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升棺发财 > 第726章 下了血本

第726章 下了血本

作者:知道深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升棺发财最新章节!



  “小凡,这里氧气稀少,雪猿的伤势又这么重,哪怕是喝了你的汗,却也不见多大的起色,我们得想办法让这里通风。”正在我愣神看缝隙之时,身边的江琳提醒我。
  我赶紧转身朝着雪猿走了过去,蹲在雪猿头部的面前,确实是气若游丝,我用手探了下它的鼻息,虽然很微弱,却也刚才强了一丝。
  我抬头看着那高高的顶,前两日那个葬师是从屋顶扔人头下来的,想必面是一个通道。
  我转头对江琳说:“你在这里,我去看看面。”
  “嗯,你小心点。”
  嗖的一声,我一跃而起,大风歌的步法展开,眨眼间到了密室的顶端。
  我将君生剑往边的缝隙一插,准确无误,剑身进去了三分之一,我右手抓着剑柄,整个人单手掉在墙边。
  然后转头看向密室的顶端,这顶端看去有一层如三合土一样的密封层,应该是泥土加糯米汁以及松脂的混合物,这土层无的坚硬,跟石头有得一拼。
  但是整个平平的顶板之,却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正方形,虽然挺严丝合缝,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我两脚一蹬墙壁,瞬间拔出君生剑,而后大风歌步法展开,阴气弥漫全身,整个身躯朝着那个正方形的位置飘了过去……
  到了正方形的底下,我抬头一看,果然这是出口。
  我用力一跃,既然葬师能够打开,那这个肯定是出口了,肯定没封死。
  右手执剑,左手运气,全力朝着顶冲去。
  砰的一声,那块四四方方的石头盖板直接给我冲飞,盖板之还压着一块石头,也一并被冲飞,我整个人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轻轻落地。
  整个盖板大概一平米,但是有了这个开口,以及墙角的那个条石缝隙,整个石室便有空气对流,也是这个气是运动的,那么里面不会缺氧。
  此刻是白天,周围的情况一目了然,另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地方竟然在峡谷的另外一边,那个小庙在拉萨河的右边,而拉萨河之有一座浮桥,之前我们在浮桥站过。
  过了浮桥之后,朝这边走来,是我现在的这个位置了,没想到竟然会是这里。
  我转头看向小庙的位置,感应了一下,小庙里却没有那葬师的踪影,丫的,是不是这王八蛋见行迹败露,所以出手杀雪猿,然后跑路?
  我一想肯定是的,今天凌晨我才找他说雪猿的事,没想到他蒙骗我,待我走了之后,对雪猿下手。
  那么他到底是想隐藏什么秘密?
  不过我现在最着急的是救活雪猿,周围没有人,也不怕这洞口被封。
  我纵身一跃,从洞口跳了下去,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但是眨眼间到了地面,大风歌步法展开,我慢慢的落地。
  抬头一看,那出口犹如一扇天窗,光线虽然还是很暗,但至少是对流了。
  我已经听到了条石缝隙那边传来呼呼的风声了。
  只是幽暗的光线之下,那些堆叠如山,朦朦胧胧的骷髅头看去无的渗人。
  我朝着雪猿的位置走了过去,看着血肉模糊的雪猿,一阵阵肉疼。
  “小凡,它的血肉都这样了,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的虫卵没有孵化,那些孵化的大部分被你杀了,但是还有大一部分藏在他的体内,甚至在血管或者骨髓里,你的汗只能在体表,只怕清除不彻底。”江琳看了看雪猿,这才转头对我说。
  我看着地面,地面也是青石板,缝隙之间是用那种三合土给粘合的,我说:“我有办法。”
  拿着君生剑,在缝隙间一划,那些三合土被刮了起来,然后剑尖下去几公分,用力一撬,那块地砖被挖了起来,也一米见方。
  我便连续挖了四块,然后下面的地面露了出来,是那种砂石状的泥土,非常的坚硬。
  我从背包里拿出工兵铲,往外掏土,不一会儿挖了一个将近两米深的坑,长宽大概也两米。
  之后挖了几块石板,把坑里铺了一下,变成一个池子,然后拿胶纸给粘了下缝隙。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累得满头大汗。
  江琳不解的问道:“小凡,你这是干嘛?”
  “一会你知道了。”我喘了几口气之后,我把雪猿轻轻的拖了过来,然后轻轻的放入到坑里,它瘫软的坐了下去,原本有三米的身高,但是此刻坐下去之后,整个身躯在坑里了。
  之后我运转阴气,催动水元素,这家伙是吃进去容易,要它吐出来难的主。
  之前让它喝了一整个桃花潭的水,直接喝到底了。
  然后每次需要的时候,一催动它,它跟撒尿似的,一阵一阵的。
  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对水元素说:“水元素,此刻是人命关天,不是儿戏,这越拖越不利,我需要桃花圣水来给他浸泡一下,你给力点,放一池子的水出来。”
  如一条大蛇一样的水元素摇摆了下身子,我以为它想拒绝,突然哗啦一声,一口水如同喷泉一样,从水元素身喷薄而出。
  我一时不备,呕的一声,圣水直接从我的口吐了出来。
  哗啦啦的,那种呕吐的感觉真特么难受,想要咳嗽却咳嗽不出来,嘴里都是哗啦啦的喷水。
  江琳一直拍着我的后背,我甚至都不能呼吸了,只是一个劲的吐水。
  眼见着那些水一寸寸的升高,一寸寸的漫过雪猿的身躯,我的心里甚是欣慰。
  大概十分钟之后,整个池子的水已经有七成高,正好漫过雪猿的脖子,到它的下巴。
  咳咳咳……
  吐完之后,我狂咳不止,眼里都是眼泪。
  “无耻,这肯定是报复,赤裸裸的报复……你个王八蛋。”我破口大骂道:“要出水也可以以撒尿的方式啊,干嘛非得让我吐?”
  但它却懒洋洋的趴着,压根不理会我……
  我也懒得理它,或许它压根听不懂。
  欣慰的是此刻雪猿已经浸泡在圣水里了,不断有尸虫从水里浮出水面,然后在水面挣扎翻滚,但眨眼间便化为阵阵的黑烟,飘散向空,散了之后便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