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用可爱眩晕你 > 第42章 四十二 ...

第42章 四十二 ...

作者:舒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用可爱眩晕你最新章节!

    
  今年是学校230周年校庆, 会比上几年的校庆要更加隆重一些, 一个临时的舞台就搭建在操场的草坪上, 虽说是临时搭建起来的露天舞台, 但学校却一点儿也不含糊,灯光、音响、背景等设备都是一应俱全。
  至于为什么需要灯光,因为畔城一中这次的晚会举办时间是在晚上,而且连着两个晚上都会有节目,舞台下早已布置好了座位,放眼望去,行行列列的蓝色塑料椅排放得整整齐齐。
  校庆节目筛选活动在星期三下午, 活动举办地点就在操场,姜诱和那些跟她上同一个节目的小姑娘在操场等候上台。
  赵萄没有跟姜诱上同一个节目, 毕竟赵萄擅长的是唱歌, 且两个人思考后觉得隆重表白这事儿吧,还是当事人自己把歌给唱了好。
  姜诱的节目和赵萄的节目都还没排到她们上场, 她们两个便拣了底下两个座位随便一坐,闲来无事聊聊天。
  “你说你吧, 我觉得你现在和你那家教小哥哥相处模式已经跟在一起差不多了, 你还要冒着处分的危险在舞台上跟他告白, 你是不是傻啊你。”赵萄双脚往前伸搁在草坪上,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是的, 池敛和姜诱的相处模式可以说是已经是男女朋友的状态了,天天黏在一起,牵过手了, 拥抱过了,亲亲也有了很多次了……连羞羞的种草莓也有了……
  可是,他们两个似乎都没提起过“在一起”这三个字。
  “你都说了那只是跟‘在一起’差不多了,又不是真的在一起了。”姜诱回答赵萄,“这一次校庆我告白过后我们两个就是名正言顺地在一起啦。”
  而且,她就是想给她独一无二的池敛一个正经点的告白,他值得。
  赵萄听着她这自信的语气,侧头看姜诱,笑:“唉,我家的小妖精在山里修炼百年,啥酷炫本领都没修成,修成了傻里傻气的勇气。”
  姜诱笑了一声,也不放在心上。
  赵萄其实不了解池敛,只知道他们两个经常待在一起,他们之间做过的事儿赵萄也不知道,所以她也不理解姜诱为什么这么自信。
  “不过,你是真的确定他会答应你的告白吗?”赵萄问姜诱,“十分、非常笃定的那种。”
  姜诱连犹豫一下都不用,立即点头:“很确定很确定的那种,虽然我家小哥哥性格是真冷吧,但是他真的也超级超级暖啊。”
  赵萄也不说什么了,她跟姜诱是真心好,以前搁在香水专柜池敛和姜诱第一次见面的那次,没什么顾忌,赵萄一把就将姜诱给推出去的搭讪了……但是这次在校庆上表白太冒险了,所以赵萄总担心这儿担心那儿,不过这些也都是姜诱自己的决定。
  赵萄伸手捏了捏姜诱的脸:“行了行了!到时候姐姐我站在底下给你举荧光牌!恭喜单身十几年的小妖精终于有喜欢的男生了!!”
  “行,那到时候排到你脱单了,我就为你呐喊,我的女儿终于嫁出去了!娘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姜诱哈哈笑。
  赵萄也笑:“去你的。”
  ***
  姜诱上台表演过后就准备离开操场了,明天学校就会将选上的节目通知下来。
  舞台底下稀稀零零地坐着来表演的学生,有些还特别用心地穿上了服装,姜诱就算了,她还是将校服领子给拉得紧紧的,一拉拉到顶,密不透风。
  姜诱从后台绕下来,现在是最后一节,班里还在上自习。
  要放在以前,有这么一个上台表演的理由,姜诱肯定跳完就直接回家了,但现在班里有池敛在,姜诱一下子便想撒腿跑回教室里找池敛。
  操场周围都栽着绿树,畔城这地方的树一年四季都绿油油的,枝叶茂密树根粗壮。
  姜诱刚准备朝操场入口跑去,就听见一道低淡的声音从旁边树底下传来。
  “姜诱。”
  这声音姜诱实在太熟悉,立马就顿住了脚步,连回头看一看都不用,立马倒转方向朝声音来源处跑了过去。
  池敛背微倚在树干上,他左手拿着姜诱的保温杯,右手拎着她的书包,见姜诱莽莽撞撞跑过来,池敛将保温杯换到另一边手上,后背微微使力,从树干上站直了身体。
  他们站的这个地方比较隐蔽,一没人看到,姜诱就更放肆了,急急地跑过去。
  池敛一下子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两手微抬。
  姜诱一跑,长发在身后荡啊荡,来到池敛身边的时候,她丝毫不减速,一把撞进了池敛的怀里。
  池敛立马紧紧接住了她,已经没拿东西的左手抱住她的后背。
  “池敛,你在这里等多久了?”姜诱脸埋在他的胸口,问道。
  “不久。”
  姜诱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自己精心准备的校庆告白节目不会被池敛看到了吧……
  虽说没有告白环节,但是礼物的一部分被事先知道一点儿都不惊喜。
  她倏忽从他怀里抬起头,望向他:“池敛,刚才我上台表演,你看见了吗?”
