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69章

作者:三生思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反派的锦鲤亲妈[快穿]最新章节!


  刚刚去别墅内找小宝贝的时候,黎夏路过了原主父亲的书房,书房里有电脑、打印机等一切办公设备,于是黎夏便吩咐尤微临时准备了这份协议。
  李俊舟这个人渣安排自己的穷亲戚来羞辱威逼原主签净身出户协议书,那黎夏倒要看看最后在协议书上签字画押的人到底是谁。
  黎夏居高临下的看着蜷缩在地上握着协议书半天没反应的李俊舟,道:“怎么?被打懵了不认识字了?”
  李俊舟将协议扔到一旁地上,忍住周身的疼痛道:“婉兴,你怎么能将事情做的这么绝,我们好歹是夫妻一场。”
  “呵”黎夏不由得冷笑出声。
  这绝对是她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前一秒这个人渣掏协议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他口中的夫妻情分?
  “李俊舟,你可以不签,但你今天别想走出这道大门。”黎夏说完递了个眼神给旁边的保镖。
  人高马大的保镖揪住李俊舟的领口,一只手便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准备再次拳头招呼,李俊舟见状赶紧妥协求饶,“我签!我签!”
  李俊舟捡起地上的笔,抬头瞄了一眼高高在上的周婉兴,他觉得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疯了。
  周氏集团的资产已经被他完全转移,现在的周氏只剩下一个空壳,就算签了净身出户协议书,周婉兴也没办法把周氏集团从他的手里拿回去。
  至于这几栋别墅和几辆豪车嘛,他在这种遍体鳞伤的情况下签出的协议能作数吗?
  到时候他身上的伤痕只会成为周婉兴殴打丈夫最有力的证据,就算起诉离婚,周婉兴也是过错方,根本不可能得到这些财产。
  李俊舟这么一想,不由得在心中感叹,这个愚蠢的女人,以为请几个人把他打一顿就能扭转事态的结局?真的是傻的天真。
  黎夏接过李俊舟递过来的合同,龙飞凤舞的签名上附带着一个用鲜血印出来的手印。
  黎夏将合同递给宁馨,弯腰凑近李俊舟,用危险的口吻道:“今天的事,你该不会报警,比如说我家暴你?”
  “这……”
  “会么?”
  李俊舟心中虽然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但口头否认道:“不,我怎么会报警呢?”
  听见这话黎夏眼角弯了弯,笑道:“最好不会,不然老天爷可能会像带走我父母那样,将你也带走也说不定呢,毕竟帝都的交通事故发生的可频繁了,你说对不对。”
  李俊舟不笨,听到周婉兴这话后,立即感觉出来了不对劲。
  “像带走她父母那样带走他”这话的意思……意识到这个可能性的李俊舟整个人都有些懵。
  那件事他做的毫无痕迹,周婉兴不可能会知道事实,而且按照周婉兴的性格,如果知道父母的死是因为他的话,不可能会是这种表现。
  可刚刚那句话周婉兴的表情和语气都太奇怪了,奇怪到李俊舟心底发慌。
  黎夏观察着李俊舟的神色,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作用了。
  原主父母被李俊舟设计杀害一事,黎夏暂时还拿不出证据来,没办法将李俊舟怎么样,但只要微微透露出一点模棱两可的信息,李俊舟便不敢轻举妄动了。
  达到目的之后,黎夏不想再见到这个人渣,正好这时一直在别墅内整理人渣物品的两位保镖抱着一堆衣物出来了。
  “周小姐,已经整理好了。”
  “把他们和这堆衣物一起扔出去,我不想再看见。”
  黎夏说完便利落的转身走进别墅,而遍体鳞伤的李俊舟和他的母亲则被保镖赶出了别墅,那一堆衣物毫不留情面的扔在了两人头上,随后别墅大门被无情的锁上。
  前一秒还是别墅的主人,而此刻却连丧家犬都不如。
  回到别墅内,黎夏心情舒畅了不少。
  从上个世界起黎夏就想用武力解决问题,在这个世界终于实现了,简直不要太爽。
  系统君觉察到黎夏的这个想法,忍不住冒出头来吐槽:“锦鲤同学能不能记住你自己是个女孩子,女孩子怎么能这么暴力?”
