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 > 第50章 050

第50章 050

作者:半夏凉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最新章节!



  江泽他们几个下午出去了一趟, 虽然没去冲浪, 但也玩了不少其他的东西,等玩了一下午回来时,就见四哥他们还是没有人影, 打电话还没人接, 估计是把手机撂酒店里了。
  回头就打给了慕景行的警卫员,问问他们四哥跟四嫂去哪了, 晚饭要不要一起吃,据说今天晚上是15号,酒店外面有簧火晚会,这出来玩嘛, 不就是一起热热闹闹的才好。
  “四哥跟四嫂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咱们从外面回来也没有见到他们。”
  “你看你这话说的有没有点儿眼色了, 人家小夫妻不想要二人世界呀,谁乐意跟你一起?”花衬衫弄了一盘水煮花生,一边剥开一边数落。
  这水煮花生,说起来其实不是什么金贵东西,大路边儿上都能见到, 可吃着是真的味道不错,特别是没事儿闲磕牙的时候,一边剥着吃一边说话特别带劲儿。
  “毛病。”张非凡翻了个白眼,悻悻道, “这个还堵不上你的嘴。”
  其他几个人才不参合他们的话题, 医生端着一杯咖啡靠在一边喝着, 江泽拿着一串车钥匙,在手指上晃来晃去,蒋大少搂着小网红坐在沙发里,在耳边窃窃私语,逗的人脸色通红。
  没过多久,滴滴几声过后,电话被警卫员接了起来。警卫员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平铺直叙的表示,首长自打昨天见了房间,就一整天没有出来过,中途叫了两回客房服务,送进去了点儿东西。
  至于为什么没有接他们的电话…嗯,可能是并不想接。
  警卫员脸色变都不变,可长得还没修炼到这种程度啊,听明白了电话那边儿的话,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尴尬的随口应和了两句就撂了手机,跟扔掉一个烫手山芋似的。
  …这可真是…
  一整天都没出来,牛啊。
  .
  这之后可是真没有人在打扰慕景行和夏妧他们了。只不过酒店外面的沙滩上,簧火燃起,穿着各色服装的人员从酒店里出来,端着一杯酒,载歌载舞的。
  别说,有人买了波斯米亚风格的那种裙子,超大裙摆,在簧火旁边转起圈来是真的特别好看。
  外面很是热闹,夏妧把窗帘儿拉开,他们住的是海景房,正正好好的就能看到沙滩上热闹的景象。
  慕景行见她站在那儿,就走了过去,从身后揽住她的腰,往沙滩上看了一眼,“想去?”
  夏妧妧嘀咕,“当然不想,和一群人热闹哪有跟你在一起更好。”
  她转过身,投入他的怀抱,蹭了个舒服的姿势,“我还是喜欢和你在一起。”
  这话听的舒服。
  慕景行眼里的笑意都快溢了出来,牵起她的手,“那我们去吃饭?”
  他们叫了客房服务,让酒店把饭菜都送上来。倒也不是累或者懒得下去了,只是昨天过后,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比以前更多了一些温存,都更想要两个人呆在同一个房间里,并不想要再出去一趟。
  厨房送来的大部分菜都是有养生作用的,味道也还不错,两个人凑在一起,边给对方夹东西边黏黏糊糊的把这顿饭吃完了。
  说起来…慕景行看着夏妧妧给他夹的排骨,妧妧给他夹东西的次数可不多,屈指可数,这也是最自然的一次。
  他带着笑意吃了下去。
  饭后两个人坐在一起看了新闻联播…嗯,慕景行其实每天都要看新闻联播,只是这是夏妧第一次陪他。
  说是陪他,其实夏妧更像是靠在他的身上,把他当一个活动靠垫,还能自动调节温度的那种,靠在他的身上玩游戏,拿着一把98k,一枪收割一个人头,玩游戏玩到飞起。
  慕景行也不嫌弃,反而很是开心,一心二用,一边看新闻联播一边剥开水果喂到她的嘴边。
  以前再安静,也不如现在心里开心,慕景行搂在她腰上的大手捏了捏她的软肉。
  夏妧最是怕痒,猛的弹了起来。本来要打准的枪也失了准头,直接被对面的人逮到机会连打三枪,倒在了地上。
  游戏game over。
  “。。。”夏妧妧咕噜了一声,猛的把手机扔了,扑到他身上,卡住他的脖子,“慕景行!”
  “我的游戏都输了,你说怎么办吧!”她马上都要吃鸡了!
  慕景行眼里都是笑意,搂着她的腰,表情却看起来有些无奈,“那你说怎么办?我可是要人一个,要钱没有。”
  夏妧妧真诚的思考了一下,最后打定主意,撂开了手机,光棍儿的亲了上去,“那我要人吧。”
  “………”
  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了,第二天洗漱完毕下去吃早餐的时候,都是手牵着手去的,甜蜜程度比一开始来的时候又高了一层。
  ——这是夏妧自以为的。
  事实上,慕景行早就巴不得能达到这种情况了。
  唯一有点奇怪的就是,坐在下面几个兄弟的表情都有点难以言喻的味道,一人端着一杯茶,一开始几乎没人抬头往他们这边... 看。