  池敛垂头看她,哑然。
  一会儿后他道:“没有。”
  “我刚到。”
  姜诱似乎松了一口气,她的神情没有逃过池敛的眼。
  她转眼间那丝担心便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刚要开口说话,喉咙却卡了一下,刚才在舞台上又跳又唱,加上之前还排练了几次,喉咙就有点吃不消了。
  她咳了咳。
  “池敛我们去买奶茶喝吧。”
  “不行。”池敛一口否决。
  姜诱一脸哀怨:“为什么?”
  池敛松开她,抬手旋开她的保温杯,递给她。
  “你昨晚胃痛。”
  姜诱撇撇嘴,伸手接了过来,咕噜喝了一口,温热的水漫过喉咙。
  她现在嘴又馋了,桃花眼眨巴眨巴地看着池敛,一副可怜样。
  “可我好想喝奶茶。”
  “不行。”池敛对她的哀求视而不见,语气一如往常的阴冷。
  “就一口!”
  “不准。”
  姜诱唇一瘪:“霸总你这个管妻狂!”
  “嗯。”池敛绕过她,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拉住她的领子,一把拎走,“管你的。”
  ……
  ***
  今天两个人没有等到自习下课就离开了学校,池敛取了自行车后就载着姜诱出校园了。
  这次他们没有走人来人往的马路,还是跟以前一样,绕了小路走。
  一路上还是姜诱在叽叽喳喳,池敛一直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回应她一句。
  有人陪着走的路总会显得短一些。
  姜诱说话说着说着池敛就将她送到了楼下。
  哪知姜诱刚从自行车上下来就遇到了从小区里出来的叶沛和周曦。
  姜诱看到周曦的时候,第一眼就想起来了她是那次跟池敛站在路灯底下的金发碧眼的美女。
  叶沛明显也看到池敛和姜诱了,他迈着长腿就走了过来,气质跟池敛完全不同。
  一个阳光又不正经,一个阴冷禁欲。
  “喂兄弟!把我们大美人送回家了啊。”叶沛走过来,伸手勾住池敛的脖子。
  池敛淡定自若地抬手,面不改色地将叶沛的手拿了下来。
  叶沛:“卧槽兄弟你这就不厚道了啊,我刚才明明看到你都把人家小姑娘圈怀里了,现在居然碰都不让我碰一下。”
  池敛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哦。”
  叶沛:“……”
  旁边的周曦走过来的时候便是朝姜诱一笑:“你好啊。”
  姜诱虽说英语成绩还不错,但要让她用英语跟人交流,这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所以刚才姜诱看到周曦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待会儿用她那山寨英语口语跟周曦打招呼的准备。
  结果周曦一过来就主动跟她说了中文,而且,这简单的三个字,她讲的是真地道,完全没有那种外国人讲中文的生疏感。
  姜诱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周曦道:“我叫周曦。”
  姜诱讶异了一秒,反应过来后朝她一笑:“你好,我叫姜诱。”
  那边的叶沛还在调侃池敛:“来来来兄弟,我问问你。”他伸手指了指自己,“我可不可以碰你?”
  池敛毫不犹豫:“不可以。”
  叶沛一脸受伤:“……够直接。”他再次伸手,指了指周曦,“那她呢?她可不可以碰你?”
  池敛没有看周曦,而是十分无语地看着叶沛:“不可以。”
  旁边的周曦悠哉哉道:“小沛子你这个辣鸡别拉我下水。”
  她这话说完,姜诱惊呆了,果真是一个会说中文的外国美女。
  叶沛可没理会周曦,手指向姜诱:“那姜诱呢?她可不可以碰你?”
