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鬼怪的食用手册 > 第10章 Chapter 9 真相

第10章 Chapter 9 真相

作者:袭夜风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鬼怪的食用手册最新章节!



  Chapter 9
  不出意外,沈阮看着镜子里自己浓重的黑眼圈,旁边是哼着歌刷牙精神百倍的林怡。
  她也注意到了,吐掉泡沫震惊道:“阮阮,你昨晚一晚没睡吗?”
  勤快的沈·鬼使·田螺姑娘·果默默的把早餐端上来,林怡眼角余光看到她,想起了什么,先是下意识缩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正常。
  沈阮注意到了她的异常,斜过视线,道:“你睡姿太差,总想把腿搭我身上。”
  言下之意,我睡得不好都赖你。
  林怡平白无故被扣了睡姿差着定帽子,茫然了好半晌,怀疑的嘀咕道:“不会吧?我睡觉很老实的呀......”
  .
  中午接到林怡说不回家吃饭的电话,沈阮也懒得跑回家,便和沈果一起叫了外卖,在等外卖的时间里,又在购物app上买了些防水的化妆品。
  不过沈果没影子这事也是个问题,沈阮思考了一会,把她先收进手腕的串珠里,失去魂体的纸人立刻化成薄薄的的一指长的纸片。
  纸人无神所以没有影子,不过凭空捏一个还是可以的,普通人看不出来。
  沈阮往调好的墨水里添上朱砂,又取一根头发烧成灰,和墨水混合之后把纸人泡进去,纸人把墨水吸收完,再把沈果的魂体放进去,这样就会有影子了。
  做完这一切,沈阮瞧着还有多余的墨水,便从柜台里翻出一打黄纸。
  这个点静悄悄的,也不会有客人上门,最近江都不太平,居然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招魂,她法力大减,无法算出是什么东西在作乱,便打算借助符纸的力量。
  很快,垃圾桶堆满她揉成一团的废纸,沈阮擅长驱使外物,但是对画符却不是很在行,花了近半个小时,终于有一张勉强满意。
  她捏起来吹了吹,放到一边去等着上面墨水晾干,眼角余光瞥见有人上门。
  ——自从上次借了伞,周淼已经很久没来买过花。
  她照旧挑了几枝新鲜的白菊,到柜台边结账。
  “谢谢老板的伞。”周淼把伞放到花枝旁边。
  沈阮习惯性笑了笑说不客气,然后利落的打好包装,收钱时手指不经意碰到她冰冷的手心,视线落在她苍白无血的脸上。
  仔细一看发现岂止是脸色不好,小姑娘的肩头眉心三簇火苗颇有几分熄灭的趋势,生机黯然。
  偏偏又不知是谁给她强行续命,所以有点半死不活的样子。
  沈阮从不愿意多去插手别人的生死,但续命,却戳到了她某条神经。
  昨晚林怡因为沈果受了惊吓,魂魄不稳,好死不死遇上有人大范围招魂,如果不是她反应及时,险些要出事。
  能招魂的人本事已经算不小,沈阮在人间百年多,见多了招摇撞骗的骗子,真有能力的人却是寥寥无几,而那些大多已经混成了高人,要么宅在深山老林潜心修炼,要么身居高位从不轻易出现在人前。
  续命有两种法子,第一种是将和亲人借命,双方自愿,这样对方寿元会损耗,不过总归不算害人。
  第二种是以业火炼魂,给活人添寿。
  这个法子最为恶毒。
  阴魂无法前往地府投胎,在人间游荡已是非常凄惨的事,被业火焚烧的阴魂则会痛不欲生,最后化成活人寿数,消失在天地间。
  沈阮看不出来给她续命的人用的是第一种还是后一种法子,但这没关系。
  ——她趁对方不注意,把画好的符纸折成三角形,悄悄放进了她随身的包里。
  周淼现在就像一个沙漏,给她续命的人最近必定会再次动手,她的符纸感应到有人施法,会向她示警。
  待周淼带着花离开,沈阮放在墨水里泡着的纸人也把墨水吸光了。
  吸了墨水的纸人依旧是白色的,沈阮把沈果魂体放进去,这次她脚下终于不是光溜溜一片。
  以后沈果更加不容易被人发现不是活人了,但她表情看起来却没有开心的样子,一能动弹便立刻跑出店外,似乎在张望什么。
  “怎么了?”沈阮跟着她出去。
  花店外的商业街行人不少,但都没什么异常。
  “刚刚走的那个客人是我朋友。”
  沈阮惊讶,这么巧?
  沈果似乎是想找她的背影,过了一会没收获,有些失望。
  沈阮见她这样,笑道:“她倒是常来店里买花,只是最近才少了些,你要是想见她以后有的是机会——”
  说着她突然想起那姑娘快死了,现在是靠续命活着。
  沈果是她朋友,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她?
  等等——
  沈阮灵光一现,那姑娘每次都只要白菊花,之前她还觉得有些奇怪,现在想来,那白菊花很有可能是给沈果的。
  但一直给她买花,未免也太不对劲了。
  这更像是因为愧疚在补偿什么。
