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鬼怪的食用手册 > 第55章 Chapter 54 你去哪

第55章 Chapter 54 你去哪

作者:袭夜风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鬼怪的食用手册最新章节!



  Chapter 54
  这时候找她的人家要么出钱求个符水净化, 要么把孩子丢弃。
  现在郭嘉鼓励生育, 哪户人家里不是有七八个小孩, 少的也有两三个,丢掉一个可能是妖怪的, 对那些人来说不仅不心痛,甚至是迫不及待。
  女人没把神婆的话当成圣旨,更是指着她鼻子骂了好大一通。
  牵着牛的老林摸了摸鼻子, 不说话了, 他这妻子以前是地主家的小姐, 读过书, 喝过洋墨水,平时温温柔柔的, 但一生气, 那可是谁也不敢惹。
  但是, 坐在板车上的女人看着怀里的小林怡,心疼的厉害, 勉强开口道,“待会吃了饭, 你拿着小乖乖的生辰八字给观里的道长看看。”
  村子几里外,有一处道观, 三婶家的孙女孙子平时有什么头疼脑热的,总要去那里拜一拜问一问。
  老林见她终于肯松口,忙高兴的应了声。
  牛车从沈阮旁边走过。
  她来时穿着一身羽绒服,进来后自动换成了这边的衣裳, 脏的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花布,脚上鞋子开了口,露出嫩白的脚趾头。
  沈阮直直盯着牛车,女人发现了她,警惕的把小林怡护着。
  倒是原本哭的一抽一抽的小林怡,看着她忽然咯咯笑了。
  沈阮心下微动。
  按理说,林怡现在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幼儿,现在这反应,好像又不是她想的那样?
  于是,沈阮默默跟在牛车后头,她这具身体似乎是哪家小女孩的,不知多少岁,但个头很矮,瘦巴巴的。
  梦境是现实的投映,而现实中这个时候没有沈阮,所以沈阮进来了只能借居在旁人身上。
  女人见她一直跟着,皱眉对前头的男人道:“老林你看,村里那个傻姑娘今天怎么怪怪的。”
  原来这具身体原来是个傻子,沈阮不动声色。
  老林瞅她一眼,随即把目光放在妻子脸上,道:“是不是饿了?上次你给她一碗粥,她可能记上你了。”
  女人狐疑道:“真的么?我看她不像是饿了的样子...唉,算了,待会到家看看锅里还有没有番薯。”
  从他们的交谈里,沈阮摸到了一些东西。
  这具身体不仅是个傻子,甚至可能是被抛弃了。
  她低头看了看全是黑泥的手指,忽然发现,这情况似乎对她不大有利。
  黄昏下,村庄一派祥和,家家户户住的近,村头女人吆喝一句自家孩子吃饭,村尾都能听到。
  沈阮坐在林家门口旁边的台阶上,手里捧着个粗瓷碗,里头装着几个拳头大小的番薯。
  番薯是和剁碎的番薯叶子一起煮的,番薯叶子拿去喂猪,番薯留下来吃。
  这样可以省时省力,但和番薯叶子煮过,这些番薯染上了叶子又青又闷的味道,好吃肯定说不上,只能说勉强填饱肚子。
  沈阮看了看自己黑漆漆脏兮兮的手,而衣服比手还脏,她抬头朝四周看了看,不远处有口井,井口不大,她把粗瓷碗放到台阶上,从井里打了桶水上来。
  夏天的井水很凉,沈阮洗完手之后又洗了脸,她很想把这身衣服也洗洗,但是可惜自己就这么一套,洗了也没的穿了。
  正在这时,一道嘹亮的哭叫声从林家传了出来。
  沈阮一甩木桶,直接冲到发出哭叫声的地方。
  女人——孟书言从厨房奔出,一眼看见放着小林怡的婴儿车旁边有个人:“什么人?!”
  她走过去,看清了是村里的傻姑娘慧芳。
  慧芳小心翼翼的垫高脚,伸手要去抱小林怡,孟书言吓了一跳,急忙过去一把把她推开,小林怡又哭起来,她看向倒在地上的慧芳,呵斥道:“你在干什么!”
  这具身娇体弱的身体,被轻轻一推就摔了个屁股开花,沈阮欲哭无泪的爬起来,正对上孟书言警惕的目光。
  “婶婶,小乖乖在哭。”她开口,声音很脆,口齿清晰。
  孟书言惊了一瞬,上下看着忽然不一样的慧芳,只见她满脸污泥不见了,头发虽然还乱着,但似乎被人仔细用手指梳拢过,看起来整洁许多,小脸皮肤有些营养不良的青黄,但那双眼睛黑亮,怎么看都不像是傻姑娘了。
  难道是不傻了?
  孟书言满腹怀疑,下一刻小林怡的哭的越发大声,像是要把自己喉咙叫破似的,透出几分凄厉。
  她顾不得慧芳的变化,急忙把小林怡抱了起来放在怀里哄。
  沈阮现在肉眼凡胎,也看不到哪里有鬼怪,但能感觉到屋里有些冷。
  不是夏夜那种令人舒服惬意的凉快,而是有人在你背后吹气般的森然寒意。
  看来屋里有脏东西,林怡就是被那东西吓到的。
  孟书言抱着孩子频繁朝门口张望,嘴里不停的道:“怎么还没回来。”
  沈阮知道她在等谁。
  下午,老林拿着林怡的生辰八字去道观了。
  她走到孟书言面前,道:“婶婶,我想抱抱她。”
