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用可爱眩晕你 > 第28章 二十八 ...

第28章 二十八 ...

作者:舒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用可爱眩晕你最新章节!

    
  在外人看来, 温柔这个词永远都不可能与池敛搭边。
  就他那阴冷得像从阴曹地府来的性格, 温柔这词放他身上着实是格格不入, 旁人能不被他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
  但旁人终究是旁人, 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与池敛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池家人,才会见到池敛鲜少示人的一面。
  他天生性子冷冰冰是确实,但他有那么一些时刻会透出骨子里隐隐的温柔,也是确实。
  虽然这温柔不是很明显,但一出现在他身上,一下子便让人觉得稀奇。
  然而这寥寥无几露出温柔的时刻, 只会出现在他与池母的相处中。
  池家这个家族稀奇封闭得很,即使位于法国, 却仍旧保留着中国的传统, 活像中国的旧宅子。
  那个时候的池敛11岁,年纪还很小, 然而稚嫩的脸庞却丝毫掩盖不了他那深扎在骨子里的冷漠,全然没有平常孩子的天真和活泼。
  他接过家里医生给母亲送过来的药, 叩开了池母的房门。
  门一打开, 房间里的黑暗和窒息感瞬间扑面而来, 小池敛心中一滞, 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心。
  母亲池画把房间里的窗帘都拉上了, 密不透风,昏黑暗涌,隐隐有一股颓败的气息。
  池敛端着药迈了进去, 将门轻阖上。
  缩在床上的人影似乎察觉到声响,微微动了动。
  池敛走了过去,将端着药的盘子往床头柜上轻轻一放。
  池母一听这声响,就知道有人端药来给她喝了,一开始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眼睛仍是轻阖着,对来人不闻不问。
  池敛低眸看着池母,长睫微遮住了那浅色的眼瞳,周身仿若染上了霜雪,一如既往的冷。
  这是他的常态,池家整个家族里的人都知道池家少爷寡言淡冷,平时也不敢惹到他。
  年轻的池母温柔美丽,知书达理,却在后来的日子里变得不喜与人说话,连话都不愿意和跟在她身边的小姑娘说了,整个池家上上下下,她似乎只认得池敛这个儿子。
  池敛知道池母最近被中药折腾到心烦,但没办法,药还是要喝的。
  他慢慢在床边坐下,低声唤了一声,仿若怕惊扰了什么。
  “妈。”
  池母背对着池敛,侧身躺在床上,听到池敛的声音后,她慢慢睁开了眼睛,然后动作还有些迟疑,微转身子,似乎在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儿子。
  看到那张俊冷、还带着一丝稚气的脸,一向安静的池母桃花眼微微弯了一下,转身过来,伸手抚向池敛。
  小小年纪的池敛坐在床边,任池母将手抚上来。
  其实就算是面对池母,池敛言语还是很少,只是在行动和眼神上,能看出他对池母和旁人的区别。
  “池敛啊,你今天来看妈妈了吗?”池母摸着池敛的脸。
  小池敛微微点头:“嗯。”
  某一刻,池母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恐惧道:“你快出去!别让你外公看见!挨打很痛的!听妈妈话,快走!”
  池敛的母亲池画因为年轻时候做了一些忤逆父亲池深的事情,后来带着儿子池敛回到池家后,格外不受池深待见。
  池深更是明令禁止池敛去见池母,但从小跟在母亲身边的池敛怎么可能听他的话,从小便挨了不少打,但他挨打的时候从来不哭不闹,连棍子落在身上的时候脸上还是一贯的冷漠神色,一声不吭。
  任池母怎么叫他回去,池敛都不为所动,薄冷的唇微启:“喝药。”
  他说完倾身,拿起药碗。
  池母一看池敛这么冷淡的样子,忽然有点后悔,当初把他带回池家是不是就是个错误。
  他性子本来就冷冰冰,在这个封建的池家里,只会变得更加压抑。
  池母性格温柔,现在因为生病了,一想到消极的东西就会停不下来,整个人都会陷进压抑的泥沼里,永无止境。
  这个世界上,母亲对自己的孩子,虽教育的方式不同,但归根到底,内心都是极致温柔。
  生病后的池母一消极起来,比以前任何一个时候都容易哭。
  池敛也没有阻止,从来都是静静地让池母发泄完情绪,让她哭够了,总比让她别哭好。
  他放下药碗,捞过旁边的纸盒,抽出了两张纸巾。
  只要池母眼泪落下眼角了,池敛便会伸手,纸巾轻触上她的脸颊,帮池母轻擦掉眼泪。
  年纪尚小的他,却懂事得让人心疼。
  很多次,来给池母送药的池敛都会这样静静地陪着池母,等她哭完了,耐心地喂她喝药,要是让池母自己一个人喝,她这么厌烦中药,现在性子变了,一不开心能一把给掀了。
