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14章

作者:三生思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反派的锦鲤亲妈[快穿]最新章节!


  滚烫的掌心将黎夏冰冷的手指紧紧的包裹着,黎夏整个人都僵住了,脑子一片空白,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而此刻的魏子易更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看着握在自己掌心的纤纤玉手,仅剩的理智告诉他,自己的行为已经越举,可燃烧着的欲望却让他舍不得松开。
  黎夏的衣袖宽大,在上药的时候为了不碍事,她将衣袖挽了两圈,多露出了一截小臂出来,而此刻小臂肌肤正好贴在魏子易的腰际和手臂内侧。
  那清凉的触感,如同燥热的夏天里突然吹来的一阵凉风,让热到不行的魏子易有了一丝解脱,但这还远远不够,他需要更多。
  魏子易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得,喉咙也干涩的连张嘴都难受,他只能不断地滚动喉结咽着口水,试图缓解心中的紧张、安抚那跳动的心脏。
  平常吟诗作赋张口既来的他,这会儿大脑一片混乱,拼命的组织着语言,可张口却只能吐出一句:“巧巧,我、我喜欢你。”
  这话说出来的那一刻,黎夏感觉自己的手被攥的更紧了,仿佛一松开她便要逃走似得。
  黎夏看着魏子易连白皙的脖子都带上了一抹粉色,仿佛醉酒了一般,便知道他将这句话说出来耗费了多大的勇气,心里又有多少紧张。
  而此刻黎夏自己的情况也没能好多少,只要魏子易一回头便能发现,黎夏的脸颊已经红成了个熟透了的桃子。
  黎夏抿了抿嘴唇,控制了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然而用力将自己的手从魏子易的手掌抽出来。
  本来攥的死死的魏子易感受到掌心想要挣脱的力道,像是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松开手的那一刻,他闭上了眼睛。
  他想,他已经知道了巧巧的想法。
  此刻他有些无地自容,后悔自己的冲动,也后悔自己竟连自己的欲望都控制不了。
  坐在魏子易身后侧的黎夏,看着魏子易如同木头桩子一样,连表露心意都不回一下头,有些生气命令道:“转过来。”
  魏子易垂着头回答道:“巧巧,对不起,可以当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吗?不能的话,我改天就搬出去,不会打扰到你的。”
  黎夏听见这话觉得又无奈又好笑,她真的想钻进魏子易的脑子里,看看着这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的。
  她重复道:“转过来。”
  黎夏同一句话说了两遍,魏子易闻言只好转了过来,他羞红了一张脸,垂着头不敢去看黎夏的眼睛。
  黎夏见到魏子易这副模样,忍不住伸手去抬他的下巴,想要让他看着自己,可当她对上那双已经湿润的眼睛时,整颗心顿时柔软了下来,化作了一汪春水。
  魏子易看着黎夏,想到自己刚刚的越举行为,以及还赤裸着的上半身,羞愧的想要找个地洞转进去。
  现在的他只希望黎夏快一点离开这间屋子,让他能够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他掀了掀嘴唇刚想说话,就被一抹香甜柔软的唇瓣堵得严严实实。
  魏子易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吻惊的手足无措,他僵硬的坐在软塌上,任由面前的人挂在自己身上肆意掠夺。
  黎夏看到魏子易害羞的样子,本来只是起了坏心思,想蜻蜓点水的亲一口便放开,表明自己的心意的同时顺便吓唬吓唬魏子易这个纯情小奶狗,可尝到那柔软唇瓣炙热的温度之后,便深陷了下去,不想松开了。
  她双手圈在魏子易的脖子上,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在被一点点的点燃。
  黎夏认真的吻好一会儿才发现魏子易有在努力回应,但因为是新手再加面谈,回应的非常笨拙。
  这模样让黎夏忍不住想要欺负,她含住那娇嫩的唇瓣微微用力的咬了一口才松开。
  接吻的时候,黎夏为了省力是跪在床塌边缘的,胳膊挂在魏子易身上的姿势,现在突然一松开,才发现腿都有些麻了,她赶紧站了起来准备走两步活动一下,可步子还没迈出,就被拉住了。
  “放心,我不走。”
  听见这话魏子易才松开黎夏,说道:“巧巧,你刚刚……我们……”
  提到刚刚的吻,魏子易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黎夏道:“看着我,把你之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之前……”魏子易心乱如麻,试探性的说道:“巧巧,我喜欢你?”
