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用可爱眩晕你 > 第3章 三

第3章 三

作者:舒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用可爱眩晕你最新章节!

    
  电梯徐徐上升,冰冷的银色内壁映出模糊的两个人影,女生泛着细微小绒毛的发顶及男生性感的锁骨处。
  姜诱仰头看着刚才自被她调戏后就不说话的家教老师,唤了一句:“老师。”
  池敛冷冷地低下眼睑,视线落在姜诱那双妖色从来毫不遮掩的桃花眼里。
  “别叫我老师。”
  姜诱觉得每次被他一看,心脏都能猛地瑟缩一下,长得实在是帅炸天了,而这个距离还隐隐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享受死了。
  但面对此阴冷的冰山,她一向是撩得起又不怂的,她掀了一下唇角:“老师你今天不就是来给我上课的吗?我不叫你老师叫什么?”
  “难道叫你的名字?”姜诱自说自话,赞许地点点头,“我这主意真不错,那老师,你叫什么啊?”
  池敛其实知道她就是做做样子,这丫头一看就是个不听话的主儿,她就是想知道自己的名字,就算告诉她名字她肯定还会喊他老师。
  池敛干脆不管了,寒凉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没必要。”
  姜诱愣了一下,半会儿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你没必要知道我的名字……
  “老师,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惜字如金……”
  池敛没理她。
  “听我妈说,你是苏寒老师的外甥。”姜诱说,“年纪跟我一样大,就能当我的老师了。”
  池敛这次倒是回话了:“哦。”
  “嗯?”姜诱的眼睛根本舍不得从他好看的侧脸上移开,她等着他接下来说的话。
  “你要介意,这个星期的补习可以取消。”
  反正他只帮姨夫代课一天,这几天姨夫到别的学校进行学习交流,没办法过来上课。
  当时姨夫和大姨小两口就坐在客厅里说这事儿,池敛那会儿刚好没回房间也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他性格冷淡,但大姨这家人对他是真好,不管是苏寒和周意茹夫妻俩,还是表姐苏桨,都不会因为他这阴冷的性子冷落他。
  想着平时也没帮他们什么忙,池敛当时就来了一句:“我去吧。”
  这话一出,顿时让苏寒和周意茹一惊,他们从来没想过让池敛代课,虽然这孩子成绩好智商高。
  平常在家里有时候一天都没说几句话的池敛做出这样的决定,让他们都有点惊讶……
  姜诱撇了一下嘴:“一看你就是不想给我上课,我哪里介意了?我这是在表达我对学霸老师你的爱慕。”
  池敛一个阴阴的眼神就刮了过来。
  姜诱毫不退缩,顿时就挑了一下眉:“老师你美得就像艺术品,成绩好,我爱慕一下是对美的尊重,你怎能阻止这么有品位的我对你的喜爱?”
  池敛:“……”
  他彻底不想理她了……
  叮——
  这时,电梯到达了姜诱家所在的楼层。
  厚重的电梯门缓缓朝两边打开,池敛看都不看姜诱一眼,从电梯壁上直起身,走出了电梯……
  ***
  慧姨目光从还站在门外的男生身上收了回来,对着正在门口换鞋的姜诱小声说:“哎哟,这孩子长得可真俊。”
  姜诱脚套进了浅粉色的室内鞋里,妖色在那双状似桃花瓣的眼睛里荡漾,她低声慢悠悠道:“是吧。对我来说简直可以说是秀色可餐了。”
  看着姜诱这一脸狐狸媚相,慧姨忍不住伸手,在她白嫩的脸上捏了一下:“诱诱你这妖气收敛点,可别把人家吓到了。”
  姜诱扬了一下眉:“他怎么可能被我吓到?如果被我吓到了那才叫诡异。”
  姜诱说着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男士室内鞋,转身往地上一放,而后直起身子朝池敛明媚一笑:“老师,我可以邀请你跟我共进早餐吗?”
  她方才这一转身,带得那头长发一旋,清新的洗发水香就这样漫进空气里。
  池敛自刚才见到她面的那一刻起,就知道她今天没喷香水,但即使没喷香水,姜诱身上那股妖气仍是明晃晃地侧漏出来……
  “不要。”池敛冷声。
  姜诱撇唇:“一点儿都不给面子。”
  “哦。”
  姜诱:“……”
  最终姜诱只匆匆喝了几口粥就带着在客厅坐着的池敛一起进了书房。
  书房里窗明几净,从落地窗外望出去,天空一碧如洗,高楼林立,宛如一个个摩肩接踵的巨人,车水马龙就穿梭盘绕在他们的脚下,一番热闹景象。
  池敛淡淡的目光一秒后就从外头收了回来。
  姜诱拉开桌子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她看着池敛那被明亮日光蕴上一层模糊光圈的侧脸,有些许怔愣。
  自见到这个男生的第一面起,她总有种感觉,他像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不管什么样的事情都不会让他上心,性格又不是单纯的高冷那么简单,而是有些许慎人的阴冷。
  但姜诱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反感。
  咔——
