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用可爱眩晕你 > 第12章 十二

第12章 十二

作者:舒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用可爱眩晕你最新章节!

    
  今天是星期五,每到即将放假的这一天,学生的心似乎都是漂浮着的,一点儿都静不下来,连周围的空气都跟着躁动了起来。
  然而姜诱不会,她今天意外地在手机闹钟还没响起来之前就起床了,以前她都是那种闹钟响了几遍起不来,还要慧姨到她房间吼她几嗓子她才能从床上爬起来的人。
  姜诱今天把那长长的头发给扎了起来,露出了白皙好看的耳廓,马尾柔顺又不失一丝蓬松感。
  她嘴里咬着豆浆的吸管,闲闲地走在走廊上,往班里走去。
  “姜诱。”
  后头忽然有人喊了她一声。
  姜诱循声回头,看到了许纯纯。
  许纯纯是姜诱的同桌,姜诱稍放慢了些脚步,等她上来:“你刚从宿舍过来?”
  许纯纯跟上了她的脚步:“不是,刚在食堂吃完早饭。”
  许纯纯这人长得白皙娇小,连声音都小小的,也不怎么擅长交际,估计在十班跟姜诱这个同桌的话最多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许纯纯问姜诱。
  “啊。”姜诱轻飘飘地叹了一声,勾唇,“急着来见情夫呗。”
  许纯纯一愣:“什么?情夫?”
  许纯纯比姜诱矮了一些,姜诱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笑:“小可爱,你还小,姐姐要保护你的纯洁思想,这种偷情的龌蹉事儿,姐姐就不告诉你了。”
  许纯纯:“……”
  自池敛来上学后,姜诱一连几天没见着他迟到,不过他来学校的时间没有什么规律,有时候来得晚,有时候来得早。
  姜诱今天走进教室的时候,就没在教室最后一排见到池敛的人影。
  她从后门走进班里,路过垃圾桶的时候将喝完的豆浆杯子扔进了垃圾桶里,而后绕到池敛前面那个自己的座位上,把书包从肩膀上卸了下来,她的帆布书包有点鼓,一拍里头还簌簌一阵响。
  姜诱在椅子上坐下后,拉开拉链,从里头扯出一整袋零食。
  就昨天池敛给她的那一袋零食。
  她弯了下身子,将整袋零食给挂到课桌旁的挂钩上。
  老师送的零食嘛,当然要和老师一起吃,那才甜蜜。
  “卧槽。”
  赵萄来找姜诱,刚从十班后门进来就看到姜诱这一大袋东西,有点惊讶。
  姜诱闻声,回头望了一眼,神色一如既往的妖。
  “妞,是不是想爷了?”
  赵萄朝姜诱走近,伸出右手食指轻抵上姜诱那双桃花眼微翘的眼尾,然后轻轻往下一拉。
  “把你脸上的妖色收敛一点再来当爷吧啊,宝贝。”
  赵萄说着手从她脸上拿开,然后指了指那袋零食:“知道你零食都是买来大课间吃的,但你怎么一下子买这么多,这个月不用攒钱买香水了?还是说阿姨给你的生活费突然变多了。”赵萄笑了笑。
  姜诱这姑娘会吃会买还会玩,每个月的生活费开销自然不小,但在生活费这方面上姜母很严格,一个月给姜诱的钱是固定的,花完了就没有了,所以姜诱一到月底都免不了吃土。
  姜母是个女强人,作为公司老总的姜母自然没什么时间管姜诱,姜诱从小就是慧姨带大的,好在慧姨对姜诱是真好,姜诱跟她很亲,对于缺失母爱这个问题,姜诱一向不怎么介意。
  后来姜母发现女儿越长越妖,生性有点放纵,就开始约束姜诱了,毕竟以后这公司还要这女儿接手。自此之后姜母在学习上对姜诱严格,在生活费方面也不准她乱花,要不然就她这性子以后经营公司,公司都能给她败光了。
  但姜母清楚得很,女儿这全身妖气是深扎在骨子里的,根本约束不住,因为,她性子随她爸……
  姜诱听完赵萄说的话后,弯唇:“买啊,香水我本命,不对,现在我本命是老师了。”
  姜诱和赵萄关系很好,有什么话基本上不会瞒着对方,每当姜诱说“老师”这两个字,赵萄也知道她说的就是她那个无敌爆炸霹雳帅的家教小哥哥。
  所以当姜诱这样说的时候,赵萄一愣:“和好了?”
  “昂。”姜诱应了声。
  虽然姜诱气质很妖,但毕竟还是正值青春的小姑娘,这还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声音里还是缀上了一丝悦。
  “哎哟喂——”赵萄笑了声,“我家小狐狸精也有被人迷得神魂颠倒的时候了,啧啧啧,活久见。”
  赵萄说着顿了下:“等等……”她目光从姜诱脸上移开,看向了那一大袋零食,用手指了指,“这个不会是他送你的吧……”
  看姜诱这副模样,感觉十有八.九是。
