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23章

作者:三生思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反派的锦鲤亲妈[快穿]最新章节!


  “妈妈,你穿这条裙子太漂亮了!”
  小胖子坐在高定店里的沙发上,晃着小腿儿,乖乖的等着妈妈试穿衣服出来。
  黎夏每换一条裙子,他都要夸赞一遍,看起来要多懂事有多懂事,礼服店的营业员都忍不住表扬他,殊不知他能这么乖完全是因为黎夏在事前答应了他,等选完礼服就带他去动物园看长颈鹿。
  黎夏看着镜子中这条酒红色无袖鱼尾长裙,转动了一下身姿,尺寸刚刚好,完美的勾勒出了她的曲线。本身她皮肤就很白,酒红色更是衬的她肌肤胜雪。
  古玩拍卖会在元旦后举行,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量身定制礼服完全来不及了,黎夏只能买现成的。
  好在各大高端品牌在帝都都有实体店,店内现有的小礼服可选择性完全足够她参加这场古玩拍卖会了,毕竟古玩拍卖会不是明星走红地毯,只需要穿的比较正式得体就好了,用力过猛也不太好。
  除了礼服之外,黎夏还试了这个品牌的不少服饰,黎夏觉得这个品牌的设计完全深的她心,每一件的上身效果都非常的好,根本没有踩雷的。
  最后在选择衣服结账的时候,黎夏难以抉择,索性全都买了,成年人不做选择题。
  营业员看着结账单上的巨额数字,脸上笑开了花,心里一想到这个月的高提成就兴奋,对黎夏的服务更是加倍热情。
  本来店里的服务态度就已经很完美了,这突然的加倍热情,反倒让黎夏有点吃不消,总觉得不买或者买少了都不太好意思。
  虽然她不可能不买,但这样的话总觉得是被迫的,不自在。
  营业员当然不知道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笑盈盈的送走了黎夏,见店内没人,赶紧和店内的另一位营业员八卦起来。
  “你知道刚刚许芷渝花了多少钱吗?”
  “那一堆衣服,破百万了。”
  “哪止啊,两百万呢,她把她试过的衣服全都买了。”
  “我的天,全买了,逛个街花两百万!”
  他们店作为奢侈品牌店,平时来逛的都是有钱人,可像许芷渝这样试过的全买,一次性消费破两百万的,一年都不见得能遇上一个。
  而事主黎夏并不知道自己的高消费已经引起了热议,她拉着小胖子的手前往了下一家童装店铺。
  小孩子个子长得快,黎夏感觉现在的小胖子已经比她最初见到的时候长高了不少,虽然没少购买新衣,但她总怕小胖子不够穿,特别是这冬天了,小羽绒服、毛衣、保暖衣、秋裤都得多准备几套,不然一出门着凉了怎么办。
  黎夏想到自己的这些担忧,又看着小胖子,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一个当妈的思维了。
  买完衣服,吃了午饭,几人立即动身前往动物园。
  小胖子想去的地方很多,欢乐谷、海底世界、植物园、恐龙博物馆、动物园等等,他给这些地方排了序,决定让妈妈每周带他去一个地方,这次该轮到动物园了。
  一到动物园,小胖子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没看到一种动物都要欢呼,拿着自己的儿童相机不停的拍拍拍。
  黎夏跟在小胖子身边,小胖子拍动物,而她拍小胖子,画面温馨又和谐。
  假期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元旦后。
  元旦后的第一天便是古玩拍卖会举办的日子,黎夏换上提前准备好的礼服,再认认真真的画了个非常精致的妆容。
  原主这张脸素颜就足够美丽了,但出席正式场合化妆是基本的礼仪。
  这场古玩拍卖会是帝都古玩市场举办的,帝都古玩市场作为华国最大的一家古玩市场,但它却与传统的古玩交易市场不同。
  传统的古玩交易市场是人人都可以进入其中进行买卖,真真假假自己判断,有宝贝但更大量的是假货,好物需要真正懂行的人自己去淘,可帝都古玩市场却不一样。
  这是国内最大的古玩市场,设施制备十分的健全,入驻在里面的商铺都是缴纳一定数额的保证金才能成为诚信商家,才能进入市场。
  而前去里面淘宝的客人也必须要花钱注册会员才能够进去,这就大大减少了劣质古玩仿品的存在,将一些专门以次充好忽悠人的低级商贩拦在了门外。
  也正是这家古玩市场控制的十分严格,安全性高,相对其他古玩市场,淘到宝贝的概率高出好几倍。
  黎夏并不是这家古玩市场的会员,她起先还疑惑这家古玩市场为什么会邀请她,难道是看她有钱?
