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05章

作者:三生思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反派的锦鲤亲妈[快穿]最新章节!


  黎夏看着被抓走的梁邹奇满脸写着不可置信,觉得他这模样滑稽而又可笑。
  因果轮回终有报,梁邹奇当初违背良心干那些缺德事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一天,不过黎夏很清楚,梁邹奇被关押只是暂时的,,毕竟背后还有刘家做靠山,再加上今天的事情也可以用一场闹剧糊弄过去。
  刘虎将军虽然正义凛然、嫉恶如仇,可毕竟是朝中要员有官职在身,帮她到这个地步已经足够了,再多的话,恐怕会被人说闲话,若是给刘虎一家增添不必要的烦恼,就太过意不去了。
  闹事之徒被解决,比武大赛得以继续进行。
  已经量明身份的刘虎索性搬了把椅子坐在擂台旁边正儿八经的观看起比赛来。
  本来想要搞些小动作赢得比赛的参赛者们,见将军在此坐镇也都收了心思,不敢再胡来,比赛的整体质量上升了不少。
  从清晨一直进行到黄昏,比赛终于迎来了最后六人的终极对决,这一轮过后获胜的三人将被秦府聘用,而其他落选的参赛者也不会白来这一趟,都可到老管家处领取二两银子的辛苦费。
  黎夏看着台上的六个人,其实一路观察下来,她对这六人已经有所了解。
  他们除了武功高强之外,性格也各有不同,比如身着白色褂子,臂膀上有一道丑陋的刀疤的参赛者,看似凶恶,其实每一轮比赛都给对手留有余地,说点到为止便点到为止,从不逾越。
  而身着一袭蓝衣,穿戴齐整,面容俊秀斯文的一位参赛者,看模样是六人当中最无公害的,最像谦谦君子的。
  可实际上这人手段狠辣,丝毫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而且黎夏能感受到,他的目的性非常强,要的就是第一。
  这样的人倒不是说他不好,只是根据黎夏在商场上闯荡多年的经验来说,这种人只要不黑化一切好说,可一旦黑化那恐怕会是一大灾难。
  不过人心是非常难测的,这只是黎夏单方面的第一印象,这人究竟如何还有待考量,聘用人选她依旧会根据比赛结果来确定。
  很快最后一轮便开始了,这剩下的六人势均力敌,决出胜负十分不易,耗费了不少时间方才得出结果,和黎夏预料的获胜人选没有出入,白大褂和蓝衣选手都在其中,还有一位身材十分魁梧的。
  这位身材魁梧者功夫上面,黎夏身为门外汉,看起来并不高强,但他胜在有天生神力,再加上身高九尺有余,比其他人高出一个头不止,占尽了优势。
  三局结束,主持这场比赛的裁判向围观的民众宣布结果,这三人分别名为:龚达、傅温玉,熊烈。
  “对这结果感觉如何?”刘虎问坐在身边的黎夏。
  黎夏笑了笑道:“公开筛选出来的结果,他们的实力方面自然是满意的,不过其他方面还要看日后,我会设计一些小测试考验考验他们。”
  看人精准的刘虎本来想提醒秦巧巧,即便公开筛选出来的护卫也不能完全信任,万事留个心眼,免得出差池。
  可听到秦巧巧这话,便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同时在心中对秦巧巧又多了一份欣赏。
  回想几日前秦巧巧带着礼物登门拜访时,恐怕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会发生的这一幕,才会特意请他前来。
  这样的缜密心思在男子身上都少见,更何况秦巧巧还是个姑娘家。
  刘虎突然有些遗憾,倘若秦巧巧是位男子,定有一番大作为。
  刘虎神色中流露出些许可惜,随即道:“秦姑娘能如此谨慎,我便放心了。”
  黎夏颔首,视线看向擂台,裁判将前三名宣布出来,但这还没有结束,最后还有一个挑战环节。
  这个挑战环节是给一些因为种种原因而没能报名的武林高手一个机会,只要他们能胜出前三名中的其中一位,便能将其取代成为新的优胜者。
  不过这三人从几百人中脱颖而出的,实力有目共睹,因此在裁判敲到第三遍锣的时候,都还没有人上台,裁判看向黎夏,黎夏颔首示意后,裁判道:“既然无人再愿意上台挑战三位英雄,那在下便要恭喜三位英雄成为最终……”
  就在裁判即将宣布完最终结果,黎夏要上台与三位获胜者签订劳务合同时,一道空灵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且慢。”
  声音缥缈在空中,普通群众根本辨不清方向,开始东张西望寻找来源,而坐在刘虎旁边的黎夏,顺着刘虎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位打着斗笠的白衣男子从黎夏刚刚观赛的酒楼房顶跳下来,眨眼间便出现在了擂台之上。
  男子摘下戴在头上的斗笠,露出自己的真面目,面容清秀俊朗,皮肤白皙细腻,一袭白衣衬的整个人干净秀气。
  男子如同一抹靓丽的风景,轻易便能锁住大众的目光,让人不舍得移开眼睛,而与之同台的其他人如同背景板一般,顿时丧失了存在感。
  男子礼貌的拱手行礼后,道:“不好意思,在下来晚了,挑战赛还没结束吧。”
  仅只差几个字便宣告结束了,裁判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男子,便向黎夏示意。
  身为颜狗的黎夏私心肯定想要给这个男子机会的,但比赛都进行一天了,这人居然还卡着点来,这时间观念明显不行,但黎夏又不忍就这么拒绝,便道:“看三位获胜者愿不愿意给这个机会吧。”
  习武之人好面子,大庭广众之下被人下战书,若是不接受,那便等同于认怂。
  于是身材高大魁梧的熊烈率先回答:“挑战就挑战,就你这小身板,老子单手便给你扔下擂台了。”
  穿着白褂子的龚达也说道:“在下也愿意。”
  三人中唯独身着蓝衣的傅温玉没有吭声,在一旁默默的打量着男子,神色似乎并不乐观。
  裁判见三人中有两人都表示同意便宣布增加一轮挑战赛,挑战赛是由挑战者筛选三人中的其中一位进行比拼,获胜便取而代之。
  男子将三人打量了一番之后,看向黎夏道:“秦小姐给三人的待遇为每月一千两银子,那倘若在下以一对三,获胜的话,能否每月三千两银子的待遇?”
