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蔡州品文网 > 用可爱眩晕你 > 第79章 陆漌衡钟祺儿番外 ...

第79章 陆漌衡钟祺儿番外 ...

作者:舒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用可爱眩晕你最新章节!

    
  看着男人的身影靠近, 钟祺儿身形微顿, 但过会儿就恢复了自然, 继续往前走。
  只是目光没再停留在陆漌衡身上。
  壁灯的光线照在男人清隽的脸上, 长睫在眼底投落下一弧阴影,眼里涌着一股冷淡的暗色,不复往日温柔。
  陆漌衡西装革履,暗纹烟黑色西装整洁到似一丝褶皱都没有,身前的扣子被扣上,衬得他腰身更加劲窄。
  钟祺儿低垂着眼眸,陆漌衡本直视着前方的目光侧移了一下, 不动声色将钟祺儿上下扫了一遍。
  女人脚踩高跟,毛呢大衣里头是白色的高领毛衣和紧身黑裤。
  她唇线紧抿, 薄薄的唇瓣上涂着裸肤色系的奶茶棕, 大气干净,但此刻紧抿的唇线却略显她的紧张, 行动略显拘束。
  作为心理医生,钟祺儿的微表情和微动作都没能逃得出他的眼睛。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近, 走廊分明空荡荡, 一点也不显逼仄, 但钟祺儿却觉着一股窒息感涌上鼻尖, 有点喘不过气。
  每近一步, 窒息感便多一分。
  钟祺儿低垂的眼眸终于在某一刻瞥见了旁边的一道身影,倏然滑过了她的眼角。
  陆漌衡径直经过了她,一步未停。
  心脏霎时像被钻了个小洞, 紧张哗啦一声涌出钟祺儿的心脏,呼吸也在顷刻间顺畅了起来。
  钟祺儿面色不露一分情绪,走到包厢门口,正要推开包厢门。
  这时,她小挎包里的手机忽然振动了起来。
  钟祺儿放在门把上的手收了回来,转而摸进小挎包里,掏出了手机。
  屏幕闪着,钟祺儿瞄了眼来电显示,是周曦。
  她从门前退开,转身走到了一旁的楼梯间,推开安全门,走了进去。
  安全门的门缝缩上的那一刻,钟祺儿按下了通话键,然后将手机放到了耳边。
  “美人儿。”
  她的声音很平淡,带着一点鼻音,但声音一经过听筒,那丝鼻音便听不出来了。
  “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最近不是很忙?”
  周曦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
  “再忙也抵挡不住我对我家大小姐的爱啊。”周曦说,“你看看啊,我现在是躲着我经纪人给你打电话的,冒着生命危险打的这个电话,我下次去你那里找你,你得请我吃十顿好吃的,不然我心太痛了。”
  钟祺儿啊了一声:“你一大明星,想坑我?没门。”
  “钟祺儿,我们绝交吧。”周曦说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还真是百年贯彻你那强势的脾性啊,都哭了还在这跟我开玩笑。”
  钟祺儿闻言一愣,下意识地转身瞥了眼四周。
  楼梯间安安静静,一个人影都没有,玻璃窗透过外头不甚明亮的光线。
  钟祺儿忽然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瘆人。
  “你说话能不能别那么瘆人?”钟祺儿说着往楼梯间安全门那边靠了靠,“你是有千里眼吗?”
  周曦那边无语了一阵,才道:“你声音不对劲。”
  “这都听得出来??”钟祺儿有点讶异。
  “这位小姐,我们都认识多久了,几乎天天都打电话的人,我听不出来??”
  “胡说。”钟祺儿说,“你脸痛不痛啊,还没一秒就打脸,我们最近都两个星期没打电话了。”
  周曦:“……”她默了一会儿后道,“要不是因为我爱你,我早就把你怼上天了。你给我等着,今晚我就让姜诱在微信群里怼你,反正她爱的是池少爷,对你绝对怼得下口。”
  钟祺儿笑了笑:“不会的,姜诱她也很爱我。”
  周曦也不跟她绕了,直接问她:“陆漌衡又把你弄哭了?”
  钟祺儿:“……你怎么就知道是他把我弄哭了……”
  周曦:“除了陆漌衡这个人能把你这个女强人弄哭,还有谁能干出这种逆天的事儿?”
  钟祺儿闻言,忽地将头往后仰了一下,头靠上了墙壁。
  她觉得很累很累,是那种绝望的累。
  “他快要结婚了。”
  周曦那边瞬间沉默。
  钟祺儿却不奢望有谁回答她,只是想把话说出来,权当发泄。
  “周曦。我真的好累啊。”
  钟祺儿很少在别人面前哭,饶是在周曦面前也是如此,只是安安静静说着话,面无表情,不会难过到皱鼻子,也不会流泪,却莫名让人感觉到她语气里的一股悲哀。
  “屈服于父母好累。看到他不能去喜欢他,很累。”
  “但喜欢他,也好累。”