  这下池敛眼神终于有所波动,眼风扫了姜诱一眼,再冷淡看向叶沛。
  “可以。”
  叶沛:“???所以这个世界上现在只有姜诱能碰你了???”
  “嗯。”
  叶沛:“???”虐狗不要钱的。
  周曦在后头哂笑一声:“小沛子别丢人现眼了,人家不爱你,你死心吧,搞不了基的。”
  姜诱想笑。
  “今天不用上课?”池敛问了叶沛一句。
  叶沛原本以为现在只要有姜诱在,池敛估计连话都懒得跟他说,但现在他居然跟自己说话了,叶沛挑衅似的回头对周曦道:“怎么样?你看吧,他还是爱我的。”
  姜诱:“……叶沛你给我走开,别靠近我的人。”
  姜诱说完抬头看池敛,眉眼弯弯:“池敛,你是我的人对不对?”
  叶沛和周曦听到姜诱问这话,有点不敢相信,她居然敢对冷到地心的池少爷说这样的话???
  池敛垂眸看姜诱,认真听完了她的话后,喉咙深处嗯了一声。
  “你的。”
  叶沛:“???”
  周曦:“???”
  这宠溺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叶沛和周曦跟被雷劈过一般,不可置信地看着池敛,脸上的表情可谓是一言难尽……
  这也不怪他们,毕竟池敛以前在他们面前是真禁欲,也十分低调,虽然他们都很清楚池敛这个自闭儿很喜欢姜诱,但现在亲眼看见他这般宠小姑娘的模样,完全惊呆了。
  周曦瞪大了眼睛:“叶沛,我听到了什么??”
  “沃日哦!这还是我认识的池少爷吗??!”
  姜诱笑嘻嘻地说:“是的是的,这是姜诱的池少爷。”
  叶沛:“……”
  周曦:“……”
  默了一会儿后,叶沛摸了摸手臂:“嘶——不行了,这是单身狗的冬天,妈的太冷了,周曦我们走了走了,让他们两个恋爱贵族去沐浴在冬天的阳光里,哎卧槽,真冷。”
  ***
  叶沛不是不用上课,而是因为周曦后天就要回法国了,他请了一天假陪周曦。
  畔城这里的天气还可以穿短袖,一点儿都不冷,方才叶沛是带周曦去水上乐园,两个人玩够后才回叶沛家换衣服。
  刚才从楼上下来是正准备一起去唱K。
  叶沛和周曦都邀请姜诱和池敛一起过去玩,人多热闹,反正大家都是熟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姜诱一直是个喜欢玩的丫头,闲着没事还可以跟池敛待在一起,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既然她要去了,一旁不喜欢热闹的池敛也没说什么了,陪她一起过去了。
  于是四个人便一起来到了城里的一家KTV。
  开了一间包厢后,叶沛去上了个洗手间,池敛带着姜诱先去包厢,周曦也和他们一同上楼,一起先去包厢。
  姜诱虽然很会唱歌,但她算不上麦霸,跟熟人例如赵萄一起,她歌会唱多一点。
  但跟不太熟的人在一起唱K,姜诱一般不喜欢上去点歌。
  今天一起来唱K的都是熟人,周曦也是个自来熟,上来就点了首歌,递给姜诱一支麦克风,邀她一起来个合唱。
  姜诱欣然答应了。
  池敛懒散地倚在沙发背上,他周身的阴冷气息与这流光溢彩的包厢格格不入,天花板上的转灯慢悠悠地转着,五彩缤纷的光晃过池敛那俊逸且冷冽的脸庞上,明明灭灭,更显得捉摸不透。
  他目光一直胶着在姜诱身上,某一刻,浅浅地弯了弯唇角,几秒后又恢复淡然。
  周曦和姜诱一曲完毕后,叶沛才从外头回来,打开了包厢门。
  而这一次,他不只是一个人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
  姜诱本来是在跟周曦说话的,某一刻,她很清楚地看到周曦脸色一僵。
  姜诱一愣,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就看到了包厢门口的叶沛,还有他身边的一个白白净净的女孩。
  这个小姑娘姜诱认识的,毕竟她跟叶沛从小认识,长大了还一直碰面,当然知道这个女孩和叶沛是什么关系。
  她是叶沛谈了好几年的前任。
  周曦很快便恢复了自然,撇开目光,投落到旁边的显示屏上,纤长的手指在上头点了点,若无其事地点歌去了,跟没看到叶沛似的。
  姜诱一下子就发现气氛不太对劲,但也不知道说什么,悻悻搁下麦克风,溜到了池敛身边,乖乖坐下。
  叶沛领着那个小姑娘过来了,给身边的小姑娘介绍池敛和姜诱,道:“这是我的朋友。”
  池敛把玩着手中的玻璃杯,没去注意,姜诱则是抬眸看了那个女生一眼,朝她微笑:“你好。”
  莫茉长着一张娃娃脸,也朝姜诱笑了笑:“你好。”
  叶沛接着给池敛和姜诱介绍莫茉:“这是莫茉,我的……”叶沛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站在前面点歌的周曦,她背对着他,看不到表情,叶沛终是道,“女朋友。”
  他话一落,包厢里的空气仿佛凝滞了。
  和好了??