  男子脸上挂着笑容,看起来谦虚有礼,可这口气却不小,令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唏嘘。
  获胜的三人的功夫如何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就男子这斯文秀气的模样,恐怕连其中之一都无法对付,还想以一敌三,简直异想天开。
  现场的围观群众开始起哄,熊烈性子急最经不起挑逗,骂道:“小子,就你这模样,等会儿爷爷打得你跪地求饶。”
  本来黎夏只是觉着这男子模样养眼,可听见这话之后也好奇起他的实力来。
  她起身,回答道:“我答应你,若是真有本事,再高的价格我秦巧巧都愿意给。”
  得到许可,裁判便开始安排挑战赛,可没想到傅温玉却婉言拒绝了,他道:“实在抱歉,在下学武不精,好不容易荣获前三有幸得到这份好差事,便不冒这个险了。”
  黎夏给了他们选择权,傅温玉自然有权利拒绝,只是黎夏没想到傅温玉竟然会拒绝,但直觉告诉黎夏,傅温玉此举非常的明智。
  熊烈见傅温玉竟然退缩,不屑的“呸”了一口,骂道:“没想到,你竟是如此胆小的鼠辈,龚达兄咱们自己上。”
  龚达见傅温玉不参赛,自己也有些由于,可先前他已经表达过自己的意愿,此刻若是反悔实在是太没有骨气,便点头道:“好。”
  于是一场二对一的挑战赛便正式开始了,龚达与熊烈集中精神、使出全力对付白衣男子。
  而男子却面含笑意的站在原地,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可就在两人的拳头即将触碰到他时,他灵巧一避,轻松的绕到了两人身后,伸出手轻轻地拍着他们的肩膀,等两人猛地回首,他又绕到了另一个方向。
  两人一次又一次的出击,可最后连男子的的衣袖都没能碰到,还将自己搞的气喘吁吁,精力耗费了一大半。
  最后龚达与熊烈两个人只能背靠背仔细防范着,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而白衣男子这才开始正式进攻。
  刘虎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上的情况,嘴里喃喃道:“这两人根本不是男子的对手,不出五招绝对败下阵来。”
  五招?
  这种字眼黎夏只在金庸和古龙的武侠里见过,现实中她觉得不可思议,可事实上男子连五招都不到便将两人推下擂台。
  比武大赛的规则便是只要参赛者在比赛过程中被对手击下擂台便会被淘汰,而留在擂台上的人便是这场比赛的获胜者。
  而此刻白衣男子风度翩翩的站在擂台正中间,拱手作揖,朝被逐下擂台的熊烈与龚达行礼道:“两位仁兄,承让了。”
  随后他微笑的看向黎夏。
  黎夏望着擂台上的男子连大气都没喘一下,仿佛刚刚的比赛只是一场错觉,擂台上至始至终只有男子一人。
  男子获胜,遵照之前的约定他将取代熊烈与龚达两人,获得每月两千两白银的酬劳,而没有参赛的傅温玉也被秦家录用,酬劳还是之前的价格。
  不过这高薪职业可不是好当的,黎夏早就准备好了几分契约,也就是所谓的劳务合同。
  两人被秦家聘用之后,在职期间要绝对服从雇主秦巧巧的安排,不能有任何异议,一旦雇主遇到危险,哪怕是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护雇主周全,除此之外,绝不能违抗、背叛雇主。一旦违背契约,雇主将有权利结束对方性命。
  黎夏将契约摆在两人面前,道:“有异议吗?若是没有,便签字画押吧。”
  二人颔首,拿起毛笔落下自己的名字,待两人签完字后,黎夏继续道:“这两份契约我会交给秃鹰阁保管,倘若你们违背契约上的规定,秃鹰阁也会按照契约上的规定对二位进行惩罚,希望二位明白。”
  聘用这种武功高强的人,虽然能保护自己的安危,但凡事有利有弊,万一这些人意图不轨呢?那岂不是引狼入室。
  因此黎夏便找到一家名为秃鹰阁的杀手组织来做这个中介。
  秃鹰阁在江湖上非常有威望,除了里面的杀手个个是一等一的高手之外,还因为他们的诚信原则,收了钱就一定会办事,而且绝对不会反水。
  当然她也可以直接聘请秃鹰阁的杀手取了梁邹奇的狗命,可想想梁邹奇将原主一家人折磨到那步田地,就这么轻易取了他的狗命,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对于梁邹奇这样的人渣,必须要慢慢折磨,让他也体会体会流落街头一无所有,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