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21章

作者:三生思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反派的锦鲤亲妈[快穿]最新章节!


  九王爷听到秦巧巧对自己的称呼之后,便知道秦巧巧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刚刚康康走失一事也是对方的计策,目的就是引他出来。
  早就听说这秦巧巧不简单,今日他算是真的见识了,既然这样,他也不再掩饰,朝着亭子走过去。
  虽然九王爷心底已经知道康康安然无恙,走失也只是秦巧巧的计而已,但他还是有些许担忧,关心道:“康康他没事吧。”
  黎夏看着九王爷,听到他问出这话,便说明他愿意坦白真相了,便回答道:“正跟着我家相公在寺庙里听方丈诵经呢。”
  九王爷听到这话悬在心中的石头彻底落地,他道:“秦小姐,我知道你很好奇康康与我到底是什么关系,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和康康是父子,血浓于水的亲父子。”
  纵使黎夏已经猜到了这个可能性,可当她亲耳听到这句话从九王爷的口中说出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她眉头紧蹙,质疑道:“九王爷,您身份尊贵,而康康不过是我相公在路上捡来的孩子,二者身份差距甚远,康康又怎么会是您的儿子?”
  闻言,九王爷脸上流露出一丝悲痛神色,他垂下眼眸道:“是我对不起康康的母亲,我没能保护好她。”
  “这话从何讲起?”
  九王爷看着黎夏,都已经坦白了与康康的关系,那些令他懊悔不已的过往也没有什么好向黎夏隐瞒的了。
  “六年前,我与康康的母亲一见钟情……”
  九王爷讲述着自己与康康的生母那些过往,黎夏越听眉头锁定越紧,到最后只能叹息一声,生在帝王家的悲哀。
  康康的生母是一位宫女,而众所周知皇宫内的女人都是陛下的女人,就算陛下没有宠幸这些宫女,她们也得为陛下严守忠贞,然后等到二十五岁时被放出宫。
  而九王爷身为陛下的亲弟弟,身份尊贵的王爷,却看上了宫闱内的女人,这本身就是对陛下的不敬。
  不过这虽然不敬,但也论不上有什么罪过,宫闱内宫女与侍卫情投意合,向陛下或者是皇后请求赐婚的先例也不少,陛下或者是皇后若是心情好,手一挥便同意了,反正诺大的皇宫也不缺这几名宫女。
  于是九王爷也大着胆子求陛下将自己心爱的女人赐给自己。
  可没想到陛下知道之后勃然大怒,根本不同意九王爷的请求。
  陛下不同意倒不是因为舍不得一个小宫女,而是九王爷是陛下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陛下十分器重与宠爱这个弟弟,在他看来弟弟为人善良单纯,定不会主动去招惹宫女,肯定是这个宫女见自己无望与宫中妃嫔争芳斗艳,便耍心机去勾搭九王,觉得九王爷心性单纯好拿捏。
  当年母后临终前将年幼的弟弟托付给他,让他护弟弟一生平安周全,幸福安稳到老。
  如今他又怎么能眼看着这样心机重重身份又卑微的女人怎么可能进入王府呢。
  于是陛下当即下令将宫女关押了起来,并赐了白绫让宫女自我了结生命。
  知道这件事情的九王爷伤心欲绝,本想去求陛下手下留情,可作为陛下的亲弟弟,他对陛下的脾气再了解不过,求情根本于事无补。
  他便直接买通了看押宫女的太监们,让宫女假死后再运送出宫。
  九王府里有不少管事的下人都是陛下觉得这些人办事利索,赏赐给九王爷的,所以九王爷不敢将宫女接回九王府,怕这些人通风报信,便在外面买了一处宅邸让宫女居住,九王爷便隔三差五过去与宫女见面幽会。
  但为了掩人耳目,也怕陛下起疑心,九王爷开始演出一副痛失所爱开始堕落的模样来为宫女打掩护。
  陛下看着自己的亲弟弟从善良懂事变得堕落,想起了母后临终嘱托,内疚不已,便寻了不少好人家的女儿,想要给九王爷赐婚,结果都被九王爷以“心死”为理由拒绝,这就让陛下更加自责内疚了。
  就这样两人平安度过了两个年头。
  两年后,宫女为九王爷诞下一个孩子,收获爱情结晶的九王爷高兴至极,恨不得能普天同庆,可实际上他却只能将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孩子藏起来。
  可是没办法,被陛下知道了之后便是欺君之罪,纵使陛下再看重他这个皇弟,也不可能不追究,其他几位王爷可早就眼红陛下对他的器重了,一旦被揪到小尾巴,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
  九王爷在心底担忧着,行动上便更加小心翼翼。
  可偏巧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不得陛下器重的四王爷早就嫉妒陛下对九王爷的器重,便一直想要绊倒九王爷,可偏偏这些年都拿捏不到九王爷的要害,一些小打小闹,陛下都睁只眼闭只眼根本不管。
  他正犯愁呢,便听坊间留言说九王爷在外包养了个妾室,这个妾室还为其生了一子。
  四王爷听到这个消息便派人去调查事情是否属实,想着在陛下面前挑拨几句,毕竟九王声称自己“心死”不肯接受赐婚,结果在外养其他女子。
  可没想到调查出来的结果让四王爷大吃一惊,那名女子居然是当年陛下下旨赐死的宫女。