  姜诱:“所以我现在都舍不得吃,想天天晚上抱着它们睡觉。”
  赵萄一脸无语:“狐狸姐姐,请你回你的山里再修几百年仙吧,有辱你们狐仙的名声,啧啧啧——”
  姜诱挑眉:“你觉得,我家老师的魅力岂是我再修个几百年就能躲过的?”
  “沃日哦。”赵萄抖了下身子,“闭嘴吧你,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后,赵萄才想起来找姜诱的正事,她将手里的一本数学习题递给了姜诱:“对了,这是昨天晚上书店刚进的数学习题,超级抢手,俗称做了它的习题就相当于把高考真题都做了,虽然这些都是扯淡,但我还是给我俩都买了一本。”
  “行,这碗真题毒鸡汤我们一起喝了。”
  ***
  早读开始的时候,池敛还没来上学,姜诱以为他是迟到,但没想到课都上了两节了,后座还是空荡荡。
  下课铃打响那一刻,姜诱摸出桌底的手机,解屏,点进昨晚的短信对话框。
  [池敛池敛,你今天怎么没来上课?]
  本以为池敛会跟昨晚一样很快回她的,然而姜诱这条短信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直到又一节课结束后,她还是没收到池敛的短信。
  这节课下课刚好是大课间,姜诱将手机揣兜里后就起身出去了。
  学校明令禁止学生在教学区使用手机,姜诱不敢公然在走廊上打电话,躲到厕所里打了。
  姜诱走到最里面一个隔间,躲了进去,而后将门给锁紧了。
  她拨通池敛的电话,然而听筒里传来的只有一声一声的嘟嘟声。
  ……他没接。
  姜诱也没再打过去了。
  ***
  池敛其实没有长住在姨丈苏寒家,只是昨天姨母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他表姐要回家一趟,让他过去一起吃顿饭。
  其实苏寒一家都挺担心池敛这孩子的,就池敛这阴郁的性格,他们总怕他会憋出病来。
  毕竟在国内,池敛除了那个他不愿意相认的爸,他真的没有什么亲人了。
  自从来到畔城这个地方,池敛一直住在他妈妈年轻时住的那幢别墅里。
  欧式风格的别墅里,池敛待在一间密闭性极好的实验室里,身上穿着白色实验服。
  香水调配室里有淡淡的香气。
  他坐在桌前,晕黄的灯光打在他脸上,将他的侧脸氤氲得更加英气了。
  实验桌上陈列着许多瓶瓶罐罐,池敛骨节分明的右手持着胶头滴管,液体一滴一滴地滴进容器里。
  白色实验服宽大的袖口微微晃了下,他手腕尺骨凸起的弧度恰好,禁欲又冷感。
  直到黄橙的太阳抵达山头,池敛才从调配室里出来。
  他手里拿着一瓶保存了好几个月的香水,透明的香水瓶子明显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精巧又好看。
  池敛另一边手放在门把上,他平静的目光往对面的实木桌案望了过去,黑夜来临之前残余的日光透过落地玻璃门淡淡地投了进来。
  桌案上放着一张黑白遗照,裱着黑色的方框,照片里的女人面容精致,桃花眼潋滟柔和,唇角微微地弯起,她一笑,时光都软了。
  今天,是她的忌日,那个对香水有执念的女人。
  池敛那双灰色的桃花眼没有了往常的阴冷,很静很静。
  他走了过去,白色实验服外衣的边角被带得微微翻起,满身禁欲。
  一步一步,都消弭不了阴阳相隔的遥远。
  池敛脚步停在桌前,静止了几秒后,他才将手里那瓶香水放了上去。
  空气里满是静寂。
  过了一会儿后,池敛那带着哑的低沉声音才暗暗响起。
  “妈。”
  两秒后,他又开口。
  “这是我今年给你调配的香水。”
  “你,过得好吗?”
  自始至终,池敛都很平静。
  此时此刻,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看到他心里那汹涌推搡的阴暗在暗暗滋生,比以往更加狂妄……
  下午一放学,姜诱就循着昨天的路线,去到了池敛家的楼下,其实也就是苏寒老师的家,她估计池敛是住在他们家了。
  姜诱拿出手机给池敛发了个短信。
  [霸总,说好的见面聊骚呢?]
  发完短信后,姜诱便倚在树干上,脚下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子。
  但是,她的手机久久没有回音……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都氏小企鹅”的雷雷
  你们出来吗?我想跟你们见面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