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3章

作者:三生思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反派的锦鲤亲妈[快穿]最新章节!


  “五百万,把孩子还给何家。”
  张欣茹的口气完全不是和黎夏商量,而是命令,带着那种有钱人惯有的气势。
  这居高临下的姿态让黎夏非常不爽,她没有伸手去接支票,而是护住抱着自己大腿对这个陌生女人有些害怕的孩子。
  “何太太,话我已经说的够清楚了,安安并不是何彦曦的骨肉。”
  安安是许念赫的小名,原主取这个小名意在希望孩子能平安成长。
  张欣茹闻言,讽刺的笑了一声,将支票搁在床头柜上,从包里另取了一张空白的,道:“嫌少?那你开个价,我们何家一定满足你。”
  典型的有钱人的口吻,觉得这世界上的一切都能够用钱解决,要是钱解决不了,那一定是钱不够。
  虽然大多数时候穷癌黎夏也这么认为,但黎夏知道有一部分东西是花再多钱都买不了的,例如亲情、感情。
  黎夏与面前的张欣茹对视,只觉得面前这个打扮光鲜的女人嘴脸异常的丑恶,让她想了“衣冠禽兽”四个字。
  黎夏的手臂垂下去正好握住小胖子的肩膀,发现这小肩膀竟然在微微颤抖。
  她就势低头,小胖子也在抬头看向她,清澈的眼睛里带着可怜巴巴的祈求,两只小手紧紧地抱住她的腿,手指还不忘捏住裤管,生怕与她分离似得。
  三岁多的小孩子虽然不明白大道理,但已经能够理解一些话的字面意思了。
  这眼神和动作明显是害怕她将他交给面前这个陌生女人。
  难得的是,若是寻常孩子怕是早已经嚎啕大哭闹起来了,而这个小胖子却什么话都没说,显然比一般的孩子更懂事一些。
  不过这倒也合理,毕竟是未来的大反派,肯定和寻常孩子有所不同。
  脑海中的系统君提醒道:“锦鲤同学,友情提示主线任务与支线任务的进度条都已经完全开启,可以开始你的任务了。”
  听见这话,黎夏嘴角微微一笑,意识到现目前就是个机会。
  她揽着小肩膀的手轻轻地拍了两下,给孩子安慰,然后拿起桌子上那张支票,仔细的看了眼上面的数额,手指在支票上弹了两下的同时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张欣茹见状,脸上毫无掩饰的对黎夏露出几分鄙夷。
  她以为这个许芷渝能清高到哪儿去呢,真看到钱了还不是一样的典型穷人嘴脸。
  可让张欣茹没想到的是下一秒,许芷渝便在她面前将支票撕了个粉碎。
  黎夏将撕碎的纸屑毫不留情的扔在了张欣茹的脸上,“何太太,你可以带着你的五百万走了。”
  身为豪门千金的张欣茹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掌心的,哪里被人这么对待过,一时间气结,指着黎夏:“你——”
  黎夏将手心没有扔干净的纸屑拍了落,轻松道:“既然何太太喜欢用钱解决问题,那这样吧,我给你十倍的价,买个清净行不行,拜托你们何家人别再来打扰我们母子的生活。”
  就在黎夏说出这话的同时,她脑海中响起一道机械的提示音。
  “叮——炫富值提升1%。”
  这突然的提示音让黎夏内心有些小惊讶,没想到炫富值还能用这样的方法提升,不愧想想这个系统的名字“炫富黑科技”,就知道系统高端不到哪儿去。
  张欣茹瞪大眼睛只觉得不可思议,面前的许芷渝像是变了个人似得,和她记忆中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她气愤道:“好,许芷渝,你给我等着。”
  说完,她便快速转身离开了这个让她颜面扫地的地方。
  眼看着张欣茹离开,黎夏松了口气。
  其实她刚刚也在担心要是张欣茹立马打电话叫几个壮汉来硬的,现在她毫无准备完全没有还击之力。
  张欣茹离开,小胖子还是牢牢地抱着黎夏。
  他小声的喊道:“妈妈。”声音没有了之前的活泼,带着些委屈的喑哑,在黎夏低头的瞬间“哇”的哭出声来。
  黎夏赶紧蹲下身,替小胖子擦了擦眼泪,温柔的哄道:“安安,怎么啦?妈妈在这儿呢,不要哭好不好。”
  小家伙浓密的睫毛上此刻沾满了泪水,听见妈妈的话,小嘴委屈的撅着,努力让自己不再继续哭,看起来既委屈又可爱。
  “男子汉,不能轻易哭,妈妈抱一抱就不哭了好不好。”黎夏学着自己曾经看过的某些电视剧里的场景,安慰着“儿子”。
  安安这一身肉不是白长的,抱在怀里的触感比毛绒公仔还要柔软,而且有股子奶香味。
  抱完,黎夏给安安擦了擦眼泪鼻涕,回想起刚刚的场面,可能对一个小孩子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便拉着安安的小手,道:“安安,刚刚的坏阿姨已经被妈妈赶跑了,你放心,妈妈是不会把你交给任何人的,因为妈妈非常非常爱你。”
  原主的确非常爱她的儿子,要不然死后多年发现自己的儿子没有落个好结局,还让炫富系统安排她来改变儿子的命运。
  安安听见这话,看着黎夏,一双圆圆的眼睛中透着这个年纪小孩少有的认真劲儿,“真的?妈妈不骗安安?”