  叶沛目光从周曦后背上移开,没再说什么,和那个女生一起坐下了。
  姜诱凑近了池敛,小声说道:“霸总霸总,我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池敛在社交这方面一向不怎么在意,也不敏感,但他对一种气氛极其敏锐,下意识也就说出口,声音阴淡:“杀气?没有。”
  “啊?什么杀气??”姜诱听他这答非所问的一句话,懵懵地回过头去看他。
  池敛把玩玻璃杯的手一顿,一秒后终是无波无澜道:“没什么。”
  姜诱没怎么放在心上:“池敛池敛,我问你啊。”姜诱凑近池敛的耳边,“周曦是不是喜欢叶沛?”
  说完这句话,姜诱就觉得自己问错人了,问谁都好,居然拿这种池敛一点儿都不关心的事儿问池敛。
  果然,池敛道:“不知道。”
  姜诱:“……”
  她家霸总真是太不走心了,姜诱又偷偷问池敛:“那你知不知道叶沛身边那个女生是谁?”
  池敛听到姜诱问他,终于有了动作,懒懒抬眸,扫了那个女生一秒,收回了目光。
  “叶沛前任?”
  姜诱:“???”本来她完全不指望池敛会知道莫茉是谁的,只是随便问问。
  “你怎么知道?不过现在是他女朋友了,和好了。”
  “他说过。”池敛的确不怎么在意别人的事儿,不过叶沛是他最好的兄弟,他对叶沛说过的话还是有印象的。
  叶沛虽然从小女生缘特别好,身边总有小姑娘,但他不会跟女生玩暧昧,也不会随便带女生玩,这必当是叶沛前段时间说过的前任了。
  就在这时,钢琴旋律从包厢里的音响里泻出。
  姜诱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屏幕,这一看,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五个蓝色的字映在液晶屏幕上。
  [算什么男人]
  姜诱:“……”她瞥了一眼叶沛,却发现一向阳光的叶沛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周曦。
  气氛有点……尴尬……
  前面的周曦持着麦克风,她的声音带着中性的沙哑,歌声慵慵懒懒。
  姜诱方才和周曦合唱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周曦的声音很好听,音色偏低。
  虽然这事儿跟姜诱没什么关系,但她下意识总一个劲儿往池敛旁边缩,感觉有点如坐针毡。
  池敛见她老是往自己身上挤,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单手将她圈在了怀里。
  “做什么。”
  姜诱仰头看他:“没什么。”
  包厢里灯光流转。
  周曦一整首歌唱完,没发生什么事儿。
  她搁下麦克风,转身朝沙发这边走了过来。
  然而,下一刻,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周曦走到叶沛面前,端起桌面上的玻璃杯,手扬起,水一下子从玻璃杯沿溢出来,直直朝叶沛身上泼去。
  叶沛没有什么表情,也没阻止她,一动不动坐在那里,任由水朝自己泼来。
  下一秒,水花彻底碎裂在叶沛的脸上,他被玻璃杯里的水淋了个彻底。
  姜诱惊呆了,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略微狗血的场景在自己面前发生。
  池敛没什么表情,丝毫不感到意外,周曦是个敢爱敢恨的女生,这样的举动很正常。
  周曦将玻璃杯往桌面上一搁。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叶沛,没什么表情,无喜无怒,却能让人感觉到一股灭顶的绝望。
  “叶沛。”她的声音很平淡,“吊着我你很开心,是吧。”
  周曦嗤笑一声,全然没有了往日那股悠闲的开朗。
  “我不会再等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みなみ”可爱的两个雷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