  池敛轻拔开马克笔笔盖,而后,黑色的笔头触上光滑的白板,唰唰地写上了几个字,字体苍劲有力,笔画之间是一种赏心悦目的流畅。
  他的手指指节很笔直,骨节又十分干净清晰,姜诱还能看到他手腕边上那禁欲却又带着些许性感的尺骨。
  池敛回过身的时候就看见姜诱这一脸花痴的样子,那双桃花眼里还无意识地缀着星星点点的魅惑,一副盯着小猎物的模样……
  他指节微曲,持着马克笔,在白板上懒懒地敲了两下。
  “别走神。”
  这声音着实太好听了,即使他的声线毫无起伏,但姜诱游离的思绪立马就被这低音炮给拉了回来。
  她收起自己那副垂涎小哥哥的样子,悠悠地应了一声:“啊。”
  今天池敛给她补的是数学,是姜诱最薄弱的一门学科,很多知识点她听着都懂,但一让她做些稍难一些的题,她脑子就转不动了。
  “今天要讲的知识点不难。”池敛放下马克笔,往书桌走了过去,拿起放在上面的黑色文件夹。
  姜诱勾唇:“要做题啊~老师~”
  池敛从里头抽出一张卷子,眼神越过文件夹边角,淡然地落在她脸上,本来想要阻止她再喊自己老师的,最后还是作罢了,她不听话。
  “嗯,做题。”
  池敛将卷子递给她:“结合例题讲知识点,先做第一题。”
  “遵命。”姜诱接过他手中的卷子,而后将试卷摊开放在书桌上,拿出黑色水笔和草稿纸。
  第一道题是简答题,姜诱认认真真地看了两遍题目后才在草稿纸上计算答案。
  其实这些知识点姜诱在学校老师都讲过了,池敛只是帮她拓宽知识点涉及的题目,巩固加深一下知识点,帮她理清不理解的地方。
  池敛拉开姜诱对面的椅子,坐了下去,背闲散地靠在椅背上。
  他知道计算这道题要花费的时间不短,于是长手一伸,将桌子上的黑色文件夹给拿了过来,打开后从里头拿出了一本不算很厚的书,低头看了起来。
  这一刻的书房里寂静安宁,满室只有姜诱笔尖落在草稿纸上发出的沙沙声和池敛手指时不时翻过纸张的簌簌声。
  某一刻姜诱不经意地一抬头,就看见家教小哥哥认真看书的样子,日光氤氲他额前的碎发,他低着眼眸,长睫盖住了那双灰色冷寒的瞳眸,骨节分明的手懒懒地搭在书页上。
  姜诱再将目光投到他手中的书本上,而后发现眼前一晕。
  什么鬼???这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英文字母凑起来的是什么东西???
  姜诱再定睛瞧了一眼。
  卧槽哦,完全看不懂……
  池敛压根没注意到姜诱在看他,等到十二分钟以后,才将书合起来。
  他抬眼看了一下姜诱的试卷,问:“算出来了?”
  姜诱发现不管什么问句,只要一到家教小哥哥这里,都会被他用冷冷的声调说成了陈述句……
  她右手攥着笔,抬头:“没有,做不出来。”
  池敛微一倾身,修长的食指按住她的试卷一角,嗖地一声往这边拖了过来。
  他扫了一眼她写了一半的解题步骤,就知道她卡在了哪个步骤上。
  他将试卷递还给姜诱,起身走到白板边,拿起马克笔,往上开始写字。
  “现在先讲你那种思路的解题步骤。”他看了姜诱一眼,声音平淡,“然后再讲简单的方法。”
  姜诱第一次没因为解不出题而烦躁,看见这个老师就开心。
  “好哟。”
  池敛眼神从她脸上移开,开始讲题,他的声音很平静,吐字清晰,声调低沉,透着一股他独有的阴冷。
  但姜诱却对他的声音格外着迷,整个人都像是被吸了进去,盯着他那张好看的脸认认真真地听着。
  姜诱觉得自己十几年来几乎不会唤起的少女全被这个家教小哥哥给勾起来了。
  长得超级好看,身材高瘦,声音好听,禁欲阴冷,身上还格外好闻。
  啧啧啧,完美。
  不知什么时候,池敛已经走到了姜诱的桌前,他指节微曲,叩了两下桌子。
  姜诱身子微不可察地一颤,回过神来。
  池敛脸上没什么表情:“懂了?”
  虽然这家教老师年纪跟她一样大,但这一刻,姜诱真有那种思绪开小差被老师抓包的慌张感……
  连调戏老师都忘了。
  她赶忙点点头:“懂了懂了。”
  池敛:“最后十秒你走神了。”
  姜诱:“???”这都知道??
  “你确定你都听进去了?”其实既然来代课了,池敛就想尽职尽力地教会她。
  好在姜诱是真的懂了,她又点头:“听懂了听懂了。”
  池敛这才回身,继续给她讲下一种解法……
  讲完这道题后,池敛又让她做了题,给她讲。
  最后二十分钟的时候,池敛手持钢笔,低头看着姜诱刚做的那五道选择题。
  他批阅后,手指按着试卷移了过去,指尖点了一下第四题:“错了。”说着他的手指又移到第二题,“这道对了,但这两道题型一样。”
  他灰色的眼睛淡淡地看着她:“好好看题。”
  结果姜诱手捧住小脸,眉眼间那股妖气又漫了上来,左眼角下的小泪痣生动魅惑。
  “老师,你可比题好看多了,我心思都用来看你了。”
  池敛不为所动,反倒是目光寒了几分,他移回了目光,起身,俯视着她,眼睛深静似潭水。
  “安分点。”他声音缓沉,毫无一分温度,“妖话,别说。”
  姜诱噗嗤一声笑:“妖话?我第一次听见这个词,老师你好可爱哦。”
  池敛一点儿笑意都没有,继续说:“我,不准调戏。”
  姜诱微翘弧线柔和的唇角,勾人无比:“老师,我要是调戏了呢?嗯?”
  池敛跟没看到她这妖惑相十足的样子似的,眼波又冷又静。
  “作业翻倍。”
  每调戏一次,作业翻倍……
  姜诱:“???”
  他从文件夹里抽出四张试题,往桌上一放,指尖在上头敲了敲。
  “刚才一句了。”池敛声音淡淡,“作业翻倍。”
  两张试卷变成四张……
  姜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