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陆少蜜宠:前妻在上 > 第149章 只能穿给我看(2更)

第149章 只能穿给我看(2更)

作者:唐久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陆少蜜宠:前妻在上最新章节!



话音落,郁安夏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前倾,和镜面紧密贴合几乎不留缝隙。
冰凉的镜面贴上滚烫肌肤,她咬着下唇瓣,视线落在镜子里的一男一女上,相较她脸颊酡红、浑身肌肤都泛着淡淡樱粉,他西装革履方寸不乱的模样看起来像个名副其实的衣冠禽兽。
她听到拂过她耳畔的呼吸越见粗重:“如果不喜欢,一切无益。倘若喜欢,什么都不用做。”
明白了来说,人与人之间的荷尔蒙碰撞,从来不是因为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而是你有的样子我都喜欢。倘若是费尽心力迎合对方得来的爱,大部分迟早有一天会有另一个做的比你更好的人取代你的位子。不管男人女人,爱对方的同时却又不应该完全沉迷在对对方的爱里,首先该多爱的是自己。
陆翊臣将她翻过身面对着自己,一手握着她的腰,另一手拉起她一条腿圈在自己腰上,唇在颈项间辗转:“今晚怎么会突然问这话?”
郁安夏咬唇享受着身体厮磨带来的愉悦:“突然想到,所以想问问……”
耳边响起低低笑声。
“还有,我想告诉你。”郁安夏搂着他后背的五指用力在他的西装上划出痕迹,声音开始断断续续,“罗竞森……他只是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或许,或许他对我确实有点能力方面的欣赏。不过你……放心,工作上同他的接触,我都有分寸……”
话没说完,理智渐渐消散在他突然挞大的冲击里。从始至终,郁安夏没有提起过何娅的名字,如同陆翊臣从来不问罗竞森的事情一样。此时的她,不仅和以往一样相信他的心和他身体的忠诚,更信他有明眼识人的本事,不会像秦蓉说的那样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有千方百计攀附的机会。
洗完澡重新躺到床上后,郁安夏虽然身体酸累得厉害,但大脑却迟迟没有睡意。
她翻了个身,看向掀被上床的男人:“刚刚爷爷把你叫到书房里有什么事?”
“爷爷听讲了设计师大赛的事,顺便问了下公司最近的情况,还叮嘱我明天搬回去后经常带着悦悦和嘉嘉回来。”
自从搬回来过年,他们一直都没住回御江帝景。大宅这边虽然周到,可有些时候总比不上单独住来得方便自在。
郁安夏抓住的却是他前面半句话,一骨碌爬了起来,和他并排靠坐在床上,目光一直没离开过他脸上:“爷爷对你打算让恒天进军珠宝业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身边有点眼色的都知道这次的大赛是为了她而设计,陆翊臣为了她做这些,本质上和当年施以援手用恒天帮郁氏收拾烂摊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恒天始终不是他一个人的,进军一个新行业决策来源于他,但风险却要所有和恒天利益相关的人来承担。
陆翊臣只看她的脸色便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长臂从她颈后穿过,揽着她的肩背让她靠到他胸口:“爷爷没说什么,开会的时候确实有人不同意,不过这是正常现象,进军一个之前从未涉足的行业本就有一定风险。恒天现在的发展良好,有些老成守旧的人自然不肯轻易松口。至于家里人,倒是没谁有意见。”
郁安夏嗯了声,倒没有怀疑他在骗自己。换做以前,陆家肯定会有人有意见,但现在她头上除了两位老人家之外最大的那座山靠向了她,正经婆婆都不说,其她人自然也没有立场说陆翊臣拿公司博她开心或者类似工作室开不下去就回来做豪门媳妇相夫教子的话。
