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升棺发财 > 第173章 蜧

第173章 蜧

作者:知道深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升棺发财最新章节!



  足足有将近二十个女生,行进的速度并不快,而且是闭着眼睛走路,我能听到,其中的一个胖女生竟然还边走边打呼噜。
  她们朝着学校的大操场走去,每个学校都有一个操场,用来做早操,开大会或者是运动会,宽阔无比。
  只是不知道这些女生为何会来大操场?
  我们跟在女生的边上,确保这些女生的安全,不过有月兰在,把握很大,一旦有状况,五分钟之内,肯定能让这些女生全部倒下。
  然后这些女生径直的往操场边上的厕所走去,我了个去,原来她们的目的地是这个公共厕所,宿舍楼的厕所全锁了,只有这个没锁。
  女生依次进入到厕所当中,月兰也跟着进去了,我和我哥怔怔的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正为难之时,里面传来了月兰的声音:“进来啊,还愣着干嘛?”
  我和我哥一怔,一前一后就进了女生厕所,在女生宿舍之时,进厕所那是里面没人,但是此刻里面有那么多人,感觉有点不好。
  不过想想,我们是救人,医生治病还讲究病不讳医,我们这是救命,就更不应该有这种顾忌了。
  然后进入之后,我哥不知道看不看得清楚,但是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一个女生就站在一个蹲位上,个个闭着眼睛,面无表情,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
  然后下一刻,第一个位置的女生,突然慢慢的飘了起来,如同在宿舍的那个女生一样,只不过她倒是没有翻白眼以及仰头,不像是被套住了脖子一样。
  上升到半空中,看女生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不痛苦也不吐白沫。
  然后下一刻,哗啦一声,女生的外裤竟然凭空掉落下来……
  紧接着显出了*******一翻卷,快速褪到脚底,也凭空脱落。
  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眼睛都直了,那一撮黑毛……
  却见血液从两腿之间一滴滴的滴落下来,掉入蹲坑里面。
  月兰不经意间看我眼睛都直了,又羞又气,一把伸手捂住我的眼睛,嘴里连连说:“不要看,不准看,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不看,我不看。”我立马反应过来,脸颊和耳朵都发烫了,我说:“可是不看怎么抓鬼?”
  “不用你,我自己来。”月兰显然很在意,死活就是不让我看。
  然后我就听到月兰转头对我哥说:“大哥,你也别看……”
  但过了几秒,貌似我哥没反应,月兰继续说:“大哥,大哥,你别看啊,信不信回去我告诉嫂子……”
  “嗯?大哥……大哥,你怎么啦?”月兰说话的同时,猛然松开了手,我转头看向我哥。
  “啊!”我哥突然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突然离地,仿佛被一条绳索给套住了脖子,整个脑袋上扬,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如同刚才那个女生一样。
  “哥!”我喊了一句,而后一跃而起,对着我哥头顶之上,狂吐赤练火。
  啪的一声,好像有绳子崩断的声音,扑通一声,我哥摔落地上,整个人都在颤抖。
  “哥!”我一把冲了过去!
  “小心!”月兰突然喊了一声,然后拉住了我。
  突然见到一团白色的物事从蹲坑里一跃而起,我刹住脚步,那东西堪堪从我的眼前飞过,我才看清楚那东西,那是一条细长的白蛇,它张大了嘴巴,嘴巴里都是黑色的肉,还喷吐黑色的汁液,月兰拉住了我,正好躲过了这一劫。
  但是下一刻,我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因为那只细长的黑色由于惯性,竟然咬向了躺在地上挣扎的哥哥。
  “哥,小心!”我和月兰几乎同时出声大喊,但是我哥依旧在挣扎,根本就没做出反应。
  月兰眼疾手快,更是顺手将手中的宝剑刺向了那条白蛇!
  刷的一道寒光闪过,啪的一声,那条白蛇被月兰一剑斩头,身首异处,整个身躯撞在墙上,而后落在地上。
  然后扑通一声,漂浮在空中的那个女生摔落地上,可依旧没有醒,而其他的那些依旧依旧在梦游!
  月兰小心的走到了那条白蛇的前面,我也走近看,月兰伸手拦住了我,她说:“刚才好险,这不是普通的蛇,这东西叫蜧,不是普通的蛇,这种东西可以修行。”
  月兰拿着剑在白蛇的身躯在翻了下,找到了一条如草绳一样的东西,此刻就套在蜧的身上,她用剑指着那条草绳说:“这草叫阴阳草,是一种很奇特的草,这蜧将这草卷成一个草环,然后含在嘴里,不停的用自己的黑色唾液去滋养阴阳草,久而久之,就可以以这个东西去控制人的意识。”
  我怔怔的看着月兰,我说:“你怎么懂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我的脑子里好像懂很多,可能是以前见识过吧。”月兰摇了摇头说:“你看着草环上,是黑红色的颜色,我们站这么远,都能感受到草环发出来的那种干扰。”
  我看着那草环,其实也不大,就如同一枚戒指那么大,而那只白蛇,长得就很怪异,因为长有两三米,但是粗细就只有小指那么细,整一个修长如竹子的形状。
  “这草环就是看不见的那条吊绳,刚才你哥就是被这草环,无形中吊了起来。”月兰继续说。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这蜧看样子都快成精了。
  而且可怕的是,它被斩头之后,流出来的血竟然是黑色的。
  “这血里也都是毒,这种东西的毒天下少见,只要被咬一口,在几分钟之内,全身就会快速腐烂成为一滩血水,连骨头和头发都不会剩下,所以刚才真的很险,无论是你还是大哥,被这蜧咬到都不堪设想。”月兰抹了把虚汗说。
  听月兰这么讲,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特么跟韦小宝的化尸散有得一拼。
  “哥!”我猛然抬头看向我哥,我哥躺在地上也不挣扎了,好像好了,他坐在地上,摸了下头说:“我这是怎么啦?”
  说话的同时,我朝着我哥走了过去,我说:“刚才你被这蜧给迷惑了,跟那个女生一样,被无形的吊了起来,差点把我们吓死了。”
  我哥站了起来,晃了晃脑袋,正想说话,突然砰的一声,有个东西从他的身后窜起,一跃而起,而后张口咬向了我哥,朝着他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