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62章

作者:三生思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蔡州品文网  http://www.gbyby.com 最快更新穿成反派的锦鲤亲妈[快穿]最新章节!


  “小鸣,你看你,把棒棒糖吃的满嘴都是。”亦鸣反复啐出来又含进去,巧克力味的糖液弄得小嘴周围全是。
  黎夏抽了两张餐巾纸给亦鸣擦拭,那动作又轻又柔,像是在触碰一件价值连城的瓷器一般,怕一不小心就碎了。
  亦鸣白皙细嫩的肌肤,有卷又浓密的睫毛,黎夏心想,这可不就跟瓷娃娃一样精致完美嘛。
  亦鸣已经吃了很久棒棒糖了,糖液在脸颊上已经有些干了加上本来就黏腻,光餐巾纸根本没法儿擦掉要蘸水才行。
  她温柔的戳了戳亦鸣的小脸蛋,温柔的说道:“妈妈带你去擦擦小脸蛋好不好,你看现在你都是小花猫了。”
  亦鸣闻言抬起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眸望了她一眼,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又低头继续舔那根棒棒糖。
  现如今亦鸣已经三岁半了,这个年纪的孩子本应该是人小鬼大的小人精,可亦鸣的反应。
  要不是知道之后的剧情,黎夏都忍不住为亦鸣感到可惜了。
  不过还好,这小家伙只是失掉童年而已,今后的他会成为最闪耀的存在。
  想到这一点,黎夏心情又好了起来,她抱起亦鸣进了卫生间,用毛巾将他的脸蛋擦干净后又给他洗了手。
  干干净净的亦鸣简直是个人间天使,她越看越喜欢,正拿着玩具想陪他玩一会儿的时候,就见亦母从厨房走出来,手机还端着两碗汤。
  “雯雯,小鸣,快过来喝银耳汤,快入夏了,天气燥热,银耳汤里我加了枸杞、桂圆等一些润肺润嗓的东西,喝了对身体好。”
  黎夏回首看着原主的这个婆婆,只觉得佩服,明明和小三联手想赶儿媳妇出门,可当着儿媳妇的面却依旧一副贤良慈善的好长姿态。
  黎夏看着那碗中的银耳汤,汤的色泽很好,空气中都有一丝清甜的香味,可一想到那些剧情,她根本没有半点胃口。
  她没好眼色的睨了一眼亦母,随后便抱起亦鸣回了二楼的房间,重重的关上了门。
  楼下的亦母在听到那“哐当”一声的关门声后,慈祥的笑容立马从脸上消失,她阴着一张脸拿着手机走出了家门。
  回到房间后的黎夏一眼就看到了房间里的一副占据了整面墙的婚纱照,随之记忆涌现。
  原主在读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一部湾湾的偶像剧,傻白甜的女主角和高冷天才男主,剧中男女主角婚后房间里就有这样的婚纱照,原主特别喜欢,所以婚后亦清也照着剧中的场景留了一面墙的空间做成了这幅婚纱照。
  黎夏回味着记忆,那些原主和丈夫的甜蜜还历历在目,这让她更加的憎恶小三的存在了。
  想起原主的遗愿,让她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不要让小三得逞。
  那她必须从现在就采取行动了。
  她安顿好亦鸣,让他乖乖的自己玩玩具,而自己则拿起手机拨通了亦清的电话。
  这个世界的情况其实很好处理,小三除了会玩手段之外,不过是个没背景的野丫头罢了。
  原主就是太软弱太傻白甜也太爱亦清,因爱选择忍让退步,才会落的那种下场,她仔细看过剧情,但凡原主硬气一点,有手段一点,也不至于如此。
  不过现在不同了,她黎夏有的是手段和硬脾气。
  电话铃声响了两声后,亦清接通电话。
  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听筒里响起,对方问:“雯雯,怎么了。”
  原剧情中,亦清根本就没有和周可心发生关系,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根本不是亦清的,亦清完全是被周可心算计了,最后那个孩子的流产还嫁祸到了雯悦头上,导致雯悦一家人与亦家结仇,最后落了个凄惨下场。
  而现在雯悦还没有和亦清离婚,周可心的算计才开始,她必须要尽早挑明真相,不能让周可心这心肠歹毒的小三得逞。
  于是她缓了缓语气,平静的说道:“今天周可心来家里了。”
  听到这话的亦清神色立即紧张了起来,他两次出轨且周可心已经怀孕的事情,他一直没敢向雯悦坦白。
  而周可心也答应过他,绝对不会出现在他家人面前,一切听从他的安排,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周可心怎么背着他去了家里?