  九王爷居然敢违背陛下旨意,偷梁换柱,这可是欺君之罪。
  一向与九王爷不对付的四王爷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在第一时间将此事禀告给了陛下,并加以言语挑拨。
  陛下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怎么肯容忍有人欺骗自己,他知道这件事之后当即下令将九王爷关押起来,并派人缉拿宫女。
  九王爷的亲信提前给宫女通风报了信,宫女便带着孩子先一步逃走。
  而等九王爷被陛下禁足三个月后出来,早已经找不到宫女与孩子的踪迹,但他并没有放弃,抱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念头一直在寻找两人的下落,
  九王爷说完叹了口气,又道:“虽然一直在派人寻找,但几年下来其实我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了,可就在一个月前王府新来了位下人,听府里的丫鬟说了这件事,得知我寻找的孩子脖子后侧有三颗并排生长的红痣,便说他曾听他父亲说起过这样一个孩子。”
  “这人的父亲是村子里的算命先生,说同村有位穷书生捡来了个孩子,因为后颈红痣生长的太奇怪,便找他算了一卦看看这红痣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他记得卦象显示这孩子有千年难得一遇的好运势,所以就记得特别牢。”
  “就这样,我找到了秦府来,见到康康的第一眼我便知道他是我的孩子,因为他跟云儿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眉眼太像了。”
  黎夏听完这些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世界的原剧本中根本没有这一项内容啊,收养的孩子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生父。
  难不成她要将孩子还给九王爷?
  可若是还给九王爷了,那她的系统任务怎么办?孩子现在才四岁距离十八岁还有十万八千里呢,难道要以失败告终?
  可若是不还给九王爷,那她能斗得过九王爷吗?
  就算是在法律相对健全的现代社会,孩子也有权利选择回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身边了,更别说只讲权势的古代社会了。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黎夏陷入了沉默。
  而就在这时候,九王爷似乎看穿了黎夏的心思,他主动说道:“秦小姐,我知道你和魏公子对康康如同亲生骨肉一般,这些年养育他付出了不少心思与感情,所以我根本没有想过要从你们手中夺走康康。”
  “为什么?”黎夏反问。
  九王爷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当年之事,陛下看在同胞兄弟的份上,虽然只禁足了我三个月,但不代表他能容得下这个孩子,这个孩子若是存在于王府,便是时刻提醒着陛下当年的事,万一动怒只怕我根本护不了康康的性命。
  倒不如就让康康呆在你们秦府,这样他还能在父母的关怀下平安快乐的长大,而我只要能在背后看看他的笑脸,这就足够了。”
  九王爷说出这番话,黎夏完全能够理解,在这个朝代,帝王眼里是不容沙子的,当年不允许存在的事情,如今也不会允许存在。
  她深吸一口气,郑重的道:“九王爷您放心,我一定会让康康无忧无虑的长大,至于您,可以随时到秦府探望康康,但还请九王爷严格保密,不要向康康透露您与他的父子关系,他还太小,我怕会影响他的成长。”
  九王爷听到自己能时常到秦府探望康康,脸上的阴霾顿时消散了一大半,他感激道:“多谢秦小姐,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要不是当年魏公子收养康康,只怕康康早已经随他娘亲去了。”
  “九王爷不必挂怀,这一切都是缘分呢。”
  黎夏说完想到自己在坊间听到的九王爷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传闻,经过九王爷刚刚这一解释,黎夏知道他是故意做给陛下看的,但为了康康将来考虑,黎夏觉得有必要劝九王爷振作起来。
  黎夏说道:“九王爷,我有一个个人建议不知当不当讲。”
  “秦小姐请说。”
  “陛下与九王爷是亲兄弟,但因为康康生母一事,让九王爷不愿意再面对陛下,但我想劝九王爷不要再逃避,重新回归朝堂。”
  “为何?”
  “陛下本就信任九王爷,若是九王爷能为朝堂效力肯定能成为陛下的左膀右臂,成为整个国家不可或缺的一位重臣,那么未来某一天康康的身世若是被揭穿,陛下也能考虑到你在朝堂上的分量,而不敢轻易动康康。”
  九王爷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秦小姐说的是,我会为了康康重回朝堂的。”
  此刻,黎夏只是站在母亲的角度为康康的小命打算,可她没想到就这么几句话,彻底改变了九王爷、康康、秦家以及整个国家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