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用可爱眩晕你 > 第17章 十七

第17章 十七

作者:舒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用可爱眩晕你最新章节!

    
  随着糙米卷咯嘣一声从中间断开,姜诱的心尖儿跟着一颤,都快融化了。
  刚才他朝自己靠过来的时候已经足够让她震惊,此刻他咬断糙米卷这个行为更是让自己出乎意料。
  最后,是池敛唇角那抹阴野的笑让她再次惊讶得咬不紧牙齿。
  糙米卷滑下她的唇,坠入空气,直直砸在了地上……
  姜诱现在脑子里一丝杂念都没有,目光紧紧凝在池敛那张好看的脸上,心脏强烈砰跳着。
  池敛舌头轻懒一卷,糙米卷入口,他腮帮子微动了动,姜诱跟他离得近,还能听见他咬糙米卷时的声音。
  细碎的,有点惑人。
  姜诱觉得自己肯定是病了,要不然怎么连看他吃东西的样子都觉得性感。
  池敛目光在她完全愣住的脸庞上流连了一会儿,唇角的笑早就在不知不觉中隐匿起来。
  移开眼神的最后几秒,他淡然的视线落在了姜诱那桃红色的唇上,而后直起身,一副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姜诱恍恍惚惚间觉得整个寂静的房间里只剩自己的心跳声。
  她那深住在自己身体内的话痨因子仿佛一下子都从自己体内抽离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池敛能让一向没有少女心的姜诱心动成这样吧。
  她慢慢回过身子,掩饰性地拿起笔,坐直了身子,所有肢体行为都写满了我要认真写作业这几个字……
  池敛已经摸透了她的死穴。
  从这个角度看去,姜诱的长发别在耳朵上,他能窥见她泛粉的耳尖。
  姜诱虽然手里持着笔,却一个字都没写,试题上一片空白。
  过了一会儿后,她的心神慢慢归位。
  刚才的画面又一一飘过她的脑海。
  等等……
  姜诱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转过头,看向池敛。
  池敛刚才放任她冷静,现在正靠在椅子上,修长骨感的双手手指把玩着魔方。
  姜诱转过头的时候刚好撞见池敛刚好将魔方还原完毕。
  就池敛那智商,姜诱估计他可能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还原好几次魔方了……
  她冷静下来后,就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老师。”姜诱两边手肘都一起搁在书桌上,撑着下巴,往池敛那个方向歪了一下头。
  池敛视线离开手中的魔方,抬眼,望进她的眼睛里。
  姜诱桃花眼微弯:“老师,你咬了我的糙米卷哦~”
  池敛闻言,手一抬,魔方被他往桌上一扔,他还是淡淡地看着她,闲散又淡定。
  “嗯。”
  真的是帅炸了。
  姜诱心里暗想,听完他的话后,她挑了挑眉,格外不正经。
  “霸总,你是在暗示我吗?嗯?”
  池敛沉默。
  一旦池敛不说话,且不撩姜诱的时候,姜诱最为狂妄,她会撩得更起劲。
  她忽地放下手,没有再撑着下巴,手指慢慢朝池敛的脸靠近,身子也跟着往他那边靠。
  池敛脸上一丝波动都没有,她莹白的指尖映在他冷寂的眼瞳中,越来越近。
  随着距离缩短,姜诱的指尖最终触上了池敛的脸庞……
  池敛:“……”
  姜诱见池敛没有反应且没有反感,覆在池敛脸上的手指动了动,轻轻摩挲了下。
  池敛:“……”他明显看到她的眼睛亮了一下。
  的确,姜诱下一秒又摸了一把,这次她连掌心也贴上去了。
  “哇,霸总你的皮肤好好啊。”她说完这句话又意犹未尽地摸了一把,急着多揩池敛几把油。
  池敛眸色暗了一下,目光定在他脸上的姜诱根本没有注意到。
  她的手指软细,带着温热,在自己脸上游走。
  姜诱跟只小狐狸似的:“霸总,你皮肤这么好,亲上去一定很舒服吧。”
  池敛:“……”她回到正题上了。
  姜诱眼睛亮亮的,仰头,盯着池敛。
  “你在暗示我亲你,对吗?”
  池敛眼眸只暗涌了一下,很快就收回去了。
  他说:“不是。”
  就喜欢逗她。
  姜诱不理他的否定,勾唇:“那霸总你为什么要吃我的糙米卷?”
  哼,腹黑的老师。
  不管姜诱多么会撩,多么会诱惑人,只要池敛想制住她,她永远都会败下阵来。
  下一刻,池敛从容镇定,一句话就将姜诱的妖气给镇住了。
  “我饿了。”
  姜诱的桃花眼里立马罩上了一层疑惑。
  “???”