  沈阮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像是捉到了一丝线头,只要顺着线头摸下去,就能摸清所有真相。
  正好这时她叫的外卖送到,接过来后两人回店里吃饭。
  “你给我说说那姑娘的事吧。”突然,她开口。
  沈果于是一边吃着饭,一边把两个人怎么成为朋友讲了一遍。
  “......因为宿舍的线路要翻修,我就暂时搬到她那边住,那天刚好接到拿快递的电话,她洗澡不方便,我下去帮她拿,抄近路回来就发生了那件事。”
  她短暂的沉默了一下,然后长长叹了口气,苦笑道:“大人,你说我怎么那么倒霉,拿个快递就送了命。”
  ——沈阮听到这,终于知道周淼的横死被谁替了。
  追究因果,周淼确实是凶手之一,但不是真正害死沈果的人。
  那个帮周淼改命,和奸丨杀了沈果的人才是罪魁祸首。
  沈阮突然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给林怡打电话。
  那头很快接通。
  “阮阮这是知道我加班打算过来给我送饭?”林怡语气戏谑。
  沈阮顾不上和她说笑,直接道:“你那边有没有那个死在垃圾堆旁边,死因是溺水的男尸的照片?”
  “怎么突然要这个。”林怡狐疑:“难道你是知道这边有进展?”
  这话一出,沈阮倒是愣了愣,“什么进展?”
  “警察那边查到死者冯轩这人非常喜欢一个女生,出事前经常骚扰她,冯轩死后女生有不在场证据,不过就在刚刚,查到了她不在场证据是假的,现在正打算把女生带回局里问话。”
  沈阮心底隐隐浮起个名字。
  那边林怡啧了一声,“你也认识,就是那天我第一天到花店,碰到的那个。”
  周淼。
  沈阮一言不发。
  现在,只差最后一件事,就能知道奸杀案和垃圾堆男尸到底是不是她想的那样了。
  她挂了电话。
  “沈果,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冯轩的人。”
  沈果皱了皱眉,把外卖饭盒扔到垃圾桶,“认识,这人是个神经病,很喜欢阿淼,有次还跟踪她。”
  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十二万分的厌恶。
  “阿淼人漂亮,性格又好,冯轩就是个二世祖,阿淼根本不喜欢他,甚至非常害怕他......”
  从沈果的抱怨里,沈阮大致了解了情况。
  冯轩性格孤傲暴戾,喜欢上周淼后做了许多极端的事,跟踪偷拍已经不算什么,更令人觉得变态的是,周淼用过的一次性杯,穿过的舞裙,全都被他收藏起来。
  周淼曾因为发现他尾随自己而报过警,但冯轩毕竟没有做实际伤害她的事,所以只被口头训斥了几句,学校那边记过而已。
  冯轩像是黏在她身上的口香糖,又恶心又无可奈何。
  沈阮几乎能把所有线索联系起来了。
  “还有个问题,你出事那晚是不是穿了周淼的衣服。”
  如果周淼横死是因为冯轩,却被人改命逃过一劫,那么作为替死鬼的沈果,肯定是被误认为是她。
  “那天我衣服没干,确实穿的是阿淼的衣服——”沈果说着瞳孔微微睁大,似乎明白了什么。
  沈阮:“那就对了。”
  旧校区为了维持上世纪风格,使用的还是昏黄的不甚明亮的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认错是有可能的。
  喜欢周淼到病态的冯轩见到独自抄近路穿着周淼衣服的沈果,认错了人,随后将她奸丨杀,后来也许发现自己弄错了人慌忙逃了,所以沈果成为厉鬼醒来后,才没看到凶手。
  只要把沈果尸体上的指纹和冯轩对比,就能得到证据。
  “居然是他!”沈果情绪太过激动,嘴唇都气的发抖,“我要杀了他,他在哪!”
  纸人是个躯壳,能锁住大部分的怨气不外露,但现在却像是有点束缚不住了。
  沈阮抬手按在她的肩头上,冷静道:“他已经死了。”
  像是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沈果愣了一瞬:“你说什么?”
  沈阮能理解她的心情。
  心心念念想要亲手惩罚凶手,结果凶手却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死了,怨气冤屈无处发泄。
  “他被人发现死在垃圾堆,死因是溺水,所以应该不会走的太舒服。”
  窒息是死亡里最痛苦的一种。
  沈果像是突然被抽干净浑身骨头,一下子坐在椅子上失去所有力气。
  “你的死是因为替人挡了劫难,凶手除了冯轩,还有两个人。”沈阮沉默许久,还是把这话说出来了。
  厉鬼靠执念而强大,沈果受的打击太大,如果不这样,她很快就会消散。
  沈果抓着椅背的手发白,“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她眼底泛红,“告诉我,我要死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