  从小到大,池敛生命的全部,就是池母了。
  所以到了后来,池母某一天突然去世后,池家上上下下见识了那性格本就冷淡的池家少爷变得比以往更加阴冷。
  连池深那老爷子都拿他没办法了。
  ***
  “妈妈!”旁边小女孩一声高兴的叫喊瞬间让面对面蹲着的池敛和姜诱回过了神。
  姜诱下意识地移开眼神去看旁边那个寸头的小女孩。
  池敛放开了她。
  只见那个眼睛大大的小姑娘很开心地撒腿朝不远处一个女人跑过去了。
  姜诱目光落在那个女人身上,这才发现小女孩眉眼长得跟这个女人很像,肯定是母女。
  小女孩一把扑进妈妈的怀里。
  她妈妈接住了她:“妈妈这才几天没见你??你爸把你头发都剪掉了??”
  小女孩委屈地点点头,控诉:“我爸爸还不让我回家了!他只对阿姨好!”
  小女孩妈妈一听就怒了:“我上次就警告这老不死的了,他居然还敢把你赶出来?!”小女孩妈妈拉着她就走,“走,回妈妈的家,这次我打死都不让他把你接回去了,跟我争抚养权却不好好照顾你!”
  “妈妈,我不想跟爸爸住在一起了。”
  这时,小女孩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向姜诱和池敛。
  “我妈妈来认领失物了!哥哥姐姐再见!”她朝他们挥了挥手。
  姜诱松开环抱着双腿的手,也跟她挥挥手:“再见哦~”
  池敛朝小女孩微点了下头。
  看着小女孩走远,姜诱回过头,去看池敛。
  池敛也回头看她。
  姜诱眼眶还是红的,但明显没有刚才那么难过了。
  她没说话。
  池敛本来就寡言,也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终是姜诱先败下阵来,她无比真诚地看着池敛:“霸总。”
  “你现在有没有什么要对我说,或者对我做的事情?”
  池敛即使这样蹲着,还是比姜诱稍高了一下,他低着眼眸,微翘的眼尾仿若船桨划开的水弧。
  她眼眶上的红映进了他浅灰色的冷淡眼眸里。
  “嗯。”他沉应了一声,而后抬手,重新触向她的眼角。
  姜诱被他一碰,反射性地颤动了一下眼睛。
  她还以为池敛接下来要干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儿,类似于羞羞的舌吻之类的。
  结果下一秒,她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池敛淡冽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里。
  “哭吧。”
  姜诱:“???”
  她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池敛:“什么??霸总我上一秒还觉得你会撩妹,我现在撤回这句话。男生哄女生不都是抱在怀里,然后说不哭不哭吗???”姜诱说到这里的时候,还十分入戏地做了个男生抱着女孩的姿势。
  池敛:“……”
  不应该是抱着她,让她一下哭个痛快吗……
  姜诱盯着池敛看,几秒后见他还是毫无动作,佯装一脸憋屈样:“霸总,我都说到这了,你还不抱我,居然连个安慰都不愿意给我。”
  姜诱说着脚下一用力,火急火燎地就要站起来。
  哪知她因为蹲太久了,一站起来双脚都是麻的,两条腿像被抽去了力气,顿时一软。
  眼见她就快崴了下去,池敛迅速站了起来,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她。
  姜诱现在心情明显好了不少了,才有那闲情去戏精,她还要佯装推开池敛。
  “霸总我告诉你,我要去找别的霸道总裁了,让他给我来个抱抱!”
  下一秒,姜诱只觉自己被扯了一下,直直往前撞进了池敛的怀抱里。
  霎时间,专属他的干净到闻着十分舒服的味道铺天盖地袭来,在姜诱的身体里肆虐。
  姜诱整个人被池敛紧紧圈在怀里,他微俯身,下巴轻搁在她的发顶,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边手紧紧扣住她的后脑勺。
  “不准。”
  他的声音低沉笃定,又固执。
  不准去找别人,只有我能抱。
  姜诱耳朵贴在池敛的身上,他那带着磁性的低嗓音透过他的胸腔震荡进姜诱的耳朵里。
  她登时愣住了,一动不动,心脏被他的低音炮轰得一片酥麻。
  他好像当真了……
  池敛手抚了抚姜诱的后脑勺,她扎好的发型都快被他弄乱了。
  下一刻,他低磁的声音再次荡进姜诱的耳朵里。
  固执、霸道、又认真。
  “我不准。”
  作者有话要说:  池敛我老公,谢谢。
  想回到过去,抱抱小时候的池哥哥。
  みな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27 00:10:35
  谢谢“みなみ”这位小可爱的雷雷哦~啵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