  吃你的糙米卷,是因为饿了???
  姜诱愤愤地将手从他脸上拿开,她忽然想起池敛刚才在咬上糙米卷时那危险的笑。
  自从认识了池敛之后,姜诱见识过他狠戾的样子,也见过他笑起来的样子,她很确信,他跟自己一样……会“变身”。
  姜诱觉得自己刚才可能自作多情了一场,不解气,转头,两手捏上池敛的脸颊。
  “终有一天我要斩妖除魔!”
  池敛任她扯自己的脸颊,等她放手的时候,平淡道:“哦,那你先斩了自己吧。”
  姜诱:“???”
  ***
  姜诱周末的补课时间只有周六这一天,周日池敛就不帮她上课了。
  池敛说周日有事,姜诱就没缠着他了。
  上学期间和补课期间她都能缠着池敛,现在星期天一没跟他待在一起,姜诱顿时觉得有点不习惯。
  星期一那天早上,姜诱起晚了,最后还是姜母的司机将她送到了学校。
  姜诱一到周一这个日子,整个人就跟蔫了似的。
  上课打瞌睡,没精神……连跟池敛说话都少了许多……
  一天就那样浑浑噩噩地过去了。
  姜诱最后一节班会课也不坐着打瞌睡了,直接趴到课桌上睡觉。
  即使班里噪杂喧闹的声浪一浪过一浪,但丝毫不影响姜诱睡觉。
  “池敛,上去唱个歌吗?”袁宙忽然对旁边的池敛说。
  池敛转头淡淡望了这个同桌一眼。
  两个人做同桌也有一些时日了,袁宙知道池敛性子本来就这样,但还是被他这眼神看得不自禁一哆嗦。
  “不要。”池敛回道。
  袁宙:“好吧。”
  池敛不喜欢参加班会,太过吵闹,他刚在这教室里待了十分钟就有点坐不住了,换作是平时,他早就去操场了。
  但是现在……
  他视线落在前座那个趴在桌上的身影上,她今天仍旧没扎头发,一头长发柔顺地遮住了她的脸。
  一向心无波澜的池敛有点无奈……
  ***
  姜诱醒过来的时候完全是懵的,教室里所剩的人寥寥无几,他们班几乎是住校生,走读生只有几个,这个点住宿生几乎都到食堂吃完饭或者到宿舍洗澡去了。
  当姜诱神思回笼的那一刻,她下意识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转过头,去看池敛的位置。
  …………
  他走了。
  姜诱眼神落在那空荡荡的座位上面,不满地瘪了下唇。
  “真不够意思。”
  她也就是吐槽一下,接下来一想到自己还得去赶公车回家,便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离开了教室……
  校道上稀稀零零的几个身影都是穿着黑色校裤白色校服。
  学校的广播站正在广播,舒缓的女声在校园里漾着,学校广播站一般会让学生点歌,帮学生传达那些祝愿的话。
  但其实……很多女生会借这样一个点歌的机会,给自己喜欢的男生告白。
  姜诱闲着无聊,分了些神去听广播里在说什么。
  “接下来这首歌是送给高三四班的郑阳。学长,谢谢那些你陪我一起泡图书馆的日子,还有,谢谢你总陪我吃食堂,祝你高考顺利!超常发挥!”
  姜诱听完这条广播后,忽然掏出手机。
  她给赵萄发了条微信。
  [我不喜欢吃姜:葡萄葡萄,你说我以后给池敛来个广播告白怎么样?]
  姜诱消息发过去没几秒,赵萄就回消息了,估计是在食堂边吃饭边刷手机。
  [葡萄:这位小姐,请问你什么时候没跟你家帅哥哥告白了?每天贴在他身上那目光都是赤.裸裸的告白好吗???!]
  [葡萄:还有,太过明晃晃的告白,你他妈不怕被记过啊。]
  姜诱勾了下唇,手指在键盘上按了按。
  [我不喜欢吃姜:但是我家老师太帅了,我觉得吧,我要是不来次轰轰烈烈的告白,总觉得我每天看他的目光都是在白嫖!]
  赵萄消息立马回了过来。
  [葡萄:?????]
  一秒后。
  [葡萄:大佬果然是大佬,骨骼清奇就算了,连逻辑都清奇,膜拜膜拜!]
  [葡萄:膜拜后我就要拜拜了,我不跟傻子说话。]
  姜诱不知不觉中就走到停车场了。
  就在这时,她灵敏的耳朵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姜诱微愣了一下,但是脚步没停。
  “就是那个女生,对,就那个,天天跟在刚才那个帅帅的男生后面。”不远处两个正在取自行车的女生在说话。
  “你说她叫姜诱?”另一道女声响起。
  “是啊。”
  由于姜诱注意力放在这边,听到这里的时候,她眉一挑,觉得有点好笑。
  有人说她坏话呢。
  “整天跟在人家后面跑,那男生都不理她。”
  “人家不喜欢她吧。”
  “是吧,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就了不起,以前还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谁递给她情书都不要,假清高,现在还不是天天跟在男生屁股后面跑。”
  姜诱:“……”原来她在不熟的人眼里是这种人啊。
  高高在上?假清高?
