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78章

作者:三生思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反派的锦鲤亲妈[快穿]最新章节!


  男人见黎夏要再次检查茶壶里的茶水,他顿时就慌了,本能性的迈开腿便要跑,可还没跑出去两步,就被一位身高一米九的保镖给逮住了后衣领,随即双手被制住,动弹不得。
  所有人见状面色都变得严峻起来,视线紧盯着尤微用来测试茶水的仪器上。
  仪器在探进茶水里需要大概三十秒,仪器才会有显示,在等待的这三十秒中,大家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捏紧自己的小心脏。
  终于在“漫长”的等待中,检测仪器给出了红色危险警报提示。
  尤微脸色大变,报告道:“周小姐,这茶有问题,不能饮用。”
  在看到这个奇怪的紫砂壶时,黎夏心中就所有怀疑,现在的结果她虽然并不意外,但还是心有余悸。
  毒茶都递到了手边,就差一点点她就有可能命丧黄泉了。
  保镖将男人押到黎夏的面前,男人见眼前的情况,神色大变,拼命为自己辩解道:“周小姐,我是冤枉的,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真的吗?”黎夏声音冷冷的。
  “是真的,周小姐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壶茶是我从后厨直接端过来的,过程中我什么都没干。”男人恐慌的看着黎夏,着急着将这壶茶个自己撇清楚关系。
  “我知道了,周小姐肯定是有人要害你,在我端这壶茶之前就已经下毒了,我根本不知情,要是我知道的话怎么也不会将这壶茶端上来啊。”
  男人语气急促,慌张的双腿都在发抖,而黎夏却不疾不徐,她没有机会男人说的话,扭头问旁边的江焕:“江焕,你觉得呢?”
  一直在旁边默默无声的江焕其实早已经将一切洞悉,他伸手拿起紫砂壶,如同把玩一般在手里转了几个圈,用手指在紫砂壶手柄内侧摸了摸,又让示意黎夏用手指在同样的位置摸了摸。
  “发现了吗?”
  黎夏点头,“果然是鸳鸯壶。”
  她之前就怀疑茶壶有问题。
  男人给她倒得第一杯茶是无毒的,但倒完茶他却没有立马放下茶壶而是一直握着,等男人放下茶壶后尤微倒出来的第二杯茶就有问题了。
  于是黎夏就想到了武侠里常写的鸳鸯壶。
  鸳鸯壶就是指壶里面有两个容器可以装不同的液体,在瓶盖或者是瓶身有一个不怎么显眼的机关按钮,可以切换倒出来的液体是从哪一个容器里出来的。
  而江焕让她摸的位置有一个凹凸不平的小圆点,轻轻用力便能够摁动,这就是这个紫砂壶的机关所在。
  男人见黎夏竟然发现了茶壶的机关,他知道事情彻底败露,整个人瞬间怂了,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朝黎夏直磕头。
  “周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受人蛊惑财迷心窍了,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全部告诉你……是一个姓李的老板,他一周前来山庄住了好几天,然后找到我说给我五十万,让我想办法在你的食物里下毒,我财迷心窍了我……”
  男人说着手不停的扇自己耳光认错,而黎夏面对这一切视若无睹,面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尤微揪着男人的衣领,用让人不寒而栗的语气问道:“除此外还有什么?你最好交代清楚,不然下半辈子就在监狱里过!”
  浑身绷紧,心底十分害怕的男人疯狂的摇着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急切地说道:“对了,周小姐,李老板说他在旁边的春日港湾度假酒店里等我的好消息,让我办完事儿就过去找他。”
  黎夏闻言起身,“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过去。”
  *
  尤微选择的这个度假村除了黎夏所在的度假酒店外,还有五六个度假酒店,而李俊舟为了避嫌选择了另外一所。
  此刻李俊舟正躺在房间里的按摩椅上,一边享受着按摩,一边与齐悦佳通着电话。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齐悦佳在电话里问道。
  李俊舟趴在床上,自信满满道:“放心,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着,保准成功。”
  “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感觉不太吉利,今天这心里总是慌慌的,要不你让他们暂时停止行动,我怕出差错。”
  “佳佳,你怎么还相信梦啊,这梦都是相反的,不吉利说明是大吉,放心这事肯定办妥。”
  电话那头,齐悦佳的声音顿了顿,突然问道:“俊舟,你爱我吗?”
  李俊舟闻言以为齐悦佳的小女人情绪突然上来了,随意回答道:“爱,当然爱了,我都为了你和周婉兴离婚了,这难道还不能证明我爱你吗?”
  “真的?”
