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升棺发财 > 第272章 找到根源

第272章 找到根源

作者:知道深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升棺发财最新章节!



  “赊菜刀剪子……赊菜刀剪子咯,超级好用,一把用一辈子。”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们不远处传来。
  我们转头而去,正见我哥挑着刀剪架子朝着这边而来,到了我们面前,突然瞪大双眼看着我们说:“小凡,月兰,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哥,你今天怎么跑这边来?”我诧异的看着我哥。
  “这边我上个星期就来过了,这一家还赊了我一把菜刀,我现在来收钱的。”我哥说:“这人出去了吗?”
  我傻眼的看着我哥,我小声的说:“哥,你赊菜刀的时候说什么时候来收钱?”
  我哥也一脸的懵逼,小声的说:“我预言到他们这里的人都在吃大肉,我就说等他们家家吃大肉的时候,我再来收钱,然后还有人笑着说,吃大肉是吉兆,好些人都找我赊菜刀了,可我预言到的是他们吃生猪肉……”
  我目瞪口呆,不仅是我,其他三人也目瞪口呆,我傻眼的问我哥:“哥,那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哥脸色扭曲的说:“我只能预言到现象,或许是只能到这个程度,又或者是我功力不够……”
  我和月兰对视一眼,之前我哥预言到月兰拿剑刺我,也只是看到表象,显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包括这次,他们生吞猪肉,我哥也只能这样提醒,显然也不知道真相,但是他之前跟我说了,这是不好的事,是灾难。
  正在这时,突然不远处有一个老头子在喊:“快来帮忙啊,我猪圈里的猪打起来啦。”
  我们赶紧冲到那人的身边,看着底下的猪圈,只发现猪圈里的两只猪正在互相撕咬,其中公猪凶狠的咬下了母猪的耳朵,咕噜一声就吞下去了,而母猪血肉模糊,嗷嗷直叫。
  嗖的一声,王川便跳了下,拿了条绳子,一把将公猪给绑在地上了,但是冷不丁,后面被咬的那头母猪,竟然张开嘴拱了王川一下,王川大骇,翻身出了猪圈,不解的看着母猪。
  没想到公猪如此伤害母猪,母猪却拱王川救公猪,这到底是为什么?
  “天啊,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那老头哭喊着说:“这群王八蛋,我就说了,山上的古墓不能动,个个见了钱把什么都忘了。”
  猪圈里的母猪想要靠近公猪,可公猪被绑住了,却还张嘴血盆大口,准备要咬母猪,母猪却颤巍巍的,不敢靠近。
  老头抹着眼泪,王川说了句:“现在把猪杀了,看看猪的肚子里有什么东西。”
  “这?”老头有些为难。
  “趁现在卖了,还能卖些钱,要是等到两只猪相互吃完了,那就收不回损失了。”王川说。
  “好好好。”老头想通了之后,赶紧去喊屠户来家里杀猪了。
  然后杀猪的时候,村里围满了人。
  当开膛破肚之时,屠户傻眼了,公猪的猪肚没了,其他的内脏也被腐蚀得差不多了。
  全村人都炸开了锅,很多人都传被鬼给吃了,说是动了上面的坟墓,坟墓里的鬼专门吃内脏的。
  然后我们突然想起了那个偷猪腿的人,丫的,不会那个人肚子里的内脏也都不见了?
  想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然后屠户就不敢继续杀了,连猪肉也不收了,说这头猪被鬼吃过,没人敢要的,还是埋了吧!
  老头哭着哀求,但是那屠户已经收起杀猪刀转身就走。
  其他人也都转身离去,离开这他们认为不安全的地方。
  然后月兰眼尖,发现杀猪的那些水里有一些黑乎乎的点,她走近一看,而后说:“找到答案了。”
  “什么?”我们吃了一惊,全部围了上去。
  “你们看这些黑点是什么?”月兰说。
  我捏着鼻子,蹲下去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水面上漂浮的黑点,如果不注意看,还真给忽略了。
  这些黑黑的小点,是被开水烫死的黑蜘蛛,月兰说了一句:“这些黑蜘蛛是黑寡妇。”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我说:“这肚子里怎么会有蜘蛛?”
  “是蛊!”王川说了一句。
  “也有可能是降头。”月兰说:“有人下降头,将黑寡妇的卵放入食物中,然后让猪吃下,之后蜘蛛卵在肚子里孵化,一孵化就开始吃肉,把猪的猪肚全吃了,猪感到饥饿和疼痛,所以就只能咬肉进去,让蜘蛛吃,这样蜘蛛就不会咬它了。”
  “那这么说,那个人也是如此咯?”我傻眼的看着月兰。
  月兰点了点头,我倒吸一口冷气:“那他还有救吗?”
  “等他从医院回来,看看肚子里面的蜘蛛到达什么程度了。”月兰说。
  王川转头对那些人说:“你们去村子里看看,如果还有这种症状的人,全部都聚集起来,我们统一想办法解决。”
  “好。”那老头抹了下眼角,然后就动员其他人去问了,他说:“一头猪是损失不少钱,但是哪有人命重要,我这就去医院,看看他怎么样了。”
  待所有人散去之后,我傻眼的和月兰对视一眼,我说:“会不会是她?”
  月兰摇了摇头说:“不一定。”
  我想着也是,也有可能是那个大马鬼王搞的,之前瘟神就说了,新的瘟疫就要出来了,如果真是这个,那真特么可怕。
  王川对我们说:“像这种就是突发情况,不经意间遇到的,不是任务,但是咱们碰到了,又不能坐视不管,而且完成了,是没有任何回报的。”
  “这种事要什么回报。”我挤出笑容说:“揪出幕后黑手便是回报。”
  王川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就说没看错你们。”
  而我哥早已打了电话过去,我听出来了,他应该是给我爷爷打电话问是否有解毒的办法,因为之前我爷爷成功解了超级蚂蟥的劫难。
  挂了电话之后,我哥为难的说:“跟之前的蚂蟥不大一样,蚂蟥只是吸血,可这黑寡妇有毒,它咬人是一回事,关键咬过的伤口就留下毒素,内脏就开始溃烂,所以不好治,以毒攻毒也不好弄,万一没成功,那就是毒上加毒。”
  这肯定是我爷爷的意思,只不过不方便说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