  “她、她去干什么?”亦清有些紧张。
  亦清的反应在黎夏意料之中,她没有任何隐瞒道:“周可心当着我和你妈的面说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是你的孩子,让我和你离婚把亦太太的位置让给她。”
  黎夏的语气异常平静,而亦清的思维却炸了,“雯雯你听我说,你听我解释,我是喝醉了不小心的,我没想过要跟你离婚,这件事我已经在处理了,我不会跟你离婚的,这件事是我错了,雯雯你给我一个机会……”
  亦清的话一句接着一句,生怕自己解释慢了,雯悦就不想听不给原谅他的机会了。
  而黎夏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听着男人急切的解释,等男人最后语气慢下来后,她才回答道:“我相信你。”
  “什么?”这句话他想都没敢想,他呐呐的重复:“雯雯,你真的相信我?”
  “嗯,你的为人我清楚,这件事我相信你,而且我觉得这件事有蹊跷。”
  “什么蹊跷?”
  黎夏坐在梳妆台前,一边欣赏原主的美貌一边直白的回答道:“亦清,我觉得周可心的那个孩子根本不是你的。”
  黎夏没有给亦清说话的机会,又继续道:“亦清,我是你妻子,你醉酒之后的样子我再清楚不过了,喝醉了的你沾枕头就睡的不省人事了,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欲望。”
  亦清闻言也拧紧了眉头。
  在生意场上混有应酬喝醉酒是常有的事情,这么多年来,他被无数人称赞或者是调侃过酒品好,喝醉了就睡觉,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或者是说出格的话。
  可自从遇到周可心就变了,起初他也怀疑过,就算是喝断片了,但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不应该一丁点都想不起来啊。
  可看到周可心什么都不图什么都不求的态度,又觉得自己想多了,周可心一个女孩子何苦要骗自己一个已婚男人呢。
  可现在周可心竟然去了周家,还用孩子威胁,说出让雯悦让位这样的话来,亦清不得不重新怀疑周可心真正目的了。
  挂断电话之后,亦清满脑子都是这件事,他想了一会儿,招来了助理。
  “周可心今天为什么请假?”
  “人事部的周可心么?她没请假啊,在公司呢,我刚刚去六楼送资料还在茶水间看见她了,不过她的状态不太好,我还让她请假来着,她说今天已经周五了,用不着请假。”
  助理说着话,发现亦清的神色有了变化,他眼角闪过几不可见的喜色,开口问道:“亦总,您怎么突然问起周可心?”
  现在的亦清脑子彻底乱了,雯悦说周可心今日到家里去闹了一场,而周可心却又在公司上班。
  雯悦说当时他母亲也在场,他赶紧给亦母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边响起了麻将声,亦清问道:“妈,你在家吗?”
  “没有呢,我在你刘阿姨这儿打麻将呢,有事吗?”
  “哦,没事,妈你少打点麻将,坐久了对身体不好,多活动活动。”
  “就隔三差五打一次,没事的,我这圈打完就回去了,先不跟你说了,我这儿忙着呢。”
  “好。”
  如果家里有小三去闹的话,做母亲的哪还有心情去打麻将,而且周可心一直在公司没离开过。
  难道是雯悦是起了疑心,故意设计套他的实话?
  亦清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心底有些懊悔自己不够谨慎,可又觉得松了一口气,现如今雯悦已经知道了,他一定要想办法求得雯悦的原谅,只是那个孩子……
  亦清又想起雯悦的话,她说那个孩子不会是他的,这意思是暗示他让周可心将孩子打掉吗?
