面门神一样,“我不是说外貌,我说脑子!我外孙女儿白白嫩嫩的,追他的小伙子能把咱胡同都给堵了。”
  慕老爷子摸着拐杖,“我孙媳妇也…”
  他话还没说完,两人还没争论出什么结果,就听见外面一男一女的笑声,与此同时,两个叠在一起的人冲了进来。
  两个老人看了过去…
  “……”下一秒,不约而同的揉了揉眼,手里的棋子吧嗒掉到了棋盘上。
  他们都看到了什么?!
  抬起头的慕景行:“………”
  在场的几个人中,只有夏妧心思还放在鸳鸯浴上没什么感觉,见他们两个在下棋,还问了句,“爷爷,在下棋呀?”
  慕老爷子拐杖差点砸到自己的脚,啊了两声,把拐杖从地上捡了起来,“啊,对!”
  等两个人离开之后,客厅的有点寂静。
  良久,张老爷子才回过神,把棋子一颗一颗的捡了起来,神色复杂的看向慕老爷子,“确实,我比不过。”
  他外孙女儿,怎么滴也不能背着一个大男人还跑得那么快呀…跟要偷油的老鼠一样…
  慕老爷子:“………”
  .
  再次被外人看到这样一幕,慕景行竟然已经有了那么点儿心理准备,再被夏妧妧把衣服全部扒完,看着她眼睛放光的直白样子,心里那种说不出的滋味儿轻而易举的就化开了。
  “去洗鸳鸯浴?”他问。
  夏妧妧点头,中气十足,“去!”
  “………”
  等他再次下去的时候,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喝酒,即是因为白天宿敌终于解决的愉悦,为自己有这个孙子的自豪,也是因为此刻心里的复杂。
  “爷爷。”他叫了一声,让王婶帮他煮上粥。
  慕老爷子看了他一眼,他的发丝上还有些水汽,眉梢眼角都挺…老爷子幽幽的道,“下来了啊。”
  “嗯。”慕景行跟王婶说过之后才找回来,也拿起一个杯子,倒了点儿酒。“张爷爷走了?”
  “……你张爷爷受了点儿刺激,回家休息去了。”老爷子看了他一眼,能很明显看出这刺激说的是什么。
  慕景行不在意的笑,“这有什么可刺激的?”
  老爷子没在意他的回答,跟他碰了碰酒杯,继续说,“我刚才喝酒的时候,突然就想起来妧妧进门时说的话,当时我就感觉到不太对劲儿,可也没在意……”
  老爷子眼神复杂。“现在总算知道了。”
  慕景行:“………”
  慕景行往后靠了靠,“你想多了,能有什么不对?”
  慕老爷子喝了杯酒,看他一眼,以前他一直认为吃亏的是直肠子的孙媳妇,可现在他有点儿怀疑…
  “孙子欸,你平常…压得过孙媳妇儿吗?”
  慕景行修长的手指转了转酒杯,随意看他一眼,“你想多了,夫妻之间携手共进,哪里用谁压谁?”
  可老爷子并不是一般人,身为一个老狐狸,纵使慕景行青出于蓝,那也不是随便就能骗到的,他点出重点,“孙子,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无聊。”慕景行轻轻的笑了笑,放下酒杯,开始擦自己的手指,“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去接收一下赵家的事儿,后续还有很多事得盯着。”
  慕老眼神睿智,气场强大,十分感慨,“那就是不能了。”
  慕景行手顿了顿,侧面回应,“……妧妧现在就累了。”
  正从后面进来的夏妧:“……”累的不是他吗?
  不过自己的男人自己疼。
  夏妧妧一脸深情的想,据书上指导,就算他死要面子活受罪,那身为他的伴侣,她也得宠着呀。
  慕景行脸都黑了,她现在的表情明晃晃的就是那种,“好好好你说的都对/虽然我知道你是在瞎说但我选择性眼瞎/谁让我爱你呢”的表情。
  老爷子在他两之间打量了一下:“………”
  嗯,压的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