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鬼怪的食用手册 > 第32章 Chapter 31 故人

第32章 Chapter 31 故人

作者:袭夜风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鬼怪的食用手册最新章节!



  Chapter 31
  门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打开, 看清门后的景象后, 沈阮却一下子站了起来。
  只见方才还是一条走廊的地方, 现在却成了无边的血海,浓烈腥臭的味道随着翻滚咆哮的浪花一齐冲了进来, 无数骷髅在浪里挣扎,泡的肿胀的尸块不断被推出来。
  原本豪华的顶层瞬间化作汪洋,林怡崩溃大叫, “这是什么鬼?!”
  烛炤一把将她拉起, 抬脚将血海里爬上来的骷髅踹回去, 另只手扔出一块石头, 不断变大,最后伫立在血海中央, 他怒吼:
  “谁把忘川搞过来了!”
  沈阮把企图爬到石头上来的骷髅踢了个散架, 闻言抬头看去, 血海蜿蜒,竟是看不到尽头。
  她万万没想到安衍身体里的东西居然能把忘川弄出来, 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要是只有她和烛炤就算了, 打不过还能跑,但多了个林怡, 想跑都难。
  数不清的骷髅前赴后继,似乎打算用人海战术耗光他们力气,林怡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早就吓得腿软的不行, 一屁股坐在地上,牙齿上下打着颤,差点喘不上气。
  “闭眼!”烛炤一声大喊,林怡下意识闭上眼睛,随即便感觉眼皮一阵炙热,极高极高的亮度甚至穿透了皮肤,达到眼瞳里,两道泪水因为刺激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她没看到的是,一瞬间万顷雷电在血海上空炸开,爆发出强烈的光和热,周围的山岩表层化成飞回,而烛炤站在最前方,抬手张开一个能量罩,把四周这片小小的空间笼罩起来。
  整个忘川从中间被劈开,露出满是腐烂淤泥的底,顷刻间所有骷髅被这光芒消灭,化成黑色灰烬,消散在空气中。
  金色花纹密密麻麻的从烛炤衣袖下生长出来,他的半边脸颊迅速被覆盖,黑色长袍迎风猎猎作响,柔软的头发垂至腰间,眼瞳像是融化的金子。
  ——太阳烛炤,千万年来修炼出的法身。
  忘川巨大的风浪被镇压住了,血红的海水沉寂下去,海面渐渐恢复平静,一轮弯月悬挂于半空。
  这景象有种莫名恬静又诡异的气息。
  烛炤转头看向旁边蹙着眉的沈阮,笑道:“哟,拿忘川对付你,倒是挺懂的。”
  “是,可惜它算错了,你也在。”烛炤天生对邪魔鬼祟之物有镇压的效果,忘川或许能让现在的她头疼,但对烛炤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可不管怎么看,能搞出这样阵仗的,都非普通鬼魅。
  她快速在脑海里把有这种能力的地府生物过滤了一遍,得出结论是,那几个,都不太可能。
  而且对方这样费尽周折弄具身体,究竟是为什么?
  她把菩提手串从腕上解下,八颗珠子在掌心化成一把足有半人高的弓,抬手往虚空里一抓,指间多了三条绯色的箭,弓弦被拉到最开,然后猛地一松,绯色的箭如同飓风般冲入忘川尽头。
  带起的巨大气流令海面出现明显的折痕。
  林怡等眼球的酸涩褪去,睁开眼,注意到血海里骷髅全都不见了,还没松口气,就见天边那轮弯月突然诡异的扭曲起来,犹如一条蚯蚓般扭动分裂,她咽了口口水,干巴巴的问:“那是什么?”
  “不知道。”烛炤随口道:“地府的东西一向千奇百怪。”
  林怡这才发现烛炤模样变了。
  之前眉宇间的稚气消失得一干二净,长发黑袍,半边爬满花纹的脸不仅不可怕,反而有种特殊的美感。
  “那东西快出来了。”烛炤视线转向她,俊美又邪性的面容露出微笑:“别怕,我保护你们。”
  说完,看了一眼满脸若有所思的沈阮。
  林怡被这笑容晃花了眼,连害怕都忘了,脸热的不行,结结巴巴道:“行,行啊。”
  “来了。”沈阮突然低声说了句。
  弯月汇聚成一个人影的模样,踩着血海走来,每走一步脚下出现一朵血莲。
  “这个人...”烛炤微微眯了眯金色的眸子,彷佛想到了什么。
  沈阮却是没说话。
  林怡努力睁着眼看了一会,等人影走得近了,才看清对方面容,她小小的吸了口气,“安衍?!”
  说是安衍,却又不是他。
  依然是那副英俊的面容,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媚气,走路的姿势,抬手的弧度,无不是活色生香,彷佛一名风情万种的女人。
  “卧丨槽地府的生物都这么个性的吗。”林怡搓着胳膊上爆出来的鸡皮疙瘩,凑到沈阮耳边小声说。
  殊不知她自觉的小声,其实在场各位都听到了。
  烛炤看着‘安衍’明显黑了不少的脸色,勾唇一笑,回头对林怡道:“是吧,我也觉得,当然,小曼殊沙华除外。”
  说着抬手发出一道雷电,重重劈在‘安衍’肩头上,皮肉烧焦的臭味瞬间弥漫开来。
  林怡被他这猝不及防的动作吓了一跳,等浓烟散去,‘安衍’却依然站在原地,只是肩头皮肉都没了,露出森然的白骨。