  也对,本来就是不该存在的孩子。
  亦清本来想让助理立即将周可心叫过来,可一想现在是在公司,周可心那样级别的员工平白无故出入总裁办公室,总免不了惹出些闲话,便发了条短信,约周可心下班后见。
  这边亦清心中备受煎熬,一直在悔不该当初,而黎夏这边则化身福尔摩斯了。
  她将亦鸣交给保姆,自己则出了门。
  根据原剧情显示,周可心和亦清第一次发生“关系”,是两人因应酬都喝醉了酒。
  然而老板出门应酬,挡酒这种活儿都是由酒量好社交能力强的专门员工做,像周可心这样的实习生连上桌的资格都没有,怎么会被安排到这样的场合中,这未免太蹊跷了吧。
  还有剧情显示第一次之后两人根本没有过多联系,亦清心里也压根没有周可心,他在酒吧买醉,微信列表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就这么巧打给了周可心??
  就算乱打,“z”这个字母也是排在尾巴的,轮到谁都轮不到周可心,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很快黎夏便开着车来到了亦清常去的那家酒吧。
  这家酒吧距离亦清的公司很近,在原主没有怀亦鸣之前,她也在公司上班,那时候他们经常一起加班,加班结束后就去这家酒吧喝上一杯放松一下再回家。
  亦清平日里很顾家,再晚都会回家睡,所以原主记得亦清哪天彻夜未归,因此到了酒吧之后黎夏直接向老板提出了想调那天的监控录像出来看看。
  可没想到竟然被老板直接拒绝了。
  “小姐,很抱歉,我们不能随便向外人提供监控录像。”
  “老板,这录像对我来说很重要,只要你让我查,什么条件您尽管提,无论是钱还是其他东西。”
  老板闻言根本不信黎夏说的话,甚至嘴角还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他道:“钱我不缺,录像您也别想看,小姐还是赶紧走吧。”
  黎夏打量了一下老板,从包里掏出来一张白纸,在上面快速的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后悔了给我打电话。”
  老板看着黎夏离开的背景,将那张带有号码的纸揉成团,毫不留情的扔进了垃圾桶,根本没有把黎夏说的话放在心上。
  可直到晚上九点钟,他们发现不对劲了。
  酒吧的乐队歌手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可酒吧里仍一个人都没有,往日这时候酒吧至少坐满一半了。
  老板觉得不对劲,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板,我们旁边的两家酒吧今天都搞特促,全场酒水免费无上限提供。”
  “这怎么可能!他们疯了吧。”这可是市中心最好的地段,光就门面租金就十万块钱一天,还酒水免费无上限提供,这一天少说得亏个几十万。
  他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脑子里总浮现出白天那女人的面容,他道:“去打听一下怎么回事。”
  “我们已经打听过了,这两家酒吧免费提供的酒水费用全由白天那女人承担。”
  “以为用这样的方式让我们店没客人,我就会妥协了?一天几十上百万的消费,她能承担的起几天?真是够蠢的。”
  然而让老板没想到的是,这一连三天过去了,两家酒吧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而他家酒吧三天没有顾客光临了,三天没有盈利,等于亏了几十万,再这么下去他可消耗不起了。
  他只能选择妥协,可电话号码早就被他扔掉了,这可怎么办?
  就在老板急的团团转的时候,黎夏再次登门,这一次她很顺利的就看到了那天的监控录像,也看到了监控录像中的亦清和亦清的助理。
  两人一直在喝酒闲聊没什么奇怪的,过了大概半小时,亦清离开了座位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而守着座位的助理突然伸手,把亦清的酒杯给碰倒了,酒杯倒了之后,亦清放在桌上的手机被打湿,助理很本能的拿起来用纸巾擦了擦,随后点亮屏幕又点了几下,像是在检查手机有没有被啤酒浸坏。
  手机没问题后,他让人将桌上打扫干净,自己亲自去前台给亦清拿了一只新酒杯过来,
  随后亦清回来,两人继续喝酒。
  没过多久,亦清就喝醉了,助理也喝了不少但没有亦清醉的厉害,随后亦清就拿起手机给人打电话,电话挂断后没一会儿周可心就出现了。
  黎夏看了一下时间,刚十分钟出头周可心就来了。
  这未免太快了,除非她正巧在附近,或者说她早就已经在这儿守株待兔。
  如果是后者,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有人里应外合。
  *
  周一下午的会议刚结束,总裁助理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眼皮突然开始跳动起来,心底也开始慌乱。
  他犹豫了一会儿接通。
  “雯姐,您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是要找亦总吗?”
  “不,我找你。”