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用可爱眩晕你 > 第65章 六十五 ...

第65章 六十五 ...

作者:舒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用可爱眩晕你最新章节!

    
  姜诱忽然间觉得四肢都被涌上身的寒意冻住了, 动弹不得。
  池敛的身影倒映在她的眼瞳里, 由一小点变大, 一步一步朝她靠近。
  就在池敛靠近的这个时刻, 姜诱蓦地想起以前两个人坐在教室里,池敛埋在她的颈窝间,跟她说到池母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的后背微微发颤却不自知的样子。
  该是有多难过啊。
  他说,他保护不好妈妈。
  当时听到这句话的姜诱心脏都被揉成了一团,心疼,心真的很疼。
  只因为知道池敛有多痛, 知道池母对池敛的重要性,姜诱在听完母亲说的那一番话后, 才会这般心悸。
  亲近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这在旁人看来,就是一桩惨事, 哀叹几句过后就忘了。但对于当事人来说,这会牵扯出很多东西, 不仅仅是死了一个人那么简单, 其中会有疼痛, 旁人都理解不了的疼与痛。
  以姜诱对池敛的了解, 她很肯定, 池敛要是知道了姜母做的事,他肯定不会原谅姜母。
  至于她自己,这事一旦跟池母有关, 姜诱自己也不太确定池敛会怎样对她了。
  姜诱脑中乱哄哄的,盯着池敛那越来越近的身影,每近一分,心便提起一分。
  就在池敛走到她面前的时候,突然伸手,猛地将她揽进了怀里。
  姜诱的鼻子顶上池敛的身躯,鼻腔里瞬间盈满了他的气息,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提起来的心顷刻间下坠,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一方柔软里。
  池敛摸了摸她的后脑勺:“辛苦了。”
  她都瘦了。
  姜诱张了张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个人最近也有打电话和视频,池敛知道姜诱一直在医院照顾姜母。
  “我来看你了。”池敛侧头,柔软的唇碰了碰她的颊侧,“对不起,最近太忙了。”
  姜诱方才紊乱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半晌,伸手紧紧地环住池敛有力的腰身,整张脸埋进他的怀里,任自己被他的味道包裹。
  她的声音闷闷的:“你来了啊。”
  他是不是还不知道姜母的事?
  医院走廊时不时有人来来往往,池敛紧紧地抱住她。
  “嗯,来了。”
  姜诱方才太过紧张,把所有事情想到了最坏,很多事情一跟池敛牵扯上,她就不乐观了,导致此刻池敛抱着她,都给她一种不真实感。
  她又不知不觉地喃道:“你真的来了啊。”
  池敛闻言,松开环住她的手,摘下棒球帽后,转而捧上她的脸颊,低头凑过去,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
  “信了吗?”
  姜诱盯着他那浅淡的眼睛看,几秒后微微弯唇:“嗯,我货真价实的霸总真的来了。”
  见小姑娘的脸色有点苍白,池敛眉头蹙了一下,唇凑过去在她的脸颊上碰了一下。
  “吃了?”
  姜诱脸被池敛捧着,点点头:“吃了。”
  “还得留在医院吗?”池敛问。
  姜诱摇头:“不用,刚好准备要回去,在这里待了一天了,想回去补觉。”
  “嗯。”池敛点头,再次将她揽进怀里,“小朋友,跟不跟我走。”
  姜诱在他怀里点头如捣蒜:“人贩子哥哥,我自愿跟你走,你可以不要把我卖给别人吗?我只想卖给你。”
  池敛直起身子,与往常一样,胡乱揉了一把她的头发。
  他的小姑娘一如既往的戏精。
  “你也只能是我的。”
  他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和认真。
  池敛松开揉她头发的那边手,垂在身侧拿着棒球帽的手抬起,将棒球帽扣在姜诱的头上。
  “外面风大。”
  他的帽子扣在自己头上,姜诱眼睛没再看他,盯着地面,忽然觉得格外茫然。
  池敛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捞过她的手,紧扣住,就要带她走。
  姜诱蓦地问了一声,音量不大:“池敛,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池敛脚步一顿,虽然不能看到她的脸,还是侧头,目光落在了挡住她眉眼的棒球帽上。
  今晚的她,从一开始就不对劲。言语、表情,都不太对劲。
  池敛盯着她看了足足有几秒,半晌后还是移开了目光,没有回答。
  这种问题,根本无需回答,他对她好,也只想对她好。
  池敛紧了紧她的手,朝电梯口走去……
  ***
  姜诱知道这件事并不全怪姜母,因为姜母并不知道池母有抑郁症,她只是说出了她的想法,从此阴差阳错地害了一个人。
  这一切,不全是她的错。
  这也是姜诱的纠结之处,她对池母感到很愧疚,可是另一方面,她觉得这一切不全是姜母的错。
  池敛最近一直陪在姜诱身边,没回法国,姜诱有时会直接跟池敛回家,累了就直接在他的床上躺下。
  但池敛并不是来到这边就没事做了,他依旧忙得很,池老爷子现在已经渐渐将公司里的事情交给他处理,池敛已经能游刃有余地处理很多事情。
