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升棺发财 > 第697章 阴差阳错

第697章 阴差阳错

作者:知道深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升棺发财最新章节!



  所有人也都看向了我,眼前的这个人果然不简单。
  能到这个位置,肯定虚假不了,我都要经历这么多关,何况是他这种级别的。
  而满场的喇嘛都看向了我,可能有些人听懂了汉语,有些不懂的,但是见到一级活佛在质问我,都好的看了过来。
  我当时也懵了,我没想到体内太多的念力,反而引起了他的怀疑。
  不过也是,太完美了反而显得有些假,毕竟人无完人,哪怕真是灵童转世,那也应该不会有这么多的灵异之处。
  但如果这事我答不来,估计他这关过不了了,更不用说到金瓶掣签那一关了。
  我想了想之后,将我的背包给拉了过来,我的背包里有两颗舍利子,本来是有三颗的,但是给月兰吃了一颗,此刻只剩下两颗了。
  这是我在灵泉寺的浮屠当得到的皈依三宝的僧宝,另外的两宝是法宝金刚降魔杵和佛宝罗汉金身秘笈,金刚降魔杵在月兰的包包里,而那本秘笈在我彻底记住了之后,整本书便腐朽了,化为了灰烬。
  看着眼前的包包,在犹豫要不要拿出来,我在权衡着利弊,这皈依三宝是我在灵泉寺得到的,但至少不是人家心甘情愿给的,那新任的觉明和尚还向我索要,我当做不知道,耍赖了。
  如果这次我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了,他们肯定要问出处的,那我肯定要说出灵泉寺,那这些喇嘛肯定会去灵泉寺验证。
  如此一来,也便暴露了,搞不好还要归还这些东西,而且这活佛还不一定能成,有些得不偿失了。
  可蒙面人怎么还不行动,这王八蛋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咬一咬牙,心想,算了,与其得不偿失,偷鸡不成蚀把米,还不如此打住。
  我便微微笑站了起来,对着一级活佛行礼,而后对着台的那些长老行礼,随后转身,对着整个会堂的喇嘛们行礼,众人也都纷纷向我行礼。
  但是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我,都不知道我想干什么。
  其实我心里最担心的是,一旦我真成为了活佛,那我跟月兰掰了,我不知道藏传喇嘛能不能娶老婆,但土的和尚是绝对不行的,所以我决定识趣的退出。
  “你这是?”一级活佛看向了我,满脸的疑惑。
  我微微笑说:“其实我根本不是什么灵童转世,我是一普通人,这次只不过是来香格里拉旅游,那是我的媳妇,我已经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了,跟你们所谓的活佛离很远,是你们的长老团一直说我是灵童转世的,我从来也没承认是,所以不打搅你们了,我们这离开这里,你们继续寻找你们的灵童转世。”
  说完之后,我如释重负,转头朝着边的月兰相视一笑,而后拿起背包,朝着月兰走了过去。
  到她跟前,我伸出手,与其十指紧扣。
  “等等。”正当我们正要转身离开之时,一级活佛竟然开口叫住了我们,他说:“都到了这一关了,为什么自动选择放弃?”
  “因为我如今十七了,我有个人的主观意识,我有主见,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成为活佛或许是很多人的梦想,但那却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想要的你们也看到了,和心爱的人一起浪迹天涯。”我微微笑说:“你们所寻找到的灵童,多半是年纪小的,或许他们也未必喜欢这样的生活,只是因为他们年纪小,不懂得表达,没有选择权而已。”
  他定睛看着我,又看看我和月兰的包包,而后叹了口气说:“罢了,既然你们不想说你们包里那两件东西的来历,我也不强求你们,但至少说明你跟我佛有缘,既然有佛缘,便不是我一个僧人能够阻断的,只要你心存善念,走不走修佛这一条路你当然可以选择,但是缘起缘灭皆有因果,你得此东西是因,有因必有果,既然来了,何必到布达拉宫的释迦摩尼像求结果呢?”
  “大师,您是说他可以到布达拉宫进行金瓶掣签了吗?”那个老喇嘛激动不已的问道。
  一级活佛微微笑点了点头,如同最开始时那般和蔼,他说:“本人即便是活佛,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人,一介僧人,既然是僧,又有什么权利去阻断人家的佛缘呢?能不能得善果,得业果,那由佛祖来定夺吧。”
  说完,****一甩袍子,一个潇洒的转身,在十几名保卫的护送下离开了会堂,而所有的喇嘛都起身相送。
  我和月兰怔怔的站在那里,不愧是一级活佛,谦和,有大智慧,而且很不简单,竟然能看到我和月兰包包里的东西。
  显然说的是舍利子和金刚降魔杵了。
  在一级活佛走了之后,所有的喇嘛都激动不已,也是我已经过了他这一关,可以到布达拉宫去接受金瓶掣签了。
  可是与众喇嘛的兴奋激动不一样,我却完全高兴不起来,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然后这群喇嘛把我们簇拥到了僧舍,那个老喇嘛跟我们交代一些事情,只不过由于说话不是很标准,很多话都要重复几次才听懂。
  后面有干脆发短信给蒙面人,让他把年人给我叫到松赞林寺,并且问他关于行动的方案,但是他还是只有一个字,那便是‘等’。
  我真的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但是我已经失去了耐心,如果继续这样漫无目标的等下去,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其实我在会堂之说那些话都是出自真心的,那时候的我已经不想坚持,准备要折返回去了,谁知道阴差阳错,竟然让我过关了,择日要到布达拉宫去金瓶掣签。
  房间里剩下我和月兰了,我一阵阵的苦恼,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因为我已经深深感觉到那位一级活佛不简单了,如果我们打这个松赞林寺的主意,只怕他会插手。
  正在这时,我和月兰的扑克牌突然发出嗡嗡的声音,我们同时拿起来一看,竟然是茜茜发出来的消息,因为我们属于一个战队,所以彼此间可以用扑克牌发绝密的消息,内容为:你们两个如果没事干又闲得慌的话,那来天山,天山闹僵尸了,我和师兄正在赶往的路,师兄不让我打搅你们,但是怕你们无聊,所以问问你们要不要来。
  “不去,现在这事都不知道怎么解决,哪有心情去管那闲事?”我看了下扑克牌,不耐烦的说了句。
  “要去,一定要去。”月兰却开口说。
  “为什么?”我不解的看着她。
  “你忘啦,天山那只橙眼僵尸已经臣服了你,是你的手下,现在有人要去抓他,你能袖手旁观吗?”
  啪的一声,我拍了下额头,皱眉道:“我把这事给忘了,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