  “对,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用肯定的语气认真的向我表明你的心意。”
  此刻黎夏觉得自己是个真·霸道总裁,而魏子易则是霸道总裁的小娇妻,一脸纯情又羞涩的模样简直小奶狗极了,让她有一种想要保护的冲动。
  虽然这么说似乎有背传统,毕竟大部分社会现状都是男人保护女人,人们也习惯接受某种意义上的男强女弱设定,可黎夏却觉得只要自己喜欢且心甘情愿,管它什么设定,只要不违背法律和道德都可以。
  套用一句王校长的经典名言:再有钱的男人都不如她有钱,她没必要一定要找一个比自己强的男人。
  所以黎夏一点都不介意魏子易单纯腼腆易害羞还最笨的性格,相反她觉得自己风风火火的性格在古代显得特别强势了,魏子易正好与她互补。
  再说魏子易只是性格单纯了些,但不代表他软弱没有担当。
  在原主被绑匪绑架的时候,会武功的梁邹奇选择逃走自保,而手无缚鸡之力的魏子易却以身涉险救出原主。
  路途中遇到女子病重,临终前将孩子托付于他,他自己都生活的那么艰苦了,都没抛弃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
  还有荡秋千的时候,树枝掉下来他明明可以躲开的,却选择了用身体护着她。
  魏子易能在危急时刻舍身相救,将她的安危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黎夏觉得只是这一点,魏子易便是其他任何人都比不了的。
  因此她越看魏子易越觉得可爱,像是一杯滑溜溜的牛奶布丁,让她忍不住想一口吃掉。
  她安静的看着魏子易,等待着他的表白。
  而魏子易不断地在心中为自己加油鼓气之后,终于开了口。
  他握着黎夏的手,看着黎夏的眼睛,无比郑重说道:“巧巧,我喜欢你。”
  这句话说完之后,魏子易没有像之前一样害羞的躲开视线,而是拼住呼吸紧张的看着黎夏。
  他在等,等他期待的那个答案。
  黎夏听到这认真的表白感觉脸颊有一团火在燃烧。
  她用同样认真的语气回答道:“那和我在一起吧。”
  明明心中最期待的答案,可真正听到的时候,魏子易还是觉得不真实,他确认道:“巧巧,你说真的?”
  “真的,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以后不许看别的姑娘知道吗?”
  魏子易听见这话,怕黎夏误会,着急着解释道:“我才不会看呢,她们哪有巧巧好看。”
  “你没看,你怎么知道她们没有我好看?”黎夏故意逗他。
  “这……我真的没有故意要看她们的。”
  魏子易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黎夏看到魏子易着急却嘴笨的模样,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她身体倾向魏子易,贴近他的耳朵说道:“看也没关系,但你只能让我看。”
  “啊?”
  魏子易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黎夏指的是什么,顿时炙热的感觉又蹿上了头顶。
  黎夏手指划过光滑细腻的胸膛,将还没有来得及打结的纱布,从魏子易的身上取下来,娇嗔道:“都怪你,看草药和纱布都给毁了,还弄得一床都是,我去叫人进来收拾,再让他们重新准备一份。”
  说完黎夏便要起身,可再次被魏子易拉住。
  黎夏疑惑的看着魏子易欲言又止的模样,道:“怎么了?”
  魏子易看着那一张一合的樱桃唇,喉结滚动,紧张的说道:“巧巧,我、我想亲你。”
  黎夏刚点头答应,准备期待一下小奶狗生涩的吻,就见魏子易蜻蜓点水的碰了一下便想要撤开。
  现在小孩子早恋接吻都不只是蜻蜓点水了,像魏子易这样轻轻的碰一下算什么接吻。
  她捧住魏子易的脸,用力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说道:“这才算亲知道吗?”
  说完,黎夏便起身朝门口走去,很快便消失在了门外。
  魏子易面红耳赤的坐在床榻上摸着自己的嘴唇,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要不是桌上摆放凌乱的纱布上还沾着绿色的草药沫,他会觉得刚刚的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梦。
  实在是太不真实了,他竟然真的和巧巧在一起,巧巧还主动亲了他两次!
  魏子易想到刚刚的那两次亲吻,便觉得像是有蜜糖在胸口化开似得。
  不过巧巧好像不太满意他亲吻的方式。
  也对,这男女之事本就该男子主动的,哎,都怪他太笨了,亲吻都不会。
  魏子易在心里暗下决定,他一定要好好学习研究一下。
  下次,下次他一定要主动,绝对不能让巧巧失望。
  作者有话要说:  黎夏:魏子易你要怎么学习?
  魏子易:这、这个你就别管了……
  黎夏:你要是敢亲别的姑娘,看我不锤爆你的狗头
  魏子易:我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黎夏:那你怎么学习?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