  可能赵萄和袁宙听了这个评价后能笑一年吧……
  姜诱才懒得管这些事,她一向不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
  “那帅帅的转学生根本不喜欢她吧,还整天黏着人家。”那两个女生还在念叨着。
  “姜诱。”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暗冽的嗓音荡进空气里。
  这熟悉的声音钻进耳朵里,姜诱蓦地止住了脚步。
  而此时此刻那两个说姜诱坏话的女生也静了下来。
  姜诱心里跃起一丝悦意,立马回头。
  池敛不疾不徐地骑着山地车,往她的方向过来。
  “你没回家啊?”姜诱有点喜出望外。
  “嗯。”池敛目光忽然不着痕迹地往右边一瞥,扫了学生停车场处那两个身影一眼,寒凉又冷冽。
  池敛在姜诱面前刹停。
  “回家。”他声线冷静平淡。
  “我正要回家啊。”姜诱勾唇,“难道你在等我吗?老师。”
  池敛手仍放在车把上,上身微微前倾,他没回答。
  姜诱就当他是承认了。
  “不过我今天没骑车诶。”姜诱说着就探头去看他的后座,“你可以载我吗?我们一起回家。”
  在目光触及到他后座的时候,姜诱嘴边的话戛然而止。
  池敛的山地车没有后座……
  姜诱下意识地瘪了下唇,还假装埋怨道:“霸总,你对我这个情妇不好就算了,连你的车都对我不好。”
  池敛:“……”
  “霸总我今天不能陪你了,你遗憾吗?”姜诱像一个要糖的孩子,清澈的眼眸期待地看着池敛。
  池敛没什么情绪地回视她。
  等了几秒后,姜诱也没见他开口。
  她放弃了:“哎算了。”话说完她立马朝他绽放出一个笑,“那我先去搭公车了。”
  姜诱说着倒退着往前走,然后抬手挥了挥:“明天见哦。”
  就在姜诱又后退了一步的时候,池敛忽然冷淡开口:“过来。”
  “啊?”即使他的声音不大,但姜诱还是听见了,脚步顿住。
  池敛目光落在她脸上,笃定而深沉。
  见她愣住了没动,池敛踏在脚踏板上的右脚往下一踩,车子朝姜诱骑了过去。
  姜诱看着他急速靠近,在自己面前猛地停下。
  “怎么了?”
  池敛忽然松开车把,懒懒地直起了身子:“转过去。”
  “为什么?”姜诱一脸懵。
  池敛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姜诱被他这种命令式的目光看着,一下子就没辙了:“好啦。”
  她说着就转了个身子。
  刚转过身子,她只觉自己腰上一紧。
  姜诱登时惊呼一声。
  “池敛,你干嘛?”
  双脚离地,臀部触上了一方冰凉的地方,她下意识地就伸手抓住了车头。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池敛抱着侧放在了车前座的圆形横杆上。
  姜诱完全愣住了。
  她家霸总这么浪漫的啊……
  下一秒,池敛俯下身子,骨节分明的手覆上了车把。
  姜诱侧坐着,整个人都被他圈住了,后背侧靠在他的胸膛上。
  仅在这几秒之间,姜诱的心脏急速跳动了起来,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庞,姜诱感觉自己呼吸都不顺畅了。
  第一次离他这么近。
  整个世界都是他的味道,那么好闻的味道,让姜诱心痒痒的,很想上去抱住他。
  池敛离她很近,微侧了下头,唇几乎要贴上她的耳廓。
  “坐好。”
  他冷冽低沉的声音掺在气息里挠进自己的耳朵里,姜诱只觉后脊梁骨出蹿起一阵电流,抓在车头上的手莫名紧了几分,心脏像被投掷下一颗颗小石子,荡起重重涟漪。
  “我们回家。”
  下一秒,池敛脚踩上脚踏板,往下一蹬,载着她从停车场那两个身影面前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我肥来了QAQ
  番茄味大几把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13 22:17:32
  橙色嘉宁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13 22:53:03
  橙色嘉宁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13 22:56:49
  谢谢“番茄味大几把”小可爱和“橙色嘉宁”小可爱的雷雷!!谢谢你们!
  还有谢谢收藏、评论、灌溉营养液的你们~ 你们营养液灌溉的名单我有看哒~爱你们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