  有研究茶杯里茶水颜色的,有欣赏酒店里悬挂的假书画的,还有盯着地板上花纹研究的,每个人看起来都忙得不得了,一点说话的空间都没有。
  慕景行今天心情好,也不在意他们的不对劲,“都吃过饭了吗?”
  啧,一群单身狗单身久了/日子苦闷/有点儿不对劲,这不是正常的吗?
  “咳咳,”前几个兄弟都没人搭话,江泽最后还是咳了一声,自己上前搭了,“今天起的都早,大家都吃过了,你们吃就行。”
  这就是单身狗和有妻子的人的不一样,像他,能赖在被窝里就绝对不会起那么早,他微微笑了,没一点不好意思,柔声细语的问夏妧,“你想吃什么,酒店里什么都有。”
  这兄弟跟女人之间的天差地别,已经是不再掩饰了。
  “……区别那么大啊,背着我们再玩儿变脸不行吗?”江泽道。得亏他们还不知道他们这心里的四哥正在想什么。
  话说出第一句,第二句也就不难了,那点儿尴尬渐渐的消了下去。
  吃完饭后几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已经回来了。
  早几天就说要去冲浪的,冲浪板什么的都已经买好了,如果自己有用的顺手的,也可以让人弄过来,如果没有就这边再现准备。
  几个人都玩过,冲浪挺刺激的,他们以前精力比较旺盛,打高尔夫这种太过悠闲的活动其实并不喜欢,京郊那边儿倒是有马场,但是再好的马也不能天天去,所以没事的话就会开发点新玩意儿。
  赛车这玩意儿倒是够刺激,问题是他们也不是那些没理智的,刺激是刺激了,命也得悬在裤腰带上,再加上他们这身份不安好心的人其实真不少,地下车场那边鱼龙混杂,万一被人在刹车或者在其他哪做了什么手脚,到时候哭都哭不出来。
  冲浪的危险性可就要小多了,就算不小心掉下去,旁边也有教练一直跟着呢。
  蒋大少可惜的叹了口气,可惜了他的鸟还疼,想动都动不了。而这群人是不可能因为他而停下来的。
  他们那几个人之中,随便一个有点儿事儿不能去其他人就会停下来等着——他们这群身份的人平常想去哪不行,还当真稀罕这没什么稀奇的景色啊,这趟出来玩还不是因为能跟兄弟一起聚聚?绝对不会本末倒置了。
  特别是灵魂人物慕家四哥,但他可就不行了,他这别说就是伤了鸟,就是伤了腿,人把他送到医院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蒋大少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可怜,看着朝海的方向而去的几个人,往旁边的小网红身上一倒,“豆豆啊,我苦哇。”
  小网红:“………”有钱有权有财有势,还惦记着毛手毛脚,苦个毛毛。
  .
  夏妧其实还并不知道慕景行会不会游泳。
  江泽摆摆手,让她不用担心,这种求生技能他们这群人中没有一个是不会的。
  他四哥这个人吧,得把脑袋跟身体分开看,你只看他脸上,只看他的笑,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温和秀美的青年,没一点危险性,欺骗性强的不可思议。
  但你要是把脸遮住看他身体,那什么东西都出来了,看着瘦弱是瘦弱,可那身体隐隐约约透出来的威胁性绝对不是假的,还不知道他的表情给他的危险性降了多少个等级呢。
  慕景行看了他一眼,看起来就像是嫌弃他多管闲事,把江泽看的闭嘴了,才揽住夏妧,“只是我玩儿的不太好。”
  夏妧也顺着他的力道往外走,“没事儿,人都有擅长的不擅长的,交给我!”
  景行真是坦诚!绝对的好伴侣!夏妧妧眼睛里的滤镜也慢慢的长出来了,吧咂把咂嘴,感叹。
  慕景行把冲浪板放到了海面上,“那就交给你了。”
  后面跟着的几个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见他们两个这样说,嫌弃这玩儿冲浪没意思,还加了个注,“不然就比一个赛来点彩头?”
  张非凡跃跃欲试,都被他四哥秀这么久了,讨点便宜不为过吧?
  “也不来什么虚的,咱们就画一段路程,谁先到达地点谁就算获胜,四嫂和四哥两个人,我们都是一个人,对我们这边不公平,所以你们两个所用的秒数得取平均数。”
  取平均数……那四嫂肯定能把四哥的分数拉低不少,他以前也跟四哥差不了多远,努努力就到了。
  这算盘打得噼里啪啦作响。
  慕景行看了眼夏妧,手指在她手心划了划,点头,“好啊。”
  他的妧妧那么好……他们这是上赶着送钱呢。
  “彩头的话…我前些天新改装了一辆车。”慕景行勾了勾唇,一开口就是大的,定下了这次赌博的基调。
  江泽愣了一下,摆了摆手,“我西郊那边有栋别墅。”
  “那行吧,你们都这样说,最近买了一匹纯种马,那叫一个烈…”
  几个人三言两语就把彩头定下来了,毕竟这些东西在外人看来价值万金,可在他们几个眼中,也就仅仅那点价值了,白送给兄弟他们都不... 带有什么心疼的,何况是拿来做彩头……说不定就都赢回来了呢。
  他们几个,认真说来相差可都不多。
  几个人一人选了一个浪头,准备的差不多了,张非凡搓了搓自己的手掌,让四嫂见识一下他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