  听到这话黎夏就想翻白眼,她道:“这个世界的原主温婉乖巧的小公主,不暴力,有用吗?被人欺负的连骨头都不剩。”
  “锦鲤同学,你太会狡辩了。”
  “不是我会狡辩,而是人太软弱真的会被欺负,适当的强硬是应该的,哎呀跟你说了也不懂,你又不是人。”
  “我的思维可是完全模拟人类的,除了没有实体之外,跟人类没有区别好吗!而且我已经向炫富系统申请为我捏一个实体了。”
  “捏一个实体?哇,钱百亿真的假的?”
  听到黎夏激动地语气,系统君不由得自豪道,“当然是真的了,和你们人类的捏脸游戏一样,我决定自己的容貌,到时候肯定是个宇宙无敌级别的大帅哥,哈哈哈哈哈,锦鲤同学不要花痴我哦。”
  “这太好了!以后想扁你时候,就可以直接动手了。”
  系统君:这……突然就不想拥有实体了。
  和系统君闲侃了一会儿,黎夏将宁馨叫到了面前,吩咐道:“李俊舟婚内出轨,和他创业期间的女秘书有一腿,你帮我找一家侦探或者是调查公司,拍下他出轨的证据。”
  “好的。”
  “还有等会儿我给你一个以前在我家任职的佣人清单,你将他们全部找回来。”
  原剧情中提到了一位知道实情的佣人,可剧情只有一个大概,黎夏无法从原剧情中得知究竟是哪一位,只能将以前的所有人全部请回来,不过也不多,总共就五位。
  “好的,没问题。周小姐还有其他吩咐吗?”
  “暂时没有了,今天大家辛苦了。”
  “周小姐客气了,这都是我们职责范围内的事情。”
  黎夏刚安排完,就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黎夏顺着声音回头看过去,只见然然正扶着楼梯扶手小心翼翼的下楼梯,边走边喊妈妈。
  楼梯不算陡,可小家伙个头实在太小了,一个人下楼梯看起来危险重重,黎夏赶紧过去将手递给然然。
  然然抓着黎夏的大拇指,咧嘴一笑露出几颗小贝齿。
  “怎么自己下来了?都不叫妈妈。”
  “然然自己可以的。”
  “来妈妈抱。”
  听见这话,然然立即张开小胳膊让黎夏抱了起来。
  黎夏将然然抱到沙发上坐下后,打开电视机切换到少儿频道,然然立即被电视机里播放的动画片给吸引了。
  然然看的津津有味,而黎夏则打量起这个小家伙来。
  小家伙有着一头乌黑油亮的头发,和所有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一样,脸蛋圆圆的,小胳膊小腿如同藕节一般,十分可爱,但不同的是然然右眼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然然发现妈妈一直在看自己,有些害羞道:“妈妈怎么不看动画片呀!”
  “然然长得可爱,所以妈妈在看然然呀。”
  “真的吗?”然然十分精细,见黎夏点头后又忍不住崛起小嘴唇,不满道:“可惜然然看不到自己耶。”
  “有镜子呀。”
  黎夏递给然然一面小镜子,然然却没有要,他歪着脑袋看着黎夏道:“妈妈也可爱,我看妈妈就好了。”
  哇,是不是每个世界的小屁孩的小嘴都是抹了蜜了?
  说话都这么甜的吗?
  ——
  第二天一早,黎夏先将然然送去了幼儿园,然后留下两位保镖守在幼儿园门口,免得李俊舟这个人渣再次打孩子的主意。
  随后黎夏去了一趟银行开通支票服务。
  等支票服务开通后,黎夏带着尤微走出银行便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
  “是李总的太太周婉兴吗?”