  结果联系主办方后发现对方还真是看她有钱才邀请的。
  因为这次的拍卖会是一场半慈善性质的。
  所谓半慈善就是指主办方会将这次拍卖会上的物品所拍卖到的一部分资金捐给慈善机构,而不是全额捐出去。
  不过黎夏对这场拍卖会到底是不是慈善性质并不在意,她是冲着那些精美绝伦的宝贝来的,又不是做慈善。
  车子开到古玩市场B入口,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进入黎夏进入了拍卖会嘉宾入席专用通道,很快便抵达了会场。
  这次的拍卖厅与顾氏地产拍卖别墅的那次相比要正规得多,竞拍者采用的不是举牌的方式,而是他们的座椅扶手上有四个不同颜色的水晶按钮,分别为红黄蓝绿。
  分别代表着五十万、一百万、三百万、五百万。
  按动对应的按钮,台上的大银幕上便会立即出现座位号以及该座位上的嘉宾名称,以及追加的金额。
  黎夏的座位在第三排的正中间,视野刚刚好。
  她在座位上观察了一下周遭的环境,没过几分钟,拍卖会便正式开始了。
  一位穿着唐装、头发花白,看起来已经年过六旬精神头却非常好的老者走上展示台。
  他站在展示台中央,露出和蔼的微笑,道:“各位晚上好,我是古玩协会的副会长舒华,很高兴能来主持帝都古玩市场举办的第一场拍卖会……”
  舒华在台上说着一连串的暖场话语,黎夏坐在台下跟随着大众一起鼓掌,一心只想着等会儿上场的第一件宝贝会是什么东西。
  好在拍卖会很快便切入了主题。
  舒华用低沉却有力的声音读着提卡上对这第一款宝贝的介绍。
  与此同时两位身着旗袍的礼仪小姐推着一个移动陈列台缓步朝台中央的展示位走去。
  黎夏看着礼仪小姐,戴上洁白的手套,小心翼翼将宝贝从陈列台上取下来,置放在展示台最中央的展示位上,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的轻柔而又神圣。
  就在宝贝放上展示台的那一瞬间,大荧幕上立即清晰的呈现出了这件宝贝的模样,让现场的每一个人都能看清楚宝贝的细节。
  这第一件宝贝是一尊粉彩六方套瓶,来自乾龙年间。
  乾龙喜奢,而在他执政的期间又是青朝最繁荣昌盛的时期,财力达到了一个巅峰状态,因此为后人留下了不少宝贝。
  据历史所载,乾龙非常喜欢能够彰显华贵的浓墨重彩,因此乾龙宫里的瓷器釉色都使用的非常大胆,非常的绚丽。曾经有鉴赏家还批判过乾龙品位低俗,像个暴发户一样。
  乾龙品位到底如何,是不是如同暴发户一样,黎夏没有研究过,她只知道面前这尊粉彩套瓶太美丽了。
  主体为酱褐色釉彩,瓶口与底部都施以金釉,用金银及红黄等彩色在瓶身勾绘缠枝花卉、焦叶等纹饰。
  瓶子下半部分,每一面都设计了一扇镂空,镂空处用粉彩绘制上西番莲、佛手、寿桃纹等图案,内瓶上还绘有青花缠枝花卉,底部还有青花篆书的“大青乾龙年制”的落款。
  黎夏望着展示台,觉得这尊瓷瓶在灯光下散发着徐徐的光辉,美的令人窒息。
  古代没有高科技设备,没有现代化机器的辅助,全靠人工,居然能将工艺做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展示台上的舒华为大家做完介绍之后又留了时间给大家欣赏这尊套瓶的美丽,然后开口才宣布起拍价。
  “这尊六方粉彩套瓶为来自加国的大收藏家莫科先生提供,他给出的起拍价为500万,现在开始竞价,大家可以按动座椅右扶手上的按钮追加对应金额。”
  黎夏闻言,没有丝毫犹豫的按下了扶手最前端的红色按钮,大银幕上立即出现她的个人信息。
  “座位号为三排第八座的许芷渝女士加价五十万。”同时荧幕右上方的宝贝当前价格跳动变成550万。
  黎夏是纯凭喜欢追价,而在座的其他人都是懂行的,知道这尊宝贝存在着不小的升值空间,便紧随其后的加价。
  “座位号为一排第六座的张伟先生加价五十万。”
  “座位号为一排第一座的李阳威先生加价五十万。”
  ……
  大银幕上突然刷过一连串的加价信息,而右上角的宝贝目前价格不停的翻动着,转眼便破了千万。
  黎夏见到这种情况,悠闲地坐在座位上,没有着急着加钱。
  有了上次买别墅的竞拍经验,黎夏知道拍卖会只需要最后时刻出手就能稳赢。
  可在黎夏没有注意边缘地带,两位古玩拍卖会的工作人员却小声议论了起来。
  “那个许芷渝不是古玩市场会员,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像是协会特邀的,人家有钱有特权。”
  “她那钱指不定打哪儿来的呢,能经得起她这么折腾?你没听说网上有新闻报道许芷渝以前就一普通上班族,工资税后才八千块。”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人家折不折腾的起我不知道,反正咱们是折腾不起。”
  一直八卦的工作人员听见这话翻了个白眼。
  “我看她八成一件都买不起,像这种一开始加钱后面连个动静都没有的,根据我这么多年拍卖会工作经验来看,都是没几个钱又不想自己尴尬,所以象征性的出手一次。”
  工作人员这话说的非常自信,因为在她的认知中古玩是非常烧钱的,等同于赌博,这是真正上流社会的有钱人才有资格触碰的。
  至于许芷渝,还不够格。
  可没想到下一秒,大银幕上的出现的信息,便让她愣住了。
  “座位号为三排第八座的许芷渝女士加价五百万。”
  原本还处于价格1500万的宝贝,被黎夏瞬间拉上了2000万。
  这距离一下子便被拉开了一大截,座位上的黎夏看着屏幕上的信息,见没人再添钱,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其实她一直在等最后出价的那个人出现,然后她再一举压下去。
  可大家都没有要停的意思,这瓶子在灯光下漂亮到不可方物,看的她实在是心痒手也痒,索性就按下了代表五百万的绿色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