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升棺发财 > 第1022章 金丹自爆

第1022章 金丹自爆

作者:知道深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升棺发财最新章节!



  “你……”素衣愤怒的想站起来,但是试了几下,却未能成功,手扶着桌子也不行。
  果然暴露了,果真如我所想,真是半身不遂!
  “还逞强,你省省吧!走路都费劲,还想跟我们两个打?”我冷笑一声。
  素衣见已然暴露,便也不再掩饰了,而是冷眼扫了我和月兰一眼,而后定睛看着月兰,开口道:“徒儿,你对为师好绝情啊!”
  “放屁,谁是你的徒儿,别乱喊!”我特么急了,对着素衣破口大骂,这混蛋女人竟然打起了感情牌。
  “你自己问问你媳妇,她是不是已经拜了活死人墓的各位祖师,是不是已经磕头向我拜师了?”素衣冷笑一声说。
  我猛吃一惊,转头看向月兰,月兰微微皱眉,竟然说不出话来。
  我急死了,见这模样,应该是真的了。
  我无语的说道:“媳妇,你怎么如此的糊涂,这个女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不仅跟踪我们到这里,在地下八白宫之时,更是要杀了我,如果不是有飞碟挡住,只怕我已经被她杀了,而且她抓了爷爷和胖子作为要挟,刚才更是对爷爷放冷剑,难道你没看到吗?”
  月兰看向了素衣,冷声说道:“如果你真把我当徒弟的话,你会做出这种事吗?”
  “我也是被逼无奈!”素衣一副很为难的模样。
  “你不要找那么多借口了。”月兰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其实在一开始,你就惦记上了这天巫鼎,只不过你非巫族中人,你驱使不了这口鼎,所以才假意收我为徒,目的就是为了掌控我,将我收为己用!”
  “你……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是真的爱才,诚心收你为徒,延续活死人墓。”素衣狡辩道。
  “够了。”月兰生气的说:“其实我一早就看出了你的用心,此刻又想杀我夫君和爷爷,还有那胖子,他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也不用再狡辩了,此时此地,你我师徒情分了结,反正我们也只是有个虚名罢了,你从未教过我什么。”
  “徒儿,你好绝情!”素衣再次开口。
  “那你是绝情在前,不仁不义在前。”月兰生气的说道。
  “媳妇,别跟她废话,我这就过去杀了她!”我生气的拿着君生剑,准备冲过去之时,月兰拉住了我。
  素衣见月兰阻止了我,脸上露出了喜色。
  下一刻,月兰盯着她说道:“你自尽吧!”
  “你,徒儿,你真要如此绝情吗?”素衣脸上的笑意还未形成就凝固了。
  “自作孽不可活。”月兰冷冷的说出这几个字,之后气呼呼的说道:“我本意如果你能好好对我们,将心比心,我也会诚心当你的徒弟,尽徒弟之礼,可你虚情假意,完全就是在利用我们,所以我没必要对你客气,你自己动手吧,别逼我们动手。”
  “即便不能做师徒,你也用不着赶尽杀绝吧?”素衣脸色难看的说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相见个屁,上次让你从八白宫跑了,你一出来就抓我爷爷和胖子做威胁,还让你的雕毁了我哥哥的身躯,如果这次我再放你,等你康复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回来杀了我们,我不可能再次犯蠢!”我咬着牙齿说道:“自尽,不要自取屈辱了。”
  “哈哈哈哈。”素衣竟然仰头大笑,笑声回荡整个草原,笑完了之后,狰狞的对我们说:“木鱼脑袋终于开窍了,但即便是这样,你们就一定能够杀得了我吗?”
  “死到临头还装腔作势,死来!”我爆喝一声冲了上去!
  这次月兰竟然没有阻止我,而是与我同时冲了上去,而那只受伤的雕竟然挡在了素衣的前面,扑闪着翅膀,大风吹得我们寸步难行。
  “去死!”嗖的一声,君生剑和未生剑同时出手,朝着大雕的两个翅膀扔了过去。
  扑哧扑哧!
  嗷!
  两把剑分别穿透了左右的两个翅膀,整个大雕趴在了地上,蹦跶不起来了。
  “雕儿……”素衣两眼通红的看着那只大雕,大雕血流不止,呜呜鸣叫。
  “混蛋,该死的,我即便是死,也要拉你们垫背!”素衣歇斯底里的吼道:“金丹,给我爆!”
  “什么?”我和月兰大吃一惊,猛然后退。
  可是迟了!
  轰隆一声,素衣整个人炸开了。
  炸开后,一股强烈的爆炸气浪掀翻出来,我本能的抱住了月兰,快速的向外翻滚。
  但是那股气浪如同炸弹爆炸一样,气浪中间竟然有如同针一样的暗器。
  我只感觉我的后背有千万支针在扎一样疼。
  即便是被气浪掀翻出去,滚了十几米,那种疼痛却有增无减。
  不仅是我,月兰的衣服也湿漉漉的,我一摸,浑身是血……
  所幸是伤在了后背,没有伤到脸。
  我们惊讶的转头看去,所有的蒙古包,包括那几堆的篝火已经被气浪给掀翻得不知所踪。
  而素衣原来所在的位置,竟然有一个巨大的坑。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金丹自爆竟然能像炸弹一样……
  想想真的心有余悸,好在我和月兰距离素衣的位置远,要是近的话,只怕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媳妇,你没事吧?”我看着月兰。
  “没事。”月兰摇摇头说:“只是受了点伤,我们走吧,离开这里。”
  “好。”我便站了起来,相互搀扶着,好在的把爷爷和胖子收了进去,要不然后果真不敢想象,巴特等人已经被炸成了四分五裂了。
  正准备走,突然想起了被老狗附身的那条狗,我猛然转头看去,哪里还有狗的身影。
  “糟了!”我拉着月兰快速的朝着老狗跑了过去,老狗是施法辐射藏獒,其真身距离得比较眼,但是他说过被附身的狗狗受伤,他也一并要受伤的。
  而那条狗被炸成肉块了,老狗不知道怎么样了。
  到了老狗所在的位置,却见老狗躺倒在草地上,果然出事了。
  “老狗,老狗……”我和月兰赶紧扶起他。
  好在还有脉搏和心跳,估计是伤到意识了,我真害怕他出事。
  我将老狗给收入了飞碟,飞碟里有爷爷在,爷爷能帮他治疗,我和月兰则是带着伤,朝着大丰茶楼而去,因为哥哥嫂子和吴勉都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