  接下来的日子里,姜诱还是会经常陪在姜母身边,但姜母终究没熬过多少日子,不久便走了。
  说姜诱不难过,那是假的。
  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直到姜母去世的那一刻,姜诱终于爆发了。
  她躲在房间里哭,谁都不让进。
  她没再憋着不哭,终于痛痛快快地嚎啕大哭了一场。
  她早就没有了爸爸的陪伴,现在,连妈妈都没有了。
  虽然姜母对姜诱一直很严厉,也很少给过姜诱真正的爱抚,但等到姜母去世后,姜诱才发觉往后没有了姜母时不时的督促,她生命中登时像缺了一块什么东西。
  原来失去妈妈这么痛啊。
  而池老爷果真如姜母说的那般,终有一天会报复她。事实也的确如此,池老爷收购了一些股东的股份,利诱其他股东倒戈,姜母生前不久活生生从位子上被踢了下来。
  姜母拼了命去守护的东西最终什么都没有,她一生最喜爱的事业,全都没有了……
  ***
  夏天的天气格外多变,上午柏油路面还被太阳晒得滚烫,下午就下起了瓢盆大雨。
  昨天姜母入葬,所有事情都忙完后,池敛跟慧姨说了一声,把姜诱带回了池家。
  于是姜诱就把这些日子以来缺少的睡眠全给补了回来,昨晚入睡前抱着池敛睡觉,一直睡到隔天午后。
  午后姜诱起来的时候池敛已经不在房间了,姜诱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池敛应该到书房忙去了。
  她最近的状态很糟糕,情绪不太好,就算那天嚎啕大哭后,也只是发泄了一下情绪,治标不治本,心里那些小疙瘩还在。
  池敛在忙,姜诱没有去打扰他,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外头正雷雨交加,雨滴噼里啪啦往地上砸。
  家里很静,这会儿周嫂应该到房间里眯会儿去了,姜诱想到厨房倒杯水喝,直接朝厨房走去。
  哪知经过客厅的时候,她见到了此生最不想见到的人。
  池老爷坐在客厅里,秦管家正站在他身边。
  池老爷看见穿着一身睡衣的姜诱在家里,也是一怔,随即便恢复了自然,这池家的确是外孙在住,这混账小子还把小姑娘带来家里住了。
  客厅中三人沉默了一阵。
  几秒后,还是秦管家先朝姜诱微颔了下首:“你好,姜小姐。”
  姜诱微点了下头。
  池老爷子蓦地冷道:“小姑娘,又见面了。”
  姜诱现在什么礼数都不想管了,一向笑意盈盈的桃花眼染上了寒意,看着池老爷子。
  池老爷子无视她的沉默:“怎么样,送你妈=母亲那份礼还满意吗?”
  他用如此云淡风轻的语气说话,姜诱只觉心脏被一根小针扎了一下:“闭嘴。”
  池老爷子闻言挑眉:“这一切都是你母亲自己造的孽,怪她自己。”
  “这一切不全是她的错。”姜诱反驳道,“她一开始并不知道池阿姨有抑郁症,你为什么要把所有账都算到她头上!”
  “那你说,我该把账算到谁头上?”相比姜诱的愤怒,池老爷子仍旧波澜不惊,严肃到不像有感情的人,“不算到你妈头上,算到你头上?”
  姜诱被他这话一噎,她拿什么给他算账?如眼前这个人所愿,离开池敛??
  池老爷自顾自道:“小姑娘,你别忘了,是你自己不让我把账算到你头上的。”池老爷子看着姜诱,“如果你离开池敛,或许今天你还能拿住属于你妈的一点东西。不过很可惜,你妈这么喜欢事业的人死前什么都拿不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
  姜诱听了这话,只觉得恶心,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
  姜母的确是一个事业心很重的人,有时候可以说她对公司的上心程度比对姜诱的上心程度还要高。
  姜诱想都没想就张开了唇:“滚。”
  池老爷终于有一丝神色变化了,眉心一凛:“你说什么?”
  池老爷保守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讲究门当户对,讲究礼数礼节,讲究知书达理,这一切,姜诱都不符合。
  “作为一个女生,你这样成何体统?你有好到配得上池敛?我告诉你,你永远都配不上池家。”
  池老爷这话虽听起来毫无逻辑,甚至有股腐旧的意味,但此刻姜诱不知道怎么了。
  她居然被池老爷这句话刺得心尖莫名一颤。
  她,的确配不上池敛,配不上那么好的他。
  这种认知突然让姜诱感到害怕,她以前无论如何是不会对自己不自信的,怎么突然都变成这样了?
  为什么好像有些东西真的变了,她到底怎么了。
  池老爷可不会给姜诱去琢磨自己内心的机会,道:“我女儿的死,你母亲推了一手,你想说,她没有责任吗?”
  姜诱无言以对。
  “小姑娘,你认为,如果池敛知道了这件事,你还能理直气壮地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姜诱彻底说不出话了,池老爷每一句,都踩在她的畏惧点上。
  老狐狸自然知道怎样对付一个心绪混乱的小姑娘。
  就在这时,背后一道凉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在说什么?”
  池敛声音自背后传来,声量不大,却冷得让人骨头发颤。
  这声音姜诱很熟悉,却又觉得格外陌生。
  霎时间,姜诱只觉心脏猛地骤缩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DEE”送我的雷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