  “佳佳,你这是怎么了?你可是我妈认可的儿媳,她一直催促着我们结婚呢,等忙过这一阵我就风风光光的把你娶回家,到时候我、周氏集团、俊逸集团都是你的,你就开开心心做老板娘好了。”
  李俊舟在电话里跟齐悦佳描绘着两人美好的未来,而电话那头的齐悦佳却拧紧了眉头,不过语气依旧温柔如水,她问道:“那如果事情暴露,你愿意一个人承担,誓死不会暴露出我吗?”
  李俊舟听到这个敏感问题,脸色也微微变动,“佳佳,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奇奇怪怪。”
  “我就是没安全感,想要你一个答案嘛。”齐悦佳撒娇。
  李俊舟在内心吐槽女人真够麻烦的,但还是回答:“当然了,我是男人,我肯定会保护我的女人。”
  “那你现在就说一遍关于周婉兴的这些事情跟我没关系。”
  李俊舟觉察出不对劲,可却说不出哪儿不对劲,只能将就着齐悦佳,说道:“好好好我说行了,周婉兴的这些事情都是我一个人所为,跟齐悦佳没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是被蒙在鼓里的;现在可以了。”
  “俊舟你真好,我爱你,这辈子能遇到像你这么包容我的人,是我的荣幸。”
  “佳佳,你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我没事,我在家里等你凯旋……”
  齐悦佳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房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隐约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李俊舟解释道:“应该是我安排的人回来了,佳佳我先不和你说了。”
  李俊舟说完便将手机搁在了一旁并没有挂断,而齐悦佳将手机的通话音量开到最大,她仔细听着电话那头的动静。
  门锁拧动之后突然听见李俊舟惊呼了一声:“周婉兴?!”
  齐悦佳闻言脸色一变,她立马挂断了电话,提起昨晚就收拾好的行李箱,匆匆出了门。
  而李俊舟这边看到自己安排的人带着周婉兴、江焕等一杆人出现在门口,大惊失色,他接连后退两步,强装镇定质问道:“周婉兴,你带这么大一群人来想干什么,又想动粗?我跟你说我们已经离婚了,打人是犯法的,我可以报警!
  黎夏见李俊舟装糊涂,微微一笑,“李俊舟你别紧张呀,这次我是来请你喝茶的。”
  黎夏看向之前给他下毒的男人:“还不快给你的老板倒杯茶?”
  男人闻言哆哆嗦嗦的拿出紫砂壶,李俊舟看见紫砂壶之后整个人摇着头直往后退,“周婉兴,你别耍花样!”
  “茶都倒好了,不喝多可惜啊,来人喂李老板喝。”
  说着一个男保镖便端着茶杯上前一把捏住李俊舟的下巴,将茶水猛的灌了进去。
  知道茶壶情况的李俊舟拼了命的抵抗,可以茶水还是灌进了他的嗓子里,等保安松开手之后,他用手指不停的抠着嗓子眼想要吐出来。
  黎夏看到李俊舟这狼狈的样子,觉得解气极了,像李俊舟这样的恶人,无论怎么折磨她都觉得不过分。
  “李老板,这茶好像不太符合你的口味,不过好在这个茶壶里好像还有另一种茶,我再给倒一杯好了。”
  李俊舟闻言变色,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周婉兴,知道自己的计划不仅失败了,而且被周婉兴捏住了把柄,只要周婉兴一报警他就彻底完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周婉兴求情,只要周婉兴不报警,他愿意把当初从周氏夺走的一切都还给周婉兴。
  李俊舟权衡利弊之后立即朝周婉兴跪下认错,他知道周婉兴的弱点就是孩子,于是他赶紧说道:
  “婉兴婉兴,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一切了,我求求你看在然然面子上别报警,别让他有一个罪犯父亲好不好,不然他这辈子都会感到自卑,这辈子都会抬不起头来的。我知道我财迷心窍罪大恶极做错了事情,但别因为我影响了儿子的成长了。”
  平时李俊舟对儿子不管不顾,这时候却将儿子拿出来当成护身符,黎夏被李俊舟的行为恶心到不行。
  她道:“然然有你这样的父亲才会感觉到耻辱,你尽早消失才是对他成长最大的帮助。我父母的死,周氏的破产,你一次二次的毒害我,你所做的一切都必须要付出代价。”
  黎夏说着甩了一叠照片到李俊舟脸上。
  李俊舟将照片捡起来一看,浑身一软摊坐在了地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周婉兴不仅找到了帮他给周父的车做手脚的汽修工人,还找到了替他讲饼干给然然的小女孩。
  这当中的任何一件拎出来都足以让他下半辈子在大牢里度过。
  就在他想向周婉兴再次求情时,房间门被猛的推开,一群警察涌入房间。
  下一秒,冰冷的手铐就落在了李俊舟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