  黎夏点头,“不骗安安。”
  “那拉钩钩。”
  “好,拉钩钩还要盖章。”
  盖完章,小家伙的情绪开始好转,没一会儿便喜笑颜开了。
  而黎夏这才得空整理她现在的处境。
  她到卫生间照了下镜子,准备先熟悉一下“自己”的容貌,虽然记忆中都有,但那毕竟是记忆,不够真切。
  当年能被何彦曦这样的富公子看上,黎夏清楚原主的容貌不可能差,但从镜子里清晰的看见时她还是吃了一惊。
  此刻原主并没有梳洗整理,属于纯素颜的状态,可即便是这样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
  在现实世界中,黎夏见过最漂亮的女生是她们大学的校花,那位校花出门逛街被街拍记者拍到,照片传到网上就走红了,一夜之间粉丝暴涨十几万,后来便签约模特经纪公司,过上了风生水起的生活,让黎夏羡慕了好一阵。
  原主的容貌比那位校花还要漂亮的多,带着女性特有的一种成熟知性魅力,让人无法抗拒。
  欣赏完原主的美丽,黎夏结合记忆捋清楚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
  原主学历能力都不错,就是在感情上相对软弱,毕业后因为怀孕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但靠着强大的毅力挺了过来,现在在一家外企公司工作,工资不低,养活孩子和自己没什么问题。
  不过一个月前,原主的公司突然进行部门改革,要新增一个部门,原主不幸被调到了新部门,岗位需要时常加班,但基础工资高出两千块,而且加班费也不低。
  公司很多公司都想去新部门,但原主要照顾孩子,宁愿守着原先的薪水,不愿意前往新部门便向上司申请将机会让给其他人。
  结果原主的顶头上司觊觎原主美貌已久便提出了猥琐要求,只要原主满足他,就答应原主。
  原主自然不肯屈服,便顺应公司要求去了新部门,可后来她才知道其实新部门的人员划分中根本没有她,是原上司知道她的心思,为了要挟她,故意的。
  换了新部门,原主不用再见到原先的那位败类上司,便决定在新部门试试看,孩子的事情再想想其他办法,可没想到这份在原主看来不怎么样的工作,在其他同事眼里却成了大好的机会。
  公司里渐渐传出她勾引了原部门上司才得到的这个机会。
  好的企业是非常看中公司风气,原部门上司是领导,而她只是个普通员工,公司谈话自然是先找她。
  她跟谈话的领导将事情经过讲的非常清楚,可这一谈话在其他同事眼里就变成了坐实事情真实性。
  于是几天前,原主和两位男同事一起在部门加班,男同事过来和她套近乎,说着说着便满口黄腔言语调戏,原主让对方说话注意分寸,结果对方骂她假清高、未婚生子、靠睡上位等等。
  原主气急,可与两个大男人争吵,要是激怒了对方可不得了。
  原主便要离开,可其中一人竟然追了出来,情急之下原主踩空了一步台阶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楼梯不高她只有些皮外伤和轻微脑震荡,但那两男同事大概是觉得心虚理亏,还是给她办了住院。
  黎夏捋清楚最近发生的事情之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漂亮的女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容易惹人嫉妒,这些嫉妒很容易就变成了是非。
  不过既然她现在成为了原主,就不会再任由这种事情继续发生。
  黎夏活动了一下筋骨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任何的不适,但为了保险还是叫来护士带她去做了个全身检查,确认没事之后立即办理了出院手续。
  帝都医院住院费用不低,黎夏想起系统给她提供的资金,特意刷了那张卡,想要试试真实性。
  看到扣款成功的提示,黎夏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了。
  无限量的资金,我的天,这简直是她曾经的梦想,没想到就这么实现了。
  出院后,黎夏凭借着记忆,带着安安回到家。
  原主的父母一年前就去世了,父母去世前将毕生积蓄都拿了出来给母子俩在寸土寸金的帝都置办了套六十来平的小两居,不过安安现在还是跟着妈妈睡觉,另一间房便成了安安的玩具屋。
  一回到家,安安便奔进了自己的玩具屋里,一边跑一边跟黎夏道:“妈妈,豆豆和小黄肯定想我了。”
  豆豆是一只玩具恐龙,而小黄是一只黄色的公仔狗。
  黎夏靠在门口,看着小家伙激动地跑起来小肚子一颤一颤的,笑出了声。
  小家伙在玩具屋里捣鼓自己的一堆玩具,而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了。
  是一串座机号码,号码下方的公司标注,提醒着来电方是谁。
  她接通。
  “许芷渝对吗?”
  “是我,周经理。”听声音是原主新部门的顶头上司。
  “听说你出院了,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我没事了,挺好的。”
  “那就好,明天你抽空来一趟公司,公司想跟你谈谈。”
  黎夏闻声答应,周经理又表面的关心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她身为公司员工,身体恢复了按照一般情况肯定是要继续上班的,可领导却让她抽空去一趟公司,要谈谈。
  至于谈什么,不言而喻。
  不过要辞退她,让她成为牺牲品,可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