“果然,背靠着大山就是好办事……”不知是不是他身上的气息有安定人心的作用,郁安夏打了个哈欠,渐渐有了睡意。
朦胧着想要睡去之时,她感觉到陆翊臣托着她的肩背小心翼翼地把她平放在床上,也听到耳边响起的低缓声音:“你今天买的那些衣服,我刚刚看了下,有几件不太好看,等搬回御江帝景,你在家里穿穿就行了,不要穿出去。”
“嗯。”郁安夏应下,循着气息往他身上靠了靠,又闭着眼睛问,“什么衣服?”
陆翊臣眉头皱了起来:“就是那几件上面太低下面又太短的衣服。”
“……”她想起来了,当时被何娅几句“男人就喜欢性感女人”之类的话说的心里有点不舒服,一赌气刷了好几件低胸短裙,还有一条开衩直接开到了大腿根的湖水蓝长裙。
“嗯,我不穿,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些衣服……”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低。
陆翊臣垂首看她已经睡着,嘴角渐渐柔和起来,俯下身在她额上亲了下,拿遥控关了壁灯,躺下来把人抱进了怀里。
一夜好梦。
次日早上八点左右,已经穿戴好的陆翊臣从楼上下来,西装里内衬的暗蓝色衬衫还有胭脂红领带都是昨天郁安夏买给他的。
丁瑜君看到他下楼微微探身往他身后看了看:“夏夏呢?”
“她还在睡,估计晚点才能起来。妈,一会儿记得让全姨给她做一份早餐备着。”
丁瑜君道:“我去和全姨说。”
坐在餐桌上的陆娇依听到两人对话,用力咬了口吐司在嘴里咀嚼。心想郁安夏就是个懒虫,有那么累么?天天睡到日晒三竿才起来,偏偏家里人都惯着她。正心里嘀咕着,突然身体被一道暗影笼罩。陆娇依抬头,看见在她对面拉开凳子准备坐下的陆翊臣,以为他听到自己在心里又骂了郁安夏。一口气没上来,被嘴里没来得及咽下的吐司噎住呛得连连咳嗽。
“我有那么可怕?”陆翊臣淡淡一眼扫过去,帮她盛了一碗燕麦粥。
陆娇依从他手里接过,一时间百感交集鼻头直泛酸。自从郁安夏回来,大哥好久都没和她和颜悦色地说过话了。她撅着嘴,委屈道:“你每次不是瞪我就是冲我发脾气。”
“你要是能和你大姐一样好好和嫂子相处,我会对你发脾气?”
陆娇依低眸抿着唇,不接他的话。
陆翊臣又帮自己盛了一碗,淡淡道:“听妈讲这几天总是在家里念叨着无聊,过两天到我公司来实习吧,我让人给你安排岗位。”
陆娇依猛地抬眼看向他,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我不要!”她说无聊是想让丁瑜君同意她去京都找易宛琪,可不是闲得无聊想给自己找个工作束缚着。
这时,正好过来的丁瑜君也附和着这话:“你大哥说得有道理,整天在家待着把人都待傻了。”
陆娇依看看母亲,又看看大哥,忽然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又不敢同时违逆两个人。不然下次大哥再断了她的经济来源,母亲肯定也不会再暗中帮她。
她又咬了口吐司,心里更认可易宛琪说的话,还是因为郁安夏,她没回来之前她和家里人明明都是好好的。
陆翊臣进到办公室在大班椅上坐下,没多会,秘书敲门端了咖啡进来。
陆翊臣随意抬眼,见是何娅,放下手上签字笔,开口问:“怎么是你?陈睿呢?”
秘书处的工作也是有详细划分的,比如资历最浅的陈秘书现在做的大多是端茶倒水之类的打杂工作,而何娅因为能言善道,外形能力都不错,经常去酒局葛杰会带着她一起。
何娅笑道:“陈秘书下楼去企划部送东西了,我看您每天都是这个点让人送咖啡进来,怕耽误了时间,就自作主张自己泡了。我在国外特意跟一位资深咖啡师学过,陆总,要不您尝尝看是否合您的口味?”
陆翊臣目光在那被深棕色液体上一扫而过,淡淡道:“放这吧,你先出去。”
“是,陆总。”
陆翊臣抬头瞥了眼何娅离开的背影,又看向桌上那杯咖啡,忽然想起昨晚郁安夏问的那些话。思忖两秒,他拿起内线电话,吩咐葛杰进来办公室一趟。
------题外话------
小剧场
夏夏(傲娇脸):等你嫁人了你就知道我天天睡到日晒三竿不是因为懒了。
陆娇依:我不听我不听,我就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