  他缓缓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又看向烛炤,突然开口道:“...多年不见,你还是这样狠心。”
  熟稔彷佛老朋友的般的语气。
  林怡转头去看烛炤反应,只见他脸上笑意不变,慢条斯理道:“谁让你死了都不老实,非要跑出来作妖,还到我地盘搞事情。”
  “烛炤。”安衍轻轻地吐出口气,与此同时肩上开始生长出新鲜的血管和皮肉,汩汩的声音听得人牙酸。
  他突然看向沈阮,歪头一笑:“有人告诉我你受了重伤。”
  他用目光打量着,片刻后道:“没有了法身的我,和没有法身并且没痊愈的你,你觉得谁输谁赢呢?”
  安衍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个妩媚的恶毒笑容。
  “喂喂喂,你当我不存在吗...”烛炤双手环胸,斜睨他一眼。
  安衍却是没答话,只注视着沈阮,如果目光能化成武器的话,沈阮觉得她可能已经被钉死在地上了。
  她上前一步,将烛炤跃跃欲试的身形挡了下去,抬眸看过去,“...幽荧,你想怎么样。”
  太阴幽荧,许多年前自尽于忘川,法身尽毁,如今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了,因为曾是圣兽,魂体无法寄身在纸人里,所以必须依存于人类身上。
  而费尽心思得到安衍的躯壳,想必是因为不敢妄夺性命,怕被天道察觉降下责罚罢?
  毕竟圣兽入魔,已经非常容易引动天劫。
  四周无声的刮起暴风,无数鬼哭狼嚎齐齐从血海响起,位于风暴中心的幽荧抬手在血海中抽出一把弯而薄,半月形的刀,血水不断从危险锋利的雪亮刀刃上滚落下去。
  她当年死于忘川,武器也随着法身沉入海底,如今法身被血水腐蚀融化得一干二净,唯有这把跟随她千万年的刀,依然闪烁着逼人的锐芒。
  “你们都以为我是自尽的。”幽荧伸出修长的手指从刀锋上拂过,柔软的指腹瞬间被割开一道细长的口子,汩汩的血液争先恐后涌出来,将刀上精致的花纹染得红艳,她嘴角嘲讽的勾了勾,“烛炤与你订婚,我确实非常愤怒难过,但不至于想去死。”
  沈阮一愣,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
  “当初你死于忘川,曼陀罗告诉我,你是自尽的,我没有怀疑,因为这天地间,想要悄无声息不惊动地府其他人将你杀死,基本是不可能的。”
  连全盛时期的她对上那时候的幽荧,都没办法轻易获胜。
  而地府之中,还有谁的修为能与她并驾齐驱?
  幽荧一步踏出,海面顿时燃起无数红莲,业火灼灼,整片忘川很快被烧成滚烫的开水,咕噜噜的气泡不断翻涌,上空乌云迅速聚拢,沉重的雷声在云间滚动,犹如山石滚落,令人心头不自觉产生畏惧。
  空气都被业火烧烫了,林怡热得满身是汗,她今天穿了身羽绒服外加小毛衣短裙,这会儿不得不把外套脱了下来,依然无法阻止热意在身体翻涌,整个人彷佛蒸笼里的包子,快熟了。
  在她旁边的烛炤最先发现异样,抬手一挥,四周的温度立刻降了下来,渐渐恢复成普通人能接受的温度。
  林怡拿手背擦了擦额间的汗,刚想说声谢谢,突然怀里被塞进来几只玩偶。
  “......?”
  烛炤指了指玩偶,道:“小曼殊沙华的鬼使,刚刚被业火烤晕了,你照顾一下。”
  林怡看了看手里吐着舌头晕乎乎的鬼使,头皮顿时炸出一阵恶寒,扔不是,不扔也不是,最后忍着恐惧把它们抱了起来,不停在心里催眠自己这是玩偶这是玩偶不是鬼。
  血海之中,幽荧刀尖直指沈阮,怒笑着道:“是啊,所以你一早让曼陀罗给我下了阿舍曼之果的毒,这毒让我逐渐失去五感,所以后来才会被曼陀罗偷袭杀死,并将尸体沉入忘川,为的就是防止被人查出,是你下令。”
  “......”沈阮听到这,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低声喃喃道:“我果然应该早点收拾曼陀罗的。”
  阿舍曼之果的剧毒不仅对鬼类异常有效,即便是圣兽也无法阻挡,当年她若是看到幽荧尸身,便能看出不对劲。
  可惜曼陀罗办事周全,没给她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太阴幽荧,与在人间镇守京都的太阳烛炤不同,她负责超度地府的厉鬼,若是遇上实在没办法超度,丢十八层地狱都不能洗清罪孽的,就直接一道业火烧成灰飞烟灭。
  不受女君掌控,也从不与地府阴吏交好。
  “我说不是我下的令,你肯定不信的。”沈阮拉开弓弦,一支箭凭空出现,周身缠绕着几缕丝线般的红影,“所以,来吧。”
  幽荧冷笑一声,下一秒飞身而上,薄如蝉翼的刀锋光芒闪电般袭向她脆弱的脖子。
  沈阮脚下未动,拉开弓弦的手松开,‘咻’的破空之声震颤,箭尖与刀芒相撞,发出‘当’的一声轰鸣,花火四下绽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稖稖稖扔了1个地雷
读者“雅诺菲斯”,灌溉营养液+3
读者“v”,灌溉营养液+5
读者“寒羽”,灌溉营养液+1
读者“只想扯皮”,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寒羽”,灌溉营养液+1
么么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