  周曦很想穿过电话来到这边,抱抱她的钟祺儿。
  钟祺儿从喜欢上陆漌衡,拼命追他,到后来在一起,再到分手,周曦全都看在眼里。
  听着钟祺儿说话,倒是她的鼻子有点发酸。
  “乖啊,不累,没关系的,都会过去的。”
  “嗯。”钟祺儿应了一声。
  跟周曦说了这些话后,钟祺儿觉得自己就像是呼出了一口气。
  她也不想矫情,着实是难受得很,能跟她说话的人不多,也就能跟身边的好朋友说说心里话。
  身边还有朋友能跟她说说话,这就够了。
  意识到自己在楼梯间里待得有点久,钟祺儿从墙上起身,迈步到门边,手放到门把上,拉开。
  “我大哥最近给我打了很多电话,聊了很多。”
  “嗯,然后?”
  钟祺儿边拉开门,边道:“我可能要回法国了。”
  钟祺儿这几年来,就大哥还会经常跟她联系,大哥一直比较尊重她,不逼她相亲结婚,就连以前她离家出走跑到中国追陆漌衡的时候,她大哥也没说她什么。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跟陆漌衡彻底决裂后,自己还留在中国过了两年,是为了什么。
  只是,知道陆漌衡要结婚了,她知道,她真的得离开了,回到她属于她的生活轨迹。
  钟祺儿说话打开安全门地同时,走廊的灯光一下子涌进了楼梯间,与此同时,倚在对面墙上的一道人影闯进了钟祺儿的视线里。
  钟祺儿拉门的动作登时一顿,她的视线一下子凝在对面的人身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陆漌衡双手插在西装裤裤兜里,背微倚在墙上,他的短发修剪得清短干净,碎发在额前微动,眸色里染上了一层暗色,完全找不到一丝温柔的痕迹,目光定定地落在了钟祺儿的眼睛里。
  钟祺儿心中一动,握着手机的手慢慢从耳边脱落,垂在身侧。
  她唇微张了张,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竟找不到一句开口的说辞。
  相隔两年重逢,两个人之间总归是出现了某些不一样的地方。
  陆漌衡自方才进包厢之后就没正眼看过她一次,这次目光则是直直地锁在钟祺儿身上。
  钟祺儿自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招架不住陆漌衡的目光,这会儿真撞上陆漌衡的目光了,倒是沉静下来没急着躲开他的视线了。
  钟祺儿也不见陆漌衡说话。
  她也捉摸不透陆漌衡内心所想,她也不确定,陆漌衡还喜不喜欢她。
  钟祺儿知道的,对于陆漌衡这个人,她一向不太有自信。
  不自信到就算他说他不喜欢她,她也相信。
  半晌后,陆漌衡终是从墙上直起身,脚步在原地停了一会儿。
  钟祺儿虽是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但却也能看出陆漌衡眼里不太愉悦的情绪。
  几秒后,陆漌衡移开眼眸,朝斜对面的包厢迈步走了过去。
  就这几秒时间,陆漌衡的情绪已经恢复了自然,在他的眼睛里,早已寻找不到他方才不悦的情绪。
  钟祺儿没有阻止,也没有出声,几秒过后,她终是带上了身后的安全门,转身朝包厢走去。
  *
  包厢里的人仍是热闹地交谈着,直到这场饭局结束,钟祺儿动筷子的次数仍是寥寥无几。
  这期间,对面的陆漌衡开口说话的次数也很少,除了必要的回答,他没主动开口说过一句话。
  吃完饭后,有人提议还要去唱唱k,聚聚会。
  钟祺儿拒绝了,离开的时候,一众人出了包厢,准备一同乘着电梯下楼。
  陆漌衡就在前面的人群里,钟祺儿默不作声地退到了一旁,想到洗手间里先洗把手,慢一步下楼。
  跟陆漌衡待在一起,多一分都像是煎熬。
  她想躲着。
  钟祺儿从洗手间出来后直接坐电梯下到负一层停车场。
  她席间没有喝酒,想直接开车回家,找到自己的车后,钟祺儿迈步走了过去。
  就在她解锁后,将要拉开车门的那一刻,她忽然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靠近。
  钟祺儿已经拉开了车门,下意识地往后回过头。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回过头,下一瞬就觉肩膀上一紧,整个人被人掰了过去。
  入眼便是皱着眉的陆漌衡,面色难看得很。
  钟祺儿愣住了。
  紧接着,钟祺儿身后的车门被陆漌衡猛地推上,然后整个人被顶上了车门,后背顿时磕在了车门上。
  钟祺儿皱了下眉。
  陆漌衡俯身,朝她压了下来,眸色里暗涌着不知名的情绪。
  他的声音沉得可怕。
  “你要回法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