  “是我,请问你哪位?”
  “我是李总的秘书,请问您知道李总在哪儿吗?我电话联系不上他。”
  李俊舟现在恐怕在医院里待着。
  黎夏回答道:“是公司的事情吗?如果是,直接跟我讲就是了,从今天起李俊舟对周氏不再有任何管理权。”
  “这……”
  “自从父亲去世,公司本该由我继承并管理,有问题吗?”
  秘书赶紧回答, “没问题没问题,周、周总,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因为资金周转困难之前向大合集团借了三个亿,可因为最近行业里不景气,导致项目个个亏损……”
  “我不想听过程,直接告诉我结果。”
  “大合集团负责人说再给我们三天时间,如果三天内没法儿还款的话,就要起诉我们。”
  无论是原剧情,还是原主的记忆中都没有关于公司经营情况的具体介绍,只是告诉了黎夏,李俊舟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偷偷转移公司资产,最后周氏只剩下了一个空壳与一堆债务。
  现在大合集团还没有上诉,银行也没有冻结公司资产,更没有沦落到破产拍卖的地步,那么只要有资金注入,周氏就可以被救活。
  黎夏立即回答道:“不用三天,我马上来公司。”
  秘书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嘴上答应,心里却在想这个周婉兴是不是傻。
  如今的周氏集团负债累累濒临破产,公司负责人李俊舟最近都在想办法抽身,这个周婉兴居然在这时候说自己是继承人要来接手这块烫手山芋,简直是智商有问题。
  好几亿的欠款,如果能拿出来早就拿出来了,还能被逼到起诉这一步。
  公司就快要破产,公司员工早已人心惶惶,能跳槽的早已经跳槽,没跳槽的也都没有了心情工作。
  黎夏和尤微一踏进公司便感觉到了一股散漫的气息,她本不想说什么,可在她走过时,听到了隐隐的议论声。
  “刚刚走过去的是周婉兴吗?不愧是千金大小姐,漂亮又有气质!”
  “什么千金大小姐,马上就要便成破产大小姐了,没听说李俊舟要和她离婚啊,到时候整间公司好几亿的债务都得她来背,真是可怜。”
  “有什么可怜的,这就是活该。你看她那样子,都快破产了还趾高气扬的,刚刚走过去正眼都没瞧咱们。”
  “就是,现在没爹没妈没老公了,看她还能洋气什么。”
  ……
  公司马上破产,这些人也不怕被开除,便大着胆子议论起来。
  这些话若是落在原主耳朵里,可能不会计较,但可惜是现在她是黎夏,眼里容不得沙子的黎夏。
  黎夏踩着高跟鞋来到这些人面前,将LV包包往工位上一放,道:“几位在说什么,说给我听听?”
  “没……没说什么。”
  “是吗?”黎夏脸上带笑,吩咐道:“去将总裁秘书叫过来。”
  几人坐在座位上无人行动,倒是旁边工位上的一位员工拨了个内部电话,很快李俊舟的秘书便赶过来了。
  秘书见到周婉兴,热情道:“周总,怎么在这儿?”
  黎夏没有回答秘书的问题,直接问道:“公司现在欠债多少钱?”
  秘书不知道周婉兴为什么要在这里问,他回答:“目前最主要的就是大合集团的三个亿,其他的一些小笔债务,需要进一步统计。”
  得到答案后,黎夏立即从包包里面取出支票,快速的写下金额后递给秘书。
  “三个亿立马还给大合,其他债务马上统计给我,这两天我会逐一处理。”
  收到支票的秘书整个人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况,愣了一秒才赶忙回答:“是,周总,我马上处理。”
  黎夏颔首,看向刚刚说闲话的几人,唇角微微一勾,问道:“开支票够洋气吗?可惜各位这辈子都没法体会。”
  黎夏转身对部门经理说道:“这几人言语侮辱公司高层,按照规定扣除表现奖后立即开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