  孟书言斜过来一眼,又抬头看向村口位置。
  沈阮见她不理,只能努力踮起脚尖,伸出洗的干净的手去摸林怡:“不怕了,没事的,没事的。”
  她口中小小声的哄着。
  林怡的哭声慢慢小了下去。
  孟书言震惊的看着她这一幕,“小乖乖真的不哭了。”
  沈阮虽然肉体凡胎,许多办法用不出来,但并不妨碍那些鬼怪不敢近身,林怡此刻懵懵懂懂,却分辨的出谁能保护她。
  孟书言见林怡安静下来,试探着把她放进婴儿车里,一离开沈阮,她脸立刻皱起来,扁着嘴要哭不哭的样子。
  “去抱她去抱她。”孟书言急忙道。
  沈阮这身体营养不良,但是抱个小奶娃还是没问题的,她微微探身弯腰,把林怡捞进怀里。
  林怡咯咯咯笑起来。
  孟书言心情复杂,她这孙女出世后大病小病不断,夜里经常哭,鲜少有这么开心的时候。
  她看了看穿得破烂的沈阮,想到了什么,转身出门。
  沈阮没留意她,只抱着林怡,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戳出个酒窝,小声道:“你好意思么萝迦,堂堂前女君欸。”
  林怡的反应是凑过来,笑呵呵的糊了她一脸口水。
  沈阮:“......”
  沈阮庆幸自己方才洗了脸,不然林怡就要啃一脸污垢了。
  这时,孟书言从外面回来了,她的手上多了件衣服和一双鞋子。
  “你拿去换换。”孟书言心情忐忑,并不确定傻姑娘能不能听懂。
  沈阮身上的衣服彷佛腌菜一样皱巴巴又脏,散发着古怪的异味。
  她从容平静的接过衣服,这些衣服都有些大,不合尺寸,但是针脚细密,看得出做衣服的人花了不少心思。
  孟书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她这副表情,解释道:“衣服鞋子是我问隔壁三婶借的,她有个小女儿,年纪和你差不多。”
  是在担心她嫌弃么?
  沈阮不由觉得好笑,自己现在这样,还嫌弃什么。
  于是进屋,很快换好衣服出来。
  沈阮太瘦了,衣服袖管裤管空荡荡的,活像只幽灵。但看上去总算是正常多了,不那么像个小乞丐。
  这时,厨房传来一阵焦香味。
  孟书言:“糟了,饭烧焦了。”
  沈阮抱着林怡跟过去,并不进厨房,只站在门口。
  农村的厨房用的都是土灶,烧的是柴草,导致油烟灰尘很大,泥砖的墙面浸着一层漆黑油污,灶台倒是十分干净,看得出来平时主人很勤快擦洗收拾。
  孟书言急忙把燃着的柴火弄出来,放到另一个灶口里。
  等到天色渐暗,拿着林怡生辰八字的老林回来了。
  孟书言一见他就迎了上去,“怎么样,道长怎么说?”
  沈阮抱着林怡她就不哭,还笑得开心,这已经让孟书言坚定的唯物主义思想动摇,或者,真的有鬼神在世也不一定。
  老林从怀里摸出张折成三角的黄符,道:“道长说咱们小乖乖是八字太轻,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东西,这才吓得整天哭,用了这个就能把她天眼关上,不被鬼怪侵扰了。”
  沈阮在旁边听得狐疑,林怡的八字确实轻,但这不是她整天哭闹不休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周围的鬼怪被她吸引,都想吃了她。林怡感觉到危险才哭的。
  道观口碑在周围几条乡村还算可以,孟书言将信将疑,道:“真的有用?”
  老林道,“试试不就知道了,总归只是一张符,没什么问题的吧?”
  孟书言点了点头,伸手拿过黄符,准备放到林怡身边。
  沈阮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她目光打量老林一阵,忽然脸色一白,刷的抱着林怡倒退几步。
  孟书言被她吓了一跳,道:“慧芳,你干什么?”
  沈阮连退几步,一只手抱着林怡,一只手指着老林,结结巴巴道:“他,他的鞋子。”
  孟书言见她话都说不利索,下意识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低头,看见一双干净不染尘埃的鞋子。
  她一时间没察觉出哪里有问题,沈阮这时抱着林怡从门口跑了出去。
  “你去哪。”
  幽幽的声音响起,孟书言猛地抬头看向老林,随后彷佛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的似的,发出尖利的惊叫。
  “你的脸——”
  只见老林的脸眨眼变成一张烂皮,掺杂着黑泥,眼窝处一个眼球不见了,肥胖的蛆虫在里面钻来钻去。
  沈阮胡乱跑出十几米,她修为不在,但对危险的直觉还在。
  刚才老林进来时她就觉得有点奇怪,农村的路都是烂泥巴路,老林如果真的去道观求了符,怎